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儿科学会”最新研究显示,父母亲或照顾者对儿童的言词贬抑、威胁及侮辱,或者情绪上的虐待儿童,往往在父母亲或孩子未获得公权力介入前,已不经意的造成孩子们的心灵伤害,而父母并未察觉。
韩女士:我有一个三岁半的儿子,从小到大都是我陪他一起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每天晚上都会醒很多少次,让我和他都没法睡好,所以我现在让他单独睡,可是还是一样,他晚上一醒就会叫我,他一叫我就得到他床边去,还要答应他妈妈在,不会走,他才肯再睡,搞得我们都睡不好觉,该怎么办呢?
悉尼21日举行了“年轻的心灵”(Young Minds)研讨会,与会专家们认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获得了心理健康方面的帮助。
美国疾病控制防制中心(CDC)日前公布了一项年度调查报告指出,美国部分地区有高达16%高中青少年承认,在过去的一年内曾有过自杀的念头。
陈彦玲教授在完成台湾大医学硕士学位之后到美国攻读儿童发展、资优教育和整体心理学博士,擅长人际沟通、正向思维训练与心理疗愈,其服务范围跨中、日、台、美、澳、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其演讲录影获得台湾政府国家典藏,现任美国心身医科大学教授。陈教授近二十年的教育经验,帮助了无数的人解决了烦恼,使他们找到了人生的光明。她在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生活百分百》节目中为众多家长解答教育问题的节目深受广大听众的欢迎和喜爱,希望能够为您教育子女提供一盏指路的明灯。
(大纪元记者冯阅编译报导)当单身父母离婚后开始新的约会时常会面临以下问题:什么时候把我的新伴侣介绍给我的孩子合适呢?我该怎么做呢?处理这样的情形也许会困难。但总有办法让这个过渡对你和你的孩子压力小一些。
手提电话已经是现代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通信必备品,但长时间使用手机,会给身体带来伤害的相关研究也没曾听过。但随着手机使用者年龄趋向年幼化,最新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儿童长时间使用手机,容易患上“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亦称儿童多动症)。
(大纪元记者冯阅编译报导)“如果别人都去跳桥,你也跟着跳吗?”几乎每个问这个问题的父母都会被反驳说:“每个人都这样,为什么我不能呢?”我们的妈妈正如大多数家长一样,希望我们成长为不受社会压力、周围环境影响的有主见的人。
孩子成长到几岁才可以放心让他们独自在家?其实,没有特别年龄标准,主要取决于孩子的独立性、适应能力以及他们的心理成熟度。也许一个13岁的孩子还不喜欢独处,一个15岁的孩子也可能会招朋引伴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耍。
最新研究发现,每12个澳洲青少年中就有一个或会自残,女孩又甚于男孩。
情感教育(Emotional Educaiton)是教育的世界趋势,被看成是教育过程的一部分,在教育过程中关注被教育者的态度、情绪、情感以及信念,以促进教育个体的健康发展。但由于情感教育不像知识教育那样具有可视性和测量性,往往易被家长们所忽视和不够重视。
常觉得家中的青少年对父母的态度冷淡或不耐?亲子关系如能处理得宜,父母也可成为孩子无话不谈的朋友。
“老师,我一定得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给您打这通电话,因为我快受不了了……”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梅丽带着苦恼与无奈的泣嗦声。她形容那个读八年级的儿子海瑞像得了无语症一样,回到家常常不发一言。
日前,康科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学者发表在加拿大行为科学杂志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如果父亲主动参与教育孩子,将会使得孩子更聪明、行为举止更加得体。
当孩子告别儿童岁月步入少年时代,他们的卧房就应重新装修布置一番了。 做父母的要敢于放手让他们自己装饰房间,以表达他们的喜好、培养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 创建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地。
“网路世界,无远弗界。”网路生活确实为现代人的生活与沟通带来了相当程度的便利,但却也可能为正在成长的孩子带来一些弊端。例如,缺少实际的沟通与互动模式、长时间使用所造成的注意力难以集中,而网路更往往是有心人士积极下手的目标,一旦疏忽,便可能对孩子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
保罗觉得自己就像被丢弃的废物,在这世上根本就毫无用处。他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造了他,却让他看不到生活的希望,让他与行尸走肉没什么差别。
霸凌会发生,探究原因其实每个人都有责任,而且大人的责任比孩子更大,台湾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教授洪兰表示,忙碌之余,一定要倾听孩子心声。尤其模仿是最原始的学习,大人的行为会直接影响孩子,所以防霸凌也应从树立良好家庭行为开始。
(大纪元记者施芝吟台湾台北专题报导)随着人类的压力与环境的改变,罹患忧郁症的朋友也明显增加。据董氏基金会调查发现,13至18岁的青少年族群中,每5个就有1人罹患重度忧郁;19至24岁大学生每4人中有1人。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专题报导)青少年很难由单一原因去解释为何有偏差行为,可能源自家庭功能失衡,或是在学校与同侪人际关系出问题,除了父母没时间管教之外,有时“管教过当”过于干涉,也是问题来源之一,专家建议,父母应学着放手让孩子拥有自主空间。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专题报导)近日校园问题频传,青少年的偏差行为益发受到重视,其实这些孩子只是不断地在寻求一种认同感,在内心深处渴望受到关注,盼有人肯倾听心声,并建立属于他自己的成就感;但现在许多专家学者,都只从外在行为来个别解决,如霸凌、毒品、飙车砍人、凌虐…(增加)等,却忽略其背后成因。
“那天如果没处理好,我们可能就要躺着回去了”。回想起单枪匹马赴约谈判,面对怒火中烧的一大群青少年,化解可能的械斗,眼前这位身材瘦小的“欧吉桑”施俊钧余悸犹存。
国中阶段的孩子已将重心转移到同侪身上,朋友的影响确实很大。不过,前一晚邱香再次接到学校主任打来的电话,内心不由得沉重起来。这已经是校方的第二次通知了,告知孩子在学校厕所抽烟被当场逮到,因此又要记他一个小过。
(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湾台北报导)您有孩子的管教问题吗?孩子成绩差、爱说谎、叛逆、不听话、缺乏耐挫力,老是“三不五时”做些错事、出些状况……,让你担心焦虑、伤透脑筋吗?先别抓狂,其实孩子只是影印机,他们正在复印你所有的行为。
孩子上了国中,课业压力大、下课后脑子一片空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又该怎么办呢?
据澳洲有关专家说,父母与婴儿同床猝死的危险性会大大增加。这否定了南澳验尸官约翰斯(Mark Johns)曾经提出的关于婴儿和父母同房能受益、并可大大减少婴儿猝死症风险的说法(SIDS)。
(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尤妮丝‧甘迺迪雪佛国家儿童及人类健康发展机构(Eunice Kennedy Shriver 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and Human Health Development)针对7,313名六到十年级学生所做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网络霸凌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更甚于过去面对面或局限在校园范围内的传统的欺凌行为。
青少年正值叛逆期,常令许多父母伤透脑筋。有的父母过于严厉或唠叨让孩子更加叛逆,有的父母又过于民主,以为将孩子当朋友对待可以增加亲子关系。但美国一位教育作家艾伦‧瑞特伯格(Ellen Pober Rittberg)撰文指出,教育青少年还是需要一些规范和伦理。
(大纪元记者闻慧多伦多编译报导)开学将至,对于许多孩子来说,他们穿著名牌跑鞋、背着装有笔记本和削好铅笔的书包,高高兴兴重返校园。但是,也有一些孩子,随着开始日期渐近,他们愈加感到焦虑或恐惧。 对那些在新学期转到新学校的孩子,他们需要面对新老师,要去新环境结交新朋友,这些因素会对孩子造成一段时间地不安和焦虑。 如果暑假后起,家里发生某种变化,也可能会导致一些极端的对新学年的反应。例如,有人搬了新家,家里来了新成员,或家里可能有人去世了等。不管哪种情况,都会让孩子对上学更为不安。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雷斯桥大学(University of Lethbridge)教育学教授布赖特(Robin Bright)表示,年级小的孩子对于新老师可能会有不安,他们担心老师会不会喜欢自己。 但是对于大些的孩子,压力更是多种多样。学生们可能会担心去哪赶趟校车,或他们害怕不能找到新课程表或新锁柜。他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朋友会不会和他们在一个班里。 在多伦多从事孩子和青少年工作的心理学家科尔(Ester Cole) 说,“建立孩子在学校社区里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她强调,孩子需要与他们日常在课间或在餐厅接触的同龄人之间建立友好关系,这教孩子了解社区,知道如何去协商和合作。 布赖特称,解决返学压力的最好方式是谈论出心里的恐惧。在开学前几周里,父母花些时间陪孩子沿着去学校的路走一走,在学校的操场上转一转,帮助小孩熟悉周围的环境。 孩子求助电话(Kids Help Phone)是一个针对5到20岁孩子的青年咨询服务机构,它就学生开学恐惧问题给父母们提出了一些建议。在过去5年中,孩子求助电话机构的在线活动有所增加。这表明,孩子的向外求助方式正在改变。如果他们和父母谈话觉得不自在,他们会尽量用其他方式来得到帮助。 科尔表示,孩子们指望父母来消除他们的恐惧。但是,如果他们看到父母担心时,他们更不易静下来。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让入学前的不安减到最小的方式是在停歇时间找事情做,让每天过得充实些,直到开学前。 布赖特接着补充,在开学前一段时间,父母不应该低估好习惯的重要性。保持健康,得到充足的睡眠、锻练和合理膳食是非常重要的。◇
美国最近的研究指出,出生排行对人格和才智有影响,父母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往往较具聪明才智,然而排行在后的弟妹,则课业成绩较佳,且性格更外向。排行在前的哥哥姐姐性格上趋于完美主义者;而排行在后的个性更为外向,且比较富于情感和宽恕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