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西行路上,唐僧见寺入寺,遇佛拜佛,内心着实虔诚。取经团队穿越荆棘岭,来到小西天地界,这回却因唐僧执意要进小雷音寺,引出一桩祸事来。悟空到处搬救兵,可都被黄眉老怪用一口布袋收走了。最后,是谁为取经团队解决了棘手的难题呢?
家里的老狗迎接我回家。它也已经十五岁了。或许照顾完母亲,接下来就得照顾老狗了。它身为我们家的一分子,陪伴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须好好地照顾完它这辈子才行。
因为签证关系,我回台湾放了一段长假,12月9日准备返美工作。早上八点的航班,凌晨六点多就得到机场报到,漫长的旅途、未知的工作挑战,内心难免忐忑,早上机场的旅人匆匆,大部分都是睡眼惺忪。 因在香港转机,所以第一段飞行目的地是香港,让人颇...
有一家团体家屋,我们兄妹一致认为“这里应该会适合母亲”。它位在离家距离适中的郊外,就在田地正中央,窗外的景致也不错。附近有幼稚园,日常生活中也会与幼童进行交流。最重要的是,那里的方针是“与老人一起生活”,而不是“管理老人”,在各方面都不会过分拘泥规则,我们觉得很适合母亲。
世上有所谓“恶魔的呢喃”,在我这样的精神状态中,所谓的恶魔肯定就是我自己。这呢喃就是精神即将因为压力而崩溃的声音。
那么,乌巢禅师的能力究竟有多高?即便悟空能翻江捣海,一个跟头可翻十万八千里,可是在禅师面前,仍旧无能为力。
唐人琴诗,描绘了乐声、情感、山水,也写下了历史和人生。孟浩然豁达清淡,白居易无牵无挂,常建幽旷高远,李太白俊逸昂扬、亦发怅然悲鸣。苦乐喜忧、追寻感悟,都随古音流转。
《西游记》故事中,悟空、八戒和沙僧兄弟几人义结金兰,就像是同门修行的兄弟。每次降妖除魔,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他们使用的兵器各有来头,各有其妙。
曹操大胆创新,沿用乐府旧题表述新事,记录了社会现实、军旅见闻、山水景观及游仙神迹,抒发了建功立业的壮志豪情。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时间意识、历史认知、生命态度及其对自然的钟情与探索。豪迈、壮阔、悲叹、思念、离愁,都倾注于脉脉清流,且随岁月奔涌。唯有汉字的独特与非凡,方能成就如此深沉、优雅、灵动的意境。
《西游记》中描绘天上人间,展现多元的时空及不同神佛道的世界,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仙人一念就可穿越到达。但是在小说架构的人间大唐,有一处疑问,小说第九回至第十三回,唐僧出生成长十八年后,为父报仇,又踏上西天取经之路,为何都是发生在贞观十三年这一年?
一首诗仅有二十字,便描绘出一幅冷寂开阔的画面。画中有山、有水、有人、有事,有远景、中景、近景,还有特写。群山苍茫,万物寂寥,画中人清高孤傲,意境高远疏阔。每句诗首字缀起,更令人回味:“千万孤独”。除了汉语,世上哪种语言能做到这些?中国人开创了灿烂的文化与辉煌的历史,而承载这一切的,是汉字。
每年11月第四个星期四,是美国人的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在这个传统节日,在外念书、工作的人们回到永远亮着一盏灯的家中,与家人团聚。 感恩节是美国人阖家团聚的节日,1863年,总统林肯宣布感恩节成为全国性的节日。1...
凡尘不过数十寒暑,草鞋、布鞋、与它踩踏在人世间艰辛路途上时,所经历之风风雨雨,都将化作“滚滚长江东逝水”,终究都要被“浪花”给“淘尽”的,“是非成败”且置一旁,只要有幸留得“青山在”,黄昏之际(晚年),心平气和地细赏那灿烂多彩的“夕阳红”,就都该心满意足啦!
黑瓦白墙,屋后竹林,门前小河,走过小桥,是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这是我常梦回却再也找不到的浦东高桥奶奶家。
中国传统的行业中讲究尊师重道,《礼记.学记》:“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东汉郑玄注:“尊师重道焉,不使处臣位也。”过去的学堂,不管是小学还是太学,必释奠先圣先师。
西天路上,一座八百里火焰山横亘阻路,滚热难当。火焰山的火气来自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炉里的六丁神火是老君用至阳的宝扇扇出的,只有纯阴宝扇才能将它克制。唐僧一行如何借到宝扇?这便引出了跌宕起伏的“三调芭蕉扇”。
从拥挤的书架上托下那又厚又重的毕业纪念刊。除了搬家以外, 很少有机会去碰它。这么多年,蔚蓝色的封套,已经像陈旧的围墙一般,轻轻一碰,书页就那么散开来了。 电子邮件上传来同学要团聚环岛的消息。 心想, 多年不见, 还能认得出他们的样子吗? 本来光滑透明的塑胶书套,加上多年尘积,摸起来,像沙纸一般。纪念刊封面里夹着一张发黄了的照片,上面是我们112位实习医生的大头照。最下面一排是11位同年的牙医同学。这就是当年自视颇高, 但却又是被大家使唤的一群。
闻声驰铁骑,过影走金蛇。进退真神捷,盘旋任屈斜。毫光团白雪,风雨散梨花。一气如相贯,全身总被遮。阴阳回地纽,狐媚遁天涯。仿佛陈安技,真堪任虎牙。
秋天的节奏总是很快! 南山上,一天一个颜色,甚至一夜醒来,眺望晨曦中的山色,眼前犹如一个巨人操著无形的画笔,在快速地涂抹。只两三天,山就由绿而黄而红
四月的乡间,春意浓浓。 一声鸟鸣,就把亮丽植入内心,春天便在心中荡漾著。希望的种子,同芽苞一样日日的膨胀、生长。
杨氏起舞盘旋时,绣著鸳鸯的袖子飞扬起来,她不时的手抚红色的薄纱,而身旁的琴瑟也随之伴奏。色彩艳丽的三寸麻鞋翘著黄鹄嘴般的尖角,踏在美丽的毛织地毯上犹如踩在池塘的水面,余波荡漾。
重阳节的日期是每年黄历的九月初九,也称为清秋节、茱萸节、黄花节、菊花节、九月九、重九、九日、暮节等等。那为什么将两个“九”称为重阳呢?
徐祯卿,字昌榖。本为直隶常熟县人,后迁居吴县(今江苏苏州市)。明代文学家。他与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并称为“吴中四才子”(亦称江南四大才子),而徐祯卿因为特擅长于诗文,又被人称为“吴中诗冠”。
辽东秋天的山里,山里红格外的惹眼。 一场场秋霜之后,山色变得愈加斑斑驳驳,绚丽而凝重。
在幼年的时候,夏日里与伙伴们游戏。到了夜间,我们的阁楼下就会飘来一些萤火虫。自然我们也会抓住几只,拿在手里看应该是李时珍说的第一种,但不知道是茅根所化。我们去高笋塘捉鱼,晚不能归在农家借宿,露宿在他们家晒谷子的坝子,也看见萤火虫,居然长如蛆蝎,让我惊讶了一番。
樊梨花,在史上是一道谜。正史中没有留下关于她的任何记载,但在民间故事中,却受到文学艺术家的青睐,成为歌舞、戏剧、评书、传奇小说中的经典人物。她和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巾帼英雄。
夏天,风是这里的常客,一声不响就把时光带走了。一些堆垒的呢喃,凭风而行的话,你是否也听见了?浮生若梦,不如删繁就简。原来所有的繁华不过是归于平静的过程。今天的小樽,如一座院子里的小花,开得热闹,却宠辱不惊。
父亲在那短短的两年中,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是种下了怎样深切的师情,以至于到了半世纪后的今天,许多世事都流水般的过去了,无痕迹了,一个乡下老师的两年的感情却是这样恒久,没有被年月冲掉。
如果说在中国诸多奇花异树里我最喜欢桃树,那么桃树所产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