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上)

家康、江戸を建てる
作者:門井慶喜(日本) 譯者:葉廷昭

日本川越市的江戶傳統建築──藏造風情。(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2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東京如何從荒蕪之地蛻變為今日的模樣? 跟著作者穿越到江戶城,看一個獨特的領導者與一群驕傲的職人, 如何形塑出一座偉大的城市!

 

第一話 遷河道

天正十八年(一五九○年)夏天,豐臣秀吉爬到相州石垣山的山頂上解手。

除了秀吉以外,當世第一大名當屬德川家康。秀吉俯視著下方的小田原城,對一旁的家康說道:

「你看看下面。」

聽得出來,秀吉的語氣很歡快。

「那座城就快打下來了。遙想戰國梟雄伊勢新九郎(北條早雲)叱吒風雲,北條家五代基業將近百年歷史,如今就要屈服在我軍之下了,痛快、痛快啊。」

在一旁跟著解手的家康也附和道:

「是啊,痛快。」

「家康大人,這場戰事一結束,我把北條家的關東八國都給你吧。相模、武藏、上野、下野、上總、下總、安房、常陸這幾個地方,生產力高達兩百四十萬石,這可是天下第一廣大的領土,你就收下吧。」

「承蒙大人厚愛,在下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據說,家康二話不說就接受了。這個故事,後來演變成關東孩童傳唱的一則典故——關東解手定江山。

當然,這是後世的說書人編造的故事。事實上,秀吉在攻打小田原的時候,的確有意把關八州讓給家康。不過,家康當下不知該如何回答。

「……」

聰明如家康,也沒辦法馬上答覆這個問題。

他先回到駿府城,跟自己的家臣商量。家臣異口同聲地表示:

「主公,一定要嚴正拒絕才行。」

每個人都強烈反對,還有人盤坐在地上,用力敲打地板。

「要是平白給我們也就罷了,竟然要我們交出現在治理的駿河、遠江、三河、甲斐、信濃地區,關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有家臣氣到哭。

「表面上這是賞賜我們征伐小田原有功,其實真正的用意是剝奪主公的領地,肯定是這樣錯不了。領地裡的武士和百姓,從父執輩那一代就對主公心悅誠服,現在關白大人要奪走那些領地,無非是要削弱主公的勢力。果然狡猾,真是不懷好意的臭猴子。」

家康認真聽完每一個人的意見。

「唔嗯,你們說得都有道理。」

可是,他做出了一個很果斷的決定。

「我打算答應關白大人的要求。」

「主公!」

家臣都被這個決定嚇到了,家康倒是面露微笑,彷彿看到什麼很好笑的東西一樣。

「畢竟是關白大人的要求,拒絕的後果不堪設想。況且,關東確實頗有發展性。」

「關東哪有發展性可言?」

另一位家臣否決了家康的說法。

「確實,關八州幅員遼闊,生產力自然不在話下。問題是,安房的里見氏、上野的佐野氏、下野的宇都宮氏、常陸的佐竹氏都尚未歸順。」

「主公馬上能拿到的,只有餘下四國而已。」

「而餘下的這四國,長年來臣服於北條家,我等舉著德川的大旗進駐,別說他們不肯聽從號令了,甚至還有可能激起民變啊,經營起來絕非易事。」

這種時候,家康懂得以退為進。

「諸位的憂慮,我很清楚。」

他先讚揚家臣的勞苦與忠義,接著說道:

「不過,還是按照我的意思來吧。我再說一次,關東前途不可限量。」

――主公失心瘋了。

每個家臣都認為家康瘋了。當年家康已經四十九歲,一般來說,這個年紀的人應該回顧以往的生涯,把該清算的事情清算完,並且準備好自己的身後事,以保子孫安泰。

所謂的放眼未來,不過是年輕人用來逃避現實的藉口。

「唉、德川家大勢已去。」

最後,此事就這麼拍板定案。

家康決定獨斷乾坤。

他回到石垣山的軍陣中,對秀吉表明心意。

「替換領地一事,在下就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此話當真?」

「在下豈敢虛言。關白大人賜予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在下只有感恩戴德的分。」

秀吉也五十五了,聽到家康的答覆,他開心得手舞足蹈。把礙眼的傢伙趕到邊陲之地,就是讓他這麼愉快。

「既然都說定了,那麼家康大人,你就盡快動身吧,趁這個月你看怎麼樣?」

「在下正有此意。」

「那好,你要在哪裡安頓?」

這是在問家康,他要先入哪一座城。

「這個嘛……」

「來人啊,拿酒來。」

都還沒入夜,秀吉就命人拿酒來喝,還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說到關東的中心,當然就是小田原了嘛。不管是城池或市鎮的大小,還是通往京城的距離,從各個角度來看都非那裡莫屬。不然鎌倉也不壞,那裡現在雖是無城之地,過去可是幕府的根據地呢。號稱源氏後裔的德川家,很適合那塊地嘛,城池再蓋就是了。」

不過,家康說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地名。

「江戶。」

「啥?」

「在下打算遷往武州千代田的江戶城。」

秀吉愣得張大眼睛,不再手舞足蹈。

「這樣啊。」

周圍的其他人也大感意外。

經家康一提,大家想起來確實有這麼一座城。百年以前,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太田道灌曾經以江戶城為根據地,過去也被喻為關東名城。但現在頂多是小田原的旁支小城,說是鄉下小城也絕不為過。

秀吉一臉狐疑,卻也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家康大人都這麼說了,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在小田原被攻陷還不到一個月的舊曆八月初一,家康第一次踏上江戶的土地。

一看到江戶城,家康只說了一句:

「……天啊。」

他整個人傻住了。

(看來,我是真的失心瘋了。)

江戶城破敗的程度,遠超乎他的想像。

沒錯,江戶城是有一道大手門,內部也有本丸8,本丸周圍的雙重防壁就像城郭一樣。但防壁本身不是石材構成的,而是長了草皮的土堤,上面還有雜亂的樹木和竹子。

「看上去就跟無人的破廟一樣對吧?」

家康向背後的家臣搭話。

在他身後,約有三十名家臣。

其中包括榊原康政、本多忠勝、井伊直政這些心腹中的心腹。他們會聚在一起,大概是不想錯過德川家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吧。

本多忠勝率先開口。

「請命令在下修繕江戶城吧。」

看他拍胸脯主動要求重任,家康不解地問道:

「修繕?」

「這座城不值得主公入住,應該先整頓好城內土地,建立堅固的石牆,重新打造主公的起居之所。那座形同廢墟的東西要盡快拆除,最好蓋一座有天守的豪華大城……」

「不,這份工作應該交給在下。」

土井利勝推開本多跳了出來,平常他的工作是照顧家康的世子•秀忠。

「主公,請命令在下修繕江戶城吧。請給我半年的時間,不、三個月我就能完成大略的整修工作了。本多大人似乎沒想到壕溝的問題呢。」

「小鬼頭,別胡說八道。壕溝的問題我怎會沒想到,只是這點小事不值一提……」

本多和土井的年紀差距有如父子,每次碰面卻都要鬥嘴。井伊直政也出來插一腳,他可是重臣中的重臣。

「我從十五歲就服侍主公,主公對屋宇的品味我比誰都清楚,修繕人選除我之外不做他想。」

家康勸眾人稍安勿躁。

「修繕之事先不急。」

「咦?」

「當務之急不是整頓城內的土地,而是整片江戶地區。城池嘛,晚點再說。」

「整頓江戶地區……」

家臣們面面相覷,家康說:

「跟我來。」

說完,家康帶領眾人前進。

一行人走進大手門,爬上本丸。本丸位在小丘上,可以瞭望周圍風景。

「這就是江戶。」

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灰濛濛的土地。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形容方式了。

江戶城的東邊和南邊是大海,退潮露出的沙地,上面插著幾十根竹棒,不曉得是用來掛網捕魚還是收集海苔。沿岸有一些稻草搭成的民房,想必是漁民的小村落吧。

西邊是蒼茫的茅草原。

北邊比較開闊一點,翠綠的台地座落著零星的農戶,算是唯一心曠神怡的光景了。

不過,農戶也才七、八十左右,不到百戶的規模。跟駿府或小田原的城鎮比起來,簡直是落後了五、六百年的古代聚落。

「我要把這裡打造成大坂。」

家康提出一個很不切實際的願景。

家臣們一臉哭笑不得,大坂是豐臣政權實質上的首都,那裡聚集了無數的財富、數十萬的人民,因此有各種最新的技術和文物,堪稱世界首屈一指的國際都市。要把江戶打造成大坂,無疑是痴人說夢。

(怎麼可能呢?)

家臣心裡都是這麼想的,但本多忠勝又搶著開口了:

「請主公下令,讓在下完成主公的夢想吧。乍看之下,江戶幾乎都是低窪濕地,挖幾座山來填地,整地之事可成。」

「誇口。」

這一次,土井利勝又打岔了,他用年輕世代常有的浮誇口吻說道:

「這一片土地豈有這麼容易填成。你們看北邊,有好幾條河流向這裡,一下雨肯定要淹大水,應該先建設堤防……」

「我已經有腹案了。」

家康打斷土井利勝的發言,對眾家臣發表他的決定。

「江戶整地,我打算交給這個人來辦。伊奈忠次,上前來。」

家臣們一時沒有反應。

潮濕的風勢吹拂著腳邊的雜草,家臣們交頭接耳:

「伊奈?」

「哪個伊奈?」

家臣們感到意外又疑惑,家康又一次催促道:

「不必拘禮,快上前來。」

「遵、遵命。」

一位矮小的男子現身了,答話聲跟蚊子一樣小。他擠過重臣身邊,來到家康面前。

「伊奈忠次,參見主公。」

「打造江戶所需的基礎建設,你可得辦好了。這比單純蓋一座城池更加困難,也是一份相當光榮的差事,你就欣然領命吧。」

忠次低著頭,非常沒有自信地說:

「主公有命,在下無有不從。」

「且慢。」

井伊直政反對家康任命忠次。他自詡為首席家臣,其他人也認同他的地位,因此他不能諒解家康的安排,講話絲毫不顧及禮節。

「伊奈大人至今有何功勳可言?他非但沒有功勳,當初三河國一向宗的門徒煽動民變,他可是幫著叛軍對付主公的。」

「那都二十年前的事了。」

家康不當一回事,井伊仍舊不肯罷休。

「那好,咱們不提這件事。伊奈大人只懂計數,沒有征戰沙場的經驗。至今也只處理過田地測量和兵糧盤點的工作,我不認為他有足夠的膽識擔此大任。」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看法。」

家康笑著回答。

「不過,我提拔他整頓江戶,就是看上他的膽小怯懦,怯懦有時候比勇氣更加管用。我說伊奈啊,說出你的想法給大家聽聽。」

伊奈忠次比家康小八歲。

四十一歲,照理說也是見過世面的年紀了,但他就像一個初上戰場的年輕人,怯生生地說道:

「有數條河川從北邊流入,使江戶泛濫得遍地稀泥,連走路都有踩水的聲音。不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江戶永遠談不上文明發展……」

「這番話,在下剛才就說過了。」

土井利勝的語氣頗為不屑,忠次的聲音變得更小了。

「呃,是的……其實,用不著蓋堤防。」

「你是說蓋堤防沒用?」

「是不至於沒用,但蓋幾座小堤防,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要從根本解決,還得看後方那塊地。」

「後方那塊地?」

「北邊的廣大原野。」

忠次指的是關東平原。土井不耐煩地問道: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土井的催促下,伊奈忠次朗聲說出一個比誰都有遠見的看法:

「在河川流入江戶之前,我要改變其流向。」 ◇(待續)

——節錄自《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 圓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一年的冬雪讓我樂歪了。雪可以支撐我的體重,就像水一樣,只是更冰冷,感覺更暢快。我會站在外頭的雪地,閉上眼睛,舒服到我覺得自己可能睡著了。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足袋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 白色足袋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 日本足袋鞋。
    第四代社長宮澤紘一為了公司存續,開始盤算:以前做過的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為逆轉形勢的熱銷商品嗎?
  • 如果生活支離破碎,誰能陪你走過艱難時光?或許貓比我們,更懂人生……
  • 在許多人眼中,莎拉擁有完美的人生,有份體面的工作,有個相戀多年的男友,衣食無虞,未來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見一隻聲稱自己能夠預言的貓,接著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 故事從主、僕兩人的漫遊之旅展開,一路上他們談論宗教、階級、道德、男女……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誕。故事中表達出作者昆德拉對自由的嚮往、嘲諷自己的祖國捷克遭到蘇聯入侵、作品被禁等殘酷現實……昆德拉:「我們始終不如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獨特,一切的不幸都因為我們汲汲營營地追求差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