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说(8):君子不重则不威

作者:薛驰
《论语说》(公有领域/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5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论语‧学而‧八》)

【注释】

重:自重、庄重。

学则不固:一说为“学,则不固”,固为固执或固陋意。一说与上句一体——“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固为坚固意。

主:为主。郑玄《论语注》释为亲近,亦通。

【讨论】

《论语》传世两千多年,每个字都被后人仔细研究过,但异解颇多。今人怎么学《论语》呢?也只能是自己去读原文,参考古人释读,一个字一个字地自己琢磨。钱穆所说甚是——“学者当自知审择,从异解中善求胜义,则见识自可日进。”所谓“诗无达诂”,学《论语》亦如此,学到多少看个人造化。

具体谈到本章。前人有两个分歧。一是“君子不重则不威”与“学则不固”,有的读为一句话,有的分为两句。一是“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这三句,有人以为与上文不连贯,又见于《论语‧子罕》,疑系错简于此。

本文则倾向这样一种理解:本章主旨是讲一个人成为君子的自我修养的功夫,强调了如下五点。

(一)“不重则不威”。君子一定是自重的,否则就没有尊严、威严。这里的“重”,始自内心, “正心诚意”,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威”就表现出来了,如:“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相反,如果一个人不自重,言行轻佻,势必招来侮辱,所谓“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也。

(二)“学则不固”。孔子很反对“固”(固执不化),如“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子罕》),如“非敢为佞也,疾固也”(《论语‧宪问》)。怎样做到“毋固”呢?学。一个“学”字既贯穿孔子一生,也涵盖《论语》全书。

当然,也有人理解为“君子,如果不庄重,就没有威严;即使读书,所学的也不会巩固。”张居正这么教小皇帝:“君子为学必养成深厚凝重的气质,然后外貌威严,而所学的道理自然坚固。若是轻浮浅露,不能厚重,则见于外者,无威之可畏,而其所学者亦不能实有诸己,虽得之,必失之矣。”这也说得通。不过,分量上,似不足以与“不重则不威”相当;而且,如果一定要这么理解,按《论语》语法,“当云学而不固,或虽学不固”(钱穆)。

(三)“主忠信”。一说“恪守忠诚信实”或“要以忠和信两种道德为主”。一说“亲近忠信”之人,前面第六章就说过要“泛爱众,而亲仁”。两说皆可,其实也是相通的。孔子非常强调“忠信”。如“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论语‧卫灵公》);如“主忠信,徙义,崇德也。”(《论语‧颜渊》);如“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论语‧公冶长》)张居正如是教小皇帝:“然立身固要厚重,而存心又在忠信。人不忠信,则事皆无实,何以为学。故又当以诚实不欺为主,而无有一毫之虚伪,然后可以进德也。”

(四)“无友不如己者”。字面上说“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争议很多。这不能从字面上理解。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在世上要打交道的人千千万万,既不能嫉恶如仇,也不能同流合污。“无友不如己者”,是说要见贤思齐、择善而从,自己主动“亲贤臣、远小人”。

(五)“过则勿惮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也就是说,有过不可怕,可怕的是患了“认错恐惧症”,知过不改、巧言饰非,一错再错,一直死路走到底。

孔门教学,主旨是教人做君子(《论语》全书“君子”一词出现107次,可谓核心词汇之一),以上五点就是纲要。张居正说:“以厚重为质,以忠信为主,又辅之以胜己之人,行之以改过之勇,则内外人己,交养互发,而自修之功全矣。学者可不勉哉!”

主要参考资料

《论语注疏》(十三经注疏标点本,李学勤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四书直解》(张居正,九州出版社)
《论语新解》(钱穆着,三联书店)
《论语译注》(杨伯峻着,中华书局)
《论语三百讲》(傅佩荣着,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论语译注》(金良年撰,上海古籍出版社)@

点阅【《论语》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元旦,东京某社团成员聚集在日本最大的孔庙的主殿大成殿前,举行新年首次朗读《论语》的活动。参与者表示,这是社团的新年惯例,朗读《论语》是一年的好开端,在充斥现代科技的今天更应重视传统文化。
  •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以这三句话开篇,当有深意。有人说“一部《论语》是没有形式上系统的”,实则不然。《论语》乃孔门七十子后学之讨论编次所成,为什么这么编,自有其逻辑,隐而不显罢了。孔子是圣人,弟子有七十二贤人,圣贤之说对人来讲有很深、很广的意义。
  •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
  • 如果不“巧言令色”,那又如何“言”和“色”呢?孔子讲“君子有九思”中提到,“色思温”、“言思忠”(《论语·季氏》),大意是脸色要温和,不可以令人难看;言语要忠厚诚恳,没有虚假。孔门教学,不仅仅是教知识,也不仅仅是教技能,更注重的是养成生活良好习惯,纯正品行,从而觉悟于道。
  • 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后举了三个事例,讲人与人的相处之道,都反诸求己。 首先,“为人谋而不忠乎?”尽己之谓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自己有没有尽心尽力?外人不一定确知,要省察自己内心,不得欺心。为什么首先“省”忠呢?或许因为曾子是以“忠恕”二字体悟孔子之道的吧。
  • 本章为孔子论治国的大纲。“道千乘之国”,为什么说“道”不说“治”呢?孔子传承了“道统”,为国以道,讲政教、教化,这大不同于近代以来的政治学。这里的“道”字,又涵盖了如下所说的五件事—敬、信、节用、爱人,使民以时。
  • 本章强调学习以修身、践行为本。孔子教学,强调“文质彬彬”,因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就是说,质多于文就难免粗野,文超过了质又难免虚浮,文和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君子。子贡也说,“文犹质也,质犹文也”,假如毛都去掉了,虎豹的皮革和犬羊的皮革就没多大区别了。
  • 《论语》开篇讲“学而时习之”,这个“之”指什么呢?就包括本章所说的四者——“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孔门教学是顺着人性施教,不是教人禁欲,而是教人修心,比如教人:好色之念减轻一点、贤贤之心加重一点,使生命境界不断提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