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迷雾.命运天定

【命理】五年间大发大破 绞尽脑汁防劫不如天算

作者:泰源
财来财去,人算不如天算。 (pixabay)
  人气: 4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近代命理学前辈尤达人先生在他的《达人知命四十年》一书中,讲述了一件三十年代为友人评命的真实故事——一个五年前后经历大发财、大破财的命例。

真实故事:

一九三六年(丙子年),尤达人先生的朋友蔡先生在汕头附近的一个市镇办了一所私立小学,私立学校只靠学生的学费收入来支持,所以生活是辛苦平淡的。一天,尤先生和另外几个朋友,到学校聊天。大家忽然把话题谈到命理上去,当时有一位丘先生,是在汕头做生意的,有一位徐先生,是做布业的,他们都懂得命理,一时兴起谈八字命运,看这个,看那个。

这位办小学的蔡先生,看见大家谈得兴高采烈,亦就把他的出生时日说出来,让大家共同研究。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各有各的看法。最后蔡先生请尤达人先生发表他的观点。尤先生分析了他的八字后说:“将来乙运必发,发得不小。丑运必破,破得精光。”

蔡先生忽然发笑,他说:“一个淸寒的敎书先生,怎样会发财?而且发得不小。既然发了财,怎样会破?而且破得精光。”他表示这发得不小和破得精光两件事,都没有这种可能性。丘先生和徐先生也认为尤先生说的有道理,于是尤先生就再解释这两句评语的理由。

不久,东北燃起了战火,起初还以为远隔千里,安之若素。丁丑、戊寅年(1937、1938年),渐渐地蔓延到广东,已卯年(1939年),潮汕沦陷了,学校不能开。敌人占领之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蔡先生日处愁城,想到不如跑到大后方去,或者生活较有办法。他记起了尤先生说他乙运会发财,而且发得不小的那句话,于是跑来见尤先生,问此说当真?尤先生告诉他,现在时候虽然未到,但环境迫着你另辟蹊径,希望会由此而直达康庄。再郑重地告诉他:“乙运是必定会发的,而且发得不小。”

山城 (pixabay)

于是他就携眷搬到大后方的县份去,他们夫妇俩被安置在公立小学当教员,孩子们在那边就学,清茶淡饭挨过了淡泊的几年。

就在蔡先生将入乙运前一年,即癸未年(1943年)的冬天,那里的山城更换了县长,新县长姓朱,亦是潮州人。有同乡向朱县长提及蔡先生的事,也有介绍函引荐蔡先生,就这样蔡面见了朱县长,朱县长委派蔡先生为田赋分处主任。

那时处于战时的特殊情形,那地方又是一个特殊环境,粮价不断地暴涨,货币不断地贬值,蔡先生在此涨贬之间操作,不到几年间,就赚了数逾百万港币的财富。这正是他行“乙”运的时候,十多年前他被批命“乙运必发,发得不小”的话,果然应验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乙酉年(1945年)日军投降。丁亥年(1947年)尤先生因公事到山城去,蔡先生很高兴地与他杯酒欢叙。蔡对他十多年前的预言十分佩服,一个穷敎员居然能够因缘时会而变成百万富翁,他连做梦亦不会想到。于是追间他究竟未来的丑运如何?尤先生仍是说“丑”运要破得精光。蔡先生自忖平生不做投资冒险的生意,夫妇俩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儿女们尚属年少而在求学时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会破财而且破得精光的可能。

他把这些意思向尤先生说了,尤先生告诉他:“照命运的趋势,是有破得精光的可能,究竟如何破法,如何精光法,我亦不知道。只是巳酉丑会成‘劫局’,是一种‘劫夺’的意思。”

于是他开始防“劫”,处事十分保守。他防贼,防借贷放息而遭人倒债,防同事眼红而多生枝节,防上司眼红而要敲他竹杠,他为了要保泰持盈,甚至辞去了主任的职,满载荣归地回返他的家乡,很小心地把那些财产作十分安全的处置,任它劫也劫不去。

戊子年(1948年)大陆的红流汜滥,倏忽侵进了华南。己丑年(1949年)的冬月,潮汕亦沦于赤祸,这时他已交进了丑运。突变之来,使得他手足无措。他眼看情形不对,决定跑到香港来。但是,水路的交通已经断绝,不得已,由陆路辗转而来,当然不可能携带什么钱财。还幸好当时内地和香港都未有怎样严密的限制,结果于庚寅年(1950年)的正月十五日抵达香港。

庚寅年干头透“劫”,地支寅申逢冲(申中的藏庚亦是劫),大运在丑,巳酉丑会成“劫局”,四面楚歌声,兄弟被抓去了,大屋被充公去了,财产通通被清算劫走了,妻儿被赶出祖屋,亦循着陆路跑到香港来。仅三个多月的时间,有如风卷残云般地把他全部的财产“劫”得精光,不仅劫去他“乙运”所赚来的钱财,连他祖上遗下的田产以及古老大屋亦劫夺净尽,就只留得几口人赤手空拳地逃难到香港来,这一场大劫运,可说是“仅以身免”。十多年前所评断的“丑运必破,破得精光”的话,不幸而言中了,而精光的程度,竟然远超过了估计。

五年长夜迢迢的丑运,仅在恶运开始的短短时间,已如十号风暴的猛袭,狂风扫落叶,使人吃不消,未来的三四年,仍在丑运的范围之内,如何度过这漫长的黑夜。结果,只有一家人通力合作去寻求生计,庚寅、辛卯两年(1950、1951年)最艰难,壬辰、癸巳(1952、1953年)有水以泄金气,才找到了一份工厂职员的职位,勉强地度过了丑运。

为何蔡先生“乙运必发,丑运又必破”呢?现在从八字中分析来看一下,蔡先生八字是戊申年、辛酉月、辛巳日、癸巳时。

(大纪元制图)

论命以出生日上面的天干代表自己,此命出生日是辛巳日,上面的辛金就是自己,即属辛金命。生在八月(酉金月),正是金旺之时。要知道十二地支中,有二个是木,二个是火,二个是金,二个是水,四个是土。二个金是酉金和申金,所以金命的人,生在属金的月份,当时金就旺了。再看年支也是申金,这就是说十二地支中两个金都被命主占据了,就旺上加旺。还不止这些,月干辛金透出,年干戊土可生金(土能生金),就相当于此人已经吃饱了,还要硬给他吃一只鸡(酉属鸡,内藏辛金),一只狗(戌属狗,内藏戊土),结果吃得太饱,撑得很难受,怎么办?

三个办法:一是泄法,二是克我法,第三个是我克法。泄法就相当于去大小便,减轻下肠胃的负担,或去运动、跑步、或做工、消耗体能。由于金能生水,用水就是泄法,泄去太旺的金气。五行之中,火能克金,用火就是克我法,以减少金气。而金能克木,用木就是我克法,因为我去克木,等于你拿斧头去劈木,就消耗了自己的多余的体能。

这样一来,便可知这个命由于身太强,而喜水、火、木来减肥,以达到身体标准的状态,所以就喜水、火、木为用神。另一方面,当然忌再吃得太饱,忌土、金的帮助了。

现在看到时干透出一癸水,可泄去强旺的金气,使自己舒服好过些。而地支见两巳火,火能克金,克去些金气,也是好事。但日支的巳火见到酉金,会产生一种化学作用,就是巳酉半合金局(因为巳酉丑三合金局,而巳酉就半合金局),火变成金,反而增加了金的力量。结果现在就是只剩下时柱的癸水和巳火来削弱一下这个辛金大肥佬,力量显然是不够的,所以从配合上就看出不是一个合格的富贵命,因为两者的强弱对比太悬殊。八字论命以中和为贵,以格局用神有情有力为富贵贫贱的根据。

而且此命缺木,木是什么,木是此命的财星、财神,因为财为我享用之物,所以在八字中以我(日主)所克之五行为财,我(日主)是辛金,金克木,所以木就是此命的财。命中不见有财星,这个人就不能发大财,不能靠从事生意或投资等事业去挣大钱,只能靠劳力打工或一技之长等薪酬去谋生。

这从八字中也可解读出来:自己金太旺,有癸水在身边,金能生水,靠水来泄金气,这水就是你的发挥,你的才能,你去打工。本来水能生木,上面解释过木是财星,也就是说一个人发挥了才能,去打工(金生水),就应该由才能或工作赚到钱(水生木),但此命看不到有木(财星),就说明你的才能和工作不能赚到大钱,只能赚回一份糊口薪酬而己,这种配合,在命学中称为“伤官无财可恃,虽巧必贫。”

那为什么又能在“乙”运中大发?因为论命讲一命二运,命是先天生成,运是后天来弥补命中的不足。又一柱大运主十年,上下两字各主五年(也有人说上下两字必须合参)。所以此命走到“乙丑”大运时,前五年是乙木,木是财星,而且是偏财,因为辛金(阴金)克乙木(阴木)为偏财,偏财是什么?偏财是指不劳而获或少劳多获之财,指股票、生意、中奖、赌博、遗产、赠与等钱财,偏财的特点是多来得快,也去得快。

蔡先生虽然命中无财,但当走到此乙木偏财大运时,因命中喜木,所以这乙木偏财运为好运,便可由命中日主辛金生癸水,癸水生乙木,就在这五年中有机遇赚到大钱了。但又何会在下面五年中破得精光呢?因为下面五年是“丑”土运,前面说过此命中忌土,此丑土运为忌运;更不利的是,此丑土与命中的巳火、酉金会合为三合金局,即“巳酉丑三合金局”,命中又忌金,此金局就加重了忌神的力量,所以此五年的确面临一个很不好的逆运。

那又为何说是“劫”运呢?因为金能克木,此命木是财星,所以此克木的金运可叫作“克财”运,但常人习惯上不会说克财,不顺口,只有叫“劫财”,所以在此五年的劫财运中,便完全可以将前面乙木运中所赚得的偏财完全劫走,故有破得精光之说。

又因为命中本来没有的钱财(命中本来没有财星),仅凭一时大运有利而获得,但好运一过,接着行逆运,便打回原形,任凭你本人如何绞尽脑汁去防劫,始终人算不如天算,时也、命也、运也。命理之学,其深奥精微之处,亦在此矣。@*#

-点阅【命运天定.拨开迷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