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十)传统油画技法探究(三)

作者:Arnaud

《镜前女子》(La Femme au miroir)是提香(Titian)的一幅画,约作于1515年,现存于卢浮宫博物馆。(公有领域)

  人气: 536
【字号】    
   标签: tags: ,
《镜前女子》(La Femme au miroir)是提香(Titian)的一幅画,约作于1515年,现存于卢浮宫博物馆。(公有领域)

“Svelature, trenta o quaranta!” (“透明色,30或40层!”)这是意大利画家提香(Titian)著名的感叹。人物颈部、肩部光学灰的使用令罩染技法更出色地发挥它的魅力,形成了这幅完成于1515年的传世佳作《镜前女子》(《La femme au miroir》)。画中女人身上服饰和肌肤细腻微妙的色彩变化透过数十层透明色罩染被刻画得栩栩如生,这是使用今天大众所熟悉的直接调配颜料一两遍之后成型的技法所无法达到的,同样也是缺乏耐心和意志的画家们所无法采用的。因为即使一幅不大的多层罩染技法油画也需要数倍于直接技法的时间来完成,这就是为何古代大师们往往花费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一幅画的原因之一。

从古到今,趁湿作画的方法一向得到画家们的认同,尤其在同一层颜色内的趁湿衔接与刻画是十分合理与必要的绘制手法。由于色层润湿,此时的用笔用色干脆顺畅,一气呵成。可是如果等到色层渐干或半干半湿状态下再希望有所动作的话,用笔就显得非常黏连,难以如意运用。同时在色彩感觉上与上一层的有所不同。

例如将一中性色加白后混合而成的内容在一色层中绘出,放置一天后将某些部分微调或局部提白。这时不论是使用何种手法(干画法、半干半湿画法或罩染白色)使用锌白、钛白或锌钛白等,其颜色效果都会比头一天画的显得更加偏冷色调。因为在灰调的衔接处,由亮到暗的逐渐减少减薄白色,使画面在局部具备了类似罩染的效果。而罩染色由光的透射作用而产生效果,没罩白色的其它底层则是由颜料直接混合所产生的效果,这样两种方法所产生的色质不一样。所以即使明度相同,不同色质与不同色彩产生原理的区别也会使人的感觉发生变化。

这种情况所产生的变化效果,并不是一定负面的。因为各种色彩特征都有一定的规律,而决定其结果是好还是不好,还取决于对它们有着不同理解的人。例如鲁本斯对高层色层采取的手法就是受这些现象的启发,从而进行研究之后所得出的。

在油画的中高层色彩塑造中,还经常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当底下的一层干了之后,如果希望此时在色彩上能略有修改时,当使用稀薄的颜色湿湿的涂上后,所涂的部分马上凝结成像雾水一样的小油珠,无论涂得多平整也会立刻变为不规则的露珠状,而这种情况不太容易出现在吸油的部分。

其实这是没有注意好对材料的使用造成的,油画技法所用的调色油往往应遵循“肥压瘦”的规律。如果在绘画中出现这样的情况,则说明应使用更“肥”的油来继续作画了。一般情况下,画到中层以上时往往使用亚麻油、核桃油之类的干性油来调合颜色,而讲究材料的画家还习惯于在此时使用加入了树脂内容的混合油类来作为润色液体。

另外,从技巧学的角度来说,此时的修改颜色则一定是属于罩染润色部分,那么在高层的罩染则大多都是树脂油透明罩染,也应注意不要单用一种油来画完一幅画,也就是说对肥瘦的调节也是画家所需要掌握的。

另一个问题是那些终级细节出现的时机,往往绘画遵循“整体—局部—整体”这样的顺序,最终罩染上透明色的时期应该归为最后的阶段了。可是透明色也能和底部的细节结合出现更为精彩的细节效果。这样看来,基本的细节就应该出现在罩染层之前了。罩染是对这些细节的再度加温。

如果在底层素描上把一切做足,在高层使用纯黑白底上罩色,这也许可行,也许会有困难。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罩染很难像不透明色那样易刷匀,所以一遍两遍的透明色,如果在纯白底上出现,那不均的效果可想而知,使用不当的时候画面效果充其量类似铅笔淡彩,而如果纯粹像古代大师那样大面积数十次地罩染,在今天这样的社会中又有浪费时间、同时还使明度降低的负作用;为提高明度而使用的白色中层(过渡层)罩染虽然使以透明色继续塑造而不降低明度成为可能,但这样一来又很容易在一部分地带失去透明度。

但是对于时间的花费是可惜的,因此在底层上直接使用一部分颜色进行全因素塑造就可以为后一步的润色节约许多时间。同时,如果在颜色上有全因素的关系,就更有参照,也可以画出更多的细节来,也就更有机会提早使用透明色。事实上这样的底层也容易画粉一些,但不同于水粉画的是,这样能为高层罩染提供更大的底层明度。

这种画法的另一个好处在于改进了来自意大利卡拉瓦乔派系技法中不太透明的暗色。其实相对而言他画在深色底子上的暗色太不透明,所以有必要进行一些改进,将底色变成灰调再罩就透明多了。暗部实际上由于没有光照,可以虚掉许多内容而又不给人空旷少物的感受,但不一定都是这样。这样一来,便可以将主要注意力集中于亮部,得到实体内容,又节约精力和颜料。

事实上,在黑白灰单色底上所罩的透明色的效果与在有色底上的效果从理论上讲是相当的,因为除非在没有任何素描关系的白板之上罩色,否则所有画中的无论单色或彩色都已不在纯白范围之内了。那么,从这一点上讲,南北画派在底层上又有何太大的差别呢?因此,南方的达芬奇、拉斐尔在细节上并不输北边的凡艾克和凡德伟登的,当然我们不得不说,由于高层技巧的差异,北方画派的确更为精详一些,但也较为呆板一点。@*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范艾克, Jan van Eyck
    目前全世界所知范艾克的作品仅有23件,而此次比利时根特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Ghent)《范艾克:一场视觉革命》(Van Eyck: An Optical Revolution)的展览中,就展示了范艾克的13件作品。这些作品有的来自范艾克工作室,有的则是遗失真迹的复制品。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能够亲眼一睹范艾克的作品的机会。同时展出的还包含与范艾克同时期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品,像是安杰利科修士(Fra Angelico)、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毕萨内洛(Pisanello)、马萨乔(Masaccio)与贝诺佐·戈佐利(Benozzo Gozzoli)的作品。
  • Rembrandt and Amsterdam Portraiture exhibit at the Thyssen-Bornemisza Museum in Madrid, Spain( THYSSEN-BORNEMISZA MUSEO NACIONAL, SPAIN)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为了躲避瘟疫您出不了门,欧洲来找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馆、歌剧院正通过虚拟展览开放门户,让大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免费上网观赏。养生最高境界就是养心,祝福您日日是好日!
  • 菩提,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七位僧人披着色彩明亮的粉红和紫色色调的袈裟,整幅画精巧地画在一片叶子上。他们站在林木葱郁的小峭壁旁,看起来好似有神奇的能力,能够打开连接天上世界的通口。
  • 1890年代,善画动物的法国写实主义女画家罗莎·波讷儿(Rosa Bonheur,1822~1899)正瞅着她的一幅素描烦恼呢。这是一幅描写一群野牛为逃离大火迎面奔来的壮观场面。如同往常,画家非常忠于解剖地把这群壮硕动物描绘得真实且充满生命力,但是始终无法令她满意的是前景的草地。事实上她对北美大西部的草原长什么样完全没概念。
  • 悲伤的圣母不但显得年轻美好,而且表情相当平静,并未像一般丧子的母亲那样涕泪纵横、号啕大哭。除了不破坏美感,米开朗基罗同时也借此表现了圣母超然的神性。
  • 雷欧纳多·达·芬奇的多才多艺经常为人所乐道,他身兼艺术家、科学家、发明家、音乐家、工程师于一身,是文艺复兴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过,多才多艺也可能成为一个缺点。人生有无数的选择,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即使天才如达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们可以从达芬奇一些生平事迹来看看他怎么对待自己的才华。
  • 乔托(Giotto)是14世纪期佛罗伦斯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纪偶像式的描绘,而以真实表现自然和人类情感的手法创作的画家,对文艺复兴绘画的成熟影响深远,因而被推崇为文艺复兴之父。
  • 从小莫扎特的家庭充着满音乐气氛,父亲雷欧波德.莫扎特在萨尔兹堡大主教的宫廷内担任管弦乐的副队长,也是一位音乐教育者,他的著作《基础小提琴演奏法》至今还占有一席之地。虽然,后世对莫扎特的父亲揠苗助长的栽培方式有所责难,但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没有这位父亲的慧眼和用心,莫扎特也不一定能成为莫扎特。
  • 米开兰基罗在完成大卫像之后不久,一位收藏家安乔罗·东尼表示希望能拥有一件米开兰基罗的作品来充实自己的收藏。于是米开兰基罗便着手绘制一幅圆形构图的蛋彩画《圣家族像》。
  • 丢勒为了向他痛惜的兄弟艾柏特致敬,画下了那双因工作过度致残的双手。那是虔敬合掌的姿态,消瘦嶙峋的十指并拢朝天。虽然丢勒很简单地把它命名为《手》,但是后人可能从画中看到那崇高的光辉吧,心有灵犀地一致把它重新命名为《祈祷的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