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我以为当人生到了最后,假若有一双可以这样紧紧握住的手,或许死亡也就没有那么可怕。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人们常说的一句古语,也是影视剧作常用的古典名句。这个名句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在西拉雅生活,不像大城市那样,每个人都是笼子里奔跑不停的仓鼠,人们倾听大自然时序的声音,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清楚地知道什么时候要拿起锄头,也知道什么时候休养生息。
台湾的生活美感是什么?作者在西拉雅旅行,寻找到想要的答案。
茉莉之花不大,又只有素雅的白色,“冰葩淡不妆”,却自有其清丽脱俗的美。常见的双瓣茉莉花洁白莹润,宛如精致的白玉小荷。
美国洛杉矶附近的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有6万多居民,其中华裔占三分之二,是美国华裔比例最高的地方。而市内唯一可以举办大型活动的巴恩斯公园(Barnes Park),就成了自由民主人士和中共五毛历次角力的战场,所发...
又是不知不觉被潇潇洒洒的雨露带到一个洗得几近透明的清秋,又是月上中天、桂子飘香的时候。桂花是我国传统名花之一,即使从她被始载于先秦典籍时算起,也与我们相伴近30个世纪了。
一部《西游记》,包罗万象,给世人带来了许多欢乐。其中,作者吴承恩还采用了不少俗语,藉由悟空、八戒、沙僧、哪吒等人之口,讲出的俗语,却也诙谐风趣。
这茶香太迷人了,虽然我没忘记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耸竹林摇下来一阵风,浑身凉爽,我舒了一口气,点着头致谢,将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轻轻推向那司茶人。
大同思想为中华传统文化中固有之思想。《礼记·礼运篇》记载,孔子曾喟然而叹道:“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1]。”孔子感叹自己未能看到尧舜以上、三皇五帝时,“大道之行也”的大同之世;也未能看到禹、汤、文、武、成王、周公“三代之英”时,“大道既隐”的小康之治。
花 杯 下午茶
就在这安静下来的时刻,我们听见鸟啭莺啼,春风拂过树梢婆娑作响,这些来自山林的天籁其实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声音淹没了。
父亲说,一过立春,十香菜便经常出现在老家的餐桌上,除夕的年夜饭更非得有一大盘不可,因为十香菜有“十全十美”的寓意。
公元前251年,在赵国和秦国又同时发生了一件大事:赵国的平原君和秦国的昭襄王在这一年相继去世。燕国趁机攻赵,被廉颇、乐毅击退,并进而围攻燕国。
重温昔日回忆,1998年樱花季接近尾声,闻名遐迩的竹子湖海芋季,假日游客络绎不绝。遍地盛开的海芋形如倒立的马蹄,又如莲花般生长在水中,而有“马蹄莲”的别称,白色海芋的花语为纯净的爱,深情代表真诚简单纯洁高贵。
“读册读册越读越气。”当时似乎流行这句笑语,但出了社会后,才知道读书的生活是多么快乐。
公元前259年,秦国的六十万大军直驱邯郸,沿途顺道占领几个城池,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因为赵国的主力军队已在前年的长平战役中折损,剩下的兵力勉强只能防守邯郸。虽然守城的将士不多,但有善于防御的廉颇坐镇指挥,加上邯郸在百年来的不断建设后已是十分坚固、易守难攻,因此秦军无法马上攻下,只好把城包围起来,这一围就是二年。
八二三炮战发生在民国47年8月23日,首先要表明,我是在八二三炮战发生的那一年年底,才随部队换防,于料罗湾登陆,在金门驻过一整年的空军高炮部队通信兵之后,又因时限一到,换防回防台湾,几个月后除役的。
一阵北风迎面扑来,吹醒了嵇康几分酒意,他想他该去弹弹琴,那阕〈广陵散〉,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弹完,虽然知音都在关山外,他还是要弹给他们听的。
武灵王留下的基业,加上惠文王在位期间(公元前298~265年)出现了好几位贤臣良将,国君知人善任,使赵国进入鼎盛时期。与此同时,原本在战国七雄中势力较强的齐、楚二国,此时皆因战争受创严重,国力大衰,遂使赵国因缘际会,成为能与秦国抗衡的六国之首。
笔墨迷宫中,书写是跳脱现实生活的一帖良方。有诗有梦可以安放一方小小世界。
人终究是贪心的。想拥有,想获得,却不想失去,每到一个人生阶段,那些想带走的东西太多,舍去或抛弃的却很少,毕竟心中围绕的想法:留着总是有用。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要不是高拉,我和我儿子活不到今天,这是毫无疑问的。”主人阿尔汉娜感恩告白。示意图。(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好动成性的来吉送到乡下后,对于没有我们这一个家的来吉,感到实在既生疏又不习惯,很不自然!隔了一段时间,我们去了乡下阿姨家看望它,远远地看到我们走近,它想挣脱首环与绳索,欢天喜地跳跃着想奔向前来,场景令人感动又伤感!
美国女篮界新生代潜力女球员海莉·范·丽思(Hailey Van Lith)在比赛中。(Marcelo Endelli/Getty Images)
我有时心不在焉当作耳旁风,有时倒也能静下心津津有味听她五花八门的看球心得。但让我听得哈哈大笑又心中若有所失的,只有那么一次。
公元前326年,赵肃侯死时,太子只有14岁。五国各派一万兵马来参加葬礼,意图十分明显,不过被年轻的赵雍成功化解。他在次年顺利登基,就是著名的赵武灵王(公元前340~295年)。他在20年后推行的胡服骑射政策,让赵国一跃成为战国后期的强国。
“来吉”是44年前来到我们家的一条断了奶的黑小狗。那是由阿里山乡(前称为吴凤乡)的邹族同事,从山地带来给我的狗狗,费了好久时间才终于等到了它;在办公厅交给我,下班后带回家;第二天,依照民间习俗回送他若干斤量的砂糖。
时隔多少年月,再次踏上那块伴我成长的大地,宽阔的马路早已取代了记忆中的羊肠小道,以往挺直的槐树也苍老消沉得不再开花,原保有纯净香气的旧式平房建筑,早不复见,取而代之,是那一座座耸立雄伟的办公大厦。
上个周末,凭着报上一则含糊不清的赏花新闻,我和先生在不知地点和没有地图的情况下,开车往木栅附近山里,寻一个杏花村。
如果没有妈妈的陪伴和坚持,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我可能被成绩压垮,变成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让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可以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