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史實大揭密—中華名將張靈甫(30)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23日訊】

湘鄂西:號角嗚咽(1)
  
一路咆哮而來的万里長江,以雷霆万鈞之勢沖進夔門,瀉出巫山,又在西陵峽之間一連拐了四個九十度角的急轉彎。

著名的石牌要塞,便位于從南津關過來的第一個轉彎處,這里山勢險峻,十余門重炮直指朔江而上的所有船只,成為扼守四川、拱衛重慶的第一道銅牆鐵壁。

石牌以南,越過鄂西,則是湘西重鎮常德。

一九四三年五月和十一月,就在這片山地、湖泊与河流縱橫交錯的湘鄂西大地上,分別以石牌、常德為中心,鄂西會戰与常德會戰先后打響。大戰一触即發之時,鎮守此處的國軍第六戰區兩任司令長官陳誠、孫連仲向最高統帥部提出最奢侈的要求只有這樣一句話:“能否調七十四軍上來?”

哪里有危險,哪里就有七十四軍。

“我們是國家的武力,我們是民族的先鋒……”將士們又演繹出一場場史詩一般、令人蕩气回腸的英雄悲歌。

一接到參加鄂西會戰的命令,盧醒、明燦、蕭云成、李欣、魯星野、陳胜利等一大批湖北籍的官兵歡呼雀躍。蔡仁杰更是欣喜万分,從衡山出發到鄂西,必定要經過他的老家——常德!六個年頭了,离家万里,轉戰南北,那故鄉的炊煙、儿時的玩伴、老娘親的背影常常讓他們夢縈魂繞。

汽笛響了,机頭噴出黑白相間的煙云。

站台上鑼鼓喧天,彩旗招展。軍長王耀武、副軍長李天霞站在車廂門前的踏板上,向前來送行的民眾、學生和五十七師各級主官揮手作別。

五十七師副師長李琰、一七一團長杜鼎也是湖北人,但五十七師因整補未完成而留在了衡山,望著載滿五十一師、五十八師的軍列徐徐開赴前線,李杜兩人悵然若失。

送行的人群中,有一隊中學生排著整齊的隊伍,正在高唱《義勇軍進行曲》,打拍子的是一位身穿白上衣、黑裙子、留著短發、背對著列車的女教師。蕭云成眼睛一亮:那不是他的同學、他的戀人劉娟嗎?他將頭伸出悶罐車車門外,沖著她的背影就喊:“劉娟!”

見對方沒有反應,而軍列已經開動,急得他用足全身力气又喊了一聲。

女教師仍然沉浸在激昂的旋律之中,她的身影和揮動的手勢逐漸被旗幟的海洋所淹沒……

七十四軍經常德抵達石門、澧縣結集待命,十八軍也由四川万縣開赴鄂西,鄂西會戰遂成為這兩支國軍勁旅的第一次并肩作戰,也成為張靈甫与胡璉的第一次親密合作。兩人不僅是陝西同鄉,還是黃埔四期同學,感情自然不一般。

一九三七年,松淞滬會戰中,七十四軍和十八軍雖然都參加了被稱為“血肉磨坊”的羅店爭奪戰,但七十四軍頂上來的時候,十八軍已經撤下戰場。張靈甫還記得部隊換防的時候,戰場上,胡璉穿著一套皺巴巴的士兵軍裝、渾身血污,滿臉悲憤,一個人孤獨地站在血色黃昏中,手里還緊緊地攥著一顆手榴彈。他毋需再向自己交待什么了,那遍地的彈坑、傷員的哀號,已經將敵強我弱的態勢、對日作戰的殘酷表露無余。在他們身邊,一位被炸斷雙腿的弟兄面對前來救援的戰友失聲痛哭,不住气地高呼“報仇”兩字。

如今戰地又相逢,該說的話又有多少?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無情的硝煙和風雨絲毫沒有侵蝕張靈甫那英气勃勃的容顏,身材依然挺拔,軍裝依然整洁,神情依然剛毅,眼睛依然明亮,只是腿瘸了,手上多了一把手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端著机槍和弟兄們一起扑向敵陣了,如同很多人与張靈甫久別重逢都無不惋惜一樣,胡璉一見到他,也很是遺憾,說了一句:“嗨,怎么把一條腿給打瘸了?”

張靈甫把手杖朝地上重重一擊,朗朗回答道:“本人腿瘸了,中華民族站起來了,豈不快哉!”

瞧我這老同學、老伙計,個性也還是和從前一樣啊,不鳴則已,一開口就語惊四座!胡璉唏噓不已。后來,張靈甫的這句話被傳了出去,有人拍案叫好,不成功便成仁,沒有軍人的犧牲,哪會有抗戰的胜利和民族的复興!當然,也有人認為他太驕狂、太把自己當根蔥了,這地球少哪一個都照樣轉,你瘸一條腿還能讓中華民族站起來?

張靈甫与胡璉是在三斗坪見面的。

三斗坪,號稱“小宜昌”,地處西陵峽谷內、石牌后側。宜昌失陷后,長江中下游航運被切斷,這里便成為連接川鄂湘豫四省的交通樞紐和轉運中心,國軍第六戰區前線指揮部今天要在這里召了師長以上參加的軍事會議。會議之前,吃過中飯,他們兩人沿著江岸轉了一大圈。此時此刻,鄂西會戰已經打響,徘徊在天邊的炮聲清晰可聞,以前繁忙的碼頭現在一片蕭條,四處堆滿了還來不及轉運的笨重貨物,只有那些不知懮愁的孩童手拿魚叉站在湍急的江水里叉魚玩。

几簍木炭散落在路上,胡璉隨意用腳扒拉了一下,說可惜了可惜了,這么好的木炭,冬天燒火鍋該有多好!將視線從地上這些又黑又粗的木炭,再轉到附近堆成山的竹簍,張靈甫若有所思,半晌才幽幽問了一句:“這些東西除了燒火鍋,還能有別的什么用途?”

當然有啊,木炭還可以除臭、去潮、洗衣服呢,然而,胡璉是何等精明的人,馬上猜到老同學想問的肯定不是這些,張靈甫才不關心柴米油鹽醬醋茶呢。他試探性地問道:“你的意思是用木炭做火攻還是壘工事?”

“你說呢?” 張靈甫咪起眼睛,狡黠地反問道。

“木炭不是油料,揮發性不強,不可能用于火戰,用來壘工事倒還可以考慮考慮。現在不是都用稻草堆在閣樓上防止減緩爆炸的沖擊波嘛。”

張靈甫“嘿嘿”一笑,說出來的謎底讓胡璉大呼意外,連連稱絕。

他說:“用來別馬腿,如何?”

副軍長李天霞被戰區參謀引進會議室的時候,看見七十四軍的位置又排在末尾,而十八軍軍長方天卻坐在緊鄰主席台的最前面,往下依次為十一師師長胡璉、十八師師長譚道善等人,心里便有些不舒服,嘀咕了一句牢騷話:“好嘛,打仗沖在前,開會坐最后。”王耀武并不計較什么座次問題,走過來坐下,擺擺手說:“按規矩來吧,也沒啥呢。”

王耀武說的“規矩”,是指戰區開會時,各部主官的座位,以集團軍的番號按單雙數左右兩邊望下排,集團軍內又以各軍、各師的番號排序。第六戰區共有五個集團軍,即江防軍、第十集團軍、第二十六集團軍、第二十九集團軍、第三十三集團軍,由于江防軍無番號,且又擔任守備戰區主要防御方向,理所當然地坐在了左邊一排的最前面,而七十四軍因划歸第三十三集團軍指揮,所以只得委屈他們,和名不見經傳的七十七軍、七十九軍一起坐到了最后面。

倒是白崇禧看不過去了。

特地由重慶赶來開會的軍委會副總參謀長白崇禧,和戰區司令長官陳誠一走進會議室,就發現王耀武、張靈甫等人的座次有問題,把人家大老遠地請來參戰,結果讓堂堂的王牌軍几乎坐在了角落里,總不太禮貌嘛?七十四軍在他家鄉廣西整訓期間,愛民如子,這也是他想為七十四軍鳴不平的原因之一。不過,這里是陳誠的地盤,七十四軍又是黃埔系的,自己作為桂系頭面人物,也不好多說什么,免得陳誠還以為他為七十四軍說話,是想挖他的牆角、拉他的隊伍,便顯得很隨意地扭頭對身后的陳誠說:“辭修啊,往后這開會的規矩,是否改改?凡調其他戰區來參戰的,座位應該靠前,畢竟是客人嘛。”

陳誠一看會場,也覺得有些不妥,但這時已經恰好走到了主席台的位置,已經沒法改變了﹐便雙手按住會議桌,宣布開會。

首先,由白副總長在會上宣讀委座手諭——這是蔣介石以小楷字体親筆寫給第六戰區的指示信:“石牌乃中國之斯大林格勒,關系陪都安危之戰略要地,嚴令江防軍諸將領英勇殺敵,堅守石牌要塞,勿失聚殲敵人之良机,并請白副總長代表最高統帥部勉勵我第六戰區全体將士共赴國難,爭取抗戰早日胜利,以慰無數先烈在天之靈,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是所切望!!!”

白崇禧一字一句地宣讀完畢之后,又將委座手諭舉起來亮給眾人看,加重語气地說道:“看見沒有?委座在手諭最后連打了三個惊嘆號,這說明什么?委座將此重任托付我等,寄予無限期盼,我等一定要努力作戰,報效國家!”

接下來,陳誠以馬鞭指點著牆上巨幅地圖,就目前日軍兵力態勢、國軍戰略部署一一作了說明:“諸位,自五月四日鄂西會戰打響以來,敵第三師團、獨立混成第十七旅團以及戶田支隊、小柴支隊,先后從石首、藕池口、華容等地向長江以南、常德以北的安鄉、南縣發起猛烈攻勢,敵鐘谷支隊則從城陵磯沿洞庭湖迂回南下,以切斷安鄉、南縣之我軍退路,目前,安鄉、南縣雖已失陷,常德大門洞開,但最高統帥部英明判斷:日軍此舉意在聲東擊西,掩護其進犯石牌要塞的狼子野心。現經查實:侵華日軍第十一軍已經糾集第三、第十三、第三十九師團、獨立混成第十七旅團以及第三十四、第四十、第五十八、第六十八師團各一部,總兵力約10万之眾,戰机百余架,意圖擊破我陳兵于長江南岸之戰區主力,奪取石牌要塞,以威逼重慶。石牌,為川江第一門戶、中國之斯大林格勒,根据委座訓示,我戰區決心以石牌為核心,与敵決戰,現著令——”

陳誠提高語調,發出命令:“吳奇偉江防軍固守宜都至石牌一線,王敬久第十集團軍固守公安至枝江一線,王纘緒第二十九集團軍固守安鄉至公安一線,周磊第二十六集團軍之七十五軍和馮治安第三十三集團軍之七十七軍、五十九軍固守三游洞至轉斗灣一線,各部在堅決抵抗、予敵不斷消耗之后,轉入攻勢,將敵壓迫于清江沿岸而聚殲之。第三十三集團之七十四軍、七十九軍于石門地區擔任戰區預備隊,待敵主力進入決戰區域,七十九軍北上長陽,斷敵后路;七十四軍北上松滋,阻敵增援。”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37年8月12日,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會議決定,撤銷國防會議及國防委員會,成立國防最高會議。同日,國防最高會議正式組成,國防最高會議及黨政聯席會議決定:以軍事委員會為抗戰最高統帥部,以蔣介石力陸海空軍大元帥,對日採取「持久消耗」的戰略方針。在戰略部署上,以一部兵力於華北各要點重疊配備,多線設防,逐次抵抗;集中兵力於華東,力保淞滬要地,掩護南京;另以少量兵力扼守華南各主要港口。
  • 【大紀元8月1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方旭台北十日電)飛虎將軍陳納德在我國抗戰最艱困時刻,號召大批美國備役飛官來華對抗日軍侵�
  • 【大紀元8月10日訊】第二十四章:中國人真健忘

    誰救誰?誰感謝誰?

    大陸最先以"正面"形象出現在觀眾面前的美國人是電影《一個美國飛行員》,從此之後,似乎是無意之間,就定下了一個基調--美國飛行員都是在中國百姓的奮勇營救下才得以生還!所以,那些二戰期間在華和中國人民一同抗戰的盟軍老戰士,每次來華,不管是訪問還是旅遊,都還應該再有一個目的--對中國人民千恩萬謝--感謝你們當年救起了我!

  • 這是六十年前的往事,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秋,抗戰開始,我奉命在敵後擔任與日寇和中共的斗争雙重任務,對中共利用歌曲進行統戰活動,頗有所知。來美後,對中共過去的歌曲統戰,頗能盡心於歷史性資料之蒐集。數年所得,編輯一厚冊應世,書名「抗戰時期中共演唱的歌曲」。我願將自己對中共歌曲統戰活動,作一綜合性說明,以饗讀者:
  • 這時候,王大杆子終于想起一個人來,一個久違了的不威自怒的形象在他的腦海中跳
    了出來,他急急地叫了一聲:“太君,他們是七十四軍的!与您對話的這個人叫張
    靈甫,我認識他,他是七十四軍五十八師師長,此人冷酷無比,連老婆通共都敢殺
    呀。”
  • 中共用謊言抹黑國民黨執政的國民政府領導全民奪取抗日戰爭的勝利的事實的無恥行徑從中共非法建政前就開始了。毛澤東在為中共非法奪權造輿論時,就置鐵的事實不顧,造下了這段臭名昭著的謊言:「抗戰勝利的果實應該屬誰?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顆桃樹,樹上結滿了桃子,這桃子就是勝利果實。桃子該由誰摘?這要問桃樹是誰栽的,誰挑水澆的。蔣介石蹲在山上一擔水也不挑,現在他卻把手伸得老長老長地要摘桃子。他說,此桃子的所有權屬於我蔣介石,我是地主,你們是農奴,我不准你們摘。我們在報上批駁了他。我們說,你沒有挑過水,所以沒有摘桃子的權利。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天天澆水,最有權利摘的應該是我們。」中共非法建政後,還把這段謊言編進了歷史教科書中,毒害青少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