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漁家傲.題玄真子圖

作者:任一仁
font print 人氣: 510
【字號】    
   標籤: tags:

張元幹《漁家傲.題玄真子圖》

釣笠披雲青嶂繞,綠蓑細雨春江渺。
白鳥飛來風滿棹。收綸了,漁童拍手樵青笑。

明月太虛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曉。
醉眼冷看城市鬧。煙波老,誰能惹得閑煩惱。

【作者簡介】
張元幹 (公元1091 – 約1170) 字仲宗,自號蘆川居士、真隱山人,南宋初期詞人。早年詞風婉麗,南渡後詞風豪放、慷慨悲涼,為辛派詞人之先驅。有《蘆川詞》、《蘆川歸來集》。

【字句淺釋】
題解:這是一首題畫像的詞,藝術構思新穎,描繪了一位不求功名利祿、流連於山水自然的漁翁形象。
玄真子:唐代著名詩人張志和的道號。玄真子圖:即張志和的畫像。
笠:用竹或草編成的尖頂圓帽,故有「竹笠」、「草笠」、「斗笠」等不同名稱。
嶂:直立像屏障的山峰。
蓑:指蓑衣,用草或棕製成,披在身上防雨。
渺:連接遠方、不太看得分明的樣子。
白鳥:指白鷺,一種水鳥。
收綸:收攏釣魚的絲線(把釣到的魚拉攏來)。
漁童、樵青:唐肅宗曾經賜給張志和一奴一婢,張志和把他們配為夫妻,取名「漁童」、「樵青」。
太虛:至清至空的地方,也指宇宙。
浮家泛宅:指住在船上、以船為家。
閑煩惱:沒有多大關係的煩惱。

【全詞串講】

青山似屏障高入雲,把煙雨迷濛的春江環抱。
頭戴斗笠、身穿綠蓑衣,漁翁在江上垂釣。
斜風細雨滿船輕輕吹,從遠處飛來了白鷺鳥。
漁翁把釣魚的絲線收攏來,
眼看要抓到魚兒了,漁童和樵青都拍手歡笑。

朗朗月光把小船籠罩,也把無涯的虛空照耀。
以船為家,浮泛江上,忘了是黃昏還是拂曉。
喝醉了,我便冷眼旁觀、沉靜地面對那城市的喧囂。
在這煙波江上盡享晚年吧,
又有誰還能夠,再惹起我過去那種閑煩閑惱!

【言外之意】
作者因為始終和遭到秦檜迫害的胡銓站在一起,因此也遭受秦檜迫害,四十來歲就掛冠歸隱了。此詞描繪的漁翁,形象豐滿、飄然於塵外,給人一種美好的藝術享受。

作者實際上是在描寫自己的真性情,表現了自己瀟灑出塵的飄逸情致。對於喧囂的紅塵,能夠冷眼旁觀而不為其所動,這就是心已出塵的一個表徵。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
  •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
  •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要身處絕境時才會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詞中所寫,或許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見的神遊,而其中境界是自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之後許多名人都曾嚮往、追求過的目標。
  • 古今中外,許多著名的賢哲或詩人都曾有過類似於神遊八極、身臨太虛的超常經歷。其中一些人還受到仙人、神靈的饋贈
  • 每逢中秋佳節,有人歡聚有人愁,不少文人墨客都藉此節日抒懷,北宋著名的豪放派詞人蘇軾也是如此。家喻戶曉的莫過於《水調歌頭》,詞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 北宋詞人蘇東坡與西湖有著不解之緣:相傳東坡愛遊名湖,於「四大西湖」(杭州西湖、揚州西湖、潁州西湖、惠州西湖)皆任過官職,在當地所作詩詞也流傳至今。
  • 提及思鄉,世人皆知其苦:輕則讓人難寐,重則令人斷腸。古時不少詩詞都以抒發鄉愁為主,格調多為淒涼,而北宋文人蘇東坡的一闋思鄉詞卻脫穎而出,其心境與心理調節能力均值得今人學習。
  • 提及辛棄疾,大部分讀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詞人。他的筆風沉雄豪邁,諸如「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等名句皆為人熟稔。但這位一心報國的壯士也有婉約傷春之時……
  • 「多情自古傷離別」,向至親或摯友揮手送別的剎那往往催人淚下,令人腸斷。但諸位不妨回顧一下,送別時的心情難道只有傷感與不捨嗎?倘若離別之人與你心心相印,惜別之餘你是否會多一分豁達與超脫?
  • 上期筆者與諸君分享了蘇東坡高超的寫景技巧,想必這位北宋大文豪的神筆已令各位歎為觀止。但其實東坡詞背後還有不少內涵與故事,他本人的品格也非常值得今人學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