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愛(45)

Jane Eyre
夏綠蒂.白朗特(Charlotte Bronte)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我跪了下來。她沒有向我俯下身來,只是緊緊盯著我,隨後又靠回到椅子上。她開始咕噥起來:「火焰在眼睛裡閃爍,眼睛像露水一樣閃光;看上去溫柔而充滿感情,笑對著我的閒聊,顯得非常敏感。清晰的眼球上掠過一個又一個印象,笑容一旦消失,神色便轉為憂傷。倦意不知不覺落在眼瞼上,露出孤獨帶來的憂鬱。那雙眼睛避開了我,受不了細細端詳,而且投來譏諷的一瞥,似乎要否認我已經發現的事實——既不承認說它敏感,也不承認說它懊喪,它的自尊與矜持只能證實我的看法,這雙眼睛是討人喜歡的。

  「至於那嘴巴,有時愛笑,希望坦露頭腦中的一切想法,但我猜想對不少內心的體驗卻絕口不提。它口齒伶俐,決不想緊閉雙唇,永遠安於孤寂沉默。這張嘴愛說愛笑,愛交談,通人情,這一部份也很吉利。

  「除了額頭,我看不到有礙幸福結局的地方,那個額頭表白道,『我可以孤單地生活,要是自尊心和客觀環境需要我這樣做的話。我不必出賣靈魂來購得幸福。我有一個天生的內在珍寶,在外界的歡樂都被剝奪,或者歡樂的代價高於我的償付能力時,它能使我活下去。』額頭大聲說道,『理智穩坐不動,緊握韁繩,不讓情感掙脫,將自己帶入荒蕪的深淵。激情會像道地的異教徒那樣狂怒地傾瀉,慾望會耽於虛無縹渺的幻想,但是判斷在每次爭執中仍持有決定權,在每一決策中掌握著生死攸關的一票。狂風、地震和水災雖然都會降臨,但我將聽從那依然細微的聲音的指引,因為是它解釋了良心的命令。』」

  說得好,前額,你的宣言將得到尊重。我已經訂好了計劃——我認為是正確的計劃——內中我照應到良心的要求,理智的忠告。我明白在端上來的幸福之杯中,只要發現一塊恥辱的沉渣,一絲悔恨之情,青春就會很快逝去,花朵就會立即凋零。而我不要犧牲、悲傷和死亡——這些不合我的口味。我希望培植,不希望摧殘——希望贏得感激,而不是擰出血淚來——不,不是淚水;我的收穫必須是微笑、撫慰和甜蜜——這樣才行。我想我是在美夢中囈語,我真想把眼前這一刻adinfinitum延長,但我不敢。到現在為止,我自我控制得很好,像心裡暗暗發誓的那樣行動,但是再演下去也許要經受一場非我力所能及的考驗。起來,愛小姐,離開我吧,『戲已經演完了』。」

  我在哪兒呢?是醒著還是睡著了?我一直在做夢嗎?此刻還在做?這老太婆已換了嗓門。她的口音、她的手勢、她的一切,就像鏡中我自己的面孔,也像我口中說的話,我都非常熟悉。我立起身來,但並沒有走,我瞧了瞧,撥了撥火,再瞧了她一下,但是她把帽子和繃帶拉得緊貼在臉上,而且再次擺手讓我走。火焰照亮了她伸出的手。這時我已清醒,一心想發現什麼,立即注意到了這隻手。跟我的手一樣,這不是隻老年人乾枯的手,它豐滿柔軟,手指光滑而勻稱,一個粗大的戒指在小手指上閃閃發光。我彎腰湊過去細瞧了一下,看到了一塊我以前見過上百次的寶石。我再次打量了那張臉,這回可沒有避開我——相反,帽子脫了,繃帶也扯了,腦袋伸向了我。

  「嗨,簡,你認識我嗎?」那熟悉的口音問。

  「你只要脫下紅色的斗篷,先生,那就——」

  「可是這繩子打了結——幫我一下。」

  「扯斷它,先生。」

  「好吧,那麼——」「脫下來,你們這些身外之物!」羅切斯特先生脫去了偽裝。

  「哦,先生,這是個多奇怪的主意!」

  「不過幹得很好,嗯?你不這樣想嗎?」

  「對付女士們,你也許應付得很好。」

  「但對你不行?」

  「你並沒對我扮演吉卜賽人的角色。」

  「我演了什麼角色啦?我自己嗎?」

  「不,某個無法理解的人物。總之,我相信你一直要把我的話套出來,——或者把我也扯進去。你一直在胡說八道為的是讓我也這樣,這很難說是公平的,先生。」

  「你寬恕我嗎,簡?」

  「我要仔細想想後才能回答。如果經過考慮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幹出荒唐的事來,那我會努力寬恕你的,不過這樣做不對。」

  「呵,你剛才一直做得很對——非常謹慎,非常明智。」

  我沉思了一下,大體認為自己是這樣。那是一種愉快。不過說實在一與他見面我便已存戒心,懷疑是一種假面遊戲,我知道吉卜賽人和算命的人的談吐,不像那個假老太婆。此外,我還注意到了她的假嗓子,注意到了她要遮掩自己面容的焦急心情。可是我腦子裡一直想著格雷斯.普爾——那個活著的謎,因此壓根兒沒有想到羅切斯特先生。

  「好吧,」他說,「你呆呆地在想什麼呀?那嚴肅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驚訝和慶幸,先生。我想,現在你可以允許我離開了吧?」

  「不,再待一會兒。告訴我那邊會客室裡的人在幹什麼?」

  「我想是在議論那個吉卜賽人。」

  「坐下,坐下!——講給我聽聽他們說我什麼啦?」

  「我還是不要久待好,先生。准已快十一點了。呵!你可知道,羅切斯特先生,你早晨走後,有位陌生人到了。」

  「陌生人!——不,會是誰呢?我並沒有盼誰來,他走了嗎?」

  「沒有呢,他說他與你相識很久,可以冒昧地住下等到你回來。」

  「見鬼!他可說了姓名?」

  「他的名字叫梅森,先生,他是從西印度群島來的,我想是牙買加的西班牙城。」

  羅切斯特先生正站在我身旁。他拉住了我的手,彷彿要領我坐到一條椅子上。我一說出口,他便一陣痙攣,緊緊抓住我的手,嘴上的笑容凍結了,顯然一陣抽搐使他透不過氣來。

  「梅森!——西印度群島!」他說,那口氣使人想起一架自動說話機,吐著單個詞彙:「梅森!——西印度群島!」他唸唸有詞,把那幾個字重複了三遍,說話的間隙,臉色白加死灰,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你不舒服,先生?」我問。

  「簡,我受了打擊,——我受了打擊,簡!」他身子搖搖晃晃。

  「呵!——靠在我身上,先生。」

  「簡,你的肩膀曾支撐過我,現在再支撐一回吧。」

  「好的,先生,好的,還有我的胳膊。」

  他坐了下來,讓我坐在他旁邊,用雙手握住我的手,搓了起來,同時黯然神傷地凝視著我。

  「我的小朋友,」他說,「我真希望待在一個平靜的小島上,只有你我在一起,煩惱、危險、討厭的往事都離我們遠遠的。」

  「我能幫助你嗎,先生?——我願獻出生命,為你效勞。」

  「簡,要是我需要援手,我會找你幫忙,我答應你。」

  「謝謝你,先生。告訴我該幹什麼——至少我會盡力的。」

  「簡,替我從餐室裡拿杯酒來,他們會都在那裡吃晚飯,告訴我梅森是不是同他們在一起,他在幹什麼?」

  我去了。如羅切斯特先生所說,眾人都在餐室用晚飯。他們沒有圍桌而坐,晚餐擺在餐具櫃上,各人取了自己愛吃的東西,零零落落地成群站著,手裡端了盤子和杯子。大家似乎都興致勃勃,談笑風生,氣氛十分活躍。梅森先生站在火爐旁,同登特上校和登特太太在交談,顯得和其餘的人一樣愉快。我斟滿酒(我看見英格拉姆小姐皺眉蹙額地看著我,我猜想她認為我太放肆了),回到了圖書室。

  羅切斯特先生極度蒼白的臉已經恢復神色,再次顯得鎮定自若了。他從我手裡接過酒杯。

  「祝你健康,助人的精靈!」他說著,一口氣喝下了酒,把杯子還給我。「他們在幹什麼呀,簡?」

  「談天說笑,先生。」

  「他們看上去不像是聽到過什麼奇聞那般顯得嚴肅和神秘嗎!」

  「一點也沒有——大家都開開玩笑,快快樂樂。」

  「梅森呢?」

  「也在一起說笑。」

  「要是這些人抱成一團唾棄我,你會怎麼辦呢?」

  「把他們趕出去,先生,要是我能夠。」

  他欲笑又止。「如果我上他們那兒去,他們只是冷冷地看著我,彼此還譏嘲地竊竊私語,隨後便一個個離去,那怎麼辦呢?你會同他們一起走嗎?」

  「我想我不會走,先生。同你在一起我會更愉快。」

  「為了安慰我?」

  「是的,先生,盡我的力量安慰你。」

  「要是他們禁止你跟著我呢?」

  「很可能我對他們的禁令一無所知,就是知道我也根本不在乎。」

  「那你為了我就不顧別人責難了?」

  「任何一位朋友,如值得我相守,我會全然不顧責難。我深信你就是這樣一位朋友。」

  「回到客廳去吧,輕輕走到梅森身邊,悄悄地告訴他羅切斯特先生已經到了,希望見他。把他領到這裡來,隨後你就走。」

  「好的,先生。」

  我按他的吩咐辦了。賓客們都瞪著眼睛看我從他們中間直穿而過。我找到了梅森先生,傳遞了信息,走在他前面離開了房間。領他進了圖書室後,我便上樓去了。

  深夜時分,我上床後過了好些時候,我聽見客人們才各自回房,也聽得出羅切斯特先生的嗓音,只聽見他說:「這兒走,梅森,這是你的房間。」

  他高興地說著話,那歡快的調門兒使我放下心來,我很快就睡著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匹馬已經很近了,但還看不見。除了得得的蹄聲,我還聽見了樹籬下一陣騷動,緊靠地面的榛子樹枝下,悄悄地溜出一條大狗,黑白相間的毛色襯著樹木,使它成了一個清晰的目標。這正是貝茜故事中,「蓋特拉西」的面孔,一個獅子一般的怪物,有著長長的頭髮和碩大無比的頭顱,它從我身旁經過,卻同我相安無事。
  • 遵照醫囑,羅切斯特先生那晚上床很早,第二天早晨也沒有馬上起身。他就是下樓來也是處理事務的,他的代理人和一些佃戶到了,等著要跟他說話。阿黛勒和我現在得騰出書房,用作每日來訪者的接待室。
  • 她的回答閃爍其辭。我本想瞭解得更透徹些,但費爾法克斯太太興許不能夠,抑或不願意,向我進一步提供關於羅切斯特先生痛苦的始末和性質。
  • 後來的幾天我很少見到羅切斯特先生。早上他似乎忙於事務,下午接待從米爾科特或附近來造訪的紳士,有時他們留下來與他共進晚餐。他的傷勢好轉到可以騎馬時,便經常騎馬外出,也許是回訪,往往到深夜才回來。
  • 他的胸部出奇地寬闊,同他四肢的長度不成比例。我敢肯定,大多數人都認為他是個醜陋的男人,但是他舉止中卻無意識地流露出那麼明顯的傲慢,在行為方面又那麼從容自如,對自己的外表顯得那麼毫不在乎,又是那麼高傲地依賴其他內在或外來的特質的力量,來彌補自身魅力的缺乏。
  • 我自己也有很多過失,我知道。我向你擔保,我不想掩飾,上帝知道,我不必對別人太苛刻。我要反省往昔的經歷、一連串行為和一種生活方式,因此會招來鄰居的譏諷和責備。
  • 在日後某個場合,羅切斯特先生的確對這件事情作了解釋。一天下午,他在庭院裡碰到了我和阿黛勒。趁阿黛勒正逗著派洛特,玩著板羽球的時候,他請我去一條長長的佈滿山毛櫸的小路上散步,從那兒看得見阿黛勒。
  • 我們進屋以後,我脫下了她的帽子和外衣,把她放在自己的膝頭上,坐了一個小時,允許她隨心所欲地嘮叨個不停,即使有點放肆和輕浮,也不加指責。別人一多去注意她,她就容易犯這個毛病,暴露出她性格上的淺薄。這種淺薄同普通英國頭腦幾乎格格不入,很可能是從她母親那兒遺傳來的。
  • 什麼東西吱咯一聲。那是一扇半掩的門,羅切斯特先生的房門,團團煙霧從裡面冒出來。我不再去想費爾法克斯太太,也不再去想格雷斯.普爾,或者那笑聲。一瞬間,我到了他房間裡。火舌從床和四周竄出,帳幔已經起火。在火光與煙霧的包圍中,羅切斯特先生伸長了身子,一動不動地躺著,睡得很熟。
  • 那個不眠之夜後的第二天,我既希望見到羅切斯特先生,而又害怕見到他。我很想再次傾聽他的聲音,而又害怕與他的目光相遇。上午的前半晌,我時刻盼他來。他不常進讀書室,但有時卻進來待幾分鐘。我有這樣的預感,那天他一定會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