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史實大揭密—中華名將張靈甫(26)

武夷山:激揚鑄劍(2)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4日訊】

武夷山:激揚鑄劍(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衢州地區位于閩浙贛三省交界處,仙霞岭橫貫全境,向西則是贛東南、閩西北的武夷山、黃崗山。所有這些山岭,全屬于武夷山山系。衢州則像一個盆地,坐落在群山之間,這种地形總体上易守難攻。因此,以堅守衢州為核心,咬住敵人,南北夾擊而殲之。這是第三戰區長官部設定的作戰方針。按照這一方針,七十四軍接著又從江山、常山赶到了衢州東南的龍游、遂昌一線進行布防。

五十八師屯兵遂昌期間,張靈甫決定利用戰前的短暫時間,從熟悉地形、戰術意識到道德操守上都對全師來一個強化訓練。蔡仁杰也正有此意。近日,他剛好作《正气歌新篇》一首,准備令全師誦讀,人人遵行,以砥礪气節。張靈甫深知他最欽慕文天祥,曾經將文天祥的《正气歌》作了逐字注釋,現在再把他的文章一看,內容通俗易懂,鏗鏘上口,不由得大聲叫好。兩人一拍即合,說干就干,一場轟轟烈烈的大練兵活動首先就在明燦的一七二團拉開帷幕。

動員大會气氛熱烈而隆重。

在一處平緩的山腳下,全團官兵以連為單位,席地而坐,井然有序。主席台前,用松枝翠柏搭起的門樓上,兩邊懸挂有張靈甫手書的對聯:“拿衢江水淬火,以武夷山開鋒”,對仗工整,气勢磅礡,橫批為“激揚鑄劍”,巧妙地嵌進了五十八師的代號,點明了本次大會的主題。

全師團長以上官佐出席會議。

為給士兵們起到榜樣作用,長官們一律站在講台上。

全場首先起立,在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向死難烈士默哀之后,由蔡仁杰領讀《正气歌》,官兵們人手一份油印教材,識字的不識字的都一起跟著副師長誦讀起來,聲震四野:

“人活一口气,代代傳忠義,揚我中華魂,舉我鐵軍旗。古有文天祥,以血寫青史,今有張自忠,以死報社稷。學唱正气歌,人人要牢記,我們革命軍,頂天又立地。沖鋒齊向前,逃跑最可恥,作戰不努力,喪國當奴隸。民眾為父母,供我衣和食,言語要恭順,挑水勤掃地。隊友為弟兄,患難同生死,精誠團結好,才有戰斗力,軍法大于天,無人可逃避,宁死于戰場,不死于軍紀。浴血搏功名,方為男儿志,銳气敵三軍,豪气吞万里!”

接著,張靈甫作練兵動員令,動員令簡明扼要,對練兵活動的宗旨、要點分別進行強調和布置。剛講了几句,他忽然皺起了眉頭,肅靜的台下,人人穩坐如鐘,唯有一人坐立不安,時不時地歪一下屁股,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常宁,這小子的江湖習气怎么老犯不了?手杖一指,點著常宁說:“你怎么回事?又坐不住了!你看看各位長官,站在台上紋絲不動。”

面對師座目光炯炯的逼問,常宁急忙起立,下意識地摸了摸屁股,挨了几馬鞭,傷勢雖不重,行軍走路也無大礙,但屁股一挨板凳還是有些痛的。他既難以啟齒、又不得不大聲地回答道:“報告師座,因本人違犯軍紀,被明團長打了十鞭子,一坐下來屁股就痛。”

原來如此,這都是些什么事!張靈甫苦笑不得,越發覺得這一次的強化訓練十分必要。他翹了翹下顎,有些沒好气地訓斥道:“暫且容你站立開會,不是為你屁股,而是為警示他人,違紀者當打板子,以后別再讓我看到你鶴立雞群!”

最后,張靈甫在動員令中希望全師官兵一定要從難從嚴操練戰術、整飭紀律,敢打硬仗,敢出奇兵,將五十八師的各項軍政素質提升為全軍第一。這里所說的“全軍第一”,當然是全体國軍、而不僅僅是七十四軍的第一名,他相信這個目標不僅是他自己、也是蔡仁杰、盧醒等諸位同志的終极目標。所以,他緊接著補充一句道:“提升為全体國軍第一!”

會場上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張靈甫露出會心的微笑,弟兄們高昂的士气讓他這個師長引以為自豪。他一手壓了壓掌聲,向全場激情四射地發出號召道:“本人听說新三十八師孫立人師長練兵有絕技,以長官持靶,教士兵射擊,長官必定愛兵如子,誨人不已,否則一槍射偏,性命難保矣。我部官兵有何高招、險招,方能不輸新三十八師?假若可互擲拉了火的手榴彈,則大智大勇無人可比!怎么樣,有人出來接榜嗎?!”

全場頓時一片諤然。

手榴彈從出手拉火到爆炸只有3~3.7秒,六七十快彈片在方圓18米之內具有絕對殺傷力,比一發子彈的威脅大得多,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以前在實戰中,也有將日軍扔過來的手榴彈再反扔回去的個例,但那畢竟是在殺紅眼睛的時候,為數并不多。蔡仁杰心里很矛盾,既希望有人出來接榜,不至于讓張靈甫難堪,又不希望因此而真的發生什么意外,手心里為大家捏了一把汗。

靜場一兩鐘之后,身后終于有人站出來,大聲報告道:“報告師座,職團接榜,三天之后請各位長官和同僚再前來觀摩!”

出來應戰的,正是明燦。

反擲手榴彈的倡議,看上去像是張靈甫的一時沖動,其實絕對為實戰所需。

國軍重型火器薄弱,手榴彈便成為近距离壓制倭寇的有效手段,但有些士兵、特別是新兵對手榴彈的使用并不熟練;而敵軍在火力強大的优勢條件下仍頑強作戰,或与國軍拼刺刀,或与國軍互擲手榴彈。這一次的南岳會議上,委座也專門強調了必須注重練習手榴彈的問題。委座說:有的士兵把手榴彈戴在腰上,生怕爆炸了,吃飯睡覺都不安心,這是官長沒有盡到訓練責任,指導士兵投擲手榴彈,不僅要告訴他們使用方法,還要使他們多多實習,這就是有了百發子彈、宁拿六十顆練習、而以四十顆來殺敵、但求百發百中的道理。

因此,如何提高投彈的技戰術問題,遂成為五十八師這一次“激揚鑄劍”的重要科目:既要破除恐懼心理,扔得准、扔得遠,還要能夠把日軍扔過來的手榴彈再扔回去;特別是這种反擲彈的訓練方法,不僅最能鍛煉心里承受能力,還是最能衡量官兵關系好坏的試金石。

了解到張靈甫的想法以后,蔡仁杰心里也釋然了很多,何況手榴彈的飛行速度約為每秒12米,只要反映快、動作敏捷,還是有時間揀起來再反擲過去的。

三天之后,張靈甫、蔡仁杰、盧醒帶著原班人馬再次來到一七二團,現場觀摩和檢驗該團的練兵成效。明燦早已集合好隊伍,并在主席台前留出長寬各50米的演習場地,他拍著胸脯,請師座隨便點人与他單挑。哼哼,這家伙是在顯擺自己有能耐呢。張靈甫微微一笑,向台下兩側一看,一眼就看到了常宁,大概他的屁股不痛了,今天坐得規規矩矩,不由得心里一動,想到他前不久被明燦打了十鞭子,不知道他是否服气,于是信手把他一指:“你上。”

好戲開場了,鴉雀無聲,山風也為之屏蔽。

大家都知道常宁挨過團長的打,如果要報复的話,拉火之后,只要稍稍慢一點扔出去,或者扔偏一點,想揀又揀不著,對面的長官則很有可能玩完。

兩人走上演習場,相隔二十米多遠站定。隨著裁判蕭云成的一聲哨響,常宁首先投彈,導火索一拉便出了手,半公斤重的木柄手榴彈帶著一縷青煙,在空中翻著筋斗,轉眼就哧溜溜地落到明燦的腳下,明燦手疾眼快,一把抓起再反擲過去,就在兩人縱身臥到的一瞬間,手榴彈在半空中爆炸,一聲巨響,震得前來觀摩的長官們心里一跳。

濃烈的硝煙向四周迅疾擴散。

硝煙里,兩人從地上爬起來,各自拍著身上的泥土。

“好!好!”看到他們安然無恙,蔡仁杰首先帶頭鼓掌叫好。

張靈甫沒有跟著一起拍手,不是因為他的右手拄著手杖,而是覺得僅此一次并不足以證明練兵的成效。仿佛看穿了師座的心思,走上主席台的明燦掏出一份全團的花名冊,請師座再隨意點選官兵進行擲彈表演。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想必這個問題難不住他。張靈甫便擺了擺手,換了另一道刁鑽的題目,指著正前方約100米處的一個土堆來考他:“假設這個土堆為倭寇坦克,怎么辦?”

“好辦,用迫擊炮平射!” 明燦回答道。

用曲射火炮作平射,這倒是一個大膽的創新。只見他向站在台下的蕭云成把手一招:“上!”

蕭云成和弟兄們迅速抬來一門迫擊炮,拆下炮架,將炮身放低到离地面15度左右后,再扶穩炮筒,令裝填手將炮彈推入炮筒,只見火光一閃,彈頭出膛,剎那間就把前方的土堆炸得泥塊飛濺。

“怎么樣,師座?”明燦抱起胳臂,得意之色盡在臉上。

“這個不作數吧?”盧醒在一邊有些不服气地說,“特种作戰訓練班為師部直屬,本身就是研究各种戰法,你倒好,吃現成飯,比吃軟飯還撩撇!”

听到這一句“比吃軟飯還撩撇”的話,眾將官連同張靈甫自己都“嘿嘿”地笑了。

明燦說:“誰叫我運气這么好咧,師座剛好把他們配屬給本團了。”

瞧這兩家伙,暗中較起勁來!都說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誰也不服誰,有事沒事你啄我一下、我啄你一下,果然有些道理。師座不諳這些凡人瑣事,蔡仁杰可是深有体會的。他轉移話題,對明燦道:“《正气歌》人人會背嗎?”

“會!請副師長隨意點檢。”

蔡仁杰于是信手一指,點出台前一名胖乎乎的小弟兄。那小兵也毫不怯場,一個立正便朗朗背誦起來:“人活一口气,代代傳忠義,揚我中華魂,舉我鐵軍旗”連個哽都沒有打。蔡仁杰頻頻點頭,他相信通過這种堅持不懈、潛移默化的教導,中華民族的凜然正气將有如春風化雨,滋潤每一名弟兄的心田。他又問明燦這小弟兄是那個連隊的,當明燦回答是團部通訊排以后,張靈甫忽然說:“明團長能否一一叫出全排弟兄的尊姓大名?”

“能啊。” 明燦又一口應允,隨即命令通訊排全体起立,然后依次點名,點一個正步走出一個。輪到那名背書的小弟兄時,明燦頓了一頓接著喊道:“王長庚!”“有!” 只見他高聲應答,正步出列。

點名完畢,無一差錯。

觀摩和檢驗活動持續了大半天,直到下午三點鐘才結束,從地形利用、方向識別到槍械拆裝、實彈射擊、徒手對搏等演習科目上,一七二團的練兵成效總体上令人滿意,張靈甫的評价只有兩個字:“五分。”一言九鼎,讓明燦和眾弟兄喜气洋洋。

一行人騎馬返回。路上,參加觀摩的兄弟團代表有的贊不絕口,有的深感壓力,暗自擔心自己若是超不過一七二團的標准那就太沒面子了。蔡仁杰更為高興,說要請大家進城搓一頓。眾人一听蔡副師長請客,不吃白不吃,白吃誰不吃?個個熱烈響應。張靈甫也欣然應允,來此地四五天了,還沒有進城逛逛呢,遂昌雖小,名气可不小,湯顯祖在這里任知縣五年,寫就戲曲名著《牡丹亭》。一時間發了思故之幽情的他,興致勃勃地說:“何不先去尋訪《牡丹亭》,然后再大朵快頤?”有吃有玩,眾人情緒更高。盧醒考慮到一群將校軍官集体逛街、下館子影響不太好,便建議回去換便裝,他和孟鐵蛋則先進城找酒館點好菜,然后讓孟鐵蛋在西門等候大家,眾人一听,言之有理,便快馬赶回各自駐地。

遂昌有四個城門,南北兩邊有河,東西兩面皆山,五十八師師部就暫住于城西妙高山之上的文昌廟。已經身穿青布長衫,手里拿頂白色禮帽的蔡仁杰,一如當年在中學教書的先生風范。他站在廟門口催促道:“我的拐子喲,還沒有換好衣服呀!”

張靈甫此時抓了瞎。他想穿西裝,特別喜歡穿西裝,可平時那有机會穿?等他把自己的兩套西裝從箱底翻出來,才發現已經壓得皺皺巴巴,倘若這樣穿出去不讓人笑掉大牙么!孟鐵蛋、高進偏偏不在身邊,只有他倆會燙衣服呢。當然,孟鐵蛋的技術是高進傳授的。他記得還有一套中山裝,可找了半天也愣沒找著。

對于服飾的講究,可能僅次于他對書法的愛好。國學精深、道德傳統的張靈甫,生活情趣并不崇尚民族服飾,比如他愛穿洋裝就是一個證明.

張靈甫身材俊挺,穿什么都好看,穿軍裝英姿勃勃,穿西裝風流倜儻,穿中山裝神采干練。他的中山裝還是當年服刑時在南京定做的,這种款式衣領翻立,腰圍略收,且褲腰有折襉,褲腳帶卷口,穿起來收腰挺胸很精神。就是穿長袍馬褂,他也一樣穿得出飄逸雅儒的味道,而他之所以鐘情于新派服裝,除了美觀和時尚以外,還有一大因素——与臃腫拖沓的傳統服裝相比,輕便簡洁的新派服裝明顯占优。作為軍人,張靈甫對新派服裝的實用性体會當然更深。

听到蔡仁杰在外面催,得,他干脆只把上衣脫了,穿了一件襯衣走出來。白襯衣,黃軍褲,足蹬一雙黑馬靴,在這樣一個還有些冷意的山風中,倒更顯得他有几分俏皮、几分隨意、几分剽悍。

蔡仁杰嘴里“嘖嘖”了兩聲,自嘲道:“和你這洋派裝束一比,本人就是老夫子嘛。”

張靈甫心情一好,話就多,且妙語連珠。“何謂洋派裝束?當年,我取道上海去廣州,上海灘的洋派景象那才令人應接不暇,時髦女郎為皮鞋尖尖、衣領高高、短襖收腰、長裙飄飄,故有打油詩曰:商量愛著應時裝,高領修裙短衣裳,出色競梳新樣髻,故盤云鬢學東洋。而先生的模樣則為西裝一套、革履一雙、禮帽一頂、手杖一根、眼鏡一副,怀表一個,黃包車一輛,洋涇話几句,姑德摸拎外加三顆藥。”

几句順口溜,逗得蔡仁杰哈哈大笑。

一行人在西門會合以后,便沿路尋訪湯顯祖故跡。遂昌百姓多為畬族,無論男女,皆著圍裙,衣鑲花邊,和外人言語溝通甚難,但只要說起“湯顯祖”這三個字,人人皆知。

很快,在路人指點下,他們就找到門額上篆刻有紅底黑書“遺愛祠”的祠堂,這是康熙年間,民眾為奉祀湯顯祖而建,以彰其功德。正廳內,設有神龕、祭桌和湯公位牌,每年春分和秋分,當地縣官都要親率僚屬及縣學生員、社會名流來此上香瞻拜。湯顯祖于遂昌任上興教、勸農、安民,時間僅為五年,卻讓百姓緬怀至今,而他創作的《牡丹亭》也更是流芳百世,這怎不叫張靈甫和大家感慨万千?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來世走一遭,總得給后輩留下一點什么吧。

天也快黑了。正巧,盧醒挑選的酒家就在附近,几步路就到。

酒家老板一看果然來了十几位客人,忙出門鞠躬相迎,再往樓上的雅座引,又點亮几盞懸在空中的煤油燈。眾人分官長和衛兵兩桌坐定之后,盧醒一邊也把軍衣脫去,一邊給大家說,點了几道當地名肴,有魚頭豆腐、黃米粿、豬手煲、筍干火鍋、香菇燒野雞等等。眾人當然紛紛說好,說就是要品嘗當地的美味。

這老板大約讀過書,操宁波官話,文縐縐的,在一旁熱情介紹道:“遂昌多山,盛產山珍,品种多以菌類、竹筍、野味為常見;又因近海,烹飪傳襲宁幫特色,講究鮮嫩軟滑、不變原味。當然,本地也受鄰省福建之影響,喜用藥材炖肉煲湯,比如豬手煲,即用一味去濕的中藥材炖制而成。”說著,給每人遞上一根紙煙。

從不抽煙的張靈甫,今天也破了戒,大大方方地接過來,當蔡仁杰隨即給他點上火以后,便湊到嘴里拔了一口,然后靠著椅背仰起臉,十分愜意地把煙气吹到空中。不過,別人抽煙,有的是直接叼到嘴上,有的是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只有他像是捉田螺一樣,用三根手指捏住紙煙,這姿勢就在一群吞云吐霧的隱君子當中分明有一种生分、或者是一种矜持。

隔壁那一桌,立刻傳來一陣唧唧喳喳的議論聲、惊嘆聲:

“嗨!快看!師座抽煙了!”

“哎,你們說,咱師座抽煙的樣子像什么?”

“我看呀,就像俺鄰居的小哥哥躲在后院學抽煙一樣!”

于是,小兵們又一陣掩嘴竊笑。

張靈甫扭過頭去,呵斥一句:“笑啥?嚴肅一點!”

蔡仁杰也在旁邊習慣性地敲著邊鼓道:“你們還小,得攢錢娶媳婦,莫把几個錢都拿來抽煙喝酒了。哦,還有,平時也不要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的,沒事就看看書、識識字,听見沒有?也莫怪我多嘴,你們這幫小鬼就是喜歡撒野。”他的這個習慣,出自于做過教師、當過警察的經歷,總想把大家調教好。接著,他又補充一句道:“當然,鐵蛋除外,你們都要向鐵蛋學習!”

長官的夸獎,讓孟鐵蛋十分自豪。一件和蔡副師長有關的事情,忽然涌上心頭,于是起立報告道:“報告長官,今天在一七二團,那個背正气歌的弟兄,我認識他,他的名字不叫王長庚,而是叫胡三元,外號小胖子。”

孟鐵蛋這么一說,才讓大家恍然大悟,想起明燦在點名的時候,那一种稍作停頓的猶豫,還以為他是想了一想才記起人家名字,原來根本就是胡謅瞎編!

“他姥姥的,明燦這小子,把我們都忽悠了呢!”眾人皆憤憤然,特別是盧醒。

“大概明燦叫小胖子叫習慣了,把人家的大名搞忘記了。”蔡仁杰分析道。被明燦的小把戲蒙住,他也是有些生气的。

“嘿嘿,很好、很好呀。這不正說明他們反應很机敏、配合很默契嗎?特別是那個小胖子,在長官點名的時候,能夠意識到是在叫自己,并為長官圓場,我看很難得!” 張靈甫深入一想,倒覺得很有趣。

“不管怎么說,糊弄長官的做法總不對吧?得給他一個教訓。”盧醒不依不饒。

“一個教訓?什么樣的教訓?”張靈甫問。

“明燦總是炫耀他們平時如何戒備、如何警惕?要是我們半夜去摸了他們的槍、或者剪斷他們的電話線,再看他還好意思吹牛不!”

蔡仁杰一听也有几分道理,拿眼睛看了看張靈甫,張靈甫明白這是他在征求自己意見,便點頭說道:“我看可以。本次練兵,宗旨就是從嚴從難,從實戰出發嘛。只是摸槍不可取,以免發生誤會。”

“好的。” 蔡仁杰接過話頭,對盧醒說:“此事交給你,帶几個弟兄進入一七二團防區,把電話線給我掐了,明天一早我和師座再去清他們的鋪、辦他們的筋。”

這時候,第一道菜——用肉絲、青菜、冬筍爆炒的黃米粿端上來了。

眾人于是斟滿酒,站起來紛紛說干了、干了。

張靈甫酒量也不大,別人一飲而盡,還互相把酒杯一亮。他只是抿了一小口,臉頰就染上一片紅暈。捂住酒杯的他,怕大家鬧自己的酒,便找到一個話題問盧醒:“咦?怎么沒有點金華火腿?”

盧醒正欲回答,恭候在一邊的老板上前回答道“如今兵荒馬亂,路上關卡多、劫匪多,進貨實屬不易,若為太平年間,海鮮尚可快馬運來,遑論火腿?”

“此地從前想必也不平安吧?”張靈甫又問。他听兩任軍座都提到過,說方匪志敏一伙在江西玉山被他們打敗以后,其殘部就潛入到隧昌縣,建立起以九龍山為中心的浙南土匪基地。

老板連連搖頭嘆息,說:“不提也擺,不提也擺,本分人家就沒几天舒坦日子。前几年山里鬧共匪,分地不說,又拿老父作人質,索要五百大洋,不給就撕票。我家祖上辛苦置業,不偷不搶,憑什么要給你共匪地?給你共匪錢?”

“那依你看,國軍剿匪成效如何?”蔡仁杰也蠻有興趣地問道。

“唉,真是一言難盡啊。”老板又是一聲長嘆。“別的不說,且說一例:有一年,共匪藏匿于山林之中,官軍圍之,欲放火燒山,可那片山林皆為附近鄉鄰所有,男女老少全下跪哀號,說家家戶戶就靠這些樹木吃飯,央求官軍高抬貴手。長官向鄉民曉以共匪為萬惡之源, 共匪搞共產, 將百姓視為奴隸, 搶劫的一無所有, 如不剿滅共匪, 豈止這山林, ;一切都被共匪共產了, 老百姓到時啥也沒有了, 到不如痛一陣, 來個今後的永世太平. 但好說歹說, 鄉鄰們就是不聽, 長官只好作罷, 勉強將山林圍起來, 由于兵力不足, 至使共匪乘一個瓢潑大雨的黑夜逃走. 如此這般,共匪豈可徹底剿滅?”

眾人一片默然,各自喝起悶酒。流氓地痞為搶錢糧跟著共匪跑,有產者扯國軍后腿,這他娘的是個什么怪圈! 沒有了私有財產, “人窮志短”, 人就沒有了任何的權力, 沒有了任何權力, 人就變成了共匪頭子們的奴隸, 共黨蘇維埃社會其實就是奴隸社會, 如此危險, 這些有產者怎麼就意識不到呢!

十几年以后,共產黨為了選拔黨性十足的黨員, 而發動了”指鹿為馬, 以試其忠”的美名為”大躍進”的選拔劇, 大辦鋼鐵的狂潮席卷神州大地,當年國軍沒有燒的山林, 几乎一夜之間全被砍光,當年的那些阻擋國軍燒山的有產者, 除了被共黨殺頭的以外﹐如今都成了被共產黨剝奪了一切權力的公社社員, 當他們餓的手無縛雞之力的時候﹐當共產黨的黨民兵把守着村口不讓他們出去要飯而只能活活等死的時候﹐他們對當年的所作所為又有何感想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絢麗的晚霞在天上鋪了一層又一層,把万山映得通紅。為及時向部隊傳達南岳會議精
    神,張靈甫、蔡仁杰一回來就通知全師各團排長以上、師直各部班長以上的官佐連
    夜開會。
    大家認為,長官晉升,當然要表示歡迎,所以當他倆一進小禮堂,即全體起立,熱
    烈鼓掌。蕭云成甚至激動得帶頭高呼:“恭喜張師長、蔡副師長執掌帥印!”明燦、
    高進、常宁等人更是群起響應。蔡仁杰對此急忙擺手,示意大家不要這樣張揚,張
    靈甫則以他慣有的冷峻目光橫掃會場一眼,然后將手杖橫擱在講台上。見長官臉上
    毫無喜慶之色,掌聲這才稀落下來。
  • 就在那一年, 王玉玲女士與張靈甫將軍經人介紹在長沙一個理髮館裡見了面, 開始了
    他們的交往, 並于這一年的金秋在上海金門大飯店舉行了婚禮,之后定居南京二條
    巷焦園一號。當時, 張靈甫將軍兼任南京警備司令. 據說張靈甫十分留戀這個家,
    曾說:“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親手布置的家,我好幸福呀!”
  • 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黃昏,張靈甫將軍站在石洞指揮所裹,他目視著洞外不遠
    的廝殺,終於向天擲出長長的苦喟!他集合了在石洞裹的副師長蔡仁傑將軍、五十
    八旅的旅長盧醒將軍、五十七旅的副旅長明燦將軍、團長周少賓上校、參謀處長劉
    立梓上校,對他們曉示守土衛國的軍人天職,眼看陣地將失守,惟有殺身以表白一
    個軍人的志氣。將領們都表示了不能成功只有成仁的決心。張將軍頻頻頷首,隨著
    從容地寫下了他的訣別書。
  • 孟良崮是一處東西連綿十數里的石頭山,亂石遍佈,怪岩錯落,既無村舍,亦無樹木,缺乏水源。匪軍迅即調集八個縱隊(軍)四面圍攻,戰況激烈,雙方傷亡慘重,我軍缺彈藥糧水,枵腹征戰,所用水冷式重機槍因缺水無法發射(初以人尿代替後來尿亦無出),空軍雖空投彈藥、大餅饅頭及茶水,因山陡多落敵區。在萬般困難狀況下,浴血苦鬥,黃沙滾滾,殺聲震天,至十六日中午匪軍己接近軍指揮所附近,張將軍毅然寫下遺書:「十餘萬之匪,向我圍攻數日,今彈盡援絕,水糧俱無,我決與仁傑(副軍長蔡仁傑)戰至最後以一彈飲訣成仁,上報國家領袖,下對部屬袍澤。老父來京,未克親侍,希菩待之,幼子希善撫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靈甫絕筆。」遺書先交隨從楊少校突圍帶出(此一遺書原件現藏鳳山陸軍官校校史館)。苦戰至十六日下午三時,張將軍即與副軍長蔡仁傑、師長盧醒等六將領從容持槍自戕殉國。
  • 劉驍留給孟玲玲的遺書,孟玲玲還來不及收到,自己也犧牲了,死得很慘,一個人死在路邊,她的遺體直到在戰後才被高進和蕭雲成他們找到。
  • 張靈甫 WY三劍客

    撈刀河:虎落平原(4)

    時間一晃過去兩個月,侵華日軍又向長沙發起了第二次進攻。這是七十四軍成為全
    國戰略攻擊軍後的首場惡戰。最高統帥部和第九戰區都對七十四軍寄予重托,期望
    其再發虎威,力保長沙。

  • 撈刀河:虎落平原(1)七月七日,贛北宜春。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時刻,沒有一絲風,陰沉沉的烏云扣在明月山上,像蒸籠罩住了悶熱的潮气,山下的河邊臥著一頭老水牛,只把鼻子露出水面,几株河柳也沒精打采,片片樹葉低垂,連樹上的知鴉都懶得叫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