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33)

隔牆難見媽媽面 魔窟鬼影重重攔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子傑被綁架到漿水泉勞教所已經半個多月了,她在那裡過得怎麼樣呢?在父親的律師因為上訴的事情再來濟南時,表妹宇新向律師談到小姨子傑的事,表示自己很想去看看媽媽。因為小姨父和宇新幾次去探望小姨,勞教所的警察都說子傑的表現是如何如何的不好,不配合她們的任何指示,堅持煉功,不穿號服等等,所以子傑正在封閉管理中,是不允許接見的,去了好幾次,到底是沒有見到小姨。那種殘酷的封閉管理表妹是知道的,就是為了達到她們強制轉化人思想的目地,採取的手段非常隱蔽殘酷: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管制人體一切生理需求等等種種非人的肉體與精神折磨。宇新深知媽媽對大法的篤信與堅定,是不會屈服於這種禽獸的強權的。但媽媽的身體情況怎麼樣?還能承受得了這種無休止的酷刑嗎?每個人都知道,在勞教所那個邪惡的地獄中,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鋪天蓋地的迫害中失去了生命啊!小劉律師很同情宇新,決定幫她去看媽媽。這在法律上是絕對可行的,可是現在,中國大陸在中共的統治下,可以說是無法無天,什麼事情都不能想當然。律師能不能見到小姨,也實在是很難預料,但是不管怎麼樣,總要先試試看。

首先,她們先到玉函路派出所去要子傑的勞教書。子傑被勞教已經半個月了,勞教通知書卻並沒有送到家人手上。一方面,公安系統對無辜平民根本不講道德法制,他們想勞教誰,大筆一揮簽個字就行了,根本沒有第三者的監管。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子傑,還是宇新,都無法承認並鄙視這種非法迫害,他們自然也沒有到公安局去要這個勞教書。一個把子民當做奴隸可以任意判決與欺辱的流氓集團,是沒有人想看他們在任何一張馬糞紙上所寫的那些強加於人的屁話的。但律師強調說應該去要,因為要想看到子傑,有些手續還得完備一些才好。宇新去的時候,恰巧那個管理書案的民警出去辦事了,宇新便懇求門衛打電話同他聯繫。不一會兒,一個圓圓臉的民警滿頭大汗地跑回派出所。「很快,我很快就給你們打出來!」他和善的說。「不急,很抱歉沒有事先告訴你們!」宇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宇新歷經了流氓警察的重重刁難之後,竟然撞見一個態度相反的例外,心裡頗有些意外。這個圓圓臉警察讓宇新等了一下,果然很快就把文件打好了。他一邊表示著歉意,一邊關心地問宇新說:「這個子傑是你的什麼人啊?」當宇新告訴他,那是自己的媽媽時,那警察的眼睛竟然有些濕潤了。「勸勸你媽吧,別在裡面吃苦了,受那個罪幹什麼!」宇新微笑著沒有說話,可見中共對大法弟子的打壓之慘烈早已為世人所共知。但是人們還不知道,這個邪惡政權壞事做盡,是必然會在全世界正義力量的憤怒烈火中消滅殆盡。

宇新給律師看了媽媽子傑的勞教通知書,律師不禁連連驚呼:「這個理由太荒唐了,真是荒唐!」律師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歷表示著極度的憤慨。她給大家講了在四川一個法庭上的趣事:那個法庭在判決詞上說,被告因參與×教破壞法律實施等罪狀時,辯護律師唐律師指問他:「什麼是×教?是什麼地方定法輪功為×教?修煉人破壞了什麼法律實施?」那個法官無言以對,只好瘋狂的敲著法錘,不讓律師說話。律師說:「他們才是真正的在破壞法律實施啊!為了讓唐律師怯步,邪惡到了唐律師的家鄉,警告他的老父母說:『政府就要收網了,做律師的可得小心點,如果還為法輪功辯護,那將來就會出事情。’」於是大家不再說話,都為律師們的安危擔憂起來。

在勞教所大門口,因為律師的手續很完備,登記的警察並沒有留難她們,這樣宇新和律師就進入了接待室。在接待室裡有一大群警察閒聊,見到她們進來,就打聽她們要看誰,當知道是來看子傑時,一個警察撇了一眼宇新說:「子傑的情況我們很瞭解,他們家是家族性的煉,她們姐妹三個都在這裡呆過!」臉上一副不屑的表情。宇新沒有說什麼,她已經那麼長時間沒見母親了,所以她不想和這些人理論什麼,誰知道她們會對哪一句話敏感了,就會橫加刁難呢。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這些在勞教所的警察形成了一個如此統一的共識,中共是怎麼把這些可憐的年輕人的思想封閉得如此成功呢?從她們的談話中,你就會感到她們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她們講的話只是中共的傳聲筒罷了。「那個子傑真是太頑固了,恩想上不進步不說,連號服都不穿,還不知得封閉多長時間呢!」她們異口同聲地討伐著子傑,越說越來氣,這些談話使宇新為母親的處境擔憂,但同時也鬆了口氣。她心想:「老媽,你真行!不愧是被大法同化了,走在神路上的人。在這麼可恥的迫害中,你沒有低頭,這是大法的光榮!這是未來宇宙的光榮!」宇新告訴母親,作為那些反宇宙力量的警察,自己真替她們悲哀,她們只能在無知中面對自己生命的飄零了!

得知有人來探望子傑,子傑所在的二大隊隊長從裡面匆匆忙忙的走出來,現在就是她負責轉化、折磨子傑,她是握有能不能會見的權力的。她白晰、高挑、面貌俊秀,可走近身邊時,那冰冷的眼神如同一股陰冷的空氣讓宇新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是誰要見子傑啊?」她拖著長腔,冷冷的問。宇新走了過去,說:「是我,我想見見我媽。」「啊!就是你呀!說癌症煉好了的那個?全是胡說,哪有那種可能?告訴你啊,你媽現在可不能會見,是封閉管理,思想不進步就是不準會見!你就更不行了!」那個女警,一下子露出凶相來,那語言就像一排子彈,向渴望見到媽媽的宇新成排地射來,霎那間就粉碎了宇新的嚮往。

儘管那勞教書上怎麼寫著可以見面,但在這個冷冰冰的女警面前,那些規定就什麼也不算了。共產黨的文件是千條萬條,歸根結底就是一條,那就是誰能使自己治下的人民更痛苦、更俯首帖耳,那誰就是共黨精英。母親說,她在勞教的時候,那個提拔得最快的警察是個什麼本事也沒有的人,但是她罵人最凶,整人的招兒最多而且最狠,所以她肩上的星和豆長得最繁茂。看到媽媽所在隊的隊長這幅模樣,宇新明白,自己是見不成媽媽了,就對她說:「你不讓我見也行,那就讓律師見一下吧!」那個女警又走到律師面前傲慢的問:「你對法輪功什麼態度?你是怎麼了解法輪功的?」律師沒有料到這個警察竟然居高臨下地盤問起她來,就實話實說,自己對法輪功沒態度,是CCTV讓自己了解法輪功的,這個與律師職業沒有關係。那隊長又逐一檢查律師的證件,當她看到律師證時,明顯帶有威脅口氣的說:「呦!你的律師證還是經過年檢的呢!」她的話外音顯然就是說,你的律師證是應該在年檢時被當局沒收的,怎麼會倖存呢?她對證件翻了許久,然後又草草地摞起來說:「我得去向領導請示一下!」說罷就姍姍地走到裡面去了。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那隊長才慢條斯理的走出來,「叭」的一聲把那些證件扔給律師說:「領導有交待,不讓見,律師也不行!」律師有些不解,「法律規定……」「法律也不行,我們這兒有自己的規定,不能見,就是不能見!你們別囉嗦了,走吧!」那女警察搶白了律師,趾高氣昂的揚長而去。「走吧,走吧,別耽誤時間了!不聽國家的還有什麼可講的!」一群警察圍過來,七嘴八舌地就把他們攆出來了。

回到車上,宇新說,她的心裡很難受,不是因為看不到自己的媽媽,而是因為那些思想完全被操控的愚昧警察,她們看上去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