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五)大与小(上)

作者:Arnaud
font print 人气: 324
【字号】    
   标签: tags: ,

《莱维家宴》,委罗内赛作于1573 年,555×1280 厘米,威尼斯学院画廊。意大利画派从来没有忘记他们大型湿壁画的传统,16世纪的威尼斯人开始用巨大的布面油画来宣泄他们心中对艺术的无限激情。委罗内赛的这幅代表作《莱维家宴》描述了《圣经》中耶酥揭穿犹大伪善面目的“最后的晚餐”的情景。对于这个题材其他画家都会用严谨的笔触,悲愤的基调作画,但是委罗内赛却饰以大量恢宏的场景。全画高约5米半,长度将近13米,气势辉煌雄大,这幅油画和他的另一幅《喀纳婚宴》号称全世界面积最大的古典油画。

表现出巨大景观的作品往往都很打眼。的确如此,一幅大画是很有气势的。试将一幅70×100厘米的普通幅面作品和一幅700×1000厘米的巨作放在一起展出,如果技艺水平相当,题材类似,更多的人还是倾向于欣赏大的,这很自然。当然能画好巨幅作品本身就体现艺术家的水平,因为要画好大画往往需要比画普通幅面的作品掌握更多的宏观技巧,绘制过程中对作者体力和脑力的消耗更大,对于大形体和大效果的把握则更需水平。

可是同时,也有人喜欢画小幅作品。在很小的作品中表现极其精细的内容并运用类似微雕着色的技巧。其技艺之精可以说画作就是极其精细的工艺品了。这些准确至极的作品耗费不多的资源却叫人叹为观止。荷兰小画派就是这个类型的代表。

荷兰小画派画家吉拉尔‧杜于1660年到1665年之间所作的小型道德寓意画《吹号人》。油画画在木板上,只有38×29厘米的幅面,一本书的大小,但画中的远近人物、环境,甚至衬布的纹理都极其细腻地用画笔表现出来了。在技法上堪称精品中的精品。此作针对当时社会吃喝风气严重的时弊,以描绘吹号为象征的手法隐喻了宗教中所说的“最后审判的号角已吹响”,呼吁人们重拾谦虚谨慎、远离贪欲、敬天奉神的传统美德。此作现藏于卢浮宫。

对于在博物馆或画廊里走马观花的人来说,较大型的展品或许特别令人欢迎。但是也并不一定。有时,一幅两米多高的画不一定有一幅一米多高的受欢迎。因为这也取决于展出位置等方方面面的因素。有时,对于特别大的作品,人们难以将目光一次投满整幅画面,也就出现常说的一眼看不全、看得累等情况。反之,一幅平均一两米的作品,不是太小也不是太大,人们可以一眼看全,思想抓住画面内容的重心也较容易。这样的话,有许多人还是特别喜爱中型的作品。

当然,从绘画的角度来看,画画可不是比谁的画布更大或更小,否则那就太好笑了。技艺高超的艺术家无论画幅大小都能画出杰作;技艺不够的画再大或再小的画也还是不好,反而浪费资源。从绘画的具体过程来看,中型的作品较易于展开各种技法,同时作品完成后在运输、装裱、收藏等方面也是比较便利的。

有些分块绘画融会在一起烘托出一个整体的大效果,尤其是一些棚顶壁画,如果每一块都单独成画,则应该给每一小块的边缘加上边框装饰,否则就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大的范围得有连续规则并有一定变化的方、圆或弧形以规范每一部分的自由绘画内容,以便于在更大整体上形成一定的次序感,从而达到正和美的效果。

而对于那些分块组合成一幅大画,而每一小块从美学上看不适合单独成立的,可以依靠内容而定是否予以画面中的装饰或分离。(注:严格区分于当代某些现代派画家不顾绘画死活强行切割画面为追求某种现代意识的行为。)因为一般情况下是不应该予以加框,以免破坏整体效果的。然而,有时会出现在绘画中需要一定的内容将一些面分一分,也就是有实际的创作中的形体例外,那么使用绘画中的内容加以处理,使其拥有装饰性也是一个方法,同时对绘画也有好处。因为毕竟画面是拼接起来的,其中就有在拼接中时间长了之后热胀冷缩、年代久远等原因造成每单块或多或少出现一些不等的物理变化等众多情况。这样一来,如果在绘制时有所处理,就算将来出现了什么也会在整体光线作用下给人以明暗错觉,和所画内容统一,融入画面中的一部分。这样对作品的保存与块面之间的衔接能起到更久远的作用。当然一切都取决于作者所作的画面内容与形式。

湿壁画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干燥很快,干后的颜色和湿润时的色彩区别巨大,不利于艺术家校对色彩和衔接。因此画湿壁画每次只能快速突击,一次性完成一小块。米开朗基罗就是这样在4年间一块一块地拼出了这整个大型天顶画。西斯汀礼拜堂拱顶的这一整幅湿壁画展现了一位艺术家用个人之力所能创作的最宏大的装饰画。他将拱顶分隔开以分块绘制技法组织画面空间。画中的廊柱其实是用笔画上去以分隔空间的。事实上,在岁月的流逝中,每一块局部都有不同的变色和其它一些变化,但得益于在绘制时的装饰性块面分割,每一块局部的变色丝毫不会影响整个天顶画。画中三百多个人物形象,代表着新柏拉图理论及生命返回到神的主题,是装饰性天顶湿壁画的典范。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牵扯到了一个画面肌理与材质整体性的问题。因为作画毕竟不是做家具,对于材料本身而言有一个整体性的因素。当今有人在油画上贴报纸,错误地将艺术的多样表达性理解为对绘画材料学的彻底废弃,形成不伦不类的作品,这是很不合理的。所以一定要整体处理材料问题,不能搞得不三不四的,绘画肌理与材质一定要保持统一。@*#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刘海粟先生曾经说过:“一部艺术史即是一部创造的历史。……坚持与别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创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则凭什么叫“创作”呢。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是:创造不是凭空生出来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传统做养分的。无所适从的我们,就只好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了。
  • 毛公鼎,西周晚期青铜器,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毛公鼎是特定礼器,高贵华典、古意盎然,与散氏盘、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并称为四大国宝。
  • 这幅画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们先把毛巾弄湿再沾上墨汁,在纸上轻轻拍打,时浓时淡,时聚时散,轻盈地拍出一幅构图。等水墨全干了再层层上色。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在这场大瘟疫之后, 我们将穿越现代科技文明的废墟, 回到人类文明的泉源。此时,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 邀请全世界艺术家一起来思索: 在变形、抽象的绘画一百多年后, 如何把写实绘画放回主舞台, 寻回创作的心法,再现艺术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荣发现甲骨文后,许多学者、名人参与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进行临摹与书法创作,遂使甲骨文书法艺术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际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汉代文字发展成熟的体现,是远古盛世文明的时代象征,蕴含着中华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 以前读朱光潜先生写的“文艺心理学”,里面谈到农渔人在田里海上辛勤工作,劳累危险,可是画画的人往往把他们画得很美,充满了诗情画意,说在浓雾中看帆船真的好美啊,殊不知捕鱼的渔夫在浓雾中航行是多么的提心吊胆,还深怕会触礁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