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04)

張霜穎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母親又到了派出所,她說那感覺就像一個人在冰天雪域被圍在一群狼中間一樣。即使你視死如歸,你也會感到那令人窒息的壓力,虎視眈眈的邪魔恨不得把你立刻撕成碎片,你週遭的一切都沒有人性的溫情,而只是冷酷。

「你在這兒好好待著,等辦完手續就把你送走!」所長鍾偉用手指著母親的鼻子說,兩隻眼睛像兩個會閃光的水泥釘。應該說,鍾偉長得不錯,五官端正,身材瘦削,如果不是眼神裡那縷掩藏不住的凶光,還真是個帥小伙呢!聽說他爸是共產黨的高官,住著將軍樓,也許是他的顯赫家族從小教導的結果吧,他忠心耿耿地為共產黨看家護院,何況這也是他派出所所長份內的事情,那當然是要賣力的。母親說,在十年的迫害中,她見過許多警察,但是像鍾偉這樣發自內心對大法弟子仇恨的並不多,他給你的折磨不是打罵,而是發自內心的仇恨。

在後半夜的時候,辦案警察馬永剛拿來了一張單子要求母親簽字,母親知道檢察院已然簽署釋放,而派出所還想繼續非法關押她,她看也不看就撕掉了那張紙。由於不小心碰到桌子上的一個電腦顯示屏,馬永剛勃然大怒起來,咆哮道:「你干擾我執行公務,拿手銬腳鐐來!」一個胖胖的奴工立刻「噹啷」一下隨即把一副腳鐐抖開,一手拿著一個腳環,把中間部分拖在地上,很威懾的站在那裡,擺出隨時執行命令的架勢。馬永剛向母親撲過來,把她的上身按倒在桌子上,扭住了母親的雙手,馬永剛的暴力擒拿使得那桌角正好磕到了母親臉上,她一陣疼痛,放棄了反抗。馬永剛感覺到了母親放棄反抗的努力,也就放開了手。不過到第二天,母親的牙齒就全部脫落了。

又餓又冷地過了一夜後,有一個警察同母親搭話,他是個老煙槍,那煙是一支接一支的吸,那咳嗽也是一聲接一聲。「呀,大姐,你又回來了,還好吧。」雖然他眼睛斜睨著,說話的語氣也是譏諷的,但母親還是微笑著對他,「我是一個修煉的人,在哪兒都是一樣的。」母親勸他道:「可是你得戒煙了,不然你的肺一罷工,你可就麻煩了。」「哎,我說大姐,別煉了,看你這麼受罪,俺都不忍心了。」他小聲說著,帶著一種調戲的壞笑。「你的身體也出問題了,我看得出你需要煉我們法輪功了,否則,你可是有危險哪!」母親也故意小聲而神秘的說。「是嗎?那你說說為什麼?」他咳嗽著,喘著氣把手裡的煙把掐死在一個小盤子裡。「你本來和我一樣,其實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樣,芸芸眾生都是有來頭的。不是有一句老話是人身難得嘛,但是如果人來到這個世間這一輩子,吃苦受累的,到最後一縷青煙散盡,沒了,那這個人身有什麼難得的呢?之所以是人,是因為人原本是來源於天國的,人世間走一遭,還是要回家的。然而到了人間,轉世輪迴,我和你一樣忘記了來時的志願,但不同的是我在覺者招喚的時候想起了我的使命,而你卻到現在也沒有聽到。知道嗎?我和你一樣同是天涯淪落人哪!我現在背起了回家的行囊,而你卻在淒風苦雨中坐著,沒有了回家的夢想!」

那警察又點上一根煙,瞇著眼說:「哎,你說的還挺有意思啊!」「這可不是開玩笑,我說的可都是真的。我記得一個故事,說古老的龐貝城要沉入海底的前夜,有一個先知告訴那個城裡的人,『這個城市會沉沒的,趕快離開吧!』可是那個城市是他們的家呀,那些財產是他們的辛勞結晶啊,人們看著那難於拋下的一切,便對那個先知升起了無名的怒火。結果,那個先知得到了一頓毒打,被扔到了郊外。可是總有幾個人相信了先知,當他們往城外走的時候,有一個人想起了家中那個割捨不下的小物件,他聽不進去先知的苦勸,一定要回去取來,可是就在他返回去的時候,那城市卻轟然一聲沉入大海。我和我的功友就做著那個先知當年做的事情,你聽明白了吧?」那老煙槍的臉嚴峻起來。「你的道理太深,我得好好想想!」

時間緩慢而壓抑的往前走,母親一直是一個忙人,時間對她好像一輩子都沒有夠用過,但是此時此刻她覺得時間過得真的很慢。屋裡沒有了警察,只有看自行車的兩個女人被臨時抽來戴著值勤袖章做看守,她們說著家短里長,牆上的表在卡嗒卡嗒的走著。一天來的長途跋涉和警察的鐵拳,母親覺得又累又餓,而且前幾天已經有所好轉的半身又開始難受起來,腿和腰也讓她感到陣陣的不適,她趴在桌子上,想瞇一會兒。「你喝點水吧!」那個四十左右的女人倒了一杯水放在母親面前。「謝謝你啊!」母親喝了一口水就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走了!走了!」兩個警察喊著,用手指使勁的敲著母親趴著的那張桌子。那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兩個女值勤一左一右的抓著母親的胳膊,母親又被押上了警車。警車在一片荒蕪的廢墟旁邊停下來,是一個院子,那是劉長山勞教所的舊址。父親曾在那兒勞教三年,現在準備拆遷了,想不到自己又到了那裡。那些建築物歪歪扭扭的,就要倒塌了,像是馬上要完成自己的使命,要壽終正寢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雲遊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驚
  • 三次上訪公安廳 訪民紛要護身符
  • 老太被困洗腦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
  • 親朋好友齊上陣 忍淚了斷母女情
  • 魔難重重路難行 鶯飛燕舞心不寧
  • 去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點鐘, 忙碌了一天的父母快休息了,這時突然有二十多個警察破門而入,綁架了他們,並抄走了大量的私人財務,現金及銀行工資卡。在北京奧運舉辦前夕,中共以此為借口,在全國範圍內綁架了至少幾千名法輪功學員,我的父母不幸也被這次的手銬奧運波及。 母親劉品傑當晚突發中風,左半身完全不能動, 生活不能自理, 儘管如此, 她還是被當地公安局非法禁錮了兩次,共39天,並強行扣除了一萬元保釋金才能夠回家。父親自此之後就與我們音容兩隔。
  • 高空跌下人無恙 善心天使為誰忙
  • 五穀不食十八日 悲憤老伴吐血亡
  • 大難歸來隔陰陽 萬千叮囑不言中
  • 個連載已經接近一百章了,當初想寫我父母的故事時就是因為去年奧運期間父母的突遭綁架,時至今日,已經八個多月了,父親的音容笑貌依舊在眼前,但是卻又相隔天涯無法相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