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隨筆:德州的野花季節

圖:在Fredericksburg東郊,十足德州風情的Wild Seed Farms。﹝謝行昌提供﹞

  人氣: 237
【字號】    
   標籤: tags:

德州雖然是美國本土相連的四十八州中,面積最大的一州,但西德州綿延數百哩只見油井,不見綠洲的沙漠景況,也導致德州被誤認為是美國西南區風景最貧乏之區域,任我「妙筆生花」,也湊不出幾句太美的形容詞來。不過拜「聖嬰」現象之賜,近半年多德州雨水充沛,時值春暖花開之際,德州的野花必將盛開,斯時,那點綴在公路兩旁,種類繁多的驕豔花朵,一定會讓你看得心曠神怡,我家門前的各色野生罌粟花,也必定在風中搖曳生姿,吸引路客的眼光。

圖:Wild Seed Farms入口處的燦爛花海。﹝謝行昌提供﹞

提起罌粟花,咱們老中一定會聯想到那令華人不堪回首的鴉片,不過這兒提到的不是那可以提煉出海洛因毒品的罌粟花,而是在北美洲中、南部經常可以見到的一種野花,它的顏色種類繁多,還有單瓣與重瓣花朵之分,春夏交接的四月中到五月初,是德州野生罌粟花盛開之季節,達拉斯郊區的李察遜市,每年春天都會舉辦「野花節」活動,在市政府停車場的四周以及主要道路中間安全島上,市府刻意栽種了各式各樣的野花,野生罌粟花是其中一種,其中橘色的野生罌粟花,甚至還是加州 的州花。無獨有偶,德州的州花矢車菊﹝Bluebonnet﹞也是屬於野花類的,其生長季與野生罌粟花相當,春天開車行駛在德州的公路上,路旁處處可見的淺藍色花海,多半就是矢車菊啦!

圖:這是家門前的野生罌粟花,野蜂正在花間採蜜哪!﹝謝行昌提供﹞

就在這初春時節,「山丘之鄉」的野生罌粟花也會盛開,290公路上有一個對外免費開放,名為Wild Seed Farms的農莊,就在福來德堡鎮﹝Fredericksburg﹞市郊。他們有系統的在農莊進口停車場前,像耕田一樣地種了至少五英畝的野生罌粟花,那 盛開時的一片花海,會讓你看得目不暇給。停下車進入農莊後,穿過賣紀念品與數以百計的各種野花種子的商店,他們在後面莊園中還種有其他各色各樣的野花,那 一片片花田中的燦爛花海,準讓你嘆為觀止。只見遊客們拿著相機穿梭其間取景,你簡直不需要有什麼特殊照相技巧,因為幾乎每一張照片都會是彩色繽紛、美不勝收,值得你把它放大之後掛上牆的。

如果你有意在週末去那兒賞花,大約四月初到五月中旬是德州大部分野花的綻放季節,Wild Seed Farms農莊裡所培植的各種野花,也是在這春暖時分,爭奇鬥艷的把農莊點綴成一個五彩繽紛的花花世界。這農莊介於290公路上的另外兩個旅遊景點、福來德堡鎮與姜森總統﹝President Lyndon B. Johnson﹞出生地的姜森市﹝Johnson City﹞之間,在德州首府奧斯汀正西方約四十英里處,290公路則在I-35高速公路往南穿過奧斯汀主要市區後,會有明顯標示的出口。由達拉斯出發的話,即使不塞車,還是要有四小時的車程,由休士頓出發也得要開個三小時左右。

福來德堡鎮的「太平洋戰爭紀念館」,與姜森市的「姜森總統出生 地紀念館」,都是在欣賞完野花後,值得順道一逛的景點。二次大戰時期,把日倭帝國引以為傲的海軍艦隊打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的美軍太平洋艦隊總指揮官,那位名聞遐邇的尼米茲將軍(General Chester Nimitz),這個以德裔居民為主的福來德堡鎮,就是他的故鄉。他是美國近百年來晉升的四位海軍元帥(相當於陸軍的五星上將)之一,「太平洋戰爭紀念 館」之所以會設置在該鎮,自然也與紀念這位功勳彪炳的尼米茲將軍有關。德國風味盛濃的福來德堡鎮是德州頗有名氣的觀光區,週末假日時遊客甚眾,主街上的停車位是「一位難求」的。我是個標準的「軍事迷」,自然沒有錯過參觀這「太平洋戰爭紀念館」的機會,以後會另文介紹這軍事迷們必感興趣的紀念二次大戰之博物館。

請別錯過野花季的時間,這可是一年一度的盛事,錯過了就得足足再等上一整年囉。由於「全球暖化」的關係,今年的野花可能會提早盛開,Wild Seed Farms是有網站的,每到春天野花季,他們會在網站上公布當天的現場照片,以免遊客白跑一趟。

其實達福區的李察遜市,最近幾年也在「野花季」上下了不少功夫,懶得開幾小時車子去見識那花海奇觀的,也可以就近在李察遜市領略一下野花之美,只不過那Wild Seed Farms農莊裡的一片浩瀚花海早已名滿遐邇,還是值得開長途車去見識一下的。

【謝行昌,2016年3月於美國德州】#

責任編輯:李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咱們德州人一向被外州人譏為「好大喜功」,動不動就要「搞個最大的」,以達福(DFW)機場為例,剛建成時,它是全美國面積第一廣的機場(後來才發現,機場跑道居然座落在一個大型油氣田之上)。還有那牛仔足球館,是全美國座位最多的室內體育館等等。我想,諸如此類的「膨風」建築,都是德州佬為了「掩飾」咱們德州的「無景可賞」與「平淡無奇」而興建的。
  • 提起達拉斯,一般美國人能聯想到的,除了讓達拉斯人「不堪回首」的甘迺迪總統遇刺案,就是那被恭維成「美國隊」的達拉斯牛仔隊啦!達拉斯的華人,像我一樣入境問俗,成為牛仔球迷的當不在少數,不過四十年前一些與牛仔隊有關的趣事,還是得「聽」我們這些「老」死忠球迷娓娓道來,才更能凝聚各位「新」球迷的「向心力」吧?
  • 半世紀之前,從台灣來美國的留學生在出國時,幾乎人手一只大同電鍋,這是因為我們的上一輩體諒後生小子,生怕我們不習慣洋餐,變得所謂「水土不服」,進而影響到課業。事實上,大部份留學生在很短的時間就已習慣了熱狗、炸雞、漢堡之類的速食,只是台幣換算成美金來使,大夥還是有點兒心疼,自炊是咱們最普遍的做法。沒有多久,經驗累積之下,每一只大同電鍋,都被我們這些留學生們把其性能用到極致,在學生宿舍煮米飯之餘,電鍋還可以用來燉湯,只要有點兒耐心,在溫度太高時會自動切斷電源的電鍋,也可以當炒鍋用,炒一些簡單的菜餚呢。
  • 額上墳起」原是「聊齋誌異」裡,「嶗山道士」中的那段神仙異事,這山上發生的事怎會被我給硬生生地扯進水裡,「成就」了我當年的一段「釣魚」故事?這就得要請看官們耐心地聽我「話說從頭」囉!不過這「話說從頭」還得從一甲子以前的眷村往事開始講起。咦,好像有點兒愈扯愈遠了是不是?
  • 今年九月一日,是我父親謝公肇齊逝世十九週年忌日。這半年來,我一直想寫篇紀念他老人家的文章,只是不知該從何處著手。思索良久,決定從他貧苦的童年,艱難的求學過程講起,搭配著他那些非常感性的思鄉詩作,來表達我對他老人家的深深懷念。
  • 在美國,像我這般年紀的華裔白髮族,許多都是上個世紀的六、七十年代,從台灣隨著留學潮,遠渡重洋到新大陸來求學的學生。四、五十年後,當我們回憶起自己當年在美國各大學裡的一些生活點滴時,一定會深刻記得當年在各地校園內澎湃洶湧的反越戰示威。那時,我們這些外籍學生所需要面對與適應的,不只是語言上與生活上的差異,更被校園內的自由化風氣感染。在那不受傳統道德拘束,以做嘻皮﹝Hippie﹞為榮的世代,年輕人衣著新潮,我行我素,反抗權威。不少男孩唸大學是為延緩兵役,有一些人為逃兵役,甚至於越過不設防的美、加邊境,入籍為不需服兵役的加拿大人。那些年,在年輕人的社交領域裡,沒有抽過大麻煙的青少年,就如我們在台灣服兵役時不會抽煙的人一樣,會被認為是太「娘」而遭同儕恥笑的。
  • 百餘年前的那個世代,中國歷經辛亥革命與內亂外患,對華夏子孫而言,雖然是個烽煙漫天、人民顛沛流離的世代,但也是可以讓胸懷大志的人拋頭顱、灑熱血的一個轟轟烈烈「大時代」。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裡,就描繪出一幅在親情與參與救國救民運動兩者不得兼顧時,含淚留下給愛妻的遺書,毅然投身革命,殺身成仁的烈士心態。還有那滿懷壯志的汪精衛,刺殺滿清攝政王載灃失敗後被捕,昂然抱著以死明志,絕不討饒的決心,面對審判他的清吏,高吟在獄中作的那首詩:「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留得心魂在,殘軀赴劫灰,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百餘年後讀之,仍讓人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激動情懷。
  • 美式足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