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3)

冤獄森森舞群魔 正義律師願出庭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因為向非法抄家的警察講道理和索要清單,身體不便的母親再次被綁架,被關押以及監視居住了37天之後終於恢復了相對的人身自由,這時的母親對於向公安說理已經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她終於明白同邪惡的中共納粹組織610去講道理,除了有失去自由的可能外,別的再也不會有什麼收穫了。可是被關押在看守所的父親已經有幾個月音訊全無了,怎麼才能知道一點關於他的消息呢?雖然那看守所的牆上寫著在押人有通信的權力,但是母親寫過好幾封,哪一封不是石沉大海?再說父親的案子遲早都會開庭,讓受盡冤屈的父親獨自面對那些邪惡,母親也是於心不忍,想來想去也只有請律師一條路了。但是父母的積蓄已經被派出所搶走,在幾年的打壓中,由於中共實行對法輪功學員肉體消滅,經濟封鎖的政策,他們的退休金已經被扣的所剩無幾,更何況其中還有幾年根本就停發了退休金。不管怎麼困難,母親還是決心請律師,因為那可能是父母能夠陳述自己被迫害真實情況的唯一機會。幾年來,被抓被關的法輪功學員總是被無端的冠以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母親想用正當的法律程序來說明,其實真正破壞中國的法律實施的並不是法輪功學員,恰恰是那些殘暴的中共的爪牙——公檢法人員。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還在處於被殘酷鎮壓中,在各種壓力下,並不是每一個律師都有勇氣接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尤其母親聘請律師,第一個前提就是一定要為父親做無罪辯護。在旅館裡,母親一行人第一次見到了蘇、吳兩位律師。談及法輪功這種信仰的合法性,兩位律師娓娓道來。母親談到了凶殘迫害法輪功的派出所、分局、610的違法行為,蘇律師胸有成竹的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們的朋友可是遍天下呀!中國這樣一個泱泱大國,身為政府不以愛民為本,反而玩弄法律,使這麼多善良的國民陷入牢獄之中是絕對行不通的,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倒行逆施是一定不能長久的。」雖然這些道理是誰都明白,但被蘇律師這樣義正辭嚴的說出來,大家都感到很痛快。母親說,雖然她瞭解那些揮舞著權力這根魔棒的政府是如何的貌似強大,但是從律師的口中,大家已經感覺到,這個可憎的魔怪已經患了不治的癌症,雖然他還掙扎著想要扼殺一些幼兒似的新生命,但是有識之士都知道,它已經行將就木了。

同行的吳律師更是幽默的說:「春姑娘來了,你們誰知道?」春天的確是來了,國際上民主和自由的呼聲使邪惡依靠的獨裁專政的冰川在一點一點的化掉,可是這早春卻還是那樣的寒氣逼人。同律師談好費用後,母親就同律師去檢察院辦手續,那是2008年11月5日。母親對我說,從那天起,一段無法言表的艱苦行程開始了。天氣好冷,寒氣直向人們的心裡撲來。檢察院的大樓很高,一副很威嚴的樣子。當吳律師拿出證件說要辦手續的時候,胖乎乎的門衛微微皺起了他那細長的眉毛。他漫不經心的撥通了電話,得到的答覆是辦公室沒人,管事的度假去了,材料被鎖在抽屜裡,不能拿出來。律師和母親只能無功而返。因為濟南本地還沒有個敢給法輪功說話的律師,母親請的都是外地的正義律師,往返一次花費很大,特別是經過這十幾年的迫害,大法弟子們的經濟狀況都不好,幾乎都已經山窮水盡了,這給母親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2008年11月11日,律師再度來濟南。此行總算見到了濟南市市中區檢察院指派的公訴人張曉輝,要來了法院準備的起訴書。令母親大吃一驚的是,公訴書上赫然寫著父親的罪名是主辦地下黑工廠。父親是頭子,中間環節有楊素華等人,而末一環節就是母親和因為「平安」奧運被抓的張燕和駱秀芳了,這樣的劇本真是令母親哭笑不得。母親平時是不太下樓的,駱秀芳也幾乎從來不同我家來往,她因為修煉被工廠開除,為了維持生計開了個小酒水店,忙得不可開交,哪有時間來我家?而張燕呢,一年之中偶爾來個一次兩次的。這個團伙在那些公安的頭腦中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又是怎樣運作的呢?就因為要證據,就可以這樣把非法抓捕的所有人羅列起來編排罪狀嗎?如果案情可以這樣隨便編造的話,那是不是被抓捕的犯人都可以編到父親的案子裡來,那他豈不成江洋大盜了嗎?這已經不單純是冤枉的問題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大笑話。

值得欣慰的是,律師在這一次看到了父親,雖然只有律師可以會見,母親並沒有親眼見到,但是得知這個消息後,全家人還是無比的高興。因為我們知道他還活著,而且還活得很好。父親讓律師傳話給母親,他是不承認這次迫害的,不會配合那些公安的任何說辭。儘管公安使用了種種邪惡的手段,他還是什麼也沒有說,讓母親不要為他擔心。吳律師告訴我們,父親的狀態很好,身體也不錯。他感慨的說:「張教授很堅強,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他在幾個月中,一點也沒有亂說,保持了零口供,這樣就給將來的辯護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母親對吳律師說:「你們憑著一個律師的良心,敢於站出來為我們大法弟子辯護,我們就很感激了。我們不會給你們什麼壓力,一定要得到什麼樣的結果,我們就只有一個要求:你們能在法庭上用中共自己的法律來說明信仰無罪、大法弟子無罪就足矣了。」

在中共的眼裡,法輪功是他們的頭號敵人,想討個公道,那真是千難萬難,有的警察竟然嘲諷說:「嘿!法輪功打官司?真沒見過!」所以母親和許多大法弟子拿起法律武器保衛自己的權益,是必然要面對無數艱險的。但古人說得好,邪不壓正,就算地上只有一望無際的草莽,相信大法弟子也一定會踏出路來,因為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