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王永慶的兩百圓有多大

文/陳柔縉
  人氣: 806
【字號】    
   標籤: tags:

王永慶事業輝煌,是台灣人的一代傳奇。關於他的故事,莫不從「赤貧」講起,都說是父親給了他兩百元,讓他在嘉義開了一家小小米店,才有日後的台塑王國。

一個月二十圓,全家即可溫飽

讀報章雜誌,如果眼睛不在「兩百元」稍作停留,一滑過去,那個兩百元真的很少;買兩個便當,剩下來大概也沒幾個銅板了。但是,如果再仔細多想幾秒,1917年出生的王永慶,16歲自立開米店,那個「兩百元」必須倒飛七十幾年,回去當1933年的「兩百圓」。當時,除了不記做「元」,而寫成「圓」之外,「兩百圓」也不是兩個便當可以計量。

1933年的兩百圓有多大?王永慶出生的那一年,公學校老師的月薪十七圓;1945年,日本統治台灣的最後一年,小學女老師月薪才漲到五十圓。其間的20 年代,一個南投竹山的警察的月俸為十八圓;30年代,巴士的車掌是時髦的女性工作,台籍的車掌小姐可以拿十五圓。台灣前輩作家葉石濤比王永慶小8歲,他曾說,那個年代,一個月二十圓,「全家即可溫飽」,一個月如有十幾圓,「就很好過了」。所以,王永慶開店的兩百圓資本,大約是一般職業十幾個月的薪水,不算太少,似乎不能以「家貧如洗」來形容。

只受小學教育,競爭力猶勝一般人

事實上,王永慶反倒說過,父親是新店直潭山上的茶商,「我家裡還算是小康,所以能夠到布行去剪布回來做衣服穿」。戰前台灣的貧富差距頗大,有錢的大地主坐收田租,可以有錢到環遊世界半年一年,但這種人屬於極少數。窮苦勤儉者居多。少年王永慶本來以為家鄉最窮,出外謀生,目睹漁民生活,「才知道窮苦是多麼普遍」。

戰後初期崛起的企業家有一些共同特徵,像聲寶的陳茂榜、國際牌的洪建全、高雄東南水泥的陳江章、新光的吳火獅、國泰的蔡萬春、台南幫的吳修齊和吳尊賢兄弟,他們和王永慶年紀差距在5歲之內,都只受小學教育,但在當時,已算有「相當學歷」,競爭力猶勝今天的大學文憑。陳茂榜、洪建全、陳江章和吳火獅公學校畢業,分別進入日本人的商店當學徒,因而戰後都有生意和語言能力與日本商社往來,並常閱讀日文書報,吸收新資訊。

兩百圓的支助,少去好幾年血汗

1930年代,這些企業家還是鄉下的孩子,十五、六歲,卻各個像小大人,立志出鄉關,到都市打拚。蔡萬春16歲揮別竹南老家,準備北上時,賣菜的父親給他一圓,加上自己存的一圓九角,總共不到三圓。陳江章15歲離開家鄉澎湖,到高雄的營建商「湯川組」當學徒時,身上只帶著四圓。吳火獅從新竹到台北,進入永樂町(迪化街區)日本人的布匹進口批發商店,一個月才領三塊錢。陳茂榜則是公學校畢業後,先進日本人在榮町(衡陽路)的書店「文明堂」,店內有售蓄音器(放唱片的留聲機),他學得相關知識,加上省吃儉用八、九年,存了一百圓,才於1936年創業,在台北市本町(重慶南路)開「東正堂」電器行。相較之下,王永慶從父親那裡得到的兩百圓,少去好幾年的血汗。

勤奮是那一代企業家最鮮明的標誌,不論是兩百圓起步,或是四圓渡海,都永遠值得傳誦與學習。只是,兩百圓被拿來當寒微的佐證,顯然是戰前日本時代的歷史不傳,民間記憶不相連續,才會被如此想當然耳。

1940年前後,當20歲的吳火獅還是校園裡的大三學生,已經在台北和宜蘭之間坐民航飛機談生意了。如果感覺不可思議,那真的應該再多了解一點台灣的歷史。

摘自《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時報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六十年前一場近乎千人的海難,幾乎為世界遺忘。倖存了三十六位生還者,在多年後,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個角落;但是對生存者而言,他們一生也不能忘記,六十年前的那個晚上…
  • (shown)從小喪父、苦讀出身的李昌鈺,在大陸出生、在台灣長大、在美國發光發熱。他創下了許多第一:美國首位州級華裔警政長官、美國歷史上官職最高的亞裔執法官員、參與調查各類案件高達八千多件…
  • 太平輪沉沒,讓許多家庭頓失依靠,有些善心人士發起募捐、義賣,希望能讓頓失經濟來源的家庭,有能力再站起來。除了捐款,事發後,一位來自杭州的貿易商朱雍泉,甚至買下了一家百貨行,更名為「安平百貨」,為太平輪受難家屬提供工作機會,讓他們得以有生存能力並照顧家小。
  • 曾任立法院院長的梁肅容,當年原是要與東北的同鄉一起上船,可是才出生的小女兒發燒得了肺炎,想想天寒地凍,還是等高燒退了再走。梁肅容兒子梁大夫回憶,還好因為妹妹發燒,救了全家。
  • 她的睿智話語如荒漠甘泉般汩汩而出,讓人看了不僅歡喜,更有如被洗滌後,一片清朗…
  • 對我來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秘密花園,只屬於他個人:那裡蘊藏著他的宗教信仰、國家信念、政治信條。我不能強行闖入,也不想這麼做…
  • 在雷曼破產一週年之際,許多人開始檢討,當時美國財政部不去救它,是不是對的?
  • 雷曼關門僅僅25天,但此時波爾森和柏南克對全球股市大規模暴跌感到震驚。這個將他們逼到國會求援的大麻煩,如今嚴重程度遠比估計的大了好幾倍,儘管政府已伸手救援,世界各地的證交所仍爆發災難…
  • 中共當政六十年,前半期倒行逆施,天怒人怨;後半期官商勾結,官場腐敗。獨霸權力的共產黨已經淪為一個無惡不作的利益集團。憑借暴力專政的硬實力,和賄賂收買、欺騙洗腦的軟實力,打造起一個「中國崛起」的表象,對抗全球民主化浪潮。中共政權的統治奧祕何在?
  • 不追洋物,主題非關西方文明,而是觀看與感覺那個時空下,「人」與「事」、「地」交會,所展現具有時代風的世相人情,許多還深藏、綿延到當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