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 聽見一片寂靜

作者:黃誌群

圖為旅遊熱門地點黃山。(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印度,是極端的!

有人去了一次,就永遠不想再去,

也有一種人,去了一次,    

就終其一生,一次又一次地回去……

 

*行門淵博,總不離就地品嘗

如果旅行是人一輩子的養分,那麼,印度行旅於我,就是生命的精神糧食了。

年輕時,不論工作、巡演,還是自助旅行,我去過很多地方。瓜地馬拉的提卡爾(Tikal)、布拉格、首都中的首都─巴黎、非洲馬拉威的蒼茫荒原、約旦的沙漠等等奇風異景之地。唯有印度,卻直指生命。

至今猶然不明,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一個地方,對於生命之超越仍然如此熱中?即使現代印度趕不上現在的潮流,她的精神卻是當代的前衛糧食,她似乎一直如此。從古,其思潮即流布中國、東南亞、歐洲,遠至印尼的婆羅浮屠、峇里島,近則影響美國的嬉皮、披頭四……

印度總讓人對生命產生反思和衝擊,髒亂、失序、擾攘、貧窮,卻產生出精緻的藝術、高度的精神思維,強烈的反差,強烈的思索!也正因如此,佛陀才會在印度出世,泰戈爾才會寫出超越世情、充滿愛的篇章吧!也許,很多的不凡,是在矛盾、衝突交織中,才能烹煮出來。

泰戈爾的吉檀迦利有句詠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這句話如同二十年來進出印度的最好注釋,書寫整理這本書時的諸般感受和體會一一浮現眼前,並且,再活一次。

藝術的高度,來自生命的高度。藝術雖然必須在技術上琢磨鍛鍊,卻又須超然脫之,因此,行腳參訪、旅行,就成了閉門造車之外的必要。而印度,正是一個顛覆常人價值觀與世情的地方,我每次去,如果時間夠長,心境上總有層層推進攀越的感覺。

印度,是人一生中值得去一次的地方。當你身處此土,她會一再一再顯示給你看,生命何其矛盾、荒謬!我們可能會深深思索,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深思中,會有一番翻轉。

行門淵博,總不離就地品嘗。

*遇見雲遊師父

天色漸暗,穿過窄窄的小巷子回到民宿。樓下的餐廳早已聚集人潮。大家互相交流著,也分享著印度的所見所聞,對印度食衣住行的資訊交換和印度觀感的熱烈討論,甚至包括藝術的、宗教的、形而上的和哲學的。

有時,從某人得知某個地方的特殊景觀,或你將要前往的目的地的旅行心得,比看旅遊指南還要真實和實用。幾近客滿的餐廳,我隨意找到一個空位,英語不甚流利的我,只能聆聽多於討論,從一些知道的單字中臆測旁人討論的印度經驗。

有人提到位於瓦拉納西附近的小城,阿逾陀(Ayodhya),發生印度教徒和穆斯林衝突事件。而討論著宗教的本質時,其中一個人說到近代的開悟者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我隨即插話說:

「啊,我來印度前,讀過克氏的書,也看過奧修(Osho)談印度教的《奧義書》。」

這時,座中一位時而參與討論時而沉默聆聽的長者突然問我:

「你有靜坐的經驗嗎?」

「有的。」我說:「在我青少年的時候,每天晚上練完拳回到家,我總會靜坐一會兒,再入睡。」

「你可以告訴我,你的靜坐見解嗎?」那個人說。

我沉默片刻,想了一下。這時,全部人似乎都擱下剛剛熱烈的交談,等著我的回答。我說:

「嗯……每次靜坐完,身體暖暖的,很舒服……心裡比較安靜。看事物的方式也變得不同,周遭的世界看起來比較寧靜……」

他聽完我簡單的描述,沉默一會,然後拿起桌上的糖罐子,說:

「你說的靜坐,」然後指了指糖罐子:「只在罐子外面打轉,」

他隨即伸手抓起罐子裡的一把糖,繼續說道:

「裡面的糖,你還沒嚐到!」

他放下糖罐子後,說:

「你提到克里希那穆提、奧修,表示你對追求真理有些興趣。他們對真理都有革命性的見解。」

又是一陣沉默。

「過兩天,我要旅行到菩提迦耶。你來找我,我教你靜坐。」 

他的話有種斬釘截鐵的堅定,一種強大的說服力和氣度!絲毫不予人接受或拒絕,是或否的考慮。於是,我點了點頭。

那天晚上,我無法入睡。 

好似被一根棒子重重擊打的棒喝,心中有種不安交纏著。心裡想,所謂靜坐,好像並非靜靜坐著、不想事情,這麼簡單而已,背後似乎蘊藏著什麼大道理?輾轉難眠,我翻身起來試著靜坐,但心中千頭萬緒,無數的思緒念頭雜亂升起,絲毫不受控制。

煩亂的念頭使我難以坐下去,睜開雙眼,心想:

「這個我不知道的大道理,到底是什麼呢?」◇

——節錄自《在印度,聽見一片寂靜》/ 天下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故事並不是很有意思,如果之前晚上說這些,你們一定會覺得無聊,但我還是要大概跟你們提一下。我小時候,年紀比你們現在還小得多的時候,我住在俄羅斯,那裡有一位呼風喚雨的君主,我們叫他沙皇。這個沙皇就跟現在的德國人一樣喜歡打仗,他有一個計劃,於是派出密使……」
  • 「因為這些信向來都寄送到這棟大樓的這一層樓,現在你把它租下來了。而且你知道的,租約中特別載明,這屋址的使用者必須負責回這些信。」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 謝春梅行醫七十四載,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籠、涉急灘,走遍公館、銅鑼、大湖、泰安、獅潭等偏鄉山澗聚落,救人無數,醫德口碑早在鄉間流傳。
  • 所以,過去中國人對自然的愛好,不下於今日的西方人。但不願和自然對立,祇想如何使自己與自然融而為一。甚至縮小山林的形象,置於庭園裡,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於自然之中。他們也登山,但祇是「我來,我看」,卻不想「征服」,他們欣賞山,不但用眼睛,還用心靈。
  • 陶淵明這個作者,他的作品裡邊有非常深微、幽隱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後的多少詩人都為他而感動。現在大家都認為陶淵明是田園詩人、隱逸詩人,可是你知道嗎?南宋的英雄豪傑、愛國詞人辛棄疾在他的很多詞裡都寫到陶淵明。
  • 趙子龍懷著幼主絕塵而去,那是野史傳奇的世界裡一個傳奇的畫面。
  • 沒有真實情境,孩子怎麼會有刻骨銘心的感受……熱情不會來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們用沾滿泥巴的雙手,從大地捧出來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