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现代长篇
《极北》(春天出版 提供)
让平住在我家,却又不信任他,显然一点道理都没有。我这人脾气很坏,孤僻独居,疑神疑鬼,而这也是我能活这么多年的原因。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住在这屋檐下的是查洛,但那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极北》(春天出版 提供)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一堆烧得很旺的小火苗展现在我眼前,它点燃了我回忆起来的一切情景和事件,将它们燃烧,化为烈焰;如果火舌卷不着它们,不能把它们烧毁,使它们变作焦炭的话,那么,抖动的火苗也会把它们遮掩住的。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邻近的汉内弗山特岛也位于易北河下游,那里和我们这里一样,也关着一些难以管教、有待改造的青少年。尽管两个岛的情况相同,同样都被油污的海水包围着,有同样的船只行驶过,同样一群海鸥在岛上栖息,但在汉内弗山特岛上却没有科尔布勇博士、没有德语课、没有作文题, 没有这种(说句老实话)大多数人甚至还要因此受肉体折磨的作文题。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夜色中,整个城市车流与霓虹闪烁,擦身而过的几对情侣看来都那么幸福快乐,为什么她拥有的只有孤单?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此行上路以来,德隆始终感到心旷神怡,不但和齐普上尉尽情享受整个航程,也乐于接受途中挑战。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他呼吸著周遭轻薄的空气,对“冰映光”现象沉醉不已--“冰映光”是在海空交界处散放的白光,表示前方即将出现大量浮冰。极地风情越来越引人入胜,不时可见由冰块凿出的峡湾、甫脱离冰河的冰山、发出清响拍击浮冰的冷冽海浪、从冰缝里向外窥探的环纹海豹、在深灰色海峡中喷著水柱的弓头鲸。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朱妮雅塔号的格陵兰任务,齐备了惊险救援故事的各种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与谋杀内幕的侦探故事。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失信招领处》/春天出版公司)
自从收到第一封笑脸信件起,亚伯特似乎多了一个特别的朋友。即使信中总是充满抱怨的文字和负面情绪,但对亚伯特来说,信中的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唯一一个愿意和他说真心话、分享心事的朋友。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亚伯特决定,他必须找到这位不知名的朋友。
(《失信招领处》/春天出版公司)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对你的银货和烂表不感兴趣!”他鄙夷地说道,“你自己去修吧!”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说,在埃克磨坊边的一个花园中,我曾和一个伙伴乘夜偷了一袋苹果,那可不是普通苹果,而是金色的莱茵特苹果,最好的品种。由于一时紧张,我逃进了这个故事,杜撰是我的强项。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心潮澎湃地读过一些故事,故事中的少年遭遇了类似的经历,堕入迷途。此时,回归父亲的真理世界令人感觉如释重负,我觉得这才是惟一的真善之举,是我应谋求的路途,然而即便如此,那个关于邪道和迷途的故事依然更显诱人,平心而论,失足者的受罚和回归有时甚至令人心生遗憾。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这辈子极少出外旅行,更不用说是住在当地居民的家里了。我非常喜欢多奇欧里民宿,尽管窗帘被太阳晒得褪色、墙壁有裂缝、浴室的暖气几乎失灵,不过,这里洋溢着一种令人想要休息、放松的气氛,一进到这里,立刻让人感到很自在。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无法张开眼,眼皮犹如千斤重,愈想张开,就愈是张不开。我已经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睡着,又或者是清醒?对于周遭、支撑身体的床、将我缚绑在床的束带、外界的声音……我的感知逐渐模糊,仿佛遭到某种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个阴暗的世界,一种前所未见的明暗对比里,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却又陌生。我在这片奇怪的宇宙中,带着如同婴儿第一次站起时的笨拙,摇摇晃晃地趋前。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亲戚们一筹莫展地相视无措,但没有任何人能义正辞严地站出来反对。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就是接受器官移植,你需要换一颗心脏。我刚刚跟恩慈医院的心脏外科主任贝杰果夫教授通过电话了,他等你去见他。”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阿米太太刚刚说了什么?她说要继续开店吗?——这番央托让他们一时难以置信,不禁向左右寻求确认。
    共有约 1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