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老德家人每次都会被分坐在不同桌,以便和新认识的“家族亲戚”利用每年一见的机会,来场家族树连连看的有趣相认。
12月,是万物蛰伏的时节。冰寒萧索是表面,皑皑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种子,期待着最严厉的霜雪考验后,破土而出。
这些统称为“远亲”的人,有些你可能不认识。也有些,可能是你早有听闻,却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然而,人生就是一种峰回路转的集合概念,走遍天涯,却惊讶发现隔壁某人是亲戚。
深夜里,除夕夜的台北街头又恢复了热闹与壅塞,回想起不久前街头的宁静,突然显得遥远与不真实,“不知女主角的真实人生里,告别了金钱游戏,迎接她的又是什么呢?”
《西游记》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吴承恩在书中描绘了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所经历的种种磨难,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性格鲜明,栩栩如生。书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医和中药,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医不仅仅是用来治病的,它已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精髓。
穿越连绵的雪山,你唤醒了山谷下还在冰封里冬眠的河流。天空中,你驾游浮云,贴近树林,敲开枯草萎花的窗户,送上春天的邀请函。
清朝国祚绵延近三百年,在这段光河中,孕育出一条巨大的商道。它穿越茫茫戈壁,连接东亚西欧,将神州文化和义利精神,传向遥远的异国。这就是晋商走出的万里茶道。奇特的是,这条茶道似乎是为大清而来,它的光芒随着皇室的兴衰成败,变化著自身的色彩,在中外...
亲爱的,真正的快乐是时时刻刻都能全心全意地接受自己,也接受每一个当下的一切,月圆月缺如此,花开花谢亦然。
在竹林里静坐赏竹,抖去凡尘,被静态融化了:似慈云天上飘,无牵挂、无忧愁、无尘埃,很快活。看青竹千姿百态、风姿绰影。竹景如诗如画,微风如吟如歌。
沧海是什么?是忧伤与磨难,是从容与恬淡,是精神与情怀,是信念与境界。我觉得,自己如今就是这样一条快乐的小鱼。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山西人面临山多地瘠,自然灾害频发的现状,他们在创建财富帝国时,无论是地理上的关口,还是精神上的关口,他们也都闯过不少。最大一关就是走西口。
法难期间,大唐的很多寺院被强行拆毁,大大小小的佛像遭到劈砍、凿挖。但只有这尊青石菩萨像,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
我希望自己受人赏识的白日梦,在舞台上获得了实现;看到那一幕,眼泪夺眶而出,我站起身来,成为剧院里第一个为演员喝采的人。
2500多年前,晋国在南部盐业的带动下迅速崛起,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一座方圆60公里的运城盐池,成就了一个富强的诸侯国。
南宋词人叶绍翁的千言绝句《游园不值》是最有名的“红杏出墙”诗,但“红杏出墙”却被误读千年,其实它的本意并不是现代人所认为的——不正常男女关系及对婚姻的背叛。
在巍巍的太行山西部,有一片高旷气爽的土地,称为山西。传说中,山西是得龙脉的福佑之地。
谪仙,是古代文化常见的主题之一,在历代笔记小说、野史传奇中多有记载。譬如:李白是太白金星下凡,东方朔是木星降世,杨贵妃是嫦娥仙子下凡,包拯是文曲星下世等等。
乖乖铺上贝壳沙,大大的鱼缸,小小的鱼儿。傻气的名字,我傻傻地养,你傻傻地长。傻傻地祷告,拜托上帝让你陪我更久一点,更久一点点。
鸿篇巨著《西游记》中,第一回就出场的樵夫只是闪了一个身影,就彻底消失了。他是凡夫过客,还是洞见前缘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悬念。重新品读原著,方觉字里行间含蕴的又一新意。
因着绣花鞋,想起母亲,想起高粱,想起大哥,想起家乡点点滴滴,记忆长河深邃、无声,似醇厚高粱流过喉咙,一溜烟全都陈年往事了。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往外望去,所有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枫树例外,衬著蓝天,高大的树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叶子,这些叶子像音符一样,一片接着一片飘落。
那里靠学校边原是一块长条道路预定地,不久前辟出了一条大路,两边种了些树木,尤其两排黑板树最壮观。隔那条大路就是思贤公园。或因刚开通没多久,人车不多,空气污染较少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我已经是一个耄耋老叟,今年高龄91,终生涂涂写写。此次艾玛(Irma)来袭佛州,我住佛州北部的塔城,艾玛正好路过我家。
出太阳的日子,楼梯间墙面独特的洞洞,光影终日游移其上,如猫咪轻巧的步伐;有时光影又像顽童般,忽暗乍亮,跑过来跑过去,让人捉摸不定。
每回临靠海,不单只是疏离人群,而是期待能更清楚贴近自己。无论白天或夜晚,海潮声时时在耳。
突如其来的一场恐怖劫机事件,让一名美丽大方的空服员在她23岁生日的前两天,悲壮地划下生命的休止符。但是,由于她的善念激发出的不凡机智与勇气,使机上379名乘客中的359个生命幸存下来。改编自真人真事的电影《妮嘉》(Neerja,陆译:劫机惊魂),便是讲述这位弱女子勇敢无畏的故事。
彼得和昆妮是一对英国夫妻。彼得85岁,昆妮长他两岁。在剑桥时,我们两家隔着十栋房子,算是邻居。那条街上有好些长寿的独居老人,他俩算是最年老的夫妻。彼得和昆妮对人热诚,无论对本地居民还是移民,并不刻意保持距离,总是亲切诚恳相待。在街上遇到时,我们会停下脚步愉快地寒暄一番。有时在前花园看见了,也会远远地招手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