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文盲

古镜

(摄影:Fotolia)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文”字有着广大而丰富的内涵;上至天象运行之数,下至世事纷繁之貌,都以“文”字概括,曰天文、人文。总其万端、归为一理,皆是圣人参天道以化之,是谓文化。而能承载此文化之精义者,人们称之为文人。

在传统中国,文人不仅是一种身份的定位,而是一种理念上的定位、道德上的定位。

“文”字还是一种至上的美誉,古代君王但凡能得到“文”字谥号的,都是最高的荣誉:经纬天地曰文、安邦治国曰文、德美才秀曰文、敏而好学曰文、博闻有识曰文。

古代的书面用语称为文言,载道之言称为文章,美好的风度称为文雅。而文人在大众的心目中,更是集诸多美德于一身,是社会的精英,受到广泛的敬重;因为他们不仅传播知识与理念,也是社会正义的维护者,通明达理、信守道德。

由于领悟与根基不同,传统文人之间也有着不同的境界,虽然有高有低,但对于世间基本的善恶是非多有大致相同的判断。大者有春秋大义、小者有君子四端,皆是他们千古不变的是非标准。

他们也努力笃行,把这些善恶的理念扩展为全民族的共识,成了人们生活中的常识。历史上虽然出现过一些肖小、奸邪之文人,那并不是他们不辨是非,而是其抗拒不了名利情色的诱惑。

到了晚清民国,随着人类道德的普遍下滑,在西学的冲击下,文化在有些人的眼里,不再有着道德上的承载,而只是一种纯粹的知识,那些易理解而实用的西学渐成了许多人的膜拜对象。

由此文人们开始了异变,有的对传统文化口诛笔伐,与共产主义的入侵一拍即合,孵化出了中共这样一个旷古的邪恶组织。随着其篡政的成功,传统文人与文化几被灭绝殆尽,在文化的废墟里,中共遍植党文化的邪恶基因,培育出无数的另类文人--红色文人。

所谓红色文人就是信奉马列邪说的中共文化奴隶与打手,他们说的是党话、写的是简化字、思考用的是中共式的流氓逻辑,在其眼里,是非是模糊的、善恶常为颠倒的、利益是首选的、传统是黑暗的、道义是模糊的。

虽然他们有的也会高谈阔论传统文化,也会大谈佛学哲理,但只是作为一种知识与谈资。在现实事务中,他们时常颠倒善恶、混淆清浊,总是以党文化的反人性理念作为衡量事物的标准。

中共常自夸其帮中国人扫除了多少文盲,其实它们扫除的只是字盲,而非文盲;其目的只是为了更有效、广泛的向大众灌输邪说。传统的文人,并不仅仅是能读书认字,而在于能辨别是非、明理知耻,有起码的道德判断。

而中共训养的红色文人则不然,他们有知少见、昧于天理,惑于名利、束于马列,小事精明、大事糊涂;他们所学的知识恰恰成为其认知的魔障,往往是学的越多,中毒越深。他们是真正的文盲,其盲不在于眼,而在于心;不在于不识字,而在于不明理。

六十年下来,中共的灌输获得了巨大的丰收,亿万多识字而不明理或不讲理的中共式文盲遍布神州。有的人即使反共,也是用中共党文化的思维模式与看问题的方法,其结果自然是跳不出中共的思想牢笼。

时下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残酷迫害上,这些红色文人们的党文化基因全面的发作,虽然他们也多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却免费的为中共的迫害推波助澜。

法轮功作为一种修心健身的功法,在中国大陆使成千上万的人获得了身体的康复、心灵的升华,这些在中共的媒体上曾经都是报到过的;大法弟子也莫不以“真、善、忍”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然而,这样一个平和的修炼团体却遭受了中共长达十三年的疯狂镇压与虐杀,至今中共也找不出一条合法合理的理由,来为它们的犯罪辩护。只要是一个良知尚在的人都会指责中共的暴行,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而中共训化出的红色文人们对此却展示了他们超级的冷漠与匪夷所思的歪理:

中共虽不好,法轮功也不咋地;在法轮功之中共之间我保持中立;修炼就修炼,干嘛要搞政治?法轮功那么好,政府为何要镇压?历史上就有太平天国之类利用宗教造反的,所以政府要镇压;我就讨厌法轮功搞的迷信,所以应该镇压;法轮功的传单到处撒,让人反感;法轮功在国外丢中国的脸,不爱国;法轮功批评中共,揭人短处是为不善不忍……。诸如此类的论调在大陆可谓俯拾即是。

笔者的身边也有这类平时喜欢大谈文化、艺术的红色文人,有一次我把《九评共产党》送给一位搞艺术的朋友,他在看了之后告诉我:你被洗脑了,不要被别人利用了。

曾经有一个时常爱谈老子的朋友在看了真相资料后说:法轮功怎么就说共产党的坏话啊,说人坏话的都不好。还有一位朋友说:法轮功的书不能看,一看就会自动洗脑、就会相信了。这些话他们往往是张口即来,却每每让我震惊的无语。

这就是红色文人们的是非观,文化在他们身上体现的不是开智,而是闭智。讽刺的是,就连中共自己也知道这场迫害的罪大恶极,悄悄的都转入了地下,而大量红色文人们还千方百计的为其背书。

对中共的残酷暴行不置一词,对受尽迫害的修炼人却是百般挑剔;法轮功这么不对、那么不好,总之一条中共为非作歹是天经地义,法轮功维护权利就是万万不能,哪怕法轮功维护的也是这些红色文人们被剥夺的权利。就像是一群做惯奴才的人,却总是看不惯那些不想做奴才的人,比其主子还要惶恐。

此类论调的主要特点是:崇尚暴力,没有起码的法律意识,更遑论道德;漠视犯罪,对同胞的受难麻木不仁;不谈是非,以利益为判断的标准;先入为主,无根据而找理由;善恶不分,把自己当中共。

其逻辑大致为:只准中共杀人,不准百姓喊冤;中共要害谁,就是谁不好;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就应该镇压;有人利用宗教造反,所以宗教都应该取缔;中共可以任意诽谤他人,老百姓不能控诉中共罪恶。

大法弟子在被迫害的十三年里,至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数十万人被判刑劳教,无数人被酷刑摧残,还有百万家庭被株连、抄家、罚款。然而却没有一例大法弟子的暴力事件,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迫害中还一心劝善。

他们在暗无天日的苦难里,却心挂世人,向人们讲述事实的真相以及中国人面临的危机,这不是大善大忍吗?在善恶如此分明的态势下,却依然有人不辨正邪,为恶党辩护,执意把自己的生命拴在了中共的船上,实在是辜负了上天的慈悲!

自古以来,文人一直是社会的良心,是天下苍生的代言人。然而在中共的治下,许多知识分子却丧失了传统文人的社会功能与道德良知,成了一群歌功颂德或无是无非的文字工作者、一群掌握知识的文盲、党文化的牺牲品。

他们的存在只是证明了中共的邪恶,在天灭中共的今天,继续执迷不悟,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正是:

红色文人何其多,马列攻心坠网罗。
高谈阔论样样懂,空读诗书不辨魔。
当年多少民国士,一念之差投共窝。
换来身死万般辱,后人不鉴叹奈何。
中共作恶强为辩,哪知已向深渊挪。
来日大难看将至,回归道义莫蹉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儿们的幸福秘诀,如果出嫁时的锦囊里只能放进去一个字的妙计,婆婆与妈妈一定建议“忍”这个字...
  • 称鸡为“五德之禽”,所以大年初一便被定为鸡日....
  • 一年的最后一天为什么要除,除什么?原来古人在这一年的最后用击鼓的方法来驱逐......
  • 有了正确的金钱与理财观念,又具备了锦囊秘笈──忍耐的工夫之后,首先应该谈一谈“食”这件事...
  • 年节中民间家家户户都有贴春联的习俗,将过年气氛点缀得更为喜气洋洋,从春联上大致可看出主人的...
  • 古代的闺阁女子从皇宫到百姓之家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一定要学裁缝绣花。台北故宫博物院里有一个乾隆皇帝的孝贤皇后亲自缝制送给他的荷包,在孝贤皇后死后乾隆特别让人里外三层做了一个精致的木匣收藏着...
  • 除旧布新之际,最容易引发诗人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感悟人生、历史、宇宙的更多道理、意义和真谛。历代新年诗可谓浩如烟海,灿若群星,有记录各种传统习俗的,有描写喜庆气象的,有抒怀言志的,有寄托祝愿与祈祷的,可谓五彩纷呈...
  • 当我们流连于那皎洁的月下,不自觉得会吟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句子;当我们望着一池碧水似乎想起那“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当我们遇到很多烦恼的事情,也许会体会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中所蕴含的哲理;当失落的时候,如果想到:“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心中就会宽慰许多;当我们什么事情都看开的时候,也许会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豁达,和那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
  • 当时苏东坡是保守派,不赞成王安石的变法。在离京任职期间,写了一些讽刺新法的诗歌和文章。因为他才华横溢,所以说起话来有些口无遮拦。加上第一任夫人,王弗已经去世,没有她帮助苏东坡分清好坏人...
  • 这个“近人”就是指苏东坡身边的与苏东坡走的比较近的人。两任妻子,一位侍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