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九)传统油画技法探究(二)

作者:Arnaud
font print 人气: 467
【字号】    
   标签: tags: ,

提白技法是欧洲传统油画的惯用手法。这种技法通常从亮部以不透明白色塑造形体。这是源于欧洲传统坦培拉绘画间接技法的一种作画方法。先做一个有色的底层,然后从画面最亮部提白塑形,以单纯素描的方式或参杂一点其它的浅色,组织处理画面层次关系。在整个多层反复提白过程中要非常谨慎地保留出透明层形成的暗部或灰暗部,甚至在亮部或精微之处也要保留或显现透明层。

虽然今天很多人都已忘记如何使用这一技艺了,但是在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公元1571—1610年)之后的很多画家都爱在几乎是黑色的深色底子上提白,导致画家们都不得不被人归为“暗色画派大师”。同时,很多材料、颜色上的原因也致使这些作品在历史上一天比一天更黑,油画变黑得很厉害。这些都是很可惜的。

但同时艺术史上也不乏一些清新的小画,暗部轻快而透气,毫不沉闷。而这一类作品大部分是画在白底或浅灰色底上的,所以它们虽然经过了一个较久的历史年代,至今也仍有和谐的光感。

因此如果在中灰或浅灰的底子之上提白,同样可以使提白技法的优势得以发挥。同时,大部分作品的基调是中调的,这样也就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去铺大调,只用把一些小的暗黑部分加深,范围也不大,又不会在将来油层的皂化作用中导致油画变得过分黑。同时,如果作品在后期要大量使用罩染技法画深色的话,浅、中灰的底色可以为罩染提供更大的发挥余地和透明度——这些都是深色底子所难以达到的。

往往油画作品在色彩上显得浓一些,这也是油画的天然特色。但有些人为了使作品达到更大程度的“浊”的感觉,在颜料里混入石头和沙子,就太没有这个必要了。事实上,油画的表现力相当强,并不是非要千篇一律都是同一种浑厚的效果。比如英国的一些作品,油画画面很轻盈,好像他们画的水彩画一样,完全和别的地区的不一样。也就是说艺术家的思想应该要开阔一些。

在绘画中,无论方法、手段或构思、计划或具体的实践行动,都不可以走极端。比如有许多较为复杂的形式或内容可以达到一种繁荣画面的视觉效果,那么有些人可能就开始追求那些东西,或许是复杂的技法步骤、材料配方,或许是复杂的构图组合、装饰纹样等等。但是这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并不理想。因为有许多东西不应该人为地去过分追求,而导致破坏自然的协调。事实上材料或技法等许多因素应该按正当的需要而自然使用、发展,而不是人为想要如何就如何的。过分复杂的技法步骤或材料组合会人为地加大创作的难度,使作画者被技巧牵着鼻子走,而不是正常地运用技艺,到头来反而容易落得事倍功半。

事实上,对于一些具体内容的绘制,如果能够一两次之内绘制完成形体的内容就应该果断完成,而不要拖到后面去。否则在后面的内容绘制中,工作量将会不断增加,直到延长很多的时间才能完成作品,这种对于时间、精力和作画状态的消耗就显得很没有必要。@*#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刘海粟先生曾经说过:“一部艺术史即是一部创造的历史。……坚持与别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创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则凭什么叫“创作”呢。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是:创造不是凭空生出来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传统做养分的。无所适从的我们,就只好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了。
  • 毛公鼎,西周晚期青铜器,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毛公鼎是特定礼器,高贵华典、古意盎然,与散氏盘、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并称为四大国宝。
  • 这幅画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们先把毛巾弄湿再沾上墨汁,在纸上轻轻拍打,时浓时淡,时聚时散,轻盈地拍出一幅构图。等水墨全干了再层层上色。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在这场大瘟疫之后, 我们将穿越现代科技文明的废墟, 回到人类文明的泉源。此时,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 邀请全世界艺术家一起来思索: 在变形、抽象的绘画一百多年后, 如何把写实绘画放回主舞台, 寻回创作的心法,再现艺术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荣发现甲骨文后,许多学者、名人参与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进行临摹与书法创作,遂使甲骨文书法艺术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际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汉代文字发展成熟的体现,是远古盛世文明的时代象征,蕴含着中华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 以前读朱光潜先生写的“文艺心理学”,里面谈到农渔人在田里海上辛勤工作,劳累危险,可是画画的人往往把他们画得很美,充满了诗情画意,说在浓雾中看帆船真的好美啊,殊不知捕鱼的渔夫在浓雾中航行是多么的提心吊胆,还深怕会触礁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