3.章翠英繪畫畫解–《听蟋蟀》

武漢仁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8月11日訊】《听蟋蟀》/法輪功學員章翠英繪畫(http://zhangcuiying.org)
 
蕉葉滿紙,蒼翠欲滴,如傘、如蓋、如亭。芭蕉樹下,在山石邊一位先生閑适地坐在地上。他在干什么呢?在听蟋(xi)蟀(shuai)叫喚!蟋蟀,又叫促織,或蜻蛚(lie),一种小虫,善跳而好斗。有趣的是蟋蟀不是用嘴叫,而是用肚子叫,雄蟋蟀以兩翅在腹腔摩擦發聲,其聲尖而響。蛙、蟬、蟋蟀的鳴叫几乎組成了夏天奏鳴曲的主旋律。“哇,哇,哇”——蛙叫,“知了,知了,知了”——蟬叫,“住,住,住”——蟋蟀叫。錢君匋先生題詞:“采荇此作全脫乃師之淳風格,与大千極近似。若無之淳之教導,在先難獲此境。可見師承之重要也。丙寅維夏君匋八十一。”丙寅年是1986年。之淳,章翠英的老師沈子丞,號之淳。大千,即張大千(公元1899-1983年),四川內江人。原名正權,又名爰(yuan),或季爰,別號大千居士,其畫室名“大風堂”。曾赴敦煌臨摹壁畫,亦曾游學日美歐。在藝術上學貫中西,且于山水、人物、花鳥、鞍馬無所不精,中年几乎可与中國古代畫家稱雄競胜,被歐美譽為“東方的畢加索”,是著名的變革派國畫藝術大師。

圓的就是圓的,方的就是方的,大的就是大的,小的就是小的,什么都按某种模式、按某种型號規格。照搬師傅,亦步亦趨,不越雷池半步,和師傅越像越好。在机械和建筑行當里,不管是做一批机械零件,還是做一棟房子,師傅最喜歡這樣的徒弟。如果在文化和藝術行當里,你寫文章、畫畫、唱歌、跳舞等都照搬師傅,亦步亦趨,不越雷池半步,和師傅一個樣,師傅會說你傻,他會不喜歡你!所以章翠英的師傅沈子丞說:“畫得和老師一樣是對老師最大的不尊敬。基礎一打牢穩,要早日脫离老師畫法,精研名跡,多寫真景,取法大自然,發現發展自己的藝術個性,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柯文輝《序二》)

章翠英總說自己傻乎乎的。其實在藝術方面,她還不至于那么太傻。就從這幅畫來看,在掌握了國畫藝術的基本技巧后,她竟敢自出机抒,“發現發展自己的藝術個性,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以至此畫“全脫乃師之淳風格,与大千極近似。”她頑皮地跑到師傅的“右邊”去玩!跑到張大千那儿去玩!這黃毛丫頭(——當時她24歲),你看她尖不尖!你看她坏不坏!你看她狡猾不狡猾!

作為畫來說,要表現“听”是很困難的,但作者做到了。你看,這位乘涼的先生,上身微微前傾,他左手撐地,右手擱膝上,手持一扇。他豎起耳朵,凝神傾听,在傾听蟋蟀的叫喚。(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8月2日報導﹐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規模最大的英聯邦運動會于7月26日在英國曼城隆重開幕,英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匯集曼城向來自72個英聯邦所屬國家和地區的眾多游人和當地居民展示了法輪功功法和自編的舞蹈。著名中國畫畫家章翠英個人世界巡回畫展亦吸引了眾多中國畫的愛好者与內行前來觀賞,以藝術形式再次弘揚法輪大法的美好。
  • 一個如今還居住在中國的年邁的父親曾常常為他的女兒—– 一位僑居澳洲並卓有成效的中國傳統畫畫家﹐而深感驕傲。女兒雖遠隔重洋﹐但她筆下那淡山遠水中的亭臺樓榭﹐嫻靜端莊的古代仕女﹐栩栩如生的動物花草是他的衷愛﹐也是他深深的安慰。突然有一天﹐傳來他女兒被關監獄的消息﹐忠厚的老人怎麼也想象不出他那文靜而孝順的女兒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犯人﹐這真如同一個晴天霹靂﹐然而更讓他痛苦的是﹐他根本沒有探望女兒的權力。於是痛苦的老人常常只能以淚洗面﹐心中呼喚着女兒的歸來。圖:芝加哥僑教中心觀看畫展的人們, 章翠英女士接受記者
  • 7月17日晚﹐大紀元記者唐曉強採訪了傳奇女畫家章翠英。章女士旅居澳洲﹐幾年來堅持修煉法輪功﹐現四海為家在世界各地舉辦巡迴畫展﹐在亞特蘭大短期旅行中就住在朋友家中。
  • “李時珍(公元1518-1593年),明蘄州人(--今湖北省蘄春縣),字東璧。好讀書,尤好醫書。著《本草綱目》一書,歷時三十年,閱書八百余家,凡三易稿,始成。計五十二卷,今尚傳稱于世。又著《七經八脈》、《瀕湖脈》等書行世。為我國古代著名藥物學家。采荇并記。”
  • 穿著典雅﹐談吐朴實﹐神色純真﹑寧靜﹐然慧在其中﹐足跡四海的祣澳女畫家章翠英﹐于7月14日凌晨飛抵亞特蘭大辦畫展﹐給這裡善良的人民帶來自由和平的祈念與祝福。
  • 在現存元代壁畫中,以山西永樂宮壁畫最為精彩。永樂宮原在永濟縣永樂鎮。相傳道家祖師呂洞賓(八仙之一,道家的“純陽祖師”)就出生在這里。唐代在其故宅建呂公祠,宋、金時改祠為觀,后被火毀,元代重修,歷時三十余年。1959年修建三門峽水庫時,將其按原樣遷建于芮(rui)城縣北龍泉村。
  • 這幅畫畫的是一位貴族婦女,她住在雕梁畫棟的房子里。她家的擺設和气派只有侯王或大官家才有,所謂“詩禮簪(zan)纓之族”、“鐘鳴鼎(ding)食之家”。她不是妃子就是貴婦。她終日只和一只鸚鵡相對。她就像那只鸚鵡,聰明、美麗、高貴,但卻很寂寞;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養尊處优,閑得無聊,卻不得自由。
  • 】【本報記者大雨密蘇裡聖路易報導】旅澳中國傳統繪畫藝術家章翠英日前到訪聖路易市舉辦個人畫展﹐並和本地法輪功學員一道﹐于6月30日周日下午在華盛頓大學舉辦“夏之韻”聯歡晚會。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