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後庭花

作者:歲寒
font print 人氣: 462
【字號】    
   標籤: tags:

趙孟頫《[仙呂] 後庭花》

清溪一葉舟,
芙蓉兩岸秋。
採菱誰家女,
歌聲起暮鷗。
亂雲愁,
滿頭風雨,
戴荷葉歸去休。

【作者簡介】

趙孟頫(公元1254-1322年) 字子昂,號松雪道人、水晶宮道人。書法篆刻、繪畫、音律無一不精,特別以書法、繪畫名滿天下。著作有《松雪齋文集》。

【字句淺釋】

仙呂:元曲宮調之一。「宮調」是元曲中音樂部份的調式。
後庭花:曲牌的名字,相當於宋詞中的詞牌(但與詞牌中的「後庭花」名同實異)。
一葉舟:形容小船很輕,就像一片樹葉。
芙蓉:這裡指水芙蓉,即荷花。
菱:水生草本植物,長在池沼中,葉子浮在水面,果實即菱角。
鷗:一類水鳥,頭大、嘴扁平,主要捕食魚類,羽毛多為白色。
休:句末語氣詞,這裡相當於「了」。

【全曲串講】

清清的溪流水,盪出一葉輕舟,
夾岸的秋荷美,讓人兩目難收。
一葉舟上是誰家的採菱女子呀,
歌聲飛揚驚起日暮棲息的白鷗?
陡然間亂雲密布使人愁,
霎時化作風雨撲面又打頭,
採菱女子摘片荷葉戴頭上,搖著船兒往家走。

【言外之意】

以唐詩手法寫元曲,通篇寫景,不著情語。淡遠清明,含蓄深邃,別具神韻。然而情藏景中,清晰能辨,一讀能感。

「暮」字承上文「秋」,透出一份遲暮之感;「亂雲」為風雨前兆,自然勾出「愁」來;「滿頭風雨」更具體化了「愁」緒,「歸去」便成為必然的趨勢。一線貫穿,暗示了作者歸隱之意。

此曲與唐代大詩人王維的《山居秋暝》意境相通。但王維是直接寫出了歸隱的意願,而此曲作者則用了暗示的手法。究其原因,他是宋室宗親,後來雖然屈仕元朝,而且官至翰林學士承旨,但心中故國之思和歸隱之志始終纏結難解。因此作者只能以此曲筆,藏情於景,讓讀者自己在這幅幽美的水鄉秋暝圖中去感覺出作者的真情。@*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山水畫
  • 岳飛
    岳飛是中國歷史上最淋漓盡致地向人們演繹了「忠」的概念、「英雄」形象的偉大歷史人物。上千年來華夏子民崇拜他、為他而感到驕傲。
  • 雁 中國畫
    沒有典故和華豔文詞,只用白話口語作白描,淺近平易、自然流暢;加之巧妙的比興、淋漓盡致的鋪排,確如後人評價的「如空谷流泉」一樣帶著天籟似的天然純真之美。
  • 要做好人,從來就是受歡迎的事,因爲那樣對所有的人都有利啊!可今天就有人專門打殺好人!
  •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處境並非他的意願,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個道家的真隱者,從青少年時代就決心修煉、成道。後來受皇帝信任和委託,也不過是天命使然,自己順應天命而已。
  • 世間人心險惡,人海風波濁浪翻滾;世人對未來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榮華富貴,實質上與南柯一夢沒有兩樣。但真能參破這白日夢的又有幾人呢?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古人常用飲食味道評論文學作品,那麼元曲屬於哪一種味道呢?《錄鬼簿》將其比作「蛤蜊味」,形容元曲輕靈活潑、自然不造作的風格。《曲論》則概括為「蒜酪味」,一股辛辣刺鼻而又香甜醇厚的混合風味,瞬間撲面而來。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 元代文人,不乏風流倜儻、博學多才之輩,喬吉卻是難得的「才貌雙全」的翩翩才俊。《錄鬼簿》中讚他「美容儀,能詞章」。而翻遍整部書,幾乎再無人因顏值得到類似的評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