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鳥

蘇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7日訊】母親很少來過以前我與父親生活過的地方。有一次春天,她來了,那正是梧桐花開的季節,學校有一些梧桐樹,梧桐花隨處可見。

梧桐花白而微紫,花蕊細長,落在地上,繽紛狼籍,散如白色之蜀錦。

母親很早起來趕集,我聽見外面有鳥兒的聒躁,也匆忙起了床。

祗見屋瓦上站著從來沒有見過的大鳥,其尾青紅交錯,頭頂生冠,舉止如紳士的悠然。

我揉了揉眼睛,正待細看,卻又倏爾不見。

學校外來趕集的農民用鄉音在交談,一片雜鬧。

河對岸的山上,也有人影的移動。

我吃完飯,跑到學校的後山,一個人玩了一會兒再跑回了家。

遇見曾老師和豐兒趕集回來,曾老師手裡提著一條活魚,豐兒嘴裡含著棒棒糖,曾老師招呼我晚上去家裏吃飯。

我和豐兒來到學校的伙食房,因為建築全系木製,我得以援手,很快的爬上了牆。

牆角有累然如石榴的蜂窩,我不管這些,祗往一個洞子裡去尋鳥蛋。

伙食房的工友昌芝發現了,神色慌亂的從火房內出來阻止,因為誰也不知道鳥洞裡到底有沒有毒蛇。

學校教師住的地方,有諸多青色的樹,我與豐兒坐在石板上,抬頭望天,天似乎也是青色的,流著我們永遠不知道的秘密。

我與豐兒來到集市上,人太多了,我們擠了出去,來到河灘,有一些野孩子正在放風箏,清風,綠水,白花,紅頭繩,與天上成群的燕子在徘徊。

我趴在地上看著那水洞裡小的蝦子,還有那水汪汪的水草,豐兒仍舔著那根棒棒糖。

快到晌午了,我們回到家,母親拿出一個梨青給我與豐兒吃,她賣了一些準備帶回家的土雞蛋與兩個雞。

昌芝在學校的操場上敲起了伙食房的鐘聲:
Qangqangzong,Cifanzong;Qangqangzong,Cifanzong;angqangzong,Cifanzong。

我的一個女同學也從學校的大門外走了進來喊道:「俊蓉,快回去吃得飯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張愛玲的成長過程中,成天耳聞目睹的就是大家族裡的親人反目,顯赫的家世背後,子弟的敗落,現實生活中的窘迫。
  • 高智晟
    上篇我們講到,高智晟貧窮的家庭在母親的堅持下,7個兄弟姐妹中,有5個孩子讀完了初中,這是一個奇蹟,而奇蹟的創造者就是高智晟堅韌、善良的母親。
  • 在一片綠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現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緣有乾涸的苔蘚,這景致讓我衝動地將它拍攝了下來,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再次失蹤,至今已經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兒耿格,獲得邀請用視頻的形式,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用英文發言。
  • 所謂說好話,還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寫文章的時候,就會想起母親的訓誡,發現對語感的表現幫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絕對不容許的用法,當我寫詩時即會無意識地受到影響。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詞彙或表達方式,卻不得不塗掉改寫,都是因為母親的教導變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 一個普通的香港青年,一個安靜的街頭歌手,在香港返送中運動中,他大概沒有出現在遊行隊伍裡,也沒現身在集會中,他不是勇武派,大概也不是「合理非」。他只是在街頭彈著吉他、唱著歌,他用他的方式表達著他心中的訴求……
  • 論起來,她們不過是各自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在一間和另一間出租屋裡,各自過著獨居的生活,然而,骨肉相聚和抱團取暖,於她們是天方夜譚一樣的不可企及。
  • 「飲酒」一詞,似乎有點書面語言腔。按江浙一帶口語,不少人稱「吃酒」,或稱「吃老酒」。但酒是液體,到嘴後齒未動即流入腹中,「吃」字從何談起?
  • 這首歌是近幾年在內蒙古最受歡迎的一首歌。她清新、深情的歌詞,悠美、深沉的旋律,感動著所有蒙古族同胞的心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