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白斬雞

文、圖/徐正毅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母親的娘家在三峽,是間有著竹叢圍繞的三合院,外公住在正廳,而三位舅舅住在兩側。

黃曆正月初六是三峽清水祖師廟祭辰,三位舅舅忙著拿手的餐飲絕活,讓我們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其中最讓我始終難忘的味道是,白斬雞沾上自家釀造醬油的味道。不同的是,大舅家中的白斬雞切得很大塊,自家釀造的醬油偏鹹但充滿豆香。二舅家的白斬雞皮很脆,肉很嫩,大概是閹雞吧?醬油有些甜味。

三舅家的白斬雞個頭兒較小,精瘦有著雞肉的香,沾上自製鹹甜適中充滿豆香的醬油,是我最喜歡吃的白斬雞。至今已過數十寒暑,我尋尋覓覓地尋遍四處尚無法再嚐到那麼好吃的白斬雞。

舅舅們忠厚老實,而嬸嬸皆為勤奮的農婦,兒女又多,日子過得很辛苦,為了我們一年一度的拜訪,竭盡所能的招待我們。如今三峽的三合院和田地在都市重劃後,變成建地因而致富。

有回讀到一篇名家介紹賣白斬雞的農莊餐廳,全家特別前去用餐,當車在停車場停妥,看到一籮籮的雞擠在籠子裡,在烈日下曝曬,心中十分不忍。在餐桌上拿起醬油聞了一聞,知其是化學速成的醬油,一餐下來勉強吃了塊沾著化學速成醬油的白斬雞,真是食不下嚥。

這家餐廳的主人也粗心了些,他應善待這些雞隻,雖然牠們將被宰殺成為食物了。在烈日曝曬的雞一定十分煩躁,肌肉充滿乳酸,這樣帶酸的白斬雞能吃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碗什錦麵,是我在求學階段,考試表現好的時候,父母給我的獎勵。當時那家麵店,店面一半是由店家的兒子賣豬肉,另一半則是一家小小的麵店,一大碗湯麵內容是當時少見的幾片豬肝、豬肚、花枝和肉片,還有兩尾蝦子。一碗麵常常是由家中幾個小孩共同分享。
  • 台灣南端是狹長的恆春半島,半島西邊是台灣海峽,東岸面臨太平洋。從東港南下,左轉四重溪沿著山路,我們一行人到東海岸的旭海。

  • 台七線又稱為北部橫貫公路,從三民到宜蘭約100多公里,風景秀麗,是台灣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彎十八拐,過了下午起霧或陰雨時,能見度不佳,從角板山到宜蘭這一段路來往車輛不多。
  • 我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於民國6年卒於民國60年,岳母生於16年卒於民國98年。
  • 兩個星期前,到過角板山停車場前由年輕人籌備中的豆花店,不知開張了沒有?曾答應他們開張時會前往光顧,因此上午就出發前往角板山。
  • 巷口轉角正在裝潢,聽說要開法國餐廳,而對街的咖啡廳也將改裝成西班牙餐廳,家的附近除了賣法國菜、西班牙菜,還有日本料理、韓國料理、泰國料理、越南料理、義大利料理、印度料理,甚至還有希臘菜、土耳其和俄國菜。
  • 大約一年前,到王功漁港,是乘高鐵到烏日搭計程車前往,我邀計程車司機一同吃鮮蚵湯和現磨、現做、現炸的蚵嗲。
  • 女兒在大學就讀化學系時,打算選修經濟學,問我的意見,我跟她說學理工科,若有人文、財經的知識,對將來有助益,女兒因此選修經濟學。
  • 神仙谷地處偏遠,遊客不多,這兒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在停車場旁,有對年輕原住民夫妻擺著小攤,賣著煮蛋和石板烤肉,另外一位年歲較大的原住民婦女,擺著一堆當地採收的高麗菜。
  • 藺草曬乾之後,經過農家婦女巧手編織,可以做成草蓆、草帽,在日據時代是外銷歐美、日本的台灣特產之一,因為當時銷售編織草蓆、草帽的商人來自大甲,因此大家都稱之為大甲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