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中俄茶叶文化交流的脉络

作者:Ustyugova 编译:熊进
中国茶艺(姜斌/大纪元)

中国茶艺(姜斌/大纪元)

      人气: 15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茶进入俄罗斯之前,俄罗斯民间流行的饮品有:略加白糖或蜂蜜调味的煮干果甜羹,由香料、蜂蜜和水制成的热蜜水,由圣约翰草、百里香、牛至、薄荷、醋栗叶汁、草莓、覆盆子、椴树花泡制的饮料和那时最受欢迎的伊万茶(柳叶茶)。

15世纪,伊凡三世统治时期,东方商人开始把中国茶运到莫斯科。至伊凡雷帝(伊凡四世)统治时期,由哥萨克首领彼得罗夫(Petrov)和亚雷舍夫(Yalyshev)向人们介绍中国茶,他们曾于1567年到过中国。

1638年,蒙古可汗赠给俄罗斯大使瓦西里.斯塔尔科夫(Vasily Starkov)4普特茶叶,由他带回到莫斯科公国,作为礼物送给沙皇。普特,是沙皇时期俄国的主要计量单位之一,1普特相当于40磅。

最初中国茶并没有受到沙皇和贵族的喜爱,他们觉得茶叶饮品又苦又涩。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这种饮品很能提神,在冗长的教堂活动和乏味的贵族会议期间,饮茶能使他们解除困乏。

1665年1月,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Aleksey Mikhaylovich)曾用茶叶治疗感冒。于是茶叶这种“新药”可以治疗疾病的消息迅速传开。17世纪末,莫斯科各药店已经把茶叶作为药品和补品进行出售。

1654年,沙皇派遣贵族之子费多尔.伊萨科维奇(Fedor Isakovitch )前往中国。这位贵族讲述了他在中国的一些趣闻,中国人如何用茶叶、牛奶、奶油一起煮成茶汤款待他。此后,沙皇派尼古拉.斯帕法里(Nikolai Spafary)担任大使前往中国。斯帕法里从中国带回了很多茶叶。大使在自己的文章中写到,茶叶是一种“很好的饮品,当你习惯它的时候——它真是太好喝了。”

40多年四川老茯砖茶冲泡出来的琥珀色茶汤清亮而吸引人。(赖友容/大纪元)
运茶的商队要耗时半年才能穿过中国边境到达莫斯科(赖友容/大纪元)

1689年,俄罗斯与中国签订第一个协约,载有皮草的商队从莫斯科出发前往北京, 他们用皮草交换中国商品,其中包括茶叶等。从中国通往俄罗斯的道路被称为“伟大的茶路”。这条茶路全长约11,000公里,覆盖中国、蒙古和俄罗斯的广袤区域。它从武汉开始,分为陆上和水上几段,经过3个国家的150多个城市。“伟大的茶路”有大道、小径、河上和海上路线,运茶的商队要耗时半年才能穿过中国边境到达莫斯科。

茶叶一度很难被俄罗斯所接受,人们对它的功效不了解,也不知道如何饮用。当时,中国茶叶很昂贵,它是以奢侈品出现在贵族阶层。俄罗斯人用各种香草泡制的饮品到处都是,但对茶叶饮品很谨慎。人们把它放在家里,当作一种新兴的时尚;甚至像做汤一样煮中国茶,或者把它与油、蔬菜一起作为做汤时的爆锅用料。直到18世纪初,中国茶才逐渐进入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逐渐演变为大众饮品。

圣彼得堡从城市建立之初,当地的居民就有喝茶的习惯,然而茶饮时尚的摇篮却是在莫斯科。17世纪末,莫斯科的商店已经把茶叶和其它来自殖民地的商品一起出售。1727年,俄罗斯与中国签订免关税边境贸易协议,于是俄罗斯的茶叶进口量稳步增长。1787年,俄罗斯成立第一家茶叶贸易公司——别尔洛夫家族茶庄。许多贸易茶叶的小商队像“恰伊尼克”也纷纷成立。自那时起,茶叶销售已经不仅限于首都及其附近城市,俄罗斯其它地区也开始销售茶叶。

18世纪末,中国茶已经稳稳地进入俄罗斯社会上层、贵族和商人阶层。据沙皇亚历山大一世(Alexander I)的近臣回忆:“每天早上,沙皇本人都要喝茶,而且是吃绿茶,浇上浓浓的鲜奶油,再配上吐司和白面包。”

亚历山大一世每早都要喝绿茶(公有领域)
亚历山大一世每早都要喝绿茶(公有领域)

在俄罗斯的大众阶层中,首先学会饮茶的地区是西伯利亚各城市,随后是伏尔加河沿岸的村庄和莫斯科。19世纪初,在俄罗斯销售的最贵的茶叶,其半公斤的价格相当于村民饲养的2~3头牛的价格。

1821年12月31日,沙皇亚历山大一世(Alexander I)下令:“从早上7时到中午12时,允许各类酒馆出售茶饮,饭店也可以出售茶饮。”也就是从那时起,俄罗斯各大城市特别是莫斯科,茶叶的需求和销售迅速发展起来。1871年中国商人对俄输出茶叶增至20万担。19世纪中期,莫斯科已有100多家专门出售茶叶的商店和200多家茶馆,每年的茶叶销售量为82吨。

1903年,西伯利亚大铁路竣工,这给商队的茶叶贸易画上了句点。通过铁路,茶叶运抵俄罗斯的速度加快,茶叶价格大幅度下降,大量普及人们饮茶的习俗。到了20世纪初,茶叶已经成为俄罗斯各阶层——从最富有的贵族到最贫穷的农民都能饮用的饮品。

绿茶含抗氧化剂更多,含咖啡因较少,通常被认为是更健康的选择。 (KPG_Payless/Shutterstock)
到了20世纪初,茶叶已经成为俄罗斯各阶层—都能饮用的饮品。 (KPG_Payless/Shutterstock)

俄罗斯进口红茶、绿茶的比例中,红茶的消费量一直超过绿茶。到了19世纪初,优质绿茶在茶叶进口中才占大部分。俄罗斯还进口了十分珍稀的中国茶,例如帝王黄茶,这种茶只能用皮草换取。进口红茶中既包括普通品种,也包括价格昂贵的“花”茶。砖茶也曾在进口量中占很大份额,其数量与红茶不相上下。后来绿茶的进口量逐步减少,导致绿茶进口几乎彻底终止。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被视为“俄罗斯茶叶”出现的年代,在沙皇治下的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开始种茶、采茶。1913年,经实践证明俄罗斯茶叶生产可以获得收益,并且茶叶的质量也不错。在巴黎博览会上,俄罗斯“叔叔”牌的茶叶获得奖项,并且它的质量超过普通的中国红茶。

从那以后,俄罗斯在发展本国茶叶生产的同时,继续从国外进口茶叶。最初主要供货国是中国,后来由于中国政局的变化,俄罗斯从中国进口的茶量减少。俄罗斯转向从印度、斯里兰卡、越南、肯尼亚和坦桑尼亚采购茶叶。

中国与俄罗斯曾因茶叶的维系,在17~18世纪的东西方世界,构成两个不同的文明中心。茶叶的演变经历带给两个国度不同的文明。虽然茶路早已随着格局的变动,淡出了世人的视野。今日,俄罗斯人的饮茶风俗背后流露的悠远茶韵,依然在骨子深处静静地遥望东方。@*#

责任编辑:苏筱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茶”,恒存清香铸有缘!(李欧/大纪元后制)
    茶联、茶句藏数字,其数字展现茶联中的重采和茶文化、茶典故。从一到十和百、千、万等数字入茶联,怎样透露中华茶文化的典故和趣味?将文字组合和少少几个字稍加改动,茶联组化一为二展现不同意境,体现中国文字的神妙特性和修辞技巧的趣味。
  • 明.丁云鹏〈玉川烹茶图〉局部(公有领域)
    季疵爱上了茶,如果允许,他可以整日闻着茶香而不厌烦。 然而随着对茶的喜好愈深,修佛的心也愈益浮动了。这嗜欲,竟像初芽慢慢滋长,忽一日占满了整个思维。茶,有着清净的外表,但也如酒一般,会让人醉。
  • 中国功夫茶茶艺表演。(姜斌/大纪元)
  • 味道柔和清新的格雷伯爵茶,堪称西方茶文化的一座里程碑。(pixabay)
    著名的格雷伯爵茶(Earl Grey tea,简称伯爵茶)藉由“英式下午茶”传遍世界,不但成为最受西方人欢迎的茶饮,可能也是全球最受欢迎的调味茶。不过,你知道它的成分是什么吗?格雷又是谁人?
  • 茶文化历史源远流长,家家户户也都饮茶。但过去在日本,只有上流社会才有喝茶习惯,随着时代演进及日本茶的普及,如今茶已经成为日本不可或缺的重要饮品。(中央社)
    日本喝茶文化起源约自中国唐代开始,日本遣唐使与留学僧到中国做交流互动,学习当时世界最进步的政治、文化与经济,随着日本传教大师最澄及禅师荣西将茶叶种子及制茶技术带回日本,进而引进中国大陆的茶文化到日本。
  • 一苦二甜三回味的三道茶是白族人重要的饮食文化与礼俗。(图/彩霞)
    “三道茶”是白族招待客人的礼仪饮品。第一道“苦茶”又称“烤茶”,味道苦涩,能提神醒脑;第二道“甜茶”,加入核桃片和红糖,可口香甜;第三道“回味茶”,放入花椒和蜂蜜,香甜苦辣具全,回味无穷。相传它的由来,与白族的师徒承传技艺有关。
  • 西湖虎跑泉的一处雕塑叙说传说中的故事。(维基百科)
    西湖双绝“龙井茶 虎跑泉”唯德斯彰,除了江山风月之外,西湖也以茶与泉声名远播。清代才子袁枚的《随园食单》中就赞赏杭州产龙井茶,以西湖龙井最。虎跑泉源于唐代高僧圜中“惟德斯彰虎跑以济”传说;茶老太太传说善德馨香…清明谷雨时节,茶乡香传。
  • 绿茶清澈明净天地之华(Fotolia)
  • 智积煮的茶远近驰名;用小火慢慢煎,尤其重视水质的清澈。他的茶特别清、特别净、特别甘冽。(网路图片)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 图中描绘新春农村热闹欢庆春节情景,松树下文士席坐品茶闲聊。清.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卷〉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旧符揭新联贴,岁末除旧迎新。尽管岁去年来,人间几多忧患起伏,生命无穷苦乐交织;数遍朝起朝落,斯土几度苦难纹身,天道幽玄斯理常新:戴德天地久,士农工商乐厚生;积善家福长,家家户户庆有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