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莫輕忽

作者:許其正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加上為了經濟,好些國家政府施行解封;於是近日許多地方尤其是遊覽景點更出現人潮。

這或是無可苛責的,一方面是人們被禁足久了,鬱悶的心情有待抒解,有些國家人民竟至被「關」到受不了了,雖然疫情嚴峻,還是上街抗議,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應對了企業生產的急需。經濟經過這段期間的拖拉,其實損失不小,好些公司工廠裁員、放無薪假甚至關廠或倒閉,受害最大的或是旅遊業、餐飲業、運輸業等,連前些時營運如日中天的蘋果日前也傳出再關閉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零售商店十一家。若再繼續封關不生產,產業關廠和勞工失業會持續增加,影響民生經濟是可以想像的。這問題茲事體大。

可是話說回來,疫情減緩,並不是就可以全然放心;減緩畢竟只是減緩,沒有全然消失,說不定什麼時候,說回來就又回來了。病毒刁鑽,我們又看不到,即使看得到,也難圍堵。稍早,有專家預估,這只是第一波疫情,八月或可能降溫,差不多秋冬十月左右又會回來;雖然歐洲如義大利、法國、西班牙諸國疫情已見減緩,不少國家陸續解封,但事實擺在眼前,全球確診病例已破九百萬,死亡數已達四十六萬九千,美國和巴西等國的確診病例還在增加,北京、南韓和德國等近日有疫情捲土重來的疑慮,有專家認為或可能成為武漢第二,世界衛生組織並已提出第二波疫情來襲的警告。我們可以認為疫情已過、放心不去注意嗎?

這是兩難的事。

不過,小心謹慎是必要的。疫情一來,不是開玩笑的,是會鬧人命的。人常常這樣: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沒有切膚之痛,甚至一廂情願地認為事不關己,就不去理會。可是,疾疫不長眼睛,來去如迷,誰說得定它不會看上自己?到那時,恐怕就來不及了,縱然哭號也沒回應,頓腳也徒然。像這樣的事,可以忽略不理睬嗎?

疫情仍然嚴峻。如這則消息:(中央社台北2020年6月25日電)美國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病例激增,投資人愈來愈擔心政府會實施另一波封鎖,經濟將進一步惡化。如日本女學生自台返日確診,陳時中就說:「社區感染的可能性一直沒有排除。」莫輕忽!鬆懈不得!

現在雖然可以稍為輕鬆一下,但還是需要像疫情嚴重期間,嚴格遵守防疫措施,小心謹慎,譬如少去人們群聚的地方、適當地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注重衛生……不要認為疫情已過,放鬆應做的防疫措施。畢竟預防重於治療,有備無患。這是全民的事,全世界安全的事。即使平常沒疫情時,都該防範,何況尚有疫情的現在?@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溫飽或想致富,都有待財務來支撐。財務要有其來源。其來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則是節儉。這就是通常所謂的開源節流。
  • 海祭正進行著。就在海邊沙灘上。 此刻,天色陰霾,微顯燥熱,蒼穹有著大塊大塊烏雲,展布四面八方,雖然無雨,卻給人一種悲愁、憂鬱和不快之感。
  • 自從奇怪的彼一日 便開始落雨 有時大有時小,陸陸續續 予我許多困阻 雨呀雨,雨哪會落不停?
  • 怎麼會那麼巧 一走進鳥園 天空便突然烏雲密布 落起傾盆大雨? 無奈呀無奈! 我只得找一處屋簷躲雨
  • 戴著訬鬼仔殼 你戴著,他戴著,我也戴著 訬鬼仔殼,大家攏嘛戴著 啊,這是什麼世界?
  • 嗨,免煩惱啦 嗨,不要失志啦 對自己要有信心 彼只是一個小載志 驚什麼?
  • 媽媽的話,這陣 我講不輪轉 親像我不是媽媽生的 實在真見笑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