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

聆聽 原始的寧靜

文/王金丁
(圖片由王金丁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32
【字號】    
   標籤: tags: ,

期待最繁華的寧靜

這隻黃額毛的水鴨白嘴巴埋進水裡,長尾巴跟著翹了起來,在水面閃了一瞬,緊接著,兩片翅膀在綠水上,劃出兩道圓弧漣漪,於是,氣氛熱鬧了起來。伴隨著的兩隻黑色水鴨縮著頭,一旁嬉戲著,悠游著;前方岸沿,一群鳥兒拍著白色翅膀,自娛著,停格式的列隊飛舞。湖邊四周,綠白樹葉紛紛迎風飄揚,我耳裡,似乎聽到了葉子繁忙的聲音。

從岸邊一棵壯碩的闊葉樹葉隙間望去,明顯的,一種不曾見過的寧靜正在湖面空間醞釀,心裡期待著,一場即將上演的最繁華的寧靜。湖上,仍然漂游著各色水鴨,波瀾不興的,閃爍水面;而前面這三隻大水鴨,一動不動的,偶爾尖著黃褐色長喙,低頭啄著湖水的碧綠,守著這片亙古的寧靜。

此時,湖上枯黃落葉翻飛,一隻青鳥兒銜著一片葉子飛入寧靜中,我沿著岸邊小徑,追了過去。

荷鋤農夫 為孤寂的養殖區增添生機

臺灣雲林西海岸這個滯洪池未與外海相連,是個人工濕地,魚類生態單純,濕地內有吳郭魚、大肚魚、鰕虎魚等;泥灘裡常見彈塗魚、青白色澤招潮蟹、鋸緣青蟳棲息其間。周邊養殖區以虱目魚、烏魚、臺灣鯛及白鰻居多。遠望廣闊的養殖區,碧綠海上藍天為幕,田野裡,偶見頭戴斗笠荷鋤農夫,為幽靜孤寂的畫面增添生氣,湖上也有了生機。

忽然,湖邊有了講話聲,警覺的,尋找起那聲音。於是,我穿過了一叢高高的小竹林,穿過一陣綠色涼風,赫然瞧見,一座褐紅色屋頂的涼亭矗立湖邊,一長條板木,筆直的從岸邊伸進湖心,慶幸著,換了角度變了景象。

遠遠望去,長條板木周圍,群群鳥兒、魚兒、水鴨,三三兩兩或結隊,或飛翔、游泳戲水,或悠遊水面,都戀戀盤旋、圍繞,不忍離去;而在湖的另一方,那班水鴨群組,仍然幽幽守著,守著那份無盡廣袤的寧靜。

(圖片由王金丁提供)

遠處,幾個男女遊客閒蕩著,比手畫腳的,看來,台灣西海岸這個滯洪池,吸引了許多喜歡寧靜,喜歡海邊風情的觀光者。我繼續走著,穿過一片矮樹林後,湖水又呈現眼前,水鴨、水鳥仍在湖上,盡職地靜靜熱鬧著,此時,白色水花已幻化成寶藍,遠方幾個小島在寶藍色澤裡圍擁著,共同組成了廣闊的大湖泊。

在茫茫荒野中漫步,曠野風大,湖邊水草漂來一片鮮綠,讓我浸淫在獨立的幸福世界,思維裡視萬物為無物。湖上顏色漸轉淡青,凝結的空氣裡,讓我感悟不同時空的境界,心裡一片清明,是瞬間也是永恆。

輕步踱進湖岸小徑,抬頭望向海上,那大紅球又落下了一寸,顏色跟著漸漸黯了下來,想起應該回去原來的地方了,於是加快了腳步。

守護亙古的寧靜

這會,有了輕輕細細的講話聲音:「去年冬天以來,每個禮拜從北部繁華的都市到這裡,看西伯利亞來度冬的水鴨,探望這一份寧靜。」簡單講話內容,讓我心裡抓到了踏實。

紅紅的太陽,沉甸甸地墜入了海面,天地間籠上一片橙黃,走在暮色四合的荒野裡,感覺平和清明,無法形容,寧靜有多麼深遠;此刻才想起,湖面暮色無邊,水鴨啊,你們守護這份寧靜多久了,幾十年幾百年,或者千萬年?@*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的燒陶過程或者說修行故事,應該從文三叔說起比較精采,當然,過程也有艱辛。
  •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 純樸的故事永遠不會褪色,五十年前,公車裡上演的寫實劇,至今,戲中人物仍時常浮現腦海裡,那位率真性情的老太婆最是色彩鮮明。
  • 在貧樸的歲月裡,一切都是那麼清新、簡單、自然,倏忽幾十年,是慢長也是瞬間;現在,環境變渾濁了,人情也趨淡薄,幡然驚覺過去的東西不見了,開始回味縈繞心中醇美的愁緒,渴望陳舊的鄉愁的溫潤,也回憶起那質樸、淳淨、青澀的感情。
  • 懷想從庶民生活中走來,舊歲月裡的素樸已渺然不見,驚覺只有喚醒善念,回歸傳統,才能找回善良,悠遊天真無邪的境地。
  • 對聯,俗稱對子,雅稱楹聯。對聯對於大多數在亞洲生活的華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過新年時,幾乎家家戶戶貼對聯。在中國的風景勝地、樓台亭榭上,楹聯也幾乎處處可見。
  • 從美國德州的休斯頓到另一個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將近500 英哩,且大部分都是州際公路,只有中間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為需要送一些東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輛卡車第一次在兩城間走了一個來回。
  • 蘇軾的這首《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既然是題在西林寺的牆壁上,那自然是與禪道有關了,蘊含高深的道理。
  •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唐朝詩人的這首《滁州西澗》被認為是非常有意境的一首風景詩。讀起來確實有與眾不同的地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