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在电影《美国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中翩翩起舞的少女黛博拉,是由年仅13岁的詹妮弗.康纳利(Jennifer Connelly)扮演的。(电影剧照)
黛博拉是他魂牵梦绕、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遥隔云端的精灵,是他深爱一生并注定擦肩而过的女人……无论在狱中还是流亡,对黛博拉的回忆是诺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随他半个多世纪、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贝。
尽管取经团队有很多不足,并不代表他们不行。他们真心皈依神佛的这颗心,受到满天神明的敬重。
豆蔻年华的美,单纯青涩,天真烂漫,转瞬即逝,特别珍贵,令人怀念。而定格于大银幕最经典的豆蔻年华,则成为人们心目中永远的少女形象。
这作品体现了瑶族舞蹈的特点:在湘水的两岸,高大的树下四周垄罩着清烟薄雾,未婚男女彼此一起进行春社祭祀,女孩们戴着漂亮的首饰穿着长裙,与男孩们高兴著跳着舞,在这里吃喝着长辈们提供的饮食,在活动中女孩们选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让神灵做主他们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小说中,通过对八戒和悟空的长篇描写,勾勒出唐僧的执著。唐僧有疑心,还没有见到妖怪,就开始草木皆兵。唐僧护短,袒护八戒,保护自己的执著,这一点悟空也看得很清楚。
这处描写,也隐藏着唐僧闯关的答案。“手持钢斧快磨明”,举起钢斧去掉心中的杂念和执著,才能越快的显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随其自然,不将荣辱放在心上,什么关难也不会挡住你前行的路。
这一年我不曾割过后院的草,长到了过膝一般高,实在难以忍受,便寻来割草机,七嚓咔嚓一顿乱推,好不容易拾头利整,种了些花花草草,横是过一晚上就被五只猫霸占了,刚‘扫平中原’就给我‘五胡乱华’。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掀起窗帘一角,眯着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顾着我家,那是比雪还要冷的雨。虽然隔着层窗户,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它,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着你的底线。
作者乔潭,此篇为其代表作,是目前现存文学作品中对剑舞描述得最为精彩、传神的一篇作品。作为主角的裴将军当指裴旻,他是唐睿宗至玄宗时期人士,唐文宗时期诏令以李白的诗、张旭的书法、裴旻的剑舞为唐代之三绝。
趁著复活节四天假期,二话不说买了机票从澳门飞往台北。难得四月的周末如此晴朗清凉,独个儿跑去号称“台北后花园”的猫空逛逛。  游人不多,像我这样孤零零闲逛的人更少,但我不寂寞。无论在捷运、缆车厢,还是坐下来品茗用餐,身边都是熟悉的粤语。
英国人从女王到一般国民皆具有重视家庭的想法,也知道哪里是底线必须回头。我认为就是这种认知,而引发人类的坚强性格与聪慧的决定。
李清照,宋朝著名女词人。她的词风属于婉约派。在她众多的诗词中,有一首诗震古铄今,即《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然而不论何时,无论社会形势如何转变,也不会影响英国人内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贯的心态。他们即使碰到不景气、或是遇到泡沫时期,还是能称赞屋龄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称年纪变老的自己“年纪增长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软必得经历千锤百炼的功夫;这些人生的体验与义理,猫一出生就明白。
大约一年多以前,我去银行办事,来来往往,银行职员不少,顾客似乎更多。
飞抵台北后,颇多惊喜,邓丽君歌唱的夜来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样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还在中研院的学人招待所中,就已开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从德国再来。台湾已不是邓丽君歌中的复兴基地,但依然是可以为自由奋斗,把人权伸张的好地方。
第一次觉得美浓如此清晰、如此真实,它再也不只是一条过年回家的路那么简单,我们正在创造,自己的故事。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身入中山故宫博物院,我便已进入中华文物的浩瀚大海里,接受古典的熏陶,并且穿过时光隧道,回溯历史而上,面对先圣先贤,寻觅先人的履痕,激起无尽的怀思,虔诚的感恩…
这些纹身之猫,踦旎缤纷的皮毛,裹着的是大师的智慧之灵。那年,我的生命还很青涩,经历的世事资浅,总是在收藏过程中,学着一点一滴;猫说:彩绘的背面是素白,闹热的内涵是大寂,富丽的反观是无颜,有等于无,色就是空。
我走到仓库的另一端,看望这个夜。夜色让周遭景致尽皆暗沉,看不清楚、不知要走向何方,我们失去了方向,有灯火也不足以取暖。
猫的皮毛,是一袭订做的贴身服装,它们全身的机关都被这件皮草所覆盖,当遇到攻击时,柔软的皮毛瞬间变成钢铁甲胄,可防水、御寒、控制体温,更是一张全方位的讯息系统网,操控著猫的行为能力。
叶太偶尔会听见护理师的脚步声,但大家可能都不想打扰这位独自待在亡父病房的儿子,因此无人闻问。叶太可以放胆看父亲的日记,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这是一种如何的矛盾,明明想养牛犁田,为了生存,却必须考虑买大型铁牛才有办法做想做的事,这个世界怎么了?土地动都不动,一切如是收受。
说到底,他根本不懂英文的“小偷”该怎么说。万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定会被在场的美国人笑死。当然,就算用日语大叫“小偷”,只要语气够急迫,外国人肯定也能听懂(毕竟有个男人拿着包包飞也似地跑走)。但叶太办不到,因为他一路以来,都将“从容不迫”视为最高原则,绝不能在此破例。 活在各种耻辱中的叶太,原本想在中央公园的绵羊草原阅读最爱作家的新作,包包却被偷走,简直是奇耻大辱。
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