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求备 异彩纷呈(二)谈唐代绘画

作者 : 静远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二、山水画

山水画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像,同时又能够集中反映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趣和传统思想。山水画家的心中讲究的就是要容纳天地万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来去无阻。

山水画讲究因心造境,画家将大自然中的一山一水,经过心底意念选择撷取其内美神韵,通过一条线,一方空间,一种笔法、墨法,而将其升华为一种境界、一种气象、一种格调。

这种境界、气象、格调,不仅是素养与思想的体现,而且折射着画家的人格。唐代王维说:“胸次洒脱,中无障碍,如冰壶澄彻……故落笔无尘俗之气。”

山水画在唐代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画种,其间涌现出许多杰出的山水画家,人们可以从其诸如“青山绿水”、“寒山古寺”、“高林远树”、“烟霞深处”等画境中,感受到其回归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心境。

唐.李思训〈华清春昼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华清春昼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代山水画在表现形式上主要有三类体格:其一为吴道子所代表的注重线描,不以设色绚丽为要求的“疏体”;其二为李思训所代表的工细巧整、青绿重彩一格;其三是以王维、张璪、王墨等为代表的“笔意清润”、重视墨法技巧、甚至大泼墨的水墨画风。而各种风格山水画的建立,标志着唐代山水画的发展已翻开了新篇章。

吴道子是山水画的祖师之一,其“疏体”风格用笔“离、披、点、画,时见缺落”,是以笔线为特点注重骨气的写意山水,开创了水墨山水和写意的新风。《历代名画记》记载:“吴道玄者,天付劲毫,幼抱神奥,往往于佛寺壁画,纵以怪石崩滩,若可扪酌”,又“观吴道玄之迹,可谓六法俱全,所以气韵雄壮,几不容于缣素,笔迹磊落,遂恣意于壁墙”。

可见其作画运笔挥洒自如,一气呵成,山水树石,古俭不可一世,开盛唐之风气。后来中国山水画长期以线造型,勾、皴、擦、点为主表现物像的技法,是受吴道子山水画风格影响分不开的。他在大同殿上画山水,四川嘉陵江山水纵横三百里,一日而成,波澜壮阔,引人入胜,与以前李思训用“数月之功”画的山水壁画迥然不同,但二者“皆极其妙”。

苏轼称赞吴道子绘画说:“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吴道子在大同殿上画的五条龙,逼真传神,“鳞甲飞动,每欲大雨,即生烟雾”,杜甫赞其画“妙绝动宫墙”。

唐.李思训〈耕渔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耕渔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李思训以画“金碧山水”或称“青绿山水”著名,以“青绿为质、金碧为纹”,设色富丽堂皇,描绘工细,显示了盛唐气象,成为传统山水画的一种重要的样式,亦称“北宗”之祖。李思训绘画追求深远的意境,寄托“超然物外”的心怀,除了取材实景,多描绘宫殿楼阁和自然山川外,还结合神仙题材,创造出一种理想的山水画境界。

《历代名画记》所记“李思训……其画山水树石,笔格遒劲,湍濑潺湲,云霞缥缈,时睹神仙之事,窅然岩岭之幽。”在造景立意上受佛道思想影响,画中时有仙佛故事,往往是“云霞缥缈”。

唐.李思训〈江帆楼阁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江帆楼阁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所画飞泉瀑布使人如闻水声,被誉为通神之佳手。其代表作〈江帆楼阁图〉,以俯瞰的角度,描绘了山角丛林中的楼阁庭院和烟水辽阔的江流、帆影,境界清幽、旷远。其著名作品还有〈春山图〉、〈海天落照图〉、〈群山茂林〉等。

唐.王维〈千岩万壑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千岩万壑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王维诗、书、画、音乐都很擅长。他的山水画受吴道子和李思训的影响,画水墨也画青绿山水,而以水墨山水画对后世的影响为最大。他以诗文书画的紧密结合,以素朴清新的画面意趣,以水墨渲淡的写意画风,被后世“文人画”派推为始祖,即“南宗”之祖。苏轼称他的艺术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唐朝名画录》称其“笔踪措思,参于造化”、“如山水平远,云峰石色,绝迹天机,非绘者之所及也”。

他专长笔力劲爽的“破墨山水”,破墨就是用水墨的神采代替颜色的神采,纯用水墨所作之画,墨色有浓、淡、干、湿变化丰富,其特征“草本敷荣,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风不待五色而萃。”

王维在〈画山水诀〉中说:“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

王维一生“好道”,他在山水画中更多抒发了隐居山林的志趣,以纯净的心境观照自然,其画作意味隽永,使人感受到生命的“真意”、世界的神妙和蕴含的无限生机。史载他作画不拘泥具体物像,画物不问四时,曾把芭蕉画在雪景中,“画花往往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宋代沈括谓之“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造理入神,迥得天意”。

唐.王维画〈山阴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画〈山阴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所画〈山阴图〉,在平坦山丘上,两人对座相谈,一人隔溪独望前山风景,远景是烟雾迷濛的山林,正使人感受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他画的〈江山雪霁图〉,天高淡远,含万千气象于幽深静穆之中,正使人感受到“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他所画〈蓝田烟雨图〉的题画诗:“蓝田白石出,玉川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巧妙的突出了画的意境,令人叹为观止。其著名作品有还有〈雪溪图〉、〈辋川图〉等,画面皆具有深邃静谧的诗境。

张璪擅画山水松石,尤以画松为人称道。传说他能手握双管,同时画出枯荣不同的树,“一为生枝,一为枯枝,气傲烟霞,势凌风云,槎栎之形,鳞皴之状,随意纵横,应手间出。生枝则润含春泽,枯枝则惨同秋色”(《唐朝名画录》),可见其高超技艺。

王墨在水墨画基础之上创“泼墨”法,作画每每“即以墨泼……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雾,染成风雨。宛若神巧,俯观不见其墨污之迹”。以自然美所呈现的丰富色彩,从阴、晴、朝、暮、风、霜、雨、雪的变化方面,都可以用墨代色,以墨取用,随其形状画为山石云水风雨云霞。

唐.王维画雪景(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画雪景(国立故宫博物院)

朱审画山水之奇妙驰名南北,他所画卷轴“家藏户珍”;又有卢鸿隐居嵩山,画〈草堂图〉以明志;王宰画山水“出于像外”,他“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经深思熟虑反复酝酿后方下笔作画,唐人记载他画的临江双树松柏“上盘于空,下着于水”,“达士所珍,凡目难辨”,意趣高雅;又有李灵省擅画山水树石,皆一点一抹便得其像,而形像意趣颇足,他们都不是按常法作画,因而被视为逸格。

《历代名画记》记载的著名山水画家还有郑虔、刘商、毕宏、项容、杨炎、顾况等。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据当地村民介绍,早在2000年布依族人桃坡村支书王国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字体,布依族有自己的文字,很少人认得汉字,当时并未当回事。
  • 程、刘二人,在相隔数千里之外,闻问与音讯都不通、不知,是生是死更难预料的情况下,彼此却各自矢志贞洁、守义,积三十余年仍如一日这样的表现。
  • 邻村有位姓张的老人,向人讲述了他家往上第十六代祖先“张百忍”的故事。
  • 古时候,有一对老两口,家道殷实,有房有地,吃穿不愁,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他们膝下只有一子,机灵可爱,讨人喜欢。所以他们对他是百般呵护,如同心尖肉一样。
  • 代是中国历史上辉煌灿烂的时代,国力强盛,文化繁荣。当时,最为盛行也最受朝廷推崇的要属儒、佛、道三家。
  • 有个书生,屡考不中。世态的炎凉,使他决意放弃仕途的追求,抛弃趋之若鹜的尘世功名,出家寻道。经人指点后,书生来到一座山洞里,欲拜道长为师。道长慧目望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内心不禁暗暗自喜。然后缓缓的对他说:“你想学什么?我有点石成金之术,有空行之法,有遁入之道。”
  • 河南开封城西南朱仙镇的清真寺里,有一棵上千年历史的“相思古槐”。这棵几经荣枯的“相思槐”,现已如一把巨伞,亭亭如盖,前去凭栏吊古的游人,还能从当地老人口中知道一些关于这棵古槐和岳飞抗金的故事。
  • 武则天曾经召集膝下诸位皇孙朝见,让他们坐于殿上,观察群孙嬉戏情况,并且命人取来西域各国所进贡的玉制环、钏、杯、盘等珍物,排列于前后,下令孙辈们极力争取,利用这种机会来观看他们自小所立的志向。所有的孙子们,没有不拚命奔走竞逐的,几乎人人都获得丰厚赏赐,独独玄宗(备注1)一人巍然端坐,不为所动。
  • 宋真宗时,有一个占卜之人,上书议论宫中的事情,被判死刑,抄没其家。宋真宗还得到报告,一些京城官员,也曾经去了那人的家,请他占卜吉凶。宋真宗大怒,要将这些官员,交付御史治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