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诚实 清廉宽恕的北魏名臣高允

作者 : 清言
font print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以“真”为原则做人,正直诚实,不说假话,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古人视此为立身立国之本。为人能够清廉不贪,宽恕大度,畏天敬佛,多行善举,这是君子之风,以此为官、为人都必将积德享福报。

高允,字伯恭,南北朝时期渤海(今河北景县)人,是北魏名臣,历仕太武帝(世祖)、文成帝(高宗)、献文帝(显祖)及孝文帝(高祖)四任君主。其为人崇信佛道,少年时便气度不凡,十多岁时曾将财产让给两个弟弟而出家为僧,后还俗求学,博通经史和天文数术。他一生以正直诚实而闻名,即使面临性命攸关之事,也决不说假话,德行操守很好。

高允原先为郡府功曹,后被北魏世祖召任为侍郎,兼任著作郎,命他同司徒崔浩一起撰写《国书》。崔浩为人狂傲、甚至喜欢毁谤佛法,而且沽名钓誉,在两个亲信的怂恿下,他别出心裁将撰写的《国书》刻在石碑上,并摆放在祭祀重地,想使它流传百世而不朽,想以此显示他自己秉笔直书、无所避忌的业绩。

高允知道这件事后,预料此事可能会让崔家遭灭门之祸,一起共事的人包括他自己都将遭牵连。

不久祸患果然发生,皇帝为此十分恼怒,崔浩因此被拘捕。当时高允正在中书省值班,太子想要救高允,于是特地将他召去在宫内留宿。第二天,太子去见皇帝,让高允陪乘,到了宫门,太子对高允说:“进去要拜见皇上,我会引导你。如果皇上问你话,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高允问为了什么事,太子说:“进去就知道了。”

进去拜见后,太子上奏说:“中书侍郎高允在我宫中,我和他同处多年,他为人小心谨慎,我非常了解他,他虽然和崔浩一同共事,但职位低微,受崔浩的控制,请赦免他。”

皇帝问高允:“《国书》都是崔浩所着的吗?”高允实话实说回答道:“《太祖记》是以前的著作郎邓渊所作,《先帝记》和《今记》是我和崔浩合写的,但崔浩治理事务繁多,他只是总裁决而已。至于注疏,我撰写的多于崔浩。”

皇帝大怒道:“这比崔浩还要严重,哪还有生路!”太子说:“皇上威严庄重,高允是个小臣,他这是昏乱失常了。我以前详细问过他,都说是崔浩所作。”

皇帝问:“是像太子所说的那样吗?”高允说:“我以低下的才能,错误的参与了著作,冒犯了皇上的威严,罪应灭族,已料定必死无疑,不敢说假话。太子殿下因为我在他身边侍讲的时间长了,为我乞求活命而已。他实在是没有问过我,我也没说过这样的话。我以实情作答,并没有昏乱。”

皇帝对太子说:“真是正直坦率啊!这也是很难做到的,而他能临死而不改变,不也是常人所难做到的吗?况且以实情回答皇帝,这是忠贞的大臣啊!像这样的话,难道能因为一次罪过就失去这样的忠臣吗?应该赦免他。”高允就这样得以免罪。

皇帝后来又责问崔浩,崔浩语无伦次,皇帝非常愤怒,命令高允起草诏书,将自崔浩至僮吏一百二十八人全部灭五族。高允犹豫不写,皇帝频频下诏催促。高允请求再次拜见,然后再写诏书。

皇帝又召见了他,高允说:“因崔浩而连坐的人是否还犯有其他的罪行,我是不知道,如果只是触犯之罪,那罪不至死。”皇帝很生气,命令武士将高允抓起来。太子再次下拜为他求情,太武帝说:“如果没有这个人阻拦我,应当死几千人了。”最终只有崔浩一人被灭族,其实这也是他毁谤佛法的报应。

事后太子责备高允说:“人应当知道见机行事,不知道这个,有学问有什么用?你进宫时,我将事情的头绪都说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使皇上如此愤怒?每次想起这事,都让人心有余悸。”

高允告诉太子,崔浩虽然有罪,但是记录朝廷日常行迹,评论政策得失,这是撰写史书的大致内容,他并没有太多违背之处。最后说道:“我与崔浩确实是共同负责这事,生死荣辱,按理不应当有特殊待遇。如果真的蒙殿下大恩,违心的苟且活命,这不是我所情愿做的事。”太子听后深为感动,对高允的正直诚实大为赞叹。

从高允的直言进谏,也可以看出他的正直和诚实。

高允曾经上疏八篇文章,借古论今,谈论天文灾异现象是上天对人的报应,其中他谈到:“我听说箕子献谋而有《洪范》,孔子叙述历史而有《春秋》,这些都是用来彰显众君主,揣度上天的著作。因此在他们的善恶表现出来之前,用天象的灾异来检验,随他们的得失而用祸福来证明,天人之间固然相距遥远,而报应如回声,令人畏惧。自古帝王没有不尊崇天道而考证它的规律,作为自身修养整治的依据。之后史官才把这些事情记载下来,作为借鉴和告诫。”以此来劝诫皇帝顺应天命,通达明鉴,尊崇古训。当时皇帝看后非常高兴,对其内容大为赞叹。

高宗皇帝即位后,高允曾进谏制止大规模营造宫室,劝谏朝廷遵从恢复礼教等等。高宗待他非常礼貌和尊敬,总是从容的听他谈论,高宗有一次对大臣说:“像高允这样才是真正的忠臣啊!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他都用正直的话当面谈论,连我不愿听的,都侃侃而谈,从不回避……你们在我身边,却从来没听到过一句正直规谏的话,只是趁我高兴时乞求官职。你们手持武器在我身边服侍,只不过有侍立的功劳罢了,却都官至王公。此人执笔辅佐国家,不过才是个郎官,你们自己不觉得惭愧吗?”于是授高允为中书令,像以前一样著书立说。高宗器重高允,不直呼其姓名,尊称其为“令公”。

高允的一生还非常清廉、谦让、淡泊名利,从不邀功请赏。

高宗初即位时,高允对他辅佐很多,但并没有受到褒奖,高允对此终身都没有表示不满,仍旧尽职尽责的辅佐。当初同高允一起被征召的人大多都已官位显达,封为王侯,连高允属下的一百多名官吏也已官至刺史,食禄二千石,显贵臣子家中都有许多人担任高官,只有高允的子弟都没有官爵,高允做了二十七年郎官却没有升迁,有时没有俸禄,他经常让几个儿子出去打柴卖来维持生计。

后来高宗听说高允虽然蒙受恩宠,但他的所有家人都是平民,非常贫穷,妻子儿女连立身之物都没有。一天,高宗亲自来到他的家中,发现只有几间草屋,粗布被,旧麻衣,厨房中只有咸菜而已。

高宗叹息道:“古人的清贫也不至于这样吧!”当即赏赐给他很多的丝绸和粮食,授予其长子绥远将军、长乐太守之职。高允为此多次上表,坚决推辞,而高宗始终不答应。

高允后来升任中书监,加散骑常侍(在皇帝身边规谏过失的官员),虽然掌管著述史书之事,但从不独断专行,时常与人商议讨论,虚心听取他人意见。从高宗到显祖的军事文书,大多出自高允之手。晚年时他推荐了高闾来代替自己。

太和二年,高允上表十多次请求退休回家,皇帝没有批准,他便以有病为由回到了家乡。皇帝于是下诏用可以坐乘的小车征召他,命令州郡派人迎接。接到京城后,授其为镇军大将军,兼中书监,高允坚决推辞,皇帝不答应,搀扶着将他领入内宫,又下诏高允可以乘车入殿,朝贺时可以不拜。

此时高允已经九十多岁了,但他精神矍铄,仍然尽职尽责,披览史书。皇帝见他年事已高,而且家境贫寒,赏赐了他很多衣物和膳食,但他都分给了亲戚朋友。很多贫寒的士人也都受到过他的接济和帮 助,高允对他们照顾十分周到,而且还经常上表推荐其中那些有才能的人。

高允为人还很有度量,宽恕大度,他的朋友说从来没有见到他发怒。

在一次祭祀活动时,高祖皇帝下诏用御马车迎接年事已高的高允前来观看,谁知马突然受惊奔跑了起来,车子翻了,导致高允眉部三处受伤,皇帝和太后立即派人治疗和慰问。驾车的人将要被处以重罪,高允上奏说自己没有事,请求赦免驾车人的罪过。

还有一次,皇帝曾让中黄门苏兴寿搀扶高允,结果高允在雪中遇到狗而受惊跌倒,搀扶的人十分恐惧,高允安慰他,没有让皇帝知道这件事。苏兴寿曾说,他和高允共事三年,从没有见过高允发怒。好友游雅也曾评论高允,说与他相处四十年,从没有见他表现出喜怒的神色。

高允早先就经常对人说:“我在中书省时救了人命,积了阴德。如果果报之理不错,我应该能活到一百岁。”太和十一年正月,在临去世前十几天,他稍微感觉不舒服,但他没有卧床休息,不请医生,不吃药,生活行动,吟咏诗文,都像往常一样。皇帝和太后赏赐了他很多东西以示慰问,大臣们也不断前来慰问。几天后,高允在夜间安详去世,家人都没有发觉,享高寿九十八岁。

皇帝下诏厚赐给高允家中很多绸缎和粮食,帮助他办理丧事。魏初以来,因去世而受周济的没有比得上他的,朝廷以此为荣,并为他追赠官爵。@

(据《魏书‧高允传》)

──转载自《明慧网》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3/164351p.html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苏轼学识渊博,熟谙儒家、佛家经典,其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等艺术独树一帜,自成流派,皆具有极深的造诣,后人称其“诗、书、画”三绝。他强调为文需“明道”、“致用” 、“有补于世”,并说“吾所为文必与道俱”。苏词风格多样,拓展了词境,创立了豪放恢宏的词风。
  • 陆游是南宋时杰出的诗人、词人,他自幼学习儒、道经书,后来又研习佛典,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诗词中,始终贯穿着忧国忧民和“气吞残虏”的精神,从而形成了他诗歌创作的显着特色。
  • 汉代的上党人鲍宣,字子都,在年轻时,担任过上计掾的官职。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见一个书生,独个儿赶路。他见到鲍子都以后,就和鲍子都结伴同行。在路上,书生突然得了心痛病,子都下车为他按摩,但他还是很快就死去了。
  • 人类文明之发展,纵向而成人类历史,横向演出文明众部。盖如上章所述,人类历史始于神迹,发展运化皆由天意。而此一章则是对人类文明做一横向之论述,所谓文明众部者,诸如文学、哲学、科学、艺术、杂技、百工等,虽汗漫无边,看似互不关涉,实则有一主脉可寻,或曰人类文明既为神传文明,则不唯文明纵向之历史出于神传,而文明横向之众部也必然在诸天之下有以神会而彼此相通。
  • 伊尹擅长用草药为人治病,药到病除,人称活神仙。
  • 先圣有云: “巧言令色,鲜矣仁!”《诗.小雅.巧言》:“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晋人郭璞说:“佞人似智,巧言如簧。”《颜氏家训.名实》中讲:“诚于此者形于彼,人之虚实真伪,在乎心而不在乎迹,但察之未熟耳。一为察之所见,巧伪不如诚拙,承之以羞,大矣。”
  • 仰观茫茫宇宙,诸天文明流布人间,兴衰起灭有如昨夜之星辰,有如今日之中天,惟有华夏文明,上可述及宇宙洪荒之世,下可缘迹百年咫尺之间,五千年延绵不绝。此文明托根中土,号为中华,四夷以其为中原,海外称之为中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