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
辛弃疾的长短句,翻卷百般情怀:挑灯看剑、沙场点兵的骁勇,遥望长安、壮志难酬的悲愤,华发苍颜、登楼怀古的苍凉,灯火阑珊处的冷峻高洁,凄风冷雨时的沉吟梦回,还有那飘散在飞花、清辉间的点点闲愁。
此词描绘的渔翁,形象丰满、洒然尘外,给人以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
我的梦魂彷佛又回到天帝的住处,听到他热情而关切的话语,问我要到哪里去……
长期地回忆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渐酝酿成熟,直到稍有闲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钓鱼竿,悄然隐入那云水苍茫的图画中去!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
这里呼之欲出的是一个决心出尘而又困于情中难以脱身的情僧形象。虽然作者没有系情于浑浑世人,而是把“情节”转移到了纯洁的荷花身上,但毕竟情丝未斩。
作者用图画思维的表达方式,以生动活泼的语言向读者表达了一个生活的真理:勇气是战胜困难、闯过磨难的最好武器。
“今何许?”万千感概,难以言表;“柳”本来柔弱,加之又“残”,更是无力,但仍然在寒风中勉力而“舞”,苍凉中透出悲壮,暗示国运衰微,心中万般无奈,读之使人暗然神伤。
在都城长安的古道上,骑着马儿缓步徜徉。图为清 唐岱、孙祐、沈源、周鲲、丁观鹏《画院本新丰图》局部。(公有领域)
而作者却骑着“迟迟”之马,可见对名利禄位已经灰心淡漠,且心怀沧桑之感慨。
人生能有多少像中秋这样的佳节良辰?一转眼眉毛、头发都白了,却落得这样孤独寂寞。这红尘中混迹一生,还不和梦游一样么?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图为南宋 马远《寒江独钓图》。(公有领域)
只要心中放下了尘中的争斗和妄念,身不出尘也在尘外,“心远地自偏”,再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叫你摇头了。
(Pxhere)
仅以三幅带暗示性和象征性的画面,形象地概括了作者从少年到老年的人生巨变,虽然是以点代面,却毫无单薄感。
凄凉之夜,作者思念过世的妻子。图为宋赵伯骕《风檐展卷》局部。(公有领域)
试想,风雨凄凉之夜,雨点叩打着窗櫺,点点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如豆残灯摇曳著昏黄的灯光,辗转难眠,独自卧在空床上;突然涌上心头的是,以往妻子常常在深夜的昏灯下,挑灯为自己补衣的纯朴形象。这,哪里还用得着别的语言!哀惋而凄绝的这一幕,就足以让铁打的汉子也潸然泪下啊!
Pxhere
古今中外,许多著名的贤哲或诗人都曾有过类似于神游八极、身临太虚的超常经历。其中一些人还受到仙人、神灵的馈赠
这是苏轼为好友钱穆父送别时所写的一首感情真挚、充满人生哲理的词。明 刘俊《雪夜访普图》局部。(公有领域)
这首词之所以真情动人,除了作者对朋友的感情真挚外,还因为作者自己的遭遇和朋友非常相近。词中劝勉朋友、为其解忧的话,实际上也是自劝自解,因而两心相通,就更具感人的力量。
清 冯宁《抚序延清 册 远浦荷芬》。(公有领域)
将军的职业就是打仗。因此任何一个将军唯一担心的就是怕自己打不赢对方。但作为抗金统帅的岳飞却不是这样:他不担心自己打不赢金人,就连金人也承认,“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他们觉得“岳家军”比巍巍大山还难搬动。
颐和园长廊上“牛郎织女鹊桥会”的彩绘。(公有领域)
人们写七夕,都不免对牛郎织女的爱情悲剧同情一番,对他们忠贞的感情赞扬一盘;而苏轼却把成道后乘鹤而去的仙人王子乔拖出来,用他的口气把牛郎织女贬了一通:可不是么?凡人本当刻苦修炼、跳出轮回、返归本源,你们却偏要背“道”而驰、堕落凡间,专为执著红尘、不愿醒悟的常人助势,这不是痴男呆女是什么!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严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来了一个布衣青裘的魁伟不凡之人,与道者谈得很投机,于是双方约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来相见。
(Pixabay)
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住在城南长江边的临皋亭。后在附近开荒种地,名之曰“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还在那里修了栋“雪堂”。这首大名鼎鼎的词记述了一个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开怀畅饮后带醉返回临皋的情景。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宋词则是继唐诗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另一颗光辉灿烂的明珠。 如果你既欣赏唐诗、又读读宋词,你的生活中就是双珠齐耀,充满光明与美好。
后人每每叹息后主亡国。殊不知人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赠一个伟大词人给炎黄子孙,我们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为一个强悍的君王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数十年的时间,千万里的空间,被词人压缩在寥寥数十字之中。而社会从相对安定,到动荡离乱、劫后荒凉的演变过程,也被压缩在少年的浪漫生涯、壮年的流离哀愁、晚年的悲苦凄凉这三幅画中。
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茫茫尘世里,独清闲。 自然炉鼎,刻苦修炼, 便成陆地神仙。
嵋山老,头白早,人间善恶都曾造。 也曾穷,也曾通,穷通得失,浑如一梦遥。 因穷落得身无辱,因闲落得心无事。
秋风秃林叶,却与鬓生华。 十年长短亭里,落日冷边笳。 飞雁白云千里,况是登山临水,无赖客思家。
——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作者:唐莲
(金代)赵秉文〈水调歌头〉 四明有狂客,呼我谪仙人。 俗缘千劫不尽,回首落红尘。 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真。 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 倚长松,聊拂石,坐看云。 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 寄语沧浪流水...
远游人由自身思归,转想及家中人也同样盼己归,则思归之情,由此更切。但身不由己,仍不得归,在此急切心情下,作者不由发出慨叹:“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共有约 8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