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long-legs

書摘:長腿叔叔(6)

作者: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

美國作家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暢銷小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上星期五晚上,我們拉麥芽糖吃,是我們佛格森樓的舍監請所有沒回家過節的同學吃糖。我們一共有二十二個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樂融融聚在一起。廚房好大,牆上吊掛著一個又一個的銅鍋與燒水的茶壺,其中就連最小的烤鍋也有洗衣服的鍋爐那麼大。佛格森樓住了四百個女生。身穿白圍裙、頭戴白帽的主廚搬出二十二套白圍裙和白帽──真不知道他是打那兒弄來的 ──然後我們搖身一變,成了二十二名小廚師。

拉麥芽糖有趣極了,不過樣子不太美麗就是了。

麥芽糖終於完成的時候,我們渾身上下、廚房和門把到處黏呼呼的,接著我們排成一列,每個人手中握著大叉子、湯匙或煎鍋,魚貫穿過空盪盪的走廊,來到教師休息室,有五、六位老師打算在那裡度過一個寧靜的夜晚。我們先對他們唱幾首學校的歌,並且請他們吃我們做的點心。他們很有禮貌地接受了,不過還是一臉的懷疑。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們吃得津津有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看,叔叔,我的教育很有進展吧!

你難道不覺得我應該當個畫家,而不是作家?

假期還剩兩天就結束了,我會很高興看見其他同學返校。我住的塔樓有點寂寞;四百人住的地方只剩下九個人,到處喀噠喀噠響,挺恐怖的。

十一頁信紙──可憐的叔叔,你看得一定很累!本來只想給你寫一封短短的感謝函,可是一提筆就停不下來。

再見,謝謝你想到我──我覺得好高興,可惜遠方始終有一朵小小的烏雲,讓我感到不安。二月就要大考了。

愛你的茱蒂

又及:也許說愛你的茱蒂並不恰當?如果是這樣的話,還請見諒。但我總得愛一個人,只有你和李蓓特太太兩人可選,所以你看──你只好忍耐一下了,親愛的叔叔,因為我無法愛她。

 

****

大考前夕

親愛的長腿叔叔:

你該看看這間大學的女生如何用功苦讀才是!我們根本忘了曾經有過假期。這四天以來,我往腦袋瓜裡塞了五十七個不規則動詞,只希望它們能夠在腦袋裡待到大考考完的時候。

有些女同學一考完就把教科書賣了,我倒是打算保存每一本書。畢業之後,我會把大學四年所有的課本整整齊齊排在書架上,需要查詢任何細節的時候,隨時可以翻書找到答案,比拚命記在腦袋瓜裡容易又正確多了。

茱莉亞.潘頓今晚過來串門子,足足待了一個鐘頭。她劈頭就聊起家庭,我怎麼也無法讓她閉上嘴巴。她想知道我母親的娘家姓什麼 ──你聽過有人問孤兒院的孩子這麼無禮的問題嗎?我沒勇氣說我不知道,只好悲慘地用第一個浮現腦海的名字蒙混過去,那就是蒙哥馬利。她馬上又問我是麻薩諸塞州的蒙哥馬利家族,還是維吉尼亞州的蒙哥馬利家族。

她母親的娘家姓魯瑟弗,當年坐著平底船來到美國,祖先和亨利八世結過親家。她父親那邊可以一直回溯到亞當夏娃之前,她家的始祖可能是品種最優秀的一種猴子,毛髮纖細滑順如絲,指甲好長好長。

本來要寫一封快活又有趣的信給你,但我實在太睏 ──也太害怕了。新鮮人的日子不好過呢。

即將大考的茱蒂

 

星期日

最親愛的長腿叔叔:

有個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的消息要跟你說,但我不打算劈頭就講;先講點別的,等你心情好起來再說。

吉露莎.阿波特已經朝作家之路邁進一步了。我寫的〈從我的塔樓上〉這首詩,刊登在《月刊》雜誌二月號的第一頁,對大一新生來說,這是莫大的殊榮。昨天晚上走出禮拜堂的時候,我的英文老師把我攔下,說我那首詩寫得很動人,只可惜第六行的韻腳太多了。我會寄一份給你,說不定你喜歡讀詩。

我想想看還有沒有其他令人愉快的事──噢,有了!我在學溜冰,現在已經可以四處滑行自如了。我也學會如何拉著繩子從體育館的屋頂滑下來,而且我能跳過一百一十公分高的桿子,希望過不了多久,就能進步到一百二十公分。

今天早上我們聽到一場非常激勵人心的佈道,講道的是阿拉巴馬主教。他是這麼說的:「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會被論斷。」大概是說我們最好能夠包容別人的過失,不要嚴詞批評他人,害人懷憂喪志,心灰意冷。希望你也聽過這句話。

這是入冬以來陽光最燦爛、最令人眩目的一個午後了,樅樹上掛滿了冰柱,整個世界都被重重的雪壓得抬不起頭來。──除了我以外,我是被重重的憂傷壓得抬不起頭來。

現在要講壞消息了 ──勇敢一點,茱蒂!──非說不可。

你確定心情好一點了嗎?我的數學和拉丁文不及格,已經找人加強輔導,下個月參加補考。很對不起讓你失望,但我一點也不在意,因為我學到好多好多正規課程以外的東西。我讀了十七部小說和幾籮筐的詩,都是些非讀不可的小說,比方說《浮華世界》、《愛麗絲夢遊仙境》,還有愛默森的《散文集》、吉朋的《華特.史考特爵士的一生》、《羅馬帝國興亡史》第一冊,和半本的本韋努托.切利尼的《我的一生》。……

所以,叔叔,你看,我這樣博覽群書是不是比死啃拉丁文來得聰明多了?我要是答應不再考不及格的話,你肯不肯原諒我?

深深懺悔的茱蒂

【本月新聞】

茱蒂學了溜冰、跳杆(腿很難畫),還有從繩子上滑下來。她被當了兩科,掉了一堆眼淚,但發誓要好好用功!

 

****

親愛的長腿叔叔:

這封月中的來信是多寫的,因為今天晚上我覺得有點寂寞。外面狂風暴雪,大雪猛颳著我住的塔樓。校園的燈都熄了,可是喝了黑咖啡的我怎麼也睡不著。

今晚我在房間開晚餐派對,參加的有莎莉、茱莉亞和諾拉.芳登,我們吃了沙丁魚、杯子蛋糕、沙拉、軟糖和咖啡。茱莉亞說她玩得好開心,不過只有莎莉留下來幫我洗盤子。

本來我應該好好利用今晚的時間溫習一下拉丁文,但我對學習拉丁文實在興趣缺缺,這點一點也不用懷疑。

可不可以拜託你暫時假裝是我的祖母?莎莉有祖母,茱莉亞和諾拉既有祖母,也有外婆,她們整個晚上都在聊彼此的祖母。我最想要的親戚就是祖母了,上有祖母該是多麼體面的事啊。所以,希望你不反對。昨天我進城的時候,看見一頂綴有紫色緞帶的蕾絲帽,式樣真是可愛,等你八十三歲生日那天,我要把它送給你當作禮物。

!!!!!!!!!!!!

那是禮拜堂的鐘聲,敲了十二下,我總算想睡了。晚安,祖母。

 深深愛你的茱蒂

◇(待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學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間就迷路了。等我不覺得這麼混亂的時候,再描述給你聽,到時也會說說我修的課。星期一上午才開學,現在是週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寫一封信,我們彼此也好認識認識。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 由於是大清早,天氣又冷,公園裡的人寥寥可數。一陣從哈德遜河吹來的刺骨寒風,掃向公園中央人工湖周圍的慢跑步道。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 對許多人來說,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這一理念說好點是太煽情,說得不好聽則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並不會讓管理者顯得太軟弱,反之,利他的品行會在團隊中增加領導者的威信;某些情況下,會轉化為一種很強的競爭優勢。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剛經歷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療,但小馨仍沒放棄學習。這也像是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也許,試著讓小馨重回學校,並不是太不理智、太衝動的決定。
  • 書摘﹕《悲愴的靈魂》(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