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我的兩位母親

文、圖/徐正毅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我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於民國6年卒於民國60年,岳母生於16年卒於民國98年。

家母畢業於台北第三高女,而岳母畢業於花蓮女中,也一樣出生於富裕的家庭,因此能夠到外地就讀住宿學校,畢業後,都曾擔任教職。家母任教在日據時代,而岳母任教於國民政府遷台初期。在那個年代,她們算是少數的知識婦女,在嚴格的寄宿學校學習養成教育下,培養出知所本末先後、知書達理的特質。

和家母相處的時間是出生到大學成長的階段,在我的印象中,家母快樂的時間不多。因為家父是剛直硬頸的人,他反對祖父的續弦,在家庭遭到排擠,也因為不在國民黨擔任公職也不順遂,一家之主不快樂,相信他的配偶也不會快樂。在家母過世前8年,家父過世了,家中的生計出了問題。在大家庭中,家母對內養家糊口對外又要應對得體,著實不容易,尤其孤兒寡母最容易受到親戚的輕侮,那8年的日子,我看到她幾乎只有在我和妹妹們考上好的中學、好的大學能揚眉吐氣時,才能一展歡顏。

相對於家母,岳母就幸福許多,我和岳母相處是我開始工作、有了孩子、開始創業展業的時候。她是我寫文章時第一位讀者,也是我作畫時,第一位評論好壞的觀眾,她甚至把我在報紙發表的文章剪貼成冊。而我會寫文章和作畫則來自家母從小的潛移默化,我小時候許多寒暑假作業的成績好,常是家母代為捉刀的結果。

家母和岳母相差10歲,但她們無緣彼此相識,相信家母若能多活幾年,能夠相識一定會情同姊妹,她們會用很文雅的日語和台語交談,家母會受岳母的影響而有較多的歡樂,而岳母則能從家母的親身感受中更能體會人間冷暖、世態炎涼。◇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平日工作忙,中午用餐時間短,常去吃午餐的餐廳老板娘常勸我吃慢些,說我吃飯好像是把菜和飯直接倒入口中,這樣對身體不好。享受一頓慢食是要有心情和時間的。
  • 李教授是阿美族原住民,他和他的哥哥都是國內有名的音樂家,留著鬍子充滿陽剛氣息。

    在三芝鄉種有機蔬菜的皮爾夫婦,邀請我和內人,和他們的一些好友,在周日中午,到石碇山中的一家叫做「不知處」的餐廳用餐。這家餐廳正是李教授夫婦倆所經營。

  • 每年的清明掃墓是兄弟姊妹團聚的時刻,掃完墓之後,大家都習慣地一同到大稻埕慈聖宮露店,享用一頓豐盛的午餐。
  • 女歌唱家潘月雲曾有首歌——胭脂北投,歌曲中懷念早期北投如花園一樣的美麗,而嘆息後來燈紅酒綠污染了北投。
  • 侯硐是台灣東北角的山城,曾經是煤炭的產地,後來不再採煤,人口逐漸外移,留下來的是瑞三煤礦公司的大樓和運煤的軌道天橋,矗立在青山綠水間。

  • 北部橫貫公路從三峽到宜蘭,而五寮位於近三峽北橫的起點不遠處。公路沿溪而行,經過五寮是竹林夾道,這裡是台灣北部竹筍的產區,因品質好,在市場常見菜販標榜其竹筍來自五寮。
  • 桃園復興鄉是水蜜桃和香菇的產地,如今大量進口的水蜜桃和香菇,連原產地所購買的也很有可能是進口貨,魚目混珠難以分辨。
  • 台灣南端是狹長的恆春半島,半島西邊是台灣海峽,東岸面臨太平洋。從東港南下,左轉四重溪沿著山路,我們一行人到東海岸的旭海。

  • 台七線又稱為北部橫貫公路,從三民到宜蘭約100多公里,風景秀麗,是台灣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彎十八拐,過了下午起霧或陰雨時,能見度不佳,從角板山到宜蘭這一段路來往車輛不多。
  • 無極至廣大的天地淵源,流淌億萬年的永生奧義,在世間生命的記憶之先昭現,若隱若現的玄機 映照寰宇的瀚浩,運行天人歷史的神性祕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