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篇】为什么行大恶之人不易死?

作者:泰源
善结善果,恶结恶果。(Fotolia)

善结善果,恶结恶果。(Fotolia)

      人气: 10403
【字号】    
   标签: tags: , ,

蔡京四次任相 列名《宋史》“奸臣传”

蔡京,字元长,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家。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崇宁元年,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右相),后又官至太师。蔡京先后四次任宰相,掌权共达十七年之久。

蔡京在任时设应奉局和造作局,大兴花石纲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刮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他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以致币制混乱,民怨沸腾,时称“六大贼首”,在《宋史》中收在“奸臣传”。

因此到了宣和末,蔡京病重,人人都说蔡京必死。唯独晁冲之(宋代江西派诗人)说:“此未死也。此老败坏至此,若使其安然寿终正寝,备极哀荣,这还有天理吗!”(见《家世旧闻》)

蔡京旺极而衰 尝恶果

后来果然不死。到了宋钦宗即位后,80岁高龄的蔡京被贬官流放,在赴儋州贬所时,携带大量金钱,但是他的作恶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钱也买不到东西。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于此。”

他到长沙后,无处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庙里,病困交加,“腹与背贴”。最后,80岁的蔡京于七月二十一日饿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崇教寺。死后因没有棺木,只好以布裹尸,埋进专门收葬贫病无家者的漏泽园中。(“初,元长之窜也,道中市食饮之物,皆不肯售,至于辱骂,无所不至。遂穷饿而死。”(见《挥尘后录》)

蔡京被贬官流放后,还写了一首词:

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

此时他才尝到了一生作恶的后果。

后来清朝举人彭希涑曾评说:是则有阴德者,不死可庆;有阴祸者,不死可惧也。可见:行大恶之人不易死,因其恶行未被清算也。如让其死得安然,寿终正寝,备极哀荣,岂不是没有了天理吗!

蔡京的命格 归禄格大富贵

北宋奸臣蔡京(网路图片)
北宋奸臣蔡京命格大富贵却贪婪作恶,糟蹋了好命,死前尝恶果。(网路图片)

其实蔡京的八字是不错的,让这样一个奸臣得了这个好八字,也真是糟蹋了。清代王士禛写的《池北偶谈》中,里面有一文:宋诸相八字。其中载有蔡京的八字:丁亥年、壬寅月、壬辰日、辛亥时。稍懂八字的人都能看出,这是“归禄格”。

命书云:日禄居时,青云得路。这种格成格的条件是:前面三柱的配合是:财、官、食伤星强,身弱;而时支刚好是日主的建禄(亥水)之地,时干、支没有被克破,这样就能发挥出时支的四两拨千斤的称砣的作用,就能把前面三柱旺盛的财、官、食伤全都承担起来,这还不是一个名利双收的富贵命吗!

像这样大格局的命,我在“命运探索”的系列文章中已举过好多个例子,都是容易成功的命,如有读者能一直看下来的话,对这个八字是能分析出来的。

关于蔡京的命,在(宋)洪迈的《夷坚甲志》中也有一篇记载:

蔡京,字元长,中进士后最初任职是钱塘(今浙江杭州)县尉。一次执行巡捕任务来到汤村,天色傍晚,找了馆舍休息。有一位相像很雄伟的道人求见,蔡元长平时喜欢和修仙炼丹的方士接近,就迫不及待地请道士进来谈话,道士饮酒之后离去。

第二天蔡元长夜宿到另外一个地方,道士又来相见。第三天蔡元长住到近村,道士又来了。饮了几杯酒以后,道士恳求说:“天已晚我回不去了,想借一宿可以吗?”蔡元长开始还不同意,那道士恳求再三,不得已才答应下来,而且同床睡时,道士让蔡睡在外边,自己却睡里边。他告戒蔡元长说:“半夜有来找人的,不要理他们。”

蔡元长想着这道士可能是奸盗亡命之徒,在受着追捕,自己身为武官,保护隐藏他是太不对了,但也无可奈何了。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夜里三更,还没合眼。这时听到房外有人声,不一会儿,声音嘈杂,像是有不少人,接着破门而入。听有人说:“车四原来在这里,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忍耐了!”就要到床上来抓他。

这时又听有人说:“恐怕伤着床外边的人,天帝发怒,我们就都是罪人了。”蔡元长大惊坐起,呼喊他的侍从,没有一个人答应。而那道士安然熟睡,推也推不醒他。外边来的人说:“又被这家伙多活六十年,可怪可怪!”嗟叹好久。听到室内好像是揭几万张竹纸的声音,直到雄鸡高唱,才归于寂然。这时蔡元长呼喊他的从人,人们好像梦中才醒,问他们见到了什么?他们却一无所知。

道士精神抖擞地起来,高兴地向蔡元长道谢。他说:“我就是车四,靠您脱了大难,又可以再活一个甲子了,我在世上已度过三次危险,今后就没有什么可害怕了。先生今世应该贵极爵高,我因此才得以脱身,不然的话,我和先生就都死了。先生大恩无以为报,我这里有药,能使纸化为铁,铁化为铜,铜化为银,银又可以化为金,先生您想要吗?”

蔡元长拒绝不受,那道士坚持给他说了化汞取利之术,说:“改日急时可以派上用场。”天将明时道士告别而去,以后再没见到他。

蔡元长仅以化汞的方法传给他的一个儿子蔡翛。蔡元长死后,蔡翛家被流放到广西,就是靠着化汞的技术来接济家庭。象州(今广西象县)郡陈丙曾在蔡家作过门客,这件事是他讲的。

通过八字的分析和上例的记载,可见蔡京的富贵命并不是偶然,那为什么生成这么好的命,会成为一个大奸臣,甚至死无葬身之地呢?是咎由自取的吗?

富贵命为何却成大奸臣

一个人能生成富贵的命,是前世、前多世积福德而来的,所以今世能当大官,发大财。但上天给你这些福报,是让你来管治世人,造福于万民,这样才能福泽延绵。而你却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职位,去欺诈群民,不做好事,专干坏事,作出许多损害国计民生,损人利已的事情,这样就会逐渐失去自己的福分,积下许多阴祸。到了自己的福禄享尽之时,便是恶报到来的时候,便会出现上述的旺极而衰的败象了。

蔡京大权在握 人品奸恶贪婪侈靡

下面举几件事例,看下蔡京在大权在握的时候,他做了些什么事情。

蔡京八字中可见,生在壬辰日,为壬骑龙背日,自坐官位。当八字配合得好,得局成格时,指享有官位;局格越高,官位越大,所以他能拜相。但他受尘世所迷,随着地位的提高,蔡京更加贪婪,生活更为侈靡。

崇宁二年正月、进昇为左仆射。蔡京作为放逐之臣而被起用,很快得志,天下人急于看到他的作为。

他废掉元祐皇后,罢除科举法,命令州县都仿照太学三舍生考试选拔。在天下推行方田法。管制江淮七路的茶叶,官方专卖。把盐钞法全部更改,凡是旧钞都不能使用,富商巨贾曾经积存几十万缗,一下子变为流民乞丐,甚至有跳河和自缢而死的。

提点淮东刑狱章縡见状而可怜他们,上奏请修误民的法令,蔡京发怒夺去他的官职。趁著铸造当十大钱,把章縡的弟弟们都陷害了。御史沉畸等人办理案件不合乎他的意旨,被羁管削官的有六人。陈瓘的儿子陈正汇因上书被刺字流放海岛。这就是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番薯,免得造业损德,害人又害己。

蔡京八字中“食神星”很强,“食神星”是指文采的发挥和其人好饮食。因而可见蔡京的散文写的也挺好,他著有散文集。他又是书法家,蔡京的书法艺术具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因而在当时已享有盛誉,朝野上庶学其书者甚多。北宋有“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有少数人认为“蔡”原指蔡京,后世以其“人品奸恶”,遂改为蔡襄。这些从八字中都可以看得出来的。

至于好饮食方面,蔡京的享用就够侈靡了。他爱吃鹌鹑,“每一食羹即杀数百只”,终于有一夜梦到鹌鹑数千只诉于前,其中一鹌鹑居前致辞曰:“食君廪间粟,作君羹内肉。一羹数百命,下箸犹未足。羹肉何足论,生死犹转毂。劝君宜勿食,祸福相倚伏。”(见《庚溪诗话》)可见连鹌鹑都劝他要惜福,免得遭恶报。

又有一日,他集僚属议事,留他们吃饭,单蟹黄馍头一味,就费钱达一千三百余缗(每串十钱,每十串为一缗)(见《宋史》)。

有一士大夫在京师买了一个妾,她自称是蔡太师府里的厨人。有一日叫她作包子,她推辞说不会做。追问她:“既是厨人,何为不会作包子?”她回答说:“我只是包子厨内专门缕葱丝的人,所以不会做包子。”(见《鹤林玉露》)

可见厨中佣人甚多,每项小事都有专人负责。蔡京命中带来的福禄,就这样慢慢地被奢侈掉了,所以到了晚年倒运的时候,有钱也买不到食物,腹与背贴,遂穷饿而死,也就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范纯仁告诫这位亲友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fotolia)
    有个亲属来请教范纯仁如何处世?范纯仁告诫这位亲友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 岳飞和郭靖这样的侠之大者,一生戎马为国为民,英名赫赫永垂青史,谁会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
  • (
Fotolia)
    h2> 勿倚权势而辱善良
  • 中共军队落马的16名高级军官被公布、军方高调推行反腐之际,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16日称,徐才厚与秦桧、魏忠贤等历史上“十大奸臣”奸臣有“惊人的相似”。
  • (国立故宫博物院)
    古语云:“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历史上的一些奸臣,或败坏朝纲,或陷害忠良,或横征暴敛,而往往是兼而有之,使民怨鼎沸,其结果皆无好下场。
  • 北宋奸臣蔡京(网路图片)
    这六个权臣奸佞做事,将古往今来的坏事都做绝了。所以,天下人痛恨他们到了极点,把他们斥为“六贼”。
  • 随着中共内部对江泽民派系的清理,特别是对周永康发迹的石油系统及政法系统的清洗,周永康的日子变得岌岌可危。(合成图片)
    今年十月一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中国石油大学露了一个面,陪同他的不过是学校的校长与书记。中共官方媒体对此没有进行任何报导。而十月二日,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吴仪出席中国石油大学六十周年校庆大会,并登台唱歌,官方官媒却对吴仪出席校庆进行了较为热烈的报导。吴仪当时不过是一个政治局委员,而且退下来的时间比周永康要早五年;周永康刚从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上退下,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媒体的选择性报导将周永康的处境捅了出来。对于稍懂中国政治的人来说,周永康被这样处理,可见其处境极其不妙。
  • (摄影:Fotolia)
    在讲究竞争力与创造力的高科技时代,企业征人多以“才华”、“能力”,以及“是否懂得掌握人际”、“有企图心、野心”等为标准。谈到用人的标准,许多人也会说:“人不能只看外表,重要的是内在与实力。”莫非“才华”就是“内在与实力”?
  • 我近来时与朋友交流诗词学习的体会,其中乐趣颇多。近日一位住在美国的朋友写信给我讨论学填词之事,谈及学填词的途径,参考书目,技巧等。这朋友写过几首诗但从未填过词,眼下是从最基本学起。他说到,由于是在中国念中学时适逢“文革”,当时每天从电台或学校的大喇叭上听到的诗词都只是毛泽东的诗词,老师同学们谈论的也是毛泽东的诗词。听多了自然就熟悉了,所以直到现在对毛泽东的词还能记得住。并且,他觉得毛泽东的词写的不错,尽管他不是个好人。因此,他问我说,就他个人情况而言,能否在学填词过程中以毛泽东的词作为参考?
  • 北宋后期有位奸臣名叫蔡京,他虽有一些才华,却不用在正道上。他投宋徽宗之所好:大兴土木,搜罗江南奇石进献,名为“花石纲”;建万岁山,又名艮岳,征民工四十余万,耗资不可胜计。他又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他又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弄的币制混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