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新生(8)

作者:翔龍 南雲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八)

33、程玉明家 內/外 夜

程玉明的家,遠遠看去,橘黃色的燈光透過白底花格的窗簾,還帶著往日溫馨的氣息。程嫂坐在床頭看《轉法輪》,可是她的心並不靜,不時地看看門口。突然,傳來兩下敲門聲。程嫂欣喜起身開門。

程嫂:玉明。

門外:程嫂,是我。

程嫂:是小劉啊,你程哥還沒回來,你改天再來吧。

劉小邙:程嫂,我知道程哥在哪兒,讓我進去說吧。

程嫂把門打開,劉小邙一揮手,身後幾個便衣跟他一起闖進屋。

程嫂:(心裏一驚)這些是誰?

劉小邙:(凶相畢露)警察!(對手下)給我搜。

程嫂慌忙去攔人,人太多,她攔不住。有人去翻衣櫃,把衣服扔地上,有人把寫字臺的抽屜拉下來扔在地上,還有人往床底下看。

程嫂:(大喊)警察也不能私闖民宅,你們憑什麼?

劉小邙:你們一家都煉法輪功,現在政府已經取締,你家書都藏哪兒了?

程嫂:你們有搜查證嗎?

劉小邙一愣:什麼搜查證,老子今天說的話就是搜查證!

幾個便衣三下二下翻完了,沒看見東西。劉小邙抬頭,看見大衣櫃上有兩個紙箱子。

劉小邙:把那個拿下來!

程嫂急了,去拉站在凳子上的便衣,那人沒站穩,斜著砸到劉小邙身上,兩個一齊倒地。

程嫂嚇呆了,一動不敢動。劉小邙急了眼,像一頭被傷著的狼,沖過來一把抓住程嫂的頭髮死命衝牆撞去。程嫂掙扎,反抓住劉小邙的手,可頭被撞到寫字臺上。劉小邙一陣瘋狂猛撞,程嫂的雙手突然鬆下來。劉小邙被人阻止,放下抓著程嫂頭髮的手時,程嫂癱軟在地上。

寫字臺的邊角上黏著頭髮和血跡,地上、牆上也噴濺了許多血。

劉小邙傻眼了,顧不上大衣櫃上那兩個箱子了,帶著人就往外走。司機已經把車門打開,劉小邙坐上副駕駛的位置,驚魂未定,雙手還在發抖。汽車發動機響起。

劉小邙:等等(稍帶顫抖的聲音)。

34、公安一科辦公室 內 傍晚

呂頰善:老羅,你看你,怎麼還是那麼一根筋哪?

羅剛:不是我一根筋,是你們不了解法輪功,這法輪功完全是最正的功法,是教人向善的,而且沒有任何組織,也不參與任何政治。沒有你們所說的準備與誰為敵的任何因素,你要是有良心的話,就應該為我們向上反映一下情況。

呂頰善:夠了,羅剛。你沒有必要和我談這些,我今天完全是看在戰友的份上想幫你一把。現在只有你我兩個人,如果你說一聲不再煉了,我能馬上送你回去,還是做你的總經理,誰也不會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

羅剛:那我就謝謝你了。但是,我跟你說,我做人是有標準的,我不可能做背信棄義的事情,決不能為了自己的所謂前途就背叛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師父和大法。

呂頰善:即是這樣,看來,你是鐵了心了,不再為你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家裏人考慮了?

羅剛:你說錯了,我恰恰是在為自己的人生前途作出的最佳選擇。

呂頰善:(鐵青著臉)那你不要為你現在的選擇後悔。

羅剛:我怎麼會後悔選擇做個好人那,但我想你會為你迫害好人而後悔終生的。

呂頰善:你給我閉嘴!(打開門)你可以走了。

羅剛出門,對面劉小邙一行慌張的跑過來。

35、看守所 內 日

接見室裏,隔著鐵欄,程玉明削瘦了許多,目光仍然堅定。鐵欄外面,除了兩名看守,還有三個人。他認出中間那個,腦中閃現:開著奧迪撞他的人。

旁邊一個穿著警服的人:程玉明,前兩天我們派出所轄區內發生一起入室搶劫殺人案。

程玉明沒聽明白。

穿警服的人:案件就發生在你們家。派出所和刑警隊都出了現場,確定是一起由入室搶劫轉化的殺人案。(把黑布包著的骨灰盒推到程面前)

程玉明好像沒聽明白,看了看黑布包著的盒子,又看了看面前的這三個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睛瞪得大大的,身體開始顫慄……

那三個人起身要走,程玉明這才反映過來,抓著欄杆大喊:我要出去,我要回家看看我媳婦,你們把她怎麼樣了!一個管教遞上一張紙,紙上寫著「悔過書:我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功」。

管教:簽個字,就放你回家。

程玉明盡力克制著顫慄的情緒,蔑視地瞟了一眼那張紙。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