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韩滉(公元 723~787 年),字太冲,长安人。历经唐玄宗至唐德宗四朝;曾为江淮转运使,官至唐德宗宰相,封晋国公,赠太傅,谥忠肃。史书评他:“性持节俭,志在奉公,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处陋薄,才蔽风雨。”(《旧唐书.列传第七十九》)韩滉在政事之余,雅爱丹青,词高格逸,时称“在僧繇、子云之上”。韩滉自幼天资聪明,工隶书、章草,擅画人物、田家风光、牛羊,曲尽其妙;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说他:“能画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其画功在唐代与画马名家韩干齐名,后人称为“牛马二韩”;据说韩滉曾画的图有《尧民击壤图》、《越王宫殿图》、《七才子图》、《醉客图》、《集社斗牛图》、《盘车图》、《渔猎图》、《田家风俗图》、《古岸鸣牛图》、《乳牛图》、《归牧图》等。但传至现在的仅《五牛图》而已,可谓稀世珍宝。目前此《五牛图》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中国绘画

北宋范宽《谿山行旅图》不仅被誉为中国山水画里最高的一座山,外国人想了解中国山水画时,一定不能不提到它。看过这幅画的人几乎全是“一见难忘”,许多人好奇,许多人感动……,这幅画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本文就将试着解读在这幅“其实很数学”的画中,到底蕴藏了哪些秘密。

江面布满粼粼波纹,细看发现他是用毛笔以中锋一上一下、很富韵律感地把水波描绘出来,似乎这样才足以反映风势紧冽的吹拂,也营造出江面森森辽阔、大自然威严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关仝,是五代后梁著名的山水画家,陕西长安人,北方山水画派之祖------荆浩的弟子,画史上“荆关”被并称为北派山水画耆宿。和李成、范宽在北宋并称为“三家山水”,褒为“三家鼎峙,百代标程”。 古代画家

到了北宋徽宗年间,宋朝新巧精致的“点茶”发挥到了极致,成了全民的茶游戏。这其中,建盏扮演着什么关键角色?美在何处?

这似乎是一个“创意”当道的时代。经常听到现在的美术老师必须着重创意教学,为了“引导”孩子们“有创意”,想方设法制作精美的教材,只要孩子做出别人没做过的,一般不管美不美,都要先来个掌声鼓励,赞美一下:“你很不错喔,还会想到这样做!”孩子回家做美劳作业,也强调要跟人家不一样,以此作为评判好与不好的标准。这让我想到以前读书时曾遇到一位古人,他也不想跟别人一样,而且还不想屈居第二,他就是开创清代“没(音同“墨”)骨花鸟”先声,并且影响后世深远直至今日的重要画家——恽(音同“运”)寿平。

“斗茶”怎么斗?从茶画中,可以看到茶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从宋代茶画中,一起来认识宋代的斗茶文化,品味其中高标的饮茶美学。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从茶画中,可以看到茶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更有趣的是古代茶画也可说是茶史的“别传”。茶画写真纪录了茶文化,让我们能在趣味中去认识古代的茶文化。先来认识唐代之前和唐代的茶文化。

五代时期的荆浩和关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开创了大山大水的构图,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李成和范宽是北宋初期山水画家的代表,上承荆浩以水墨为主的传统,以表现北方雄浑壮阔的自然山水为主,在五代、北宋初期,李、关、范的画风,风靡齐、鲁,影响关、陕,实为北方山水画派之宗师。可以说是“三家鼎峙,百代标程”。

这幅清代画院的《十二月月令图.九月》把重阳节的重要活动,登高和赏菊,交融在画面的上下,表现得很精彩。我们从这幅画中去体会,就可看到在重阳节时,古人所展现出来的生活情趣与智慧。

中国山水画至北宋初,始分北方派系和江南派系。荆浩、范宽和关仝是北方山水画派的代表画家,开创了大山大水的构图,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郭熙是宋代著名画家,也是北方山水画派大师。 古代画家

北宋初期,中国的山水画北方有荆浩、关仝,江南则数董源和巨然,人称“董巨”。由于董源和巨然生于五代,董、巨均为五代画家。

没(音同“墨”)骨,是一种中国画技法。“没”可解释为“没有”,而“骨”字,一般中国画常以墨线勾边,当成描绘物像基础和骨架,所以“没骨”画法,就是指舍弃了墨线的骨架,而直接用彩色画出物像的画法。

“唐朝画马谁第一?韩干妙出曹将军。”在韩干之前的画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画古籍赞赏韩干画马“独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韩干是怎样做到的呢?看韩干的两幅名画《牧马图》、《夜照白图》和两个小故事。

张僧繇平日是手不离笔,把夜晚当作白天,日以继夜地努力作画,而且老也不觉疲倦,很长一段时间中,他都不得闲。因为他这么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画道、释、人物、龙、马等,无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轴画和壁画。他与顾恺之、陆探微以及唐代的吴道子并称为“画家四祖”。

顾恺之晚年的时候,画人像就不再点睛了,人家问他为什么时,他总会说:“不能点!不能点!这人像要一点睛,马上就会动起来开口说话了!”

顾恺之多才多艺,善作诗词、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绘画。因为他的才华多元,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他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端阳故事图》册,表现了有清一代大众化的端午习俗。宫廷画家陈扬的绘,人物造型秀逸生动,线条简洁流畅,色彩柔和典雅,展现民俗趣韵。

世人都知赵孟頫,鲜知其妻管道昇。管道昇是当时名满天下的江南才女,她曾以一首诗,使有外心的丈夫回心转意:“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这件作品虽然巨大,但画面给人感觉愉快、宏大,并不暗沉、萧条,例如画中的松叶十分茂密,与郭熙《早春图》中的蟹爪枝给人萧条的感觉、或春芽才刚冒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这幅画像是夏天,生机勃勃,且声音很多,画中可以感受到泉水汩汩、松风摇曳、主峰两侧、山凹处、山峰处都有流泉,呼应了画名中的“万壑”。

对历代众多墨竹画家而言,竹子不单是他们美学审视的对象,也是画家人格的反映和写照。画竹已由写实、写意而进入了艺术与人生观的表现层面。这些墨竹画家把墨竹推上了艺术之巅,促使墨竹在中国绘画史上站定一个重要席位。

在中国,竹子被喻为高风亮节、虚怀若谷的君子。人们把梅兰竹菊合称花中“四君子”。另有一种“岁寒三友”的说法,指的是松竹梅。在风雅这一区块中,竹子从不缺席。

冬至时家家户户,团聚在一起,庆佳节宛如过年。古人在冬至还做些什么呢?怎样过节呢?让我们来看一些名画,体会冬至的义涵和节俗。

华夏丹青艺术发源于中国古老的半神文化,其艺术风格与精神,展现了绘画深奥的内涵,及各朝代社会文化特质。 五代、宋前期绘画延续、衍生自唐朝,技法、观念趋于完备;山林文学与自然山川的体验,深深影响了中国山水画。 元代神灵劝诫题材变少,兴盛的人画家画作中,仍然有着一种高洁、脱俗。至明末徐渭,不满世俗、怀才不遇的悲愤心情,以夸张手法所作之作品,在绘画史上留下了嘲弄的一笔。

古老的华夏文化是半神文化,由神派黄帝来主掌人间。 也许为了点缀他的威严,也许被赋予传播文化、智慧种子的天命,于是,大臣史皇在黄帝衣冠上点缀彩色花纹,开创五彩之绘。 而另一位大臣仓颉,从天地山川鸟兽获得灵感,造出中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

对道家与儒家而言,山水之间有着无尽的智慧。孔子曾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传统艺术领域,自绘画至陶瓷都不乏山水的千姿百态。其中,几十件柔翰墨彩的佳构,目前正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溪山无尽——中国山水画传统”的第三期展览中精彩呈现。

五代至北宋的画家黄筌给儿子留下了精湛、精细的写生画稿示范,《写生珍禽图》,从其中,后人可以看到他的画艺如何再现造化之妙。

在中国绘画领域里,将月色入画虽然不易,也不乏以赞颂月亮而名传后世的,我们一起来欣赏三幅画月名画。

历代画家以之入画,以画传世,秋日更华美,秋意更浓重。我们挑选了三幅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绘画作品,请大家从不同角度走入画家的世界,来共品三代金色之秋!

共有约 113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