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神韵艺术团历时四个半月的07年上半年全球巡演,于加拿大亚省爱民顿市银禧剧院圆满落下帷幕。图为团员当日演出结束后的合影。(大纪元图片)

从“艺术美学”谈“美国神韵艺术团”的现代启示

2007年05月20日 | 21:17 PM

【大纪元5月20日讯】
缘起:

这次在世界巡回演出的“神韵艺术团”,一直得到各界的热烈回应,也使我们有机会再一次来反思它所带我们的现代启示是什么?

这也是我写这篇短文的缘起,希望分享一些我个人多年来教学和研究“艺术美学”的心得,提供给大家一同来探讨我们今天所面对的艺术表演的问题?!

﹝一﹞现代科技商业文明的艺术困境

我们都知道今天的商业科技文明,给我们人类带来高度的科技发展,以及商品的多样性……可是也因为太重视商业的利益,以及技术的不断开发,也使人类流传几千年的精神文化或艺术的内涵,受到割裂的危机……

对这种文化艺术的危机意识,早在十九世纪“工业革命”以及现代“实证科学”成为社会发展的主流时,就有不少的哲学家、文学家或艺术家对此提出反思了……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伟大的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Tolstoy,1828~1910),在他的著名评论著作《艺术论》(On Art)一书中,就提供批评:
“现代艺术因为上流社会阶级的无信仰,而使内容趋贫乏,现代艺术的表现,愈来愈奇特,愈来愈杂乱,愈来愈不易使人明白,愈来愈耍噱头……”

其实,托尔斯泰针对当时许多艺术家的批评,重点并不仅在于那些作品,他更要传达的是“艺术”(Art)要负起教化“社会”的功能……

由此,他认为十九世纪以来欧洲社会道德堕落,使“艺术”本身也颓废下来。第一个结果就是:“艺术”缺乏它应有的,并且深刻的宗教、道德的精神内涵。第二个结果是:“艺术”只成为少数上层社会的玩赏范围,因而成为徒有装饰,并且缺乏深刻的文化精神内涵。第三个结果是:“艺术”失其“真”和“善”,而变成“幻想”和“推理”。

托尔斯泰严格的宗教性与道德性的批判,不但指向别人,也刺向他自己作品。他以那种毫不犹疑的道德上的坚定,使我们震撼,他那种不断自省与上进的精神,使我们感动……

古典中国读书人,也认为“文以载道”,我们现在也可以提倡“艺以载道”!记得前“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也曾提倡所谓的“美育教育”。

换句话说,就是希望“艺术”的学习或欣赏,能使年轻人达到“教化”的功能。所谓的“教”就是在人格上的“教导”,而“化”就是指精神上的“感化”。

﹝二﹞“艺术美学”的精神内涵是什么?

我们研究“美学”或“艺术”的发展,都能让我们更加清楚美学或艺术的存在,其本质上,只是一种精神内含的表现;或是一种艺术家内在精神的象征。

因此,我们认为一位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最重要的部分是其“精神内涵”,这又必须注意其作品的“历史视域”(Historical Horizon),以及作品传达的“人性穿透力”如何?其次就是作品的“风格”问题,和其“技巧”的成熟度如何的问题。如果以百分比为其作品的重要性的比例,可以展示如下:


以上的附图展示的百分比,只不过是每一位观赏者主观的评法。其实任何人都可以随自己的观点去定下自己的百分比,只不过这里要强调的是:艺术家的“精神内涵”为第一,也是整个艺术作品的“中心”所在,“技巧”是其次的。因为;一位艺术家如果根本找不到他要的表达的“精神内涵”,就是有再好的“技巧”,又能表现怎样高度的作品呢?

我们都知道,艺术的“创作”与“诠释”必须要有三种“历史的视域”,方能真实的揭示出艺术作品的时代性和其所表现的意义何在:

﹝1﹞:艺术家个人成长的历史。
﹝2﹞:在其专业的“艺术史”上,其承传的地位如何?
﹝3﹞:艺术家生活其中的背景,有何文化史上的特性?

换句话说;就是指“个人成长的历史”、“艺术史”、“文化史”这三重“历史视域”的交会处,才能使我们比较完整的去“创作”或“诠释”艺术作品的意义何在。

在一般的情形下,我们都过分的把“创作”或“创作品”当作目地看。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错误的事,只是一位真正成熟的艺术家,对一切创作品本身,并不是非常的看重。换句话说,艺术作品并不是他真正的目地,而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呈现,也可以说是他生命的呈现方式。艺术家真正的目地是“生命本身”,而不是那些已经被表达的作品。例如:托尔斯泰创作他的伟大文学作品《战争与和平》,他的目地并不在于作品本身,而是隐含在他作品中的“生命哲学观”!

总之,艺术的目地只在于“生命本身”,其他的一切,只不过是为此生命的目地所必须有的呈现方式,同时真正伟大的艺术家,更不会藉作品或生命的呈现方式去获得生命以外的任何目地。这就是我们所谓的“艺术美学”的精神内涵。

﹝三﹞“艺以载道”的神韵艺术团给我们现代的启示是什么?

记得著名的宗教哲学家:伊里亚德(Mircea Eliade,1907~1986)在其成名作《圣与俗:宗教的本质》一书中曾说到:

“……发生于“创世”(in the Beginning)之时,便意味着:神或半神人当时在地上的活动情形。因此,对起源的怀旧之情,便等同于“宗教的乡愁”(Religious Nostalgia)。人渴望恢复诸神临在时的活动;同样也渴望活在来自创世者之手的这个世界上,是直接、纯净、稳固的……”

这次“美国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也是以“创世”的大型舞蹈开始,描述了万王之王的天上主佛,沿着各层天国世界层层下走,带领着众神们来到人间,创造了神传文化的故事。主佛下世后曾为大唐皇帝,各界众神下世成为文武百官,创造了人类古代文明典范的大唐盛世文化。

这种编导的方式,正式宗教哲学家Eliade所谓的“神显”(Hiero Phany)。换句话说,“神圣”的事物,可以通过“世俗”故事,来显现自己。人类的历史,就是由无数“神显”的实体所构成的历史。

反之,现代科技商业文明的危机,就是所谓的“去神圣化的世界”(Desacralized World),但落到“世俗”的事物时,就在追求世俗的变异,但变的背后,又没有一种“精神内涵”去支持的话,最后就变成只在耍一些技巧的花招而已。比如现代绘画也好,现代舞蹈也好,都是如此的在变异着……

所以说,这次“美国神韵艺术团”的表演,就是要恢复我们人类“神传文化”的精神内涵,使那些变异的现代艺术,能够找到一种即现代又古典的表演风格!

例如,“美国神韵艺术团”这次演出的“造像”舞剧,就是利用现代高科技的天幕设计,把一位敬仰神佛的石匠,在佛洞中雕刻佛像,可是却苦无思路的遂然入睡,在似梦非梦间,神佛霎然出现,神显佛身,给予石匠启示。他醒后就灵感泉涌而出,挥锤创作出精美的佛像……这不正是敦煌“莫高窟”中那些佛像和飞天图像创作的生动背景吗?!

我们都知道,现代艺术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把属于古典的艺术精神内涵找回来,但又不失现代科技文明的成果。这次“美国神韵艺术团”使用高科技的天幕设计,作为大型演出的背景,就是一次成功的结合“古典”与“现代”的新创作……这也许正式“美国神韵艺术团”带给我们创作现代艺术的“新启示”吧!?@*


【中国舞欣赏】剑舞:九剑斩赤龙 选自舞蹈‘九剑’


【中国舞欣赏】宫廷舞蹈:画梦 表演者:国立台湾艺术大学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