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羽良:誰家的門口?

張羽良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是如此幸福又如此奢侈!以富士櫻來遮擋晴天的陽光或避那陰天的小雨,李後主子夜歌「尋春須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到此也休!春與花無待尋它,早已佇立在家門口。

山櫻謝幕,桃粉色的富士櫻接棒式的全力綻放,明亮清透的花朵較山櫻大上一倍有餘,一時很難用言詞來形容她的美,但路過的人一定會和我一樣停下車來欣賞,沒有例外。

聰明又體貼的屋主在家門口擺上幾張小桌賣起咖啡,想那漫空粉櫻下喝咖啡,比起遠至巴黎賽納河畔喝咖啡,論風情應也不遑多讓。@*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初到朋友的朋友家作客,一下車在門口庭院見到這幅天然的山水畫景,我如獲至寶般的拿起相機按下了快門。
  • 在烏雲蔽日的時候仰望天空,你會覺得天空是灰色的;一樣的場景你若正坐在剛起飛的飛機上,不一會兒,當飛機穿過厚厚的雲層,你會看見天空是耀眼的藍色,陽光正燦爛。從雲的上面與下面,你看到不同的兩種景色。
  • 踏入校長室,掛在辦公室牆上的「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這幅對聯即迎面而來,就和初見張美貞,見她在主持會議發言中,首先就對全校老師們表達感恩之意,感謝有老師們的認同與配合,才能順利推展自己的教育理念一樣,這兩件事都令人印象深刻。
  • 匪為強樑土匪之義,在台灣出生,歷經兩蔣統治時期成長,對海峽對岸的大陸政權向來被教育以共匪稱之;如今台灣早已走出戒嚴時期,海峽對岸的經濟環境也因外資的加持而似乎移形變貌,共匪一詞在台灣已少有人提起,但共匪真的不存在了嗎?
  • 偕妻走在人潮熙攘的內灣小城,沿途的叫賣聲和逛街的人潮與往常並沒什麼不同,正因為沒什麼不同,才讓手提著狗狗造型燈籠的妻顯得與眾不同。從某個經過的店家裡傳出這樣的聲音:「今年總算看見有人提燈籠了!」這句話頗堪玩味,在元宵節的前夕又是週末夜晚,我們似乎真是小城裡唯一記得提燈籠的人!
  • 寒流來襲細雨紛飛,擋不住我們誠摯的熱情,路邊摘採的竽葉成了臨時的雨傘,那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沒有雨傘的小時候,我們開懷大笑一如兒時。這一切只因今天是北河村這個小山村的大日子,土地公的新家落成了。
  • 夜闌漫步石門道,孤星漸隱新月微;壩堤邊上倚欄立,人語正寂。
  • 幾年前第一次遇見她,記得那是個初春天氣清朗的早晨,騎上機車,沿著溪水向山的深處尋訪,就像施孝容所唱的那首民歌「拜訪春天」一樣,我真是為了尋訪春天的氣息而上山「拜訪」,也不知騎了多久?在一處滿山綠意盎然的小谷,見到了這棵花樹。
  • 大年初一,甫忙完除夕的團圓夜,又還不到回娘家的時候,正是進廟祈福的好時機,台北市行天宮的進香人潮,照往年擠滿了正殿大廳,人手一束香,或祈禱或還願,說的是只有神明才釐得清的各式心願。
  • 你像山中的小精靈,淘氣的躲在山凹裡,和北風玩躲貓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