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香道表演或接待宾客品香,一般是将篆香与隔火熏香两个传统熏香技法结合
众芳在寒风中摇落殆尽的时候,却有一种娇艳欲滴的花簇集在那颇高(2米至5米)的灌木或小乔木的诸多枝头嫣然盛开,她们便是锦葵科木槿属的木芙蓉。
街边吃煎酿三宝车仔面碗仔翅狗仔粉西多士,仍是昔时滋味,油尖旺金鱼街在透明塑胶袋里优游的彩色小鱼……但我知道,这里,既是一样,又是不一样,变与不变本就是时空的一部分。
异地相聚的我们不再年轻,昔时的意气风发,如今的沉静沧桑,现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过我也曾经年轻,就像断开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红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樱桃口味,黄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柠檬口味,却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轻岁月留在了台湾。
“从港岛到新界,从快餐到慢食,在这里六年了,两千多个日子的漫游,我听我看,我书写我揣想,并且记住,其中的甜美与酸涩,酿出的温暖与辛香,杂揉的文化与滋味,交织的呐喊与风景”──杨明
人来人往的街头,行走其间,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车仔面将出外讨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汇在一只热腾腾的碗里,不论悲喜,价平却四溢的香味暂时填饱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么刺心了。
很多人都爱山茶花。爱她形姿优雅,枝叶茂盛,四季常青;爱她有牡丹之姿,花繁色艳,叶光泽绿;爱她傲霜斗雪,有梅花之骨
我不是美食者,祇要合情趣的都吃,近在厝边,远处也有些常常思念的饮食料理的朋友,所以,两肩担一口,台北通街走。但每次出门访问,就多一次感慨,过去的古早味越来越少了。
中华商场初建和繁盛时期,出现的各地小吃,都保持各自特殊的地方风味,其中涵隐着载不动的沉重乡愁。这是近几十年台湾饮食发展,非常重要的转折。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不知道距离住处几公里就有一个有三个湖的公园。圣诞节公园的车辆进出门关闭了,可公园没有围栏,人们依然可以自由进出。 湖面上,几百只鸥鸟、雁鸭、鹅聚集在一起,嗓音嘹亮此起彼伏,就像是它们圣诞节的唱诗。浮游、翻飞、追逐、或者卷起脑袋打瞌睡,千姿...
“清境”之名,据说是蒋经国有感于此地景致清幽、气候宜人,于是发出赞叹说:“清新空气任君取,境地幽雅是仙居。”而得清境之名。
到了美国念书,第一次发现其实老美是“算数”很差,而未必是“数学”很差。
我何等幸运,有机会把燥热留在山下,循着前人的挑盐路,从草屯入埔里、行车横越整个南投县境,再沿十四号公路往东北方,抵达群山环抱的避暑胜地——庐山,暂住几天。
离别是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个经历过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个走过的脚印,都是相连的,它一步步带领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正名名焉寄,何须正名乎?我仍然想脱尽虚衔浮名,追求名号底下的那个自己,做最真实的自己。聆听自己生命里的真性情,此中的踏实自在远非浮华名号可比。
雨夜花雨夜花 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瞑日怨嗟 花谢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谁人倘看顾 无情风雨误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上天恩赐的水源,滚滚浊水阳光下闪着银光,奔流河川,灌注辽阔田地,恩养世代子民,是岛屿农乡的血脉。
时光匆匆,“江涵秋影雁初飞”好像只在昨天,而今却已入冬了。寒气日重,寒风愈劲,草木变衰,众花多已飘零凋残。但菊花却盛开着,许多还都花香浓郁,鲜明耀眼。如同陶渊明在《和郭主簿(其二)》诗中的赞叹,“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小时候,喜欢在晨光里去采那开满路边的各色野生牵牛花,层叠倒穿在一种草茎上,好似彩色的小长灯笼。后来,记住南宋词人蒋捷,便是因他的《贺新郎‧秋晓》:“月有微黄篱无影,挂牵牛数朵青花小。秋太淡,添红枣。”
岁月是一疋长布,随心随性裁一小幅, 您来看看是什么花色,好不好?
一个名字,确实就是一声呼唤,我们喊着重庆,心头映有重庆的人,一律都会回头。“哎、哎,早上重庆出发,傍晚则到了重庆。”很远很远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来。这是命名的魔力。
这世上,我只认识一个玛丽贝。在我迸出果壳,迎向未知时,她给我她家门的钥匙,为我壮胆,伴我行走天涯。在我怯懦不肯往前行走时,又收回那把钥匙,督促我勇敢往前,走自己的人生路。
我读小学四年级时 民国二十五年九月中的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三叔骑了一辆自行车,到了家门口未停,经村中往西行。此时我跟在他后面跑,三叔比我先到奶奶墓地,等我到达时,看见他跪在地上为奶奶烧香烧纸,且在哭泣。我站在他的身后,当他为亡母祭拜完成后站...
时光易逝,不觉中,我已虚度85年了,转头看一路走来好像几年前的事。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苦难多于欢乐,承认我确实老了,当自己独处和午夜梦魂醒后,会闭上眼睛,将一些痛苦之事重新走一遍。悠悠往事令我伤神,要写个人的人生路已拖延了几年,如今,现在不写恐...
“噤李堂”,字面意思让人噤声,这是说仇家恩怨吗?东汉时,有一人做了一件事,以为别人不知道。杨震当即以“四知”棒喝。您知道是哪“四知”吗?载运麦子的舟船本行于水上,怎会成了家族的堂号“麦舟”?让我们一一道来吧。
这是发生在上一个世纪初的美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关于一个小女孩苏珊娜(Susanna)和一个小男孩山姆(Sam)的故事。这一世他们又相逢了。
肯尼斯·诺里斯·马里诺牧场保护区(Kenneth S. Norris Rancho Marino Reserve)位于加州中海岸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县(San Luis Obispo County)坎布里亚市(Cambria)南部,以加州大学圣...
埃及金字塔是怎样建造出来的巨大建筑群 世界上尚未能解答的最主要建筑物到底是用何种方法把它建造出来的,在这里我也作出一个我的猜想——建造金字塔原理。 如果单从建筑学上来说,我们最先要研究的是金字塔处在四周的环境及建筑物,从许多的图片上...
在生平工作中最难以忘怀的事情 本人在建筑设计或绘图事业上的50多年岁月中,如果要举出其中一件最难忙,最难堪的事情,就是最不能容纳建筑设计真理的一件事情。大约在1982年夏天我从三藩市(US.SF)回流香港工作的一段日子中。当时我在三藩市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