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漁家傲.題玄真子圖

作者:任一仁

此首詞描繪了一位不求功名利祿、流連於山水自然的漁翁形象。圖為明《項聖謨山水冊.桃花釣船》,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495
【字號】    
   標籤: tags:

張元幹《漁家傲.題玄真子圖》

釣笠披雲青嶂繞,綠蓑細雨春江渺。
白鳥飛來風滿棹。收綸了,漁童拍手樵青笑。

明月太虛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曉。
醉眼冷看城市鬧。煙波老,誰能惹得閑煩惱。

【作者簡介】
張元幹 (公元1091 – 約1170) 字仲宗,自號蘆川居士、真隱山人,南宋初期詞人。早年詞風婉麗,南渡後詞風豪放、慷慨悲涼,為辛派詞人之先驅。有《蘆川詞》、《蘆川歸來集》。

【字句淺釋】
題解:這是一首題畫像的詞,藝術構思新穎,描繪了一位不求功名利祿、流連於山水自然的漁翁形象。
玄真子:唐代著名詩人張志和的道號。玄真子圖:即張志和的畫像。
笠:用竹或草編成的尖頂圓帽,故有「竹笠」、「草笠」、「斗笠」等不同名稱。
嶂:直立像屏障的山峰。
蓑:指蓑衣,用草或棕製成,披在身上防雨。
渺:連接遠方、不太看得分明的樣子。
白鳥:指白鷺,一種水鳥。
收綸:收攏釣魚的絲線(把釣到的魚拉攏來)。
漁童、樵青:唐肅宗曾經賜給張志和一奴一婢,張志和把他們配為夫妻,取名「漁童」、「樵青」。
太虛:至清至空的地方,也指宇宙。
浮家泛宅:指住在船上、以船為家。
閑煩惱:沒有多大關係的煩惱。

【全詞串講】

青山似屏障高入雲,把煙雨迷濛的春江環抱。圖為明 沈周《山水.仿高克恭雨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青山似屏障高入雲,把煙雨迷濛的春江環抱。
頭戴斗笠、身穿綠蓑衣,漁翁在江上垂釣。
斜風細雨滿船輕輕吹,從遠處飛來了白鷺鳥。
漁翁把釣魚的絲線收攏來,
眼看要抓到魚兒了,漁童和樵青都拍手歡笑。

朗朗月光把小船籠罩,也把無涯的虛空照耀。
以船為家,浮泛江上,忘了是黃昏還是拂曉。
喝醉了,我便冷眼旁觀、沉靜地面對那城市的喧囂。
在這煙波江上盡享晚年吧,
又有誰還能夠,再惹起我過去那種閑煩閑惱!

【言外之意】
作者因為始終和遭到秦檜迫害的胡銓站在一起,因此也遭受秦檜迫害,四十來歲就掛冠歸隱了。此詞描繪的漁翁,形象豐滿、飄然於塵外,給人一種美好的藝術享受。

作者實際上是在描寫自己的真性情,表現了自己瀟灑出塵的飄逸情致。對於喧囂的紅塵,能夠冷眼旁觀而不為其所動,這就是心已出塵的一個表徵。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
  •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
  •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要身處絕境時才會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詞中所寫,或許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見的神遊,而其中境界是自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之後許多名人都曾嚮往、追求過的目標。
  • 古今中外,許多著名的賢哲或詩人都曾有過類似於神遊八極、身臨太虛的超常經歷。其中一些人還受到仙人、神靈的饋贈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一年一度七夕節,牛郎織女來相會。古時候,七夕又叫乞巧節,是女子們祈求提高女紅技藝的節日。或許是牛郎織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歡在詩詞中感​​嘆他們的悲歡離合。今天的人們,更是把七夕過成了「情人節」。
  • 大漠孤城,長河落日,朔風飛雪,鐵衣金甲⋯⋯如果把這些詞彙歸到某一類古詩詞中,相信很多人都會答出唐朝的邊塞詩吧?不過,邊塞作為中華王朝的邊境自古就存在,歷朝歷代也少不了開疆拓土的戰事,那麼其他朝代,會不會也有唐詩一樣不朽的邊塞文學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