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農家子女集(3)——糖果

楊天水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5日訊】”這是幾塊糖果,冰糖、奶糖、水果糖。”一位女教師指著黑板讀道,接著一陣稚嫩可 愛的童腔回蕩於衆山之間--”這是幾塊糖果。”

朝霞,絢麗而不躁,緩緩照亮松潘草野,照亮草野西南部的衆山,照亮某個半山腰的一所山村小學的茅屋,照亮黑板上端莊秀麗的粉筆字,照亮女教師溫柔和善的圓胖臉,照亮十幾 個衣衫不整的男童女童。

女教師十八九歲的樣子,手執一根木棒,再次領讀:”這是一塊糖果。”朝光透越門戶 ,來欣賞她飽滿烏亮的雙辮。

娃們神情專注,拖起稚嫩可愛之童腔,讀道:”這是一塊糖果。”山間之秋氣略微寒, 一陣陣撲進屋裏,有幾個娃娃一邊跟讀,一邊搓微紅的小手。

女教師望著南邊一排孩子說:”親愛的孩子們,如果卓瑪有兩塊糖,桑直有一塊,那麽,他們兩總共有多少糖果呢?請舉手回答。”女教師說。

坐在南邊一排孩子中,有幾個舉起小手,女教師說:”卓瑪回答吧。”一個穿藏袍的女童站了起來,烏亮的小眼睛眨了眨,說:”一共三塊。”女教師邊說:”卓瑪對了。”邊示意卓瑪坐睛。又說:”二年級的孩子們請注意,假定卓瑪分到9塊糖,但是被巴桑拿走四塊,還剩多少塊?”坐在教室中間一排孩子有的舉手,有的扳手指算數,有的低著頭,似是生怕老師發現。女教師笑著對一個男童說:”傑朗,你看9減去4還剩幾呢?”一個黑乎乎的男童怯生生 地站了起來,說:”還有5塊。”女教師開心一笑,說:”傑朗算得對。你坐下,下面請三年 級的孩子們注意--假定卓瑪、巴桑、傑朗每人都分到5塊糖果,那麽三個人一共分到多少塊 糖果呢?請用乘法。”坐在教室後邊的幾個孩子中只有一個人舉手,然後在女教師示意之下, 站起說:”三五一十五,共十五塊。”女教師很高興,走到教室後面,帶後面幾個孩子將乘法口決念了一遍。接著女教師到一個十四五歲男孩子的面前,說:”木錯,現在有十五塊糖果, 要是讓卓瑪、巴桑、傑朗、你四人平分,每人最多能分幾塊呢?餘下多少呢?餘下的怎麽辦呢?”那個叫木錯的男童件舊藏袍,袖子上黑乎乎的,很溫順地站起,望著天花板,慢慢吞吞地說:”最多每人能分三塊,餘下二塊,餘下的二塊給誰呢?”思索片刻後,說:”餘下的兩塊應該給歲數最小的卓瑪。”女教師問:”爲什麽要將多餘的糖果給歲數最小的兒童呢?”木錯說:”歲數大的人要愛護歲數最小的人,這是老師常給我們說的呀。”

女教師:”親愛的孩子們,大孩子應該愛護小弟弟、小妹妹,你們懂不懂?”孩子們立刻齊聲答到:”懂--”屋外一隻牧羊犬,站在樹下,向室內投過好奇的目光,不遠處山坡的牛羊悠閒自在,或低頭吃草,或昂首觀天,女教師打開講臺上的綠帆布書包,掏出一個紙包, 說:”親愛的孩子們,下面我給你們發糖果,好不好?”室內的女童男童,頓時活躍興奮起來 ,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唧唧喳喳,一片嫩聲嫩氣的,猶如燕語鶯聲,有的說:”糖果是什麽樣 子?”有的說:”真的很甜很甜麽?”有的說:”什麽叫冰糖、水果糖?”

女教師向孩子們擺擺手,說:”你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別動,我給你們發糖。”

孩子們頓時安靜了些,個個臉上充滿喜悅與期待的神情。女教師自南邊那排一年級的孩子們發起,每人兩顆糖果,一塊奶糖一塊水果糖。發到四年級的木錯時,只剩一塊水果糖了。 女教師:”木錯,下次老師要給你補上。”木錯:”不要補,老師,我歲數大,應該少吃一塊 。”女教師溫和地撫了撫木錯的頭,說:”真是個仁義的孩子。”此時其他的孩子都在吃糖, 有的嘴裏嚼得咯紮、咯紮響,有的嘖著嘴,美滋滋地享受甜味。有幾個孩子將糖拿在手裏玩。 卓瑪是一年級女童,將一顆糖裝進書包,然後打開另一顆水果糖,用舌頭輕輕舔了數次,又將 揭開的糖紙蓋到原處,小心翼翼地揣到藏袍貼身的口袋裏。女教師想繼續講課,看到小卓瑪的舉動,便心疼地問:”小卓瑪,怎麽不吃糖呢?”卓瑪邊上的女童說:”老師,她一塊都沒吃,那塊叫奶…奶糖的,放在書包裏哩。”女教師:”爲什麽兩塊都留著呢?也是留慢慢吃的麽?”卓瑪:”不,老師,奶糖給我弟,等會放學帶回去。”老師:”小卓瑪,你吃掉吧,老師下個月回城再給你們帶。”卓瑪:”不,老師,我不吃,我要留給弟弟,我弟弟可好玩了。”

女教師走近卓瑪,輕撫著她的髮辮,說:”你弟弟幾歲?多可愛的孩子。””四歲”小卓瑪歪頭一笑,一口小米牙雪白雪白的。

女教師回到講臺上,說:”親愛的孩子們,很多植物、莊稼、瓜果裏都含有甜味,南方的甘庶是甜的,蘋果、橘子、犁、棗子、山楂、甜瓜、西瓜統統是甜的。”孩子們出神地聽講 。

女教師繼續說:”這些帶甜味的東西幾千幾萬年就有了,但是將甜東西造糖,在中國從唐朝才開始。”

有個孩子問:”唐朝?”

女教師:”唐朝在一千二、三年百年前,那時印度人將制糖的辦法傳過來了,從此中國人就有糖吃了。”接著女教師在黑板上寫下:”唐朝時,印度人將煉糖的辦法傳到了中國。” 然後帶著孩子反復讀誦。門外秋山嫺靜,長空一碧,牛羊依舊盤桓於坡草之間,樹下的牧羊犬 大概是站累了,坐到了地上,依然好奇地望著教室。

放學時,卓瑪悄悄地拉住女教師的衣襟,問:”老師,冰糖是什麽樣子?”女教師:” 冰糖呀,就象砸成小碎塊的冰一樣。””甜麽?””當然甜嘍,不甜怎麽能稱爲糖哩。”此時 樹下的牧羊犬邁著小碎步,跑到卓瑪的身邊,圍著卓瑪打轉,尾巴直搖,嘴裏哼哼唧唧,卓瑪蹲下來,掏出藏在貼身的水果糖,用牙齒將糖果咬成兩截,一截捏在手裏,送到牧羊犬的嘴前 ,那犬伸出舌頭,不住地舔糖果,稍後顯得急於吞食,便更猛烈地搖頭擺尾,極盡撒嬌之態, 小卓瑪摸了摸犬耳朵,隨手將半截糖果丟進犬嘴。女教師:”這犬真像你的親兄弟。”卓瑪說 :”我阿爸阿媽也這麽說。”說完又神秘地對女教師說:”老師,你下次要是帶冰糖來,多給 我一塊帶給弟弟,好麽?”女教師溫和一笑,說:小卓瑪,下次我一定給你們多帶一點。好了 ,快回家吃中飯吧,你阿爸阿媽阿弟在等你哩。

離家不遠,小卓瑪望見了阿媽與阿弟在氈包前,便一溜煙跑向氈包,同時掏出書包裏的那塊奶糖,喊道:”阿媽,阿弟,奶糖,奶糖。”牧羊犬或前或後,跟著她蹦蹦跳跳。卓瑪跑到她弟弟的身邊,蹲下來,將奶糖紙剝開,放進弟弟嘴裏說:”弟弟,吃糖,吃糖。”她阿媽 問:”哪來的奶糖?”卓瑪:”我們老師從城裏帶來的,除了木錯只有一塊,其他一人兩塊。 “阿媽:”阿琴老師好,十八九歲的城裏人,放著福不享,偏到我們這山村教你們讀書識字, 真是菩薩投的胎。”卓瑪:”阿琴老師還說下次回家給我們帶冰糖哩,她說冰糖就象砸碎的冰塊一樣,亮晶晶的,透明透明的。”阿媽:”她總共每月只有二、三十元工資,這樣買糖,不要買光了麽?”卓瑪說:”將來我們送只羊給老師行麽?”阿媽:”還應加條哈達哩。”卓瑪 放下書包,幫助阿媽抱草料喂欄裏臨産的母馬,忙了一陣,忽似想起什麽,自貼身處掏出那塊半截糖果,小心地揭開糖紙,舉到阿媽的嘴邊:”阿媽,你嘗一嘗,看甜不甜。”阿媽笑笑說 :”阿媽不嘗,是糖就甜,就好像是佛就救人,是狼就吃人一樣。”小卓瑪只得縮回手,用舌頭舔了好幾下,然後又按原樣包好,放到貼身的口袋裏。

日復一日,卓瑪上學放學,有時在路上悄悄地掏出那半塊水果糖,輕輕用舌頭舔舔,有時在學校無人的地方,悄悄掏出來,美滋滋地輕舔幾下,有時在家掏出來與弟弟舔幾下,然後 收起來,那牧羊犬時常在邊上靜坐神情專注,兩大黑的眼睛盯著卓瑪的手,一動不動,每逢此 時,卓瑪總是不忍心牧羊犬被冷落一邊,從口袋裏掏出點碎的熟羊肉給它。

三個多月過去了,大草原與小山村同蒙上一層厚厚的白雪,除了碧碧的長空偶爾有幾群回雁南行外,山村小學好象完全與世隔絕,女教師偶爾帶孩子到屋外曬太陽時,半山腰才顯出 點生氣,此時卓瑪的牧羊犬總是在卓瑪邊轉來轉去,而且對女教師也越來越友善了,時常跑至 其腳邊,撒嬌地親腳面、蹭褲管。一天近午時分,女教師發現卓瑪站在一堆牧草前,便上前說 :小卓瑪,真對不起,老師說給你們帶冰糖來,幾個月了,也沒買到,哎我們那巴掌大的鬼縣 城不是缺這貨就是缺那貨。卓瑪咧嘴一笑,說:”老師,我們還有糖。”說著便掏拿半截水果 糖放鼻尖聞,然後輕輕舔了幾下。牧羊犬在一邊,聽女教師說話,它就轉頭望著女教師;卓瑪 說話,它就轉頭望著卓瑪。

放學了,卓瑪家是單住在一方,卓瑪與一些小同學同一段路程後,便單獨帶著牧羊犬行路了。開始起風了,那風始而嗚嗚,繼而夾帶排山倒海之勢,將一股巨大的寒氣鋪展到大草原 與衆山之上。小卓瑪打了個寒顫,袖起手,縮了縮脖子,望著前邊那塊避風崖跑去,那牧羊犬大概一聽到風聲,開始略顯猶豫,後見小主人,朝前小跑,便貼到小主人面,跟小卓瑪一道跑 到避風崖前。

那避風崖有數十米長,高高聳立,崖之南腳便是那卓瑪走過無數次的羊腸小道,小山道 的外邊,也就是小山道的南邊是數十米深的峽谷,若是春夏,那峽谷樹草豐茂,雜花叢生;若是秋日,那峽谷則清溪潺潺,好鳥嚶嚶;而今是嚴冬,則一派冷寂,幸有陽光照射,曜眼之潔 白,才起而與蕭殺之氣抗衡,使得冷寂尚未發展到死寂的程度。那陡峭的程度使得牧羊犬也不 願靠近,儘量將身子縮向避風崖的一邊。

小卓瑪在一塊巨石邊坐了下來,將牧羊犬摟在懷裏,掏出點碎羊肉,塞到犬的嘴裏,抱著犬頭親了親,那犬擡起一雙明亮的溫柔的眼睛,望著卓瑪,嗯了數聲,然後掙脫卓瑪,緊貼 到卓瑪的西邊,卓瑪頓時感到溫和了些,她想待風小了些再走,於是掏出課本,大聲朗讀起來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見此山中,雲深不知處。”讀了幾遍,卓瑪便掏出那半塊水果糖,揭開糖紙,用舌頭舔了幾下。

突然遠處深山中傳來了一陣虎豹的嚎叫,牧羊犬便猛地叫了幾聲,由於叫得非常突然, 小卓瑪吃了一驚,手中的半截水果糖掉到了地上,滾了幾尺地,落到了峽谷的坡上,離坡沿只 有幾尺遠。

小卓瑪的目光四處搜索,終於看到了那半截水果糖,在坡的一個小石窩裏躺著,高陽下 ,那原來暗紅的糖紙變得醒目。小卓瑪慢慢挪動腳步,到峽谷坡口處蹲下,她動一步,那牧羊 犬便也動一步,真正的寸步不離,她半跪下伸手想取回糖果,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那牧羊犬縮著身子,趴在峽谷的玻沿口,一臉焦急不安的樣子。

不一會,卓瑪的頭上滲出汗珠,大概是第二次左右,卓瑪終於將那半截水果糖抓到了手 心,剛才繃得緊緊的,漲得通紅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她急忙直起腰,剛擡腳想走向避風崖的一面,大概是有條腿蹲麻了,身子一晃,整個人跌到了峽谷裏。那牧羊犬頓時六神無主 ,想下到峽谷底,又恐懼不前,急得兩個前爪亂刨地面,幾次竄身想沖下峽谷,都又縮著身子 退回到了坡沿。那犬又在羊腸山道焦急地徘徊了一陣,接著向西東兩個方向各跑出數十米,在 一個地方見到有個緩坡,便順著緩坡跑下峽谷,四隻蹄子踩得積冰嚓嚓作響,那犬東嗅西嗅, 確定了方向後,便很快跑到了小卓瑪身邊。

小卓瑪躺在一堆亂石之上,那犬急忙用嘴拱她手,拱她臉,尾巴搖得不息嘴裏發出親熱的低叫。好久,那犬見小卓瑪沒有理它,便沿原路到峽谷邊沿的羊腸小道上,拼命地跑回山村小學。

小學邊的伙房裏,女教師剛吃完中飯,正將剩下的麵條與鹹菜放到一個滿面灰黑的舊碗廚裏,那犬跑過來,親吻她的腳面、褲管,並將頭貼進她的雙膝,然後擡起有所企求的眼睛, 嗯嗯唧唧,望著女教師,女教師笑了,說:”小卓瑪上學這麽早麽?怎麽今天回家沒有吃飯麽 ?來,我這兒還剩下點煮麵條,歸你了。”說罷,將麵條自碗廚中端出,倒進牆邊的一隻陶盆裏,那犬對飯盆沒有絲毫的興趣,反而低聲叫喚不停,一臉焦急不安的神情,同時咬住女教師的褲管往外面走,女教師向門外喊道:”小卓瑪,小卓瑪,你的牧羊犬難道要我教它識字麽? “此時有個學生進來說:”老師,小卓瑪沒有來,她的犬是自己跑來的。”女教師似乎想到是否有什麽不測,便隨著牧羊犬走出門口,此時牧羊犬跑到了女教師的前面,不時地回過頭,發現女教師跑了過來,便急匆匆地小跑,女教師也只得跟著小跑,一道至避風崖處。牧羊犬又回頭望瞭望女教師,然後一步一回頭,順著那個峽谷緩坡,將女教師帶至谷底,女教師望見了躺在亂石堆上的小卓瑪,喊著”小卓瑪”的名字奔了過去,牧羊犬已先到了一步,用嘴拱拱小卓瑪,然後就擡頭望望女教師。女教師急忙蹲下,發現小卓瑪鼻孔流出的殷殷血液,已結成血冰 ,小臉蛋被凍得紫紅紫紅,雙目緊閉,左手心抓著半截水果糖。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夕陽緩緩告別了淮河,躲進了另一個世界。數縷余霞藏在水波中,久久不忍離去。晚秋的風,略帶寒意。兩個婦女,一老一少,各拎一籃帶泥的山芋,慢慢吞吞離開河岸,走向無名村的西尾。
  • 月亮似有幾分羞怯,躲進烏藍的雲裡,長久不肯露面,無名河邊的岸樹青禾,擁抱著無邊的夜色。
  • 王喜自那日在鬧市見到韓信受辱之後,就一直想著祖師爺所說等待「韓主出世」的那番教誨,心想師父定是有意讓自己襄助此人的。
  • 要知道,天下武學包羅萬象,自古也是博大精深的,但為何傳到今日,多數的武學只淪為皮毛的外功?那傳說中的許多武林絕學為何失傳?總歸來說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下。
  • 時光荏苒,也不知過了多少光陰,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間過了多少年。王喜總算開始要兌現他對聖主的誓言,即將走下凡塵了。
  • 話說這個《地仙傳說》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來歷的。這個來歷就要回溯到亙古以前的記憶了。原來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
  •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
  • 這裡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