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很強的老中

作者:九里安西王
到了美國唸書,第一次發現其實老美是「算數」很差,而未必是「數學」很差。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CHRISTOF STACHE/AFP/Getty Images)
  人氣: 7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美國,一般人對亞洲人或是華人的刻板印象之一就是「數學」很強,而我自己從來不認為「數學」很強,或許可以說「算數」很強而已。

回想過去在小學、中學時代,我可以算是個好學生,我的數學成績並不突出,只是和其他的生物、物理、化學、甚至國文一樣,總要保持在前幾名就可以,我反而常常羨慕有幾位數學特別強的同學,似乎再難的題目都難不倒他們,而我的目標只是能保持在八十分以上,如果有九十分就更好了,大學聯考時,能夠維持在高標就好。所以全國至少還有四分之一的同年考生的數學比我的數學強,我也從來沒有喜歡過數學課。

到了美國唸書,第一次發現其實老美是「算數」很差,而未必是「數學」很差。這位「老美」是我的指導教授,他的物理與化學的功力令我非常佩服,似乎是一位無所不知的科學家。

幾乎整整兩年,我是他的實驗室總管,好多次,我們一起在做實驗時,對於某些物理化學的運算,我常常會直接套用記在腦海中的公式運算,令他非常疑惑,常常問我為什麼要背這麼多的公式,其實這些公式大可不必背,直接可以從基礎的公式推演出來就好了。

「有必要浪費大腦那麼多記憶的空間嗎?」

但是我往往可以因為有公式,就可以直接跳幾個步驟,而算的比較快。

我也常常疑惑他的「算數」為什麼那麼差?每一個簡單的加、減、乘、除都要用計算機?好多次,在統計我的研究成果時,當他還在按數字鍵,我站在一旁早就用心算唸出答案,而且很少出錯。

後來,每一次他在我旁邊要用計算機時,總會半開玩笑的對我說:「九里安,慢一點,等我一下!」

所以,後來教授常常誇我很聰明,但是我不太同意,我總覺得,那些可能都只是很好的「算數」訓練而已,未必與聰明有關。

後來我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改修電腦碩士,因為大學主修的是生物,不是電腦,所以必須補修一些基礎的數學課學分,如線性代數、離散數學等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電腦系的華人教授並不多,但是這兩三門課程卻往往都是華人教授,而這些基礎課的很多內容,在我們高中三年級的數學課就學過。

記得,有一學期的一門課,每個星期都會有作業,作業要在每次上課前交上去。由於作業成績占總成績的百分之三十,所以非常重要,每一次上課前,幾乎大部分的同學都會早幾分鐘到,上課前再互相核對一下彼此的答案才交上去,我也從來不以為意。

直到有一天,我因為堵車而遲到了三分鐘,當我急急忙忙要進教室前,才發現有四、五位白人同學還站在門口,他們攔下我,要求和我核對過作業,等他們都改正了之後,才一起走進教室,交作業。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就是被他們認定為「數學」很好的老中!◇

——節錄自《走過零下40度》/ 秀威資訊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離別是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個經歷過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個走過的腳印,都是相連的,它一步步帶領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 正名名焉寄,何須正名乎?我仍然想脫盡虛銜浮名,追求名號底下的那個自己,做最真實的自己。聆聽自己生命裡的真性情,此中的踏實自在遠非浮華名號可比。
  • 上個世紀八零年代最冷的一天,在大風雪降臨後,他得知指導教授在系上的權力鬥爭中失敗,離開了蒙大拿大學,而他花了三年直攻的博士學位也不得不終止。那一天的氣溫驟降到零下四十度。
  • 這世上,我只認識一個瑪麗貝。在我迸出果殼,迎向未知時,她給我她家門的鑰匙,為我壯膽,伴我行走天涯。在我怯懦不肯往前行走時,又收回那把鑰匙,督促我勇敢往前,走自己的人生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