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為正義真理奮斗不屈的人們

嚴酷的光榮(十九)

李衛平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4日訊】第十八章

前些日降下的大雪,將大地打扮得晶瑩剔透、粉妝玉琢。雪中隱隱透出絲絲興奮、激動、期待与神密的气息,好像一位身披洁白婚紗的美麗新娘,正忐忑不安地盼望著步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時刻快快到來。

冰雪世界中万物肅殺,惟一的奇跡是監獄大門口那株高大挺拔的万年青。她背負著沉重的積雪,將腰杆挺得筆直,向世間散播著僅有的生命的綠色。

她象補天的女媧,在忍辱負重極端忙碌之中仍不忘安慰人們:不要害怕,不要喪失信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更象漂亮的春姑娘正淺淺笑著。她低聲對滿怀渴望的人們說,別著急,我就來,馬上就來。

她是象征,是預言,也是希望。

艷陽高照之下,積雪消融,空气中每個分子似乎都凍透了。人們無論在房里還是在屋外,都不斷地瑟瑟發抖。大家憶起前期下雪時雖然陰气沉沉、北風呼嘯,但空气中似還有絲絲暖意。這正應了那句老話,下雪不冷化雪冷。

轉眼間,春節又快到了。

每臨近春節,副業隊囚犯就會到監獄附近的村庄進行次數不等的勞動。名義上是開展警民共建精神文明的活動,實際上是副業隊承攬了村民們不愿干的臟活累活。勞務收入作為干警們的過節費,典型的物質文明建設活動。

今年,囚犯們到大王庄疏通下水道。

大王庄的下水道橫穿過村里,直通村旁的府河,長約1.5公里,深約1.3米,寬1米。溝中積聚的淤泥已很厚,有的地方已冒出水面,溝里漂浮著各類穢物,大小的樹枝、棍棒等障礙物或橫或豎地躺在、插在溝中。

囚犯們人手一把鐵鍬,站在溝的兩邊,每間隔二米一人,一溜排下去。自民与方周文一人一支齒耙,專門負責清理溝面的障礙物。

昨日下午,又一批減刑裁定下發到中隊。柯笑、古飛均減刑一年,再過不到一個月就出獄了,張龍減了九個月,也只剩下五個月的刑期了。

原來,大家均以為方周文的減刑報告与他們三人的減刑報告同時提交給了法院,直到昨天,其余人的減刑裁定發到了手中,大家才知道汪汪將方周文的減刑報告壓在中隊沒有上報。原本還算開朗的方周文,立刻抑郁沉悶起來。
勞動中,自民試圖与他搭話,勸他看得遠些,但他不置一詞,一個勁埋頭干活,似乎所有的憤怒和怨气都能隨著工具有力地揮動發泄出去一般。

這樣也好。等他累了,發泄完了,心情會有所好轉的。屆時与他交流會更容易些。自民想。

溝面上翻騰著白色的水汽,各种异味隨其四方散播。

抬頭仰望,天空碧藍,纖塵不染。只是在城郊,環境質量便大為改善。

在惊嘆天空是如此廣闊深遠的同時,自民又感慨天上地下巨大的反差。他想,正象自已此刻立于天地之間一樣,人的一生也立于清洁、美麗与肮臟、丑陋之間。只有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才能將自己的精神和靈魂從下界超拔出來,達致善与美。當然,任何人均不可能達到至善至美的境界,而只能無限接近這一目標。但這并不能因此否定我們向此一目標努力的正确性和必要性。這是一個与人的生命同時始終的艱難的不斷向上攀升的過程。

中午,柯笑他們在村里惟一的小酒館包了一張桌子,自民受邀前往。

坐定后,自民先舉杯說了一席吉祥祝福的話,接著大家一飲而盡。你謙我讓吃了一通菜后,自民對柯笑語重心長地說:“這次出去后千万不要再犯事了。找個工作,養家糊口,平平安安過日子吧。”

“你知道我這几年坐牢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柯笑望著自民,不待他開口,又自己回答:“其實你們誰都不知道。你們只看見我表面上多么舒服、多么痛快,其實他媽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坐牢,有錢錢吃虧,無錢人吃虧。出去后,我要拼命撈,拼命黑,把在這里的損失統統補回來。”說完,他狠勁一甩腮幫子,從骨頭上扯下一大塊肉。
“那你遲早還得進來,你黑的一切又會被別人黑走,你這個‘二傳手’只會落下重蹲大獄這惟一的收獲。”自民直言不諱地說。

“人的一生非常短暫,所以要及時行樂。此時此刻你能做什么,就應該去做什么。如果命不好,再次坐牢,那也只能自認倒霉,但絕不可以被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嚇得縮手縮腳。人活的就是一副膽气。”柯笑不服地爭辯道。

“你那是傻气。”自民譏諷道。

“你放屁。”柯笑气得脫口罵道。

“他不可救藥了,但你們二人應認真地重新開始生活。”自民轉向古飛,“你回去后的首要任務是找個好姑娘成家,并盡快要個孩子。對家庭的眷顧和責任會使你与過去的生活一刀兩斷。至于張龍嘛,”自民沉思片刻,“你要認識到人生中很多事情都不會如你所愿。今后不論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再三提醒自己冷靜,不能再做一沖動成終身恨的傻事了!”

“我們家已給我說好了一個女孩,只要我滿意,出去就可以結婚。”古飛興沖沖地說。

“你象是在選購商品。”張龍的語气不無諷刺。

古飛以為他不信,忙強調:“這是真的。”

“別廢話了,喝酒。”柯笑又干了一杯,說:“我希望你在此認真改造世界觀,不要再做反党反人民的事情。”

古飛、張龍見柯笑一本正經的滑稽相,早已笑成一團。自民正待反駁,柯笑揚手止住他又說:“你既不為錢,又不為屄,這牢坐得是最不值得的。”說完,他哈哈大笑。

“什么事這么高興?”汪隊長隨著話音走進小酒館。

“汪隊長,來一杯?”柯笑倒滿一杯酒,雙手奉上。

“不了,馬上整隊回監舍。”

“好。”柯笑一仰頭將手中的那杯酒灌下,問:“剩下的溝不清了?”

“等司法部領導檢查完再說。”汪隊長面露喜色道。

去年,副業隊被省監獄管理局推荐參加“全國文明优胜中隊”稱號的角逐。為此,副業隊在生產和生活的各個方面下了近半年的功夫。今天,如果中隊的工作有幸能被司法部領導欣賞認可,作為中隊責任人的汪汪當然會成為最直接的受益者。如果汪汪此刻臉上沒有挂滿興奮喜悅的笑容,那反倒不正常了。

囚犯們快步跑向監舍,汪汪在后面緊催不斷。

回到監舍后,囚犯們迅速換好新做的囚服,在操場上列好隊形。汪汪穿著全套制服,腰扎武裝帶,背手哈腰低頭,在隊列前快速往返踱步,活像一頭關在籠中的餓狼。

囚犯們紋絲不動地立正站立。

好一陣過去了,仍不見檢查團的影子。由于長時間保持僵硬的站姿,囚犯們很快便疲勞了,雙腿發酸變軟,身體開始晃動。胡指導員見狀忙叫稍息。

身體終于放松了,隊伍中長吁一口气。

“站累了,待會怎么走得好呢?!”胡指導員自言自語地低聲咕噥。

約一個小時后,在監獄長的陪同下,十几名大腹便便的人物終于走了過來。汪汪跑步上前,立正敬禮、報告了一番后,閃在一旁,陪同他們走到隊列前面。

“立正。”汪汪扯起嗓門喊口令。

隊列表演只進行了几分鐘,那幫人便轉頭上樓去了監舍。囚犯們依然立正站立。十几分鐘后,那幫人离開了監區。

從囚犯服裝到監舍陳設布置,副業隊花費了近半年的時間做准備;囚犯們在隊列練習中更每人至少損坏了一雙鞋。但打個屁的功夫檢查就過去了,自民怀疑他們是否真正看清了一樣東西。

囚犯們又迅速赶往大王庄。

“今晚天不黑別想收工。”馮強點著煙,緊赶几步說。

“是啊,還有一多半沒清理呢。”王佑林搭話,“也是的,他媽的那幫人讓我們等了那么久,他們干什么去了?!”
“干什么?吃喝玩樂唄!”張龍回答。
“說不准還要放一炮!”江濤三句話不离本行。
“完全有這個可能,現在炮錢可以報銷的。”張龍又說。
“人家有四項基本原則嘛!”古飛嬉笑著說。
“什么四項基本原則?”王佑林問。

古飛不吱聲,有意賣關子。經眾人再三相請,他才拿腔拿調說:“四項基本原則是,‘自己的錢基本不花,自家的飯基本不吃,自己的家基本不住,自己的老婆基本不用。’”

甫一說完,便引得眾人一陣轟笑。

臭溝兩旁又站滿了人,自民与方周文清理障礙物,很快便將其余人甩下了一大截。

方周文苦著臉說:“昨天,汪汪找我談話,說我的減刑報告沒有遞上去。我當時就懵了,頭嗡嗡直響,差點暈倒在地。還好,身旁恰好是一堵牆,靠了好一陣人才清醒過來。”

“他沒說是什么原因?”

“說是只能報三個名額,所以把我的材料壓了下來。他媽的,為什么偏偏是我,老子也是花了錢的!”方周文憤憤不平地說。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古代,有一個縣官判案非常講原則。一次,二族斗毆,案子鬧上了縣衙。甲族族長趁夜給縣官送去三百兩銀子。第二天,他站在公堂上洋洋自得,心想這次贏定了。誰知縣官出來后不問清紅皂白,扔下押簽就喝令皂隸重責甲族長二十大板。甲族長慌忙跪下向縣官伸出三根手指頭,縣官立即指指乙族長,伸出整個巴掌。你的情況是否与此類似呢?!”

方周文聞言苦笑兩聲,搖頭嘆息不止。

天完全黑下來前,清溝工作終于結束了。囚犯們借著路旁農舍昏暗的燈光,深一腳淺一腳向監舍赶去。

飯菜早冷透了心,但這并不影響餓得心慌的囚犯們的食欲。三下五除二,一大碗水煮大白菜泡飯就丟進了肚里,接著便有了心滿意足的飽嗝聲和嬉笑聲。

柴干警找到自民,將他讓進值班室。

“說起來真是好笑,你剛下隊時,汪隊長叫我們密切監視你的一舉一動,嚴防你在中隊組織犯人進行罷工、抗議、破坏等活動。”柴干警說。

自民聞言一楞,詫异地看著柴干警。他沒想到竟有這等有趣的事,不禁開怀大笑起來。他越想越覺得滑稽,笑得更歷害了,好久才停下來。他說:“他把我們當作与中共一樣的政党了,其實即使在這方面我們之間也絲毫沒有共通之處。中共認為只有砸爛舊世界,才能建設新世界;我們認為只要改造舊世界,就可以建設新世界。我們不會為了所謂理想而毀掉舊的世界,而是以和平的方式改造它,促使它向新世界轉變。新与舊是繼承与被繼承的關系,沒有舊,新就成了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事實上,砸爛舊世界就是生靈涂炭、民不聊生、人類所有的精神和物質文明遭到毀滅的代名詞。中華民族已經歷過數十次這類慘烈的巨變,太多了,我們不能再讓這种悲劇重演了。”

“當然,事實證明他錯了,可你們在這种特殊環境之下難道就躺下休息了嗎?!”柴干警問。

“在所有的轉化中,人的思想的轉化是第一位重要的。在監獄這种環境,最有价值的工作就是對你們干警及囚犯進行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方面的啟蒙与宣傳,還原發生在當今中國的所有重大歷史事件的真相,幫助你們掌握更多的分析工具,使你們能夠獨立地不受官方宣傳控制地做出自己的判斷。在此基礎上,結交盡可能多的朋友,這就是我們一直強調的‘廣宣傳、多交友、緩結社’的一貫方針。”

“但你們并未做到緩結社。”柴干警直言不諱道。

自民楞了,隨即感慨道,“是呵,說到和做到真正完全是二碼事。”

柴干警又說:“中國今年極有可能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今后將有更多的商業机會,我准備辭職下海,趁年輕拼搏一番。你覺得怎么樣?”

自民沉吟一下,說:“總的來講,這是件好事,但你一定要對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的形勢做出非常深入細致地分析。”

“加入世貿后,根据公平原則,對私營企業的歧視性政策將被廢除,這將給私營企業的發展拓展出非常大的空間。”柴干警說。

“自由貿易將使勞動力和資源配置更為合理,”自民說,“從而極大地促進生產力的進步与發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將优化中國在全球經濟體系內的勞動分工和資源配置,從而促使中國的經濟更快地增長。這是一個總原則,但我們還必須分析大陸的具體情況。
“目前的大陸經濟正處于轉型期,舊的框架已經打破,但新的經濟體系又還遠未完善。這就決定了在關稅壁壘放開后,在与境外企業的競爭中,大陸企業將處于絕對的劣勢地位。盡管外資的涌入會帶來一些新的就業机會,但相對于境外企業對國內企業的沖擊導致的失業而言,就微不足道了。失業人數的激增將導致社會收入預期的進一步下降,醫療、住房、教育等方面的改革將使人們的支出預期進一步上升。所以, 此時下海,你遇到的第一個浪頭可能就是消費進一步疲軟。

“只有待三至五年后,經濟轉型工作大部完成,境外企業沖擊造成的經濟震蕩基本吸收,大陸經濟才會重新強勁增長,消費才能再度轉旺,通貨緊縮的不利局面才會真正得到緩解和扭轉。”

“你的意思是現在下海為時太早?”柴干警疑惑地問。

“我是讓你不僅要考慮有利的一面,同時也應考慮到不利的一面,做好應付艱難處境的准備。我認為越是困難和條件發生變化的時候,越是充滿了机遇的時候。這需要你在實踐中机敏地捕捉、把握甚至創造。”

柴干警略微沉思后緊攥著拳頭毅然說:“對,我下決心干。”

同柴干警關于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一番談話,令自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始于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改革開放,撕裂了隔离大陸与世界的黑幕,人民看到了外面真實且精彩的世界,經濟的多元化導致了社會与文化的多元化的產生和發展。但那道黑幕仍具極強的阻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那塊隔离大陸与世界的千瘡百孔的黑幕將被徹底撕下。更多的資本進入和文化交流將使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觀念進入大陸人民的思想深處,經濟的進一步多元化將使多元化成為社會的穩固基礎,這一決定性的發展最終必將導致社會主體自覺地參預到爭取政治多元化的發展中去。中國大陸憲政民主政體的建立為時不遠了!是啊,已經經歷了如此長久的冬日,難道春天還會遠嘛?!

自民仿佛看到了万民要求新聞自由、選舉自由和結社自由的盛大場面,仿佛看到了憲政民主政體建立的光輝日子,几滴英雄淚緩緩滑落臉頰。這是他入獄后首次落淚。

我從事的是正義的事業,是偉大、崇高、光輝的事業,我為自己的做為感到無比榮耀和自豪!我為推進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進程而生,但如果需要,我也會毫不猶豫地為這一偉大理想而死。這就是我–一名普通而堅定的民主斗士的朴素心聲。

久違的詩興涌上心頭,自民從床上一躍而起。一會儿,一首桂枝香填畢,標題“前瞻”。

浮云陳層,
遮蔽大地黑徹,
惟見得三尺路外,一點星光。
山路參差,更無奈雪冰封頂,
天違人命。
狂風勁舞,离离原草依舊。

無須祈天,
談笑盡驅蒼茫,
殊不知一日之間,蒼海桑田。
命途多舛,反出吳王金戈,
縱橫捭闔。
八方天神,鼓起珠峰千座。

自民熱血沸騰,心緒激蕩,他披衣來到鐵窗前。

夜,黑沉沉的,天幕上沒有月亮,只有一些星星奮力穿透黑云,閃爍著微弱的光。黎明前的黑暗——一天中最黑暗的時段——預示著光輝燦爛的朝陽不久將冉冉升起。在沐浴著金色陽光的幸福時刻,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認真思考這樣一個嚴肅的問題:為了迎接輝煌的明天,在最黑暗的時候,我們曾做出過何种努力、奮斗、貢獻和犧牲?!

既然只有通過黑暗才能迎來光明,我們——中國大陸的民主人權活動人士就將高昂著頭顱,驕傲地步入陰森森的囚籠。鐵窗下我們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正義、良知、榮譽、尊嚴与真理已与我們的生命融為一體。

責任歷史地落到了我們的肩上,我們不能愧對祖國和民族,我們不能愧對先民和后輩,我們尤其不能愧對自己。

我一口气說完最后几句話,心情十分激動,不免有些喘息。

“全完了?”虹問
“全完了。”

此時我本應該向她表達誠摯地謝意,然后按計划同她道別。但此刻我卻不愿開口,因為那意味著我就此再也不會見到她了。可我又不能不說,早晚得說,為了她的幸福一定得說。而為了我免遭更多的感情折磨,從此不再見面也未嘗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我如此思量著,盡可能讓這最后的時間稍稍延長一點。

這時,虹開口了。

“自民与為民是什么關系?”
“自民是為民的靈魂,是他的精神。”
那為民呢?”她瞪大清亮的雙眸看著我。
“就是我。”
“你坐過牢?”她雙目流露出關切、痛惜交融的复雜感情。
我默然點頭。
虹的雙手夢幻般向我面部緩慢而遲疑地撫來。少女的羞澀。半道又突然變撫為指。女性的矜持。
“臉上的傷就是那時留下的?”虹眼圈發紅。
“是的。”
“你受苦了!”她哽咽著說。
“前天他們又搜查了我的住處,把手稿、打印稿和軟盤全搶走了。”
“那怎么辦?”
“重新寫。”
“我崇拜你。”她紅臉垂頭小聲說。

我決心讓她徹底斷絕這念頭,于是說:“這本小說的出版之日,就是我再陷囹圄之時。根据我對中共法律的了解,通過正規司法程序判我刑的可能性不大,但勞動教養卻几乎是肯定的。這將使我不經任何審判程序便被最高剝奪三年的自由。

“到時我給你洗衣、送飯。”虹終于哭出了聲。

“當然,他們不會讓我的預測成為現實的,否則,豈不顯得他們太無能了?!他們或許會有令人意外的舉措。但不管怎樣,今后的生活都將非常艱難。即使在監獄外,在人身自由不受限制的情況下,也會受到各方面的壓力、騷擾,不會有幸福可言。”

“我情愿陪伴你一生。”虹大聲哭著說。

這時,空中飄起了細雨,四周的人們頓時作鳥獸散。我說我們到迴廊下避雨,虹不為所動,仍自顧哭著。我去拉她,她順勢投入我的怀抱,兩手緊緊摟住我的身子。我想拉開她的手,把她帶到迴廊下,可根本辦不到。

這就是戀愛中的女人!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我兩手攥空拳,一無所有,你喜歡我什么呢?”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以免她哭忿了气。

虹抽搐著抬起頭,淚眼朦朧地看我一眼,似乎害羞地微微偏轉了一下腦袋,又快速看我一眼,低頭說:“只為你眼中的万丈豪情。”說完,她再次投入我的怀抱,委屈地抽泣著。

頓時,我激動万分,熱淚盈眶,手顫抖著不停地摩挲虹的后背。

此時,諾大的草坪只剩下我与虹相擁一處,其他的人大都逃到了迴廊里,不少人逃到了更遠的圖書館和教學樓。他們正詫异地看著這對不懼風雨、緊緊擁抱在一起的男女,心中在揣測和想像背后的故事,或許有人認為這純綷是浪漫。

我矛盾極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理智明确告訴我,我應該非常溫柔地對虹說,你是一個漂亮的好姑娘,今后你會找到自己的幸福,自己的至愛,而同我在一起只能有痛苦和磨難;可感情卻大聲抗議。我愛著眼前這個姑娘,我愛她喜歡她,我愿与她同甘苦共患難,一同走完今后的人生路。怎么,難道我不是一個普通人?難道我就沒有普通人的情感?難道我就不需要享有愛情的甜蜜?不,不是這樣的!我需要,太需要了!我愛的就是眼前這個女孩,就是虹。是的,我有追求,有崇高的理想和偉大的抱負,可難道因此我就失去了做普通人的資格?失去了享有普通人生活的權利嗎?不,我有愛的權利,也有被愛的資格。可是天哪,我該怎么辦?!

雨大了起來,雨水与淚水一起流過我的面龐。我仰起頭,看著陰沉沉灰蒙蒙的天空,似是質問又是自語地說:“老天哪,難道我追求真理,就必須失去自由?難道我維護正義,就必須放棄愛情?難道我有所追求,就必須放棄人最基本的需要?!這是那家的規定?你說,請你告訴我!”

天上傳來一陣沉悶的雷聲,再不見下文。

雨更大了,風更猛了。虹凍得渾身發抖,我將她緊緊地攬入怀中,久違了的女性的溫馨与美好立刻溫暖了我這顆千孔百瘡冰冷的心。

我們依舊凄然地擁立在風雨飄搖的空地中,一直站在那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說在開篇將一人分為三人來寫,隨著故事的發展,又漸漸合三為一,結構也非常新穎。
    小說反映了從中國當代史極其重要的八九民運到新千年間民運人士的工作與生活。通過對民運人士在監內外民運活動的描寫,通過反映他們的生活、工作、愛情,塑造了一批極富犧牲精神的民運人士,謳歌了他們為真理正義獻身的高尚情操。故事感人至深,極具可讀性。
  • 她斜睨了我一眼,沒有吭聲。但那目光卻分明在說,這人可真是......難道我們不是才認識不到十分鐘?難道我們不是才剛跳第二支舞曲?你也未免太唐突、冒失了吧?!
    上一曲是華爾滋,我的拿手好戲。我將她帶得連轉不停,好似要飛起來一般。她高興極了,不停地稱讚我跳得好。這一過程從跳了七、八轉開始,一直持續到舞曲結束,我將她送回座位。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斗膽開口。
  • 舞曲結束,各人都已回歸本位,只有我倆仍站在舞池中。
    我先清醒過來,忙將她送回座位。這時,又一支布魯斯開始了。我邀請她。兩人再次步入舞池。我正準備接著往下講。她卻叫我先休息一會。我明白她的真正目的不是叫我休息,而是要仔細揣摩我這個人。
  • 我有寫日記的習慣,即使1995年至1998年在監獄中時也堅持不輟。自1986年至今,我基本上每日一記。下面是今天的日記。
  • 今天是禮拜六,可以多睡一會兒。
    我翻身,不小心胳膊肘碰到了隔板上,咚的一聲,像有意用拳頭擂的。
    隔壁又該叫了。
  • 為民與一批志同道合者秘密組建了中國自由民主黨。
    一九九五年春,他受同志們委託,赴北京為自民黨做宣傳。他們希望該黨的主張能為海外民運人士所瞭解,更希望外國媒體的報導能出口轉內銷,使更多的大陸人民瞭解他們的政治主張。
  • “這是哪兒?我們怎麼到這兒來了?還能回去嗎?”她雙手緊緊抓住我的胳膊,機槍般發出一連串疑問,急切慌亂的聲音中滿是惶惑、不安與恐懼。
    我正在觀察周圍的情況,沒有立刻答話。
  • 月亮似一面巨大的明鏡,插在遠處的楊樹梢上,反射出清泉般透明的光。大地一片混沌,高低起伏的地面不時露出它猙獰的面孔,與浩渺星空中那輪安琪兒的純潔與光輝恰成鮮明的對照。
    菜地四周萬籟俱寂,菜地裏的整地聲在一片寂靜中格外醒耳,那聲響在暗夜中似乎能傳到遙遠的天邊。
  • 初夏的杭州桃紅柳綠、纖塵不染,整座城市掩映在彩虹之中,就像一個待嫁的新娘,婀娜多姿、豔麗迷人。一下火車,自民就愛上了這座風情萬種的人間天堂。
    安頓好住宿後,自民即與王朝勇聯繫。
  • 一九九八年年初,為民重獲自由,同年三月,他與老秦首度相會。
    那天,春暖花開、陽光明媚,為民從武昌乘車來到紅鋼城一個集貿市場。老秦在此租了一個商亭,開了一家極小的灶具攤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