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
(fotolia)
才上马齐声儿喝道, 只这的便是送了人的根苗, 直引到深坑里恰心焦。
中国画(Fotolia)
这首散曲〈桂枝香.蚊〉,即属于此类。他吟咏像蚊子一样的社会丑恶人物,最终无所归依的可耻下场。
中国画(fotolia)
〈夜雨〉的抒怀,采取“先分抒,后总收”的结构,层次井然,有条不紊;逐步深入,画龙点睛。运思可谓巧矣!
(fotolia)
这是用小令诗的语言所描绘出的一幅《江夜闻筝图》。一轮明月当空,千里澄江似练。忽然传来乐音,竟是筝弦拔颤。其声如哀,如怨;如诉,如叹!
中国画(Fotolia)
历来凭吊屈原的作品很多,绝大部分都是表示对屈原的惋惜和哀悼,以及对奸佞的斥责。贯云石却别辟思议,独出心裁,说屈原并不高明:“笑你个三阁强”,并且问他:“为甚不身心放?”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本曲(小令)在艺术上的最大特色是,譬喻新奇。谁都知道,文学作品应该运用譬喻,以增强语言的美质。
中国画(fotolia)
入手风光莫流转,共留连,画船一笑春风面。 江山信美,终非吾士,问何日是归年?
(fotolia)
夜已深了,有人“独”卧江楼,思绪万端,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此人为什么睡不着呢?这是因为他心怀家国之忧,有一种“国已不国,家已不家”的难遣之愁。
(Fotolia)
这首小令,写“俺”爱劳动“不羡荣华”,生活得自由如意;而“恁”(您,指贪官)一味追求高官厚禄、到头来却没有个好结局。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这位势利者,很有机谋,颇善钻营,所谓“苟苟营营,直上青云”,就是此种人物。你看他,时来运至,青云得路,“腰缠十万”,有钱得很;“鹏搏九万”,乘势得很;“扬州鹤背骑来惯”,官运亨通,逍遥得很!
(fotolia)
官况甜, 公途险, 虎豹重关整威严。
中国画(fotolia)
松风十里云门路, 破帽醉骑驴。 小桥流水,残梅剩雪, 清似西湖。
这首小令,字面上写大鱼,却暗寓著一个真理:抱负宏大的人,不受利禄之诱,便不会上当受骗——被钓著。言外之意是,那些上当受骗被钓到的,往往是由于贪图他人便宜所致。
(fotolia)
望西都,意踟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大蝴蝶蹦出了庄子的梦,两支翅膀驾着浩荡东风。三百座著名花园的花朵,竟被它一个个采得空空。谁知道它是个风流逆种,差点吓死了那些寻芳采蜜的蜜蜂。它轻轻儿搧翅飞动,就把一个卖花人从桥这头搧到了桥东。
中国画(fotolia)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拨不断:曲牌的名字。大鱼:这首散曲的题目。解题:作者以幽默诙谐的夸张手法,塑造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大鱼形象,表达了自己严肃的生活原则。神鳌:指天帝派来轮流顶住蓬莱等五座仙山、使其不至流失的十五只巨鳌。夯:用大石、大木或沉重的铁器把土壤压结实、压平。
此曲最独特之处在于:作者纯粹以图画思维的表达方式,用十组自身具有完备内涵的哑剧镜头,按一定的逻辑顺序连接起来,推到读者面前,却不加一句旁白或者画外音!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有了帝王、英雄豪杰和富人这三种人作为负面的衬托,在下面的两支曲子里,作者就要正面摆出自己的处世态度来了。
纵然在自己的坟头树起记载丰功伟绩的碑碣,后人所看到的也不过是荒坟伴着字迹模糊的断碣残碑而已,和平民百姓的归宿相比,又有什么大不同的呢?
杏花村里旧生涯,瘦竹疏梅处士家,深耕浅种收成罢。酒新𥬠,鱼旋打,有鸡豚竹笋藤花。客到家常饭,僧来谷雨茶,闲时节自炼丹砂。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像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像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像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的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作者因厌世愤俗而归隐时,厌的是当时污浊的世,而不是为世所载的中华文明;愤的是利用传统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这些俗人滥用的中国文化。其实,中国历史上许多隐者都同时又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顶尖人物。最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经》的老子,大诗人陶渊明、李白、白居易、王维,大医学家葛洪、陶宏景、孙思邈等等。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乐桑榆酬诗共酒,酒侣诗俦,诗潦倒酒风流。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
人到暮年,在常人中已无作为了。但心中能摆脱名缰利锁,那就是生命的巨大转折点,因为一个人生命进程的变化是由他心性的改变来体现的。
世间人心险恶,人海风波浊浪翻滚;世人对未来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荣华富贵,实质上与南柯一梦没有两样。但真能参破这白日梦的又有几人呢?这些观察与思考,历来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知识份子中勤于思考、勇于探索的人,产生出许多遁迹山林、隐居田园的隐士和逸人。
人过中年,易生迟暮之感。特别是经历了宦海沉浮、飘泊之苦,壮志消磨、豪情退尽,常生厌世出尘之心。其中一些人经过严肃的思考,便当真遁入山林、田园,成为出世的隐士。作为“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处境并非他的意愿,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个道家的真隐者,从青少年时代就决心修炼、成道。后来受皇帝信任和委托,也不过是天命使然,自己顺应天命而已。儒家隐者把他的境遇当作理想来追求,那是因为还不明白或相信一切大事都有命定这一道理。
    共有约 5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