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翠堤春曉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小學時沒什麼娛樂,只有學校偶爾帶大家到戲院觀賞武術氣功表演,什麼開磚、臥釘板、金槍刺喉、耍刀弄劍……等等,也看過幾場魔術和馬戲團表演!那不可思議的戲法,那匪夷所思的變化,看得我們驚叫連連!還有那些獅、虎、馬、猴、象……精湛的演技以及小丑逗趣的肢體語言,引得大夥兒歡聲雷動!當時收費低廉,每個人出幾角錢就能滿足那小小心靈的好奇與刺激感。不久,有了外國電影輸入了,舊戲院紛紛改裝成電影院,新戲院如雨後春筍般不斷的出現!隨著國民所得的增加,人們開始注重起休閒消遣來,因此只要換上新片,電影院裡就門庭若市!

從民國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末的十幾年期間,我的閒暇之餘都泡在電影院的大銀幕前,心境隨著劇情的進展而起伏波動,就這樣,日子在黑白與彩色影片裡飛逝,年華在買票觀賞、影院進出中流失,可也因影片的媒介而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和一些簡單易學、旋律優美的短曲、民謠共渡了不少寂寞時光。

記得好像還念女師吧!有那麼一天,和同學一起去觀賞心儀已久的音樂經典名片「翠堤春曉」。史特勞斯優美動人的華爾滋舞曲,雖不會跳卻早就耳熟能詳,再經報紙影劇版著力推薦,我倆早已迫不及待,好不容易上演了,怎能錯過?那時晚上演兩場:七點和九點。我們買了七點那場的票,進場時已八成滿哪!

當那青春洋溢的男女主角,清晨裡駕著馬車出遊兜風,四周景物依稀、迷濛,兩旁暗沉沉的樹叢,在斜織的晨光裡甦醒。寒意漸消,溫暖籠罩,葉片兒在微風裡輕顫,鳥兒在曙光中驚覺,開始了此起彼落的鳴叫!那場景!那氣氛!立刻挑起了兩人音樂創作的靈感與熱情!我清晰記得:隨著搭拉—搭拉——搭拉拉的隨口吟哦,到聲聲的鳥叫適時伴奏,俄頃「維也納森林」流暢迷人的旋律傾瀉而出,滿溢每個人的胸懷,全身的細胞都不由自主的隨著悅耳的音符,歡快的跳躍、舞動……。那感覺、那震撼!只能用「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來形容!

劇情告終,燈光打亮了,我們仍意猶未盡的沉醉在輕快柔美的樂音裡,捨不得離去!忽然!我倆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同時往洗手間衝去!出來之後,磨磨蹭蹭的覷準兩旁角落裡的一大片空座位上挪去!就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接下去又免費觀賞了一遍!

散場後,快步踩著腦海中仍迴旋縈繞的舞曲拍子,往家奔去!心中隱隱浮現不安,事先沒打招呼,這會兒已過十一點,家教甚嚴的父母……果不出所料!宿舍木製拉門,由裡邊緊緊鎖上!敲了半天,聲息全無!心知闖了大禍!愣在漆黑的夜空裡不知所措!也不知過了多久,心軟的母親才開了木門放我進去。面對怒氣沖天的父親,免不了一頓數落。

這部片子還有一支著名的插曲,因為旋律簡單易唱,而且英文歌詞淺顯易記,所以隨著影片的上映流傳開來,那就是:「當我們年輕時」。(Onedaywhenwewereyoung)那一陣子,街頭巷尾以及校園的各個角落,總能聽到有人哼唱,一來練習英文,二來享受這優美的樂曲所帶來的愉悅。那歡樂、輕快的音符,在那個物質不豐厚的年代,雖然微薄若此,可卻是我們的最佳精神食糧呢!一晃五十來年啦,那純真年代,少女時光以及父親當時嚴肅的面龐,都隨著這首插曲的再次重溫而浮現眼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每年就那麼個半天,沒有多少小時,藉著它──小學同學會,重新將記憶掀開,再次把心湖攪動……
  • 陪著我走過啟蒙階段的母校,在六年中,也和我們同步成長:由簡陋到稍具規模,由破舊到重新改建;地面鋪上了水泥,課桌椅由不斷的釘釘修補,到全面的汰舊換新;操場的一頭兒,有了一方水泥打造的躲避球場,司令台也矗立起來了。只有那中庭的花園,不受影響,依然生氣盎然,有名、無名的草、樹、植物,花開花落,兀自生長不歇……
  • 二十幾年前,每逢教師節,總有學生捧著鮮花來祝賀,那時剛由荷蘭進口的姬百合、葵百合最受青睞,又因價格昂貴反而成為搶手貨。看著那經由雜交的五顏六色新興花卉,徒具台灣百合的外型,可少了那高雅、淡然的特色,潔白純淨的風姿。尤其那刺鼻的濃郁香氣,聞久了讓我頭發暈,插在花瓶裡,十天半個月下來,簡直受不了,心中老是懷念小時那淡淡的撲鼻花香,那幽幽的撩人氣息……
  • 今天大兒子夫妻倆都要早出門,由我接班,到點了叫醒兩個孫子吃早餐、上學去。看著小兄妹倆,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了床,睡眼惺忪的邊啃麵包邊打盹兒,催緊了又急眼,怨奶奶多管閒事。眼看快遲到了,才瞥見媳婦的留言,孫女感冒,得招呼她吃完藥再走。看著她慢條斯里的撕開小藥包,熟練的倒出幾粒花花綠綠的小藥丸,放進嘴裡,再喝口白開水,一仰脖子,「咕」的一聲,利落的吞了下去……看著看著,我的胃又習慣性的揪成一團,隱隱發熱,從「吃苦」中長大的歲月,一下子全都「倒帶」倒回來了……
  • 經過歲月的洗禮,這兩本擠在書架角落裡的書:《理想夫人》、《理想丈夫》,紙質早已發黃,散佈著點點霉斑;內頁有不少的脫落,更多的是岌岌可危的訂書針和時時灑落的鐵銹;封面那層薄薄的塑膠保護膜,年久風化,都已龜裂,稍一翻動,即化為一陣陣細粉四處紛飛。
  • 上小一了,既興奮又膽怯,全是陌生面孔和不太敢抬頭仰視的女老師,這啟蒙教育的第一道難題,這開天闢地的第一次執筆,這前所未有的頭一遭寫字,深刻的鐫鏤在我的腦海裡,六十年之後,那狼狽的情景與過程,記憶猶新,依舊無法忘懷!
  • 那個年代,還留有日式遺風,學校每年十月份總要舉行一次運動會,目的是向鄉宦士紳、醫生富賈、政商名流募款,順便展現學生的教育成果。所以開學之後不久,各年級就開始籌備節目和表演項目的練習。
  • 當年什麼都在草創階段,因此小學課業和現在兩相對照,顯得輕鬆多了,所以我和大弟倆,經常利用放暑假的機會,倆小買上火車票,結伴回鄉下老家,和堂兄弟姊妹們團聚。
  • 我覺得人生是塊畫布,由初始的潔白無瑕,到懂事起,開始提起了畫筆,慢慢的、逐漸的,調出了屬於自己的特殊色調,塗上自己認為悅目的色彩:或燦爛奪目或清新可人;或瑰麗奇絕或鮮艷七彩……隨著時光的流逝,世故的堆疊,遍嚐人情冷暖,苦捱世道艱辛,到老了,可能只餘恬淡的藍灰與刻意的留白吧。
  • 清晨的小公園是銀髮族的天下,儘管動作不流暢,節拍跟不上,可這元極舞的浩大陣容裡,閃亮的白髮紅顏,特別出色。那繞圈兒疾走、揮汗如雨的身影中;那氣定神閑、慢悠悠跨步出手的太極拳法;那甩動雙臂、偶爾吐氣開聲的外丹功;開合自如的扇子舞;如靈蛇出洞的劍法演練……在在都是老年人佔多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