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父亲是1991年11月来美的,原先的计划本是要与母亲同住在松街的老人公寓中,但母亲当时住在四楼的一间Efficiency的单位中,除了浴室之外,就是一间不到两百平方英尺的一大间,厨房、客厅与卧房,全都包括在内,是老人公寓里的“单身宿舍”,其...
高智晟先生步入社会时经历的人心冷暖(下)
返回车村的晚上,陷入绝境的高智晟想起了上一年当兵没有被录取的事情,忽然心里一豁亮,“决定回家去当兵,两年多打工挣不到一分钱,差一点连生命都不保,实在感到是无路可走。”
高智晟先生步入社会时经历的人心冷暖(上)
高智晟先生在从未发表的一系列给孩子们的家书《爸爸的故事》里,描写了他从出生到成长为律师的过程中,他所在的时代背景以及所处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一系列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经历,以及一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前几个月,母亲生前挚友陆素影的孙辈,自大陆寄来一张当年青岛女中游泳队的老照片,这是我手中现存,年代最久远的母亲之照片(应该是摄于1935年左右)。 照片的品质不佳,初见之下,我无从确认那一位是我母亲。好在我那已年逾九旬,母亲之同母异父...
前言 自1963年8月底起,我在“东海东,玉山下”的台北市建国中学(以下简称为建中)混了九个月左右,那是我高中时期的最后一年。至于“东海东,玉山下”又是什么“碗糕”?我想所有建中毕业生都会记得的,那是咱们校歌的头两句。 我自幼成...
石头故乡交响曲──阿婶家的石井
印象中的这位阿婶仔,年轻时必定是个十分标致的美女,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圆又大,蛋形脸上满溢谦卑的笑容。虽然岁月不饶人,但以目前近老的年纪来说,仍可称得上“佳人”。
高智晟先生讲述的他几个生死一线的神奇经历
高智晟先生分享了许多他个人的“亲身经历领受的奇妙之事”。那些是他认识了神之后、在被中共秘密抓捕、关黑牢、受酷刑和“被释放”的10年(从2005年至 2015年)中的见证和感悟。
石头故乡交响曲──我家的石围墙
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小女孩被喊醒,睡眼惺忪中,一边揉着眼,一边拖着僵困的身子径自向天井(院子,闽南语)走来,坐在仍露湿的石头上,微微有点晨风吹拂而来,轻掠过她尚未完全睁开眼的脸庞。
母亲离世前,在松街疗养院的那半年期间,坚决不肯见访客,她老人家的理由是,“形容憔悴,见不得人”,所以被我们兄弟俩挡住的亲朋好友不在少数。母亲在大约25岁时,曾被电影界闻人袁丛美(日后的中影公司总经理)相中,力邀她去重庆的中国电影制片厂试镜...
2011年初秋时分,母亲已是风中残烛,虚弱地躺在旧金山市松街(Pine Street)上的一间名为Kindred的疗养院病房里。 母亲与松街的缘分很深,在松街与奥克塔维亚街(Octavia Street)交叉口的一栋老人公寓里,一住就...
高智晟先生家书中讲述的一些早逝的亲人们
2021年的第一天,耿和在她的推文中,公布了她丈夫高智晟先生在山东的姐姐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的噩耗。这是中共法西斯在对高智晟及其亲人的迫害记录上新添的一笔血债。高智晟的姐姐在他七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
绝句:此生——奉寄家母和家父
此生何事问前缘,长育大恩知故年。 挥写光明是吾命,好春相会九重天。
高智晟先生早年的一些故事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会上耿格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她的父亲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踪前与她通话时告诉她的一个梦。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说那个梦是上帝给他的一个景象。
南方采水芹
人世间的事情便是这样,谁愿意那么较真呢?当然是差不多就行了。然而,越是将就,你会发现那一种事物,原是无可取代的。
珀斯,我的诗与远方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来到了澳大利亚。 那一年,我是一个随团旅行者,旅行的路线是武汉——上海——墨尔本——堪培拉— —黄金海岸——悉尼——上海——武汉。
樱桃、水果王后与东方美人
樱桃正当季。昨天买到了今年最好吃的樱桃,价格也很好,$1.49/磅。不由得想起十几年前在北京的另一次樱桃体验。那是冬天,去崇文门的新世界商城地下超市购物时,看到了让人垂涎欲滴的智利进口樱桃。
为了中国的公平和正义,请不要沉默
我叫耿格,我的父亲高智晟是人权律师,他被关进监狱直到2014年。你们可以从网上看到很多关于他和他的工作的资料。但是,今天我不想谈众所周知的他,我只想说说只有女儿才知道的他。
散文:春雷之后的辽阔生长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一位乡村女老师写给孩子的信——仙女的守护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真是非常幸运,在多如繁星的书籍里,我写的书能被你选中。在世界的另一角,我听到你的声音啦,接下来,你将收到一封来自仙女老师的回信。
散落人间的文字:在鸟声喧哗中 寻找宁静
登上观海楼望向大海,前面一片辽阔的绿黄水田绵延至西边堤岸,紧紧接着天际,近处水田旁,一排木麻黄在风中摇曳。忽然发现,田里有几个白点跳动,从身边的望远镜里看得就清楚了,几只环颈鸻站在田里
前言 您或许会认为这标题好像有点儿“玄”,难道就这两个阿拉伯数字,也可以挤出一堆故事吗? 是的,因为这两个看似简单的阿拉伯数字,隐身在我们高科技的“数位世代”里,几乎是无所不在,也已成为科技上的“逻辑应用符号”,其实质上...
散文:安详的天堂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在这个暮春初夏的时节里,天地人间迎来了通透而明净的五月。春风冷暖交替,春云积聚数日,终于下了一场雨。
断树之传记
古树成了古战场。楚河汉界的搏杀,日复一日地在它的身上发生。
汴河船帆飘扬   回忆千年质朴风光
懂事时,看到壁上那张图就特别喜欢,上学认了字,父亲跟阿公都告诉我那张图叫《清明上河图》,是祖先传下来的,第一次听见“清明上河图”几个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三国演义》中的高人:神卜、神医和隐士
三国故事中,神卜管辂,神医华佗,隐士娄圭,每一个名字都很灿烂。光辉的名望下,交织着精彩的传奇,神奇的故事。吾辈津津乐道,谈论不衰……
散文:亲爱的朋友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散文:天使的手信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散文:声音响起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散文:快递寄予26岁的我
26岁,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