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思絮】何處是歸程

畫與文/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最近幾年,總是驚覺日子一閃即過,一晃即逝,抓都抓不住,快得可怕!一下子竟然發現自己已是「髮蒼蒼、視茫茫而齒牙動搖」,是個行將就木的人啦!前些日子開始有了「老人證」,雖然辦好了,可卻不想去領,糊弄一下自己吧!怎麼這麼快哪?真是想不通!儘管心中一百個不承認,可外表的老化、體力的不足卻是明擺的事兒呢!

就像這畫中的景象一樣:暮色蒼茫,原本斑斕的彩霞也不得不隨之隱沒,而天地之寬廣、遼闊,對照那一人一駝的孤單渺小,不由得讓人興起人生在世,何去何從的迷茫;不由得讓人升起滾滾紅塵,何處是歸程的感慨!真不甘心,只不過一眨眼工夫,那「生老病死」的關卡,已怵目驚心的聳立面前!唉!真可悲!不面對能行嗎?「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認啦!是人!總得過這一關!

水彩技巧的鑽研和表現手法的拓展,很多時候對畫者來講,容易形成一種執著,總想使用它來凸顯某種繁複的景象,可是往往效果卻適得其反,反而失去了創作時內心那種單一、真淳的淨、定,表現不出內心深處領會到的感動與揣摩出的意境。

雖然這張畫只是第二次個展時的生澀作品,沒有高超的技巧和繁複的表現手法,然而簡單的畫面,的確呈現了那黃昏時刻,空曠、遼闊、一片寂寥的空間裡,孑然一身的遊子不知所措的無助與徬徨:天地兩茫茫,歸程在何方?迷中的路啊千萬千,誰人來指引,何者來導航?心的苦啊向誰訴?流的淚啊何時止?……面對這張畫,你可以發揮很多的想像,滋生很多的聯繫與不少的心靈震撼。所以保持簡單的心境是不可多得的修養功夫。@*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因著煙嵐雲霧的陪襯與烘托,四周的景物顯得變幻莫測而無比神秘!

    也因著煙嵐雲霧的飄忽、簇擁,賦予四周景物光怪陸離的色彩與樣貌!

    更因著煙嵐雲霧的遮掩、隔絕,拉遠了四周的景物,遠距離欣賞不見細節與瑕疵,而造成了夢幻般的想像、而形成了視覺上的朦朧之美!

  • 你可在「方寸」之間,隨意的擺布!到處蓋房子:或茅屋三兩間;或亭台樓閣平地起!隨手植樹造林:或綠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風喚雨呢!反正山水、風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樹所構成,只要技巧純熟、運用自如,就能將胸中丘壑描繪出來……
  •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須臾,你再怎麼呵護,終將「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積德行善,否則必定千金散盡不復來!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瞬間,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

    知否?這繁華在握的此刻,你該心存感激、虔誠仰望、謙卑面對:

  • 這虬結的樹幹、茂密的枝葉,都在喁喁細語:「一切都會過去,一如從前的美好!別計較!別計較!他不是有心的!」
  • 在四面翻飛的竹葉裡,那斜飄的春風,吹走了我心中無名的妄念。

    在隨風斜織的線條裡,那清涼的雨點,洗去了我滿身沾染的塵污。

    遠處迷濛秀潤的山影,江面蕩漾輕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諧、相容與完美。

  • 初陽暖溶溶的光暈,輕撫大地,花草、房舍沐浴在上天的恩寵中,以無比靜謐的姿態襯托漫空的喧嘩——開始了一天的晨光序曲。
  • 能否讓冷漠無情,就此隨風而逝?自今而後,家家真心相待、誠懇相惜!

    能否讓欺詐惡行,就此隨風而逝?自今而後,個個善意理解、用心體諒!

    能否讓好勇鬥狠,就此隨風而逝?自今而後,處處忍讓寬容、謙遜平和!

  •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會上耿格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她的父親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蹤前與她通話時告訴她的一個夢。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說那個夢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景象。
  •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來到了澳大利亞。 那一年,我是一個隨團旅行者,旅行的路線是武漢——上海——墨爾本——堪培拉— —黃金海岸——悉尼——上海——武漢。
  • 櫻桃正當季。昨天買到了今年最好吃的櫻桃,價格也很好,$1.49/磅。不由得想起十幾年前在北京的另一次櫻桃體驗。那是冬天,去崇文門的新世界商城地下超市購物時,看到了讓人垂涎欲滴的智利進口櫻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