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善尽美中国舞

古道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昔日孔子在齐国听舜帝时代创作的大乐舞《韶》乐后,“三月不知肉味”。孔子感叹道︰“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又说《韶》乐是︰“尽美矣,又尽善也。”而为赞扬武王伐纣功绩而创作的《武》乐,则是“尽美矣,未尽善也。”因此,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孔子对乐舞的评判标准--尽善尽美。

赞美神的渊源

关于乐舞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对神的赞美。仅在《吕氏春秋.仲夏记.古乐》一篇中,就有这样三则故事,古帝颛顼在登上帝位的时候,听到四面八方熙熙锵锵的风声很好听,就命令部下“飞龙”仿效风声创作了“乐”,又令一人率先做乐工,他就躺在地上,用尾巴敲打自己的肚子,发出嘤嘤的声音。颛顼把这个乐舞叫做《承云》,用来祭祀天帝。

到了古帝喾的时候,他则命令臣下“咸黑”创作歌曲〈九招〉、〈六列〉、〈六英〉,又命令“垂”创制了鼙、鼓、钟、磬、笙、管、篪等乐器,吹打起来,十分动听,凤鸟锦雉随着乐声跳起舞来。帝喾很高兴,就用来歌颂上苍的功德。

而尧则命“质”创作乐舞,“质”模仿山林溪谷的天籁音响制作了乐歌,又用麋鹿的皮蒙在土缶上做成鼓敲打起来,还重击轻打石刀石斧,模仿天帝玉磬的声音,于是百兽都跳起舞来了。

关于乐舞的产生,在《诗经.毛诗序》中还有这样一段话︰“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舞蹈呢,实在因为仅仅是说话还表明不了心意,嗟叹也不能充分的表达情感,甚至咏歌仍嫌不足,不知不觉中就手舞足蹈了。我们看诗三百篇中,又有哪一篇不能用乐舞的形式来表现呢 !

《左传》中说,国之大事,在祀在戎。这个祀,指的就是对上天与祖宗的祭祀,而在祭祀中表演大型庄重的乐舞,则是祭祀仪式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后人在欣赏《诗经》中颂的诗篇时,还可以想像那盛大乐舞表演时的庄重古朴。

天人之姿,天人之舞

对音乐的赞美,表现最极致的当属“此曲只应天上来,人间哪得几回闻。”乐可以独奏,而舞却一定是伴乐的。盛唐极负盛名的〈霓裳羽衣舞〉,据说就是唐玄宗在梦中看到仙女们的翩翩舞姿,又听到仙乐飘飘,而记载流传下来的。

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法开讲,天女散花等妙境也一次次的通过故事,及雕塑、绘画得以在世间广泛流传。敦煌石窟中飞天凌空飞舞的壁画,灵动传神;吴道子“天衣飞动”画境,如有神助。天人之姿,天人之舞,也成了中国舞蹈的至境。

神韵之舞,尽善尽美

舞有神韵,则不仅仅是因为舞者本身的修养能够上达神境,更因为这是神意的直接展现。新唐人神韵艺术团在全球巡回表演的节目中,《创世》这场展现宇宙洪大变化的乐舞,正是神意的直接展现,并通过舞蹈与音乐的完美表现。神的伟大与慈悲强烈的震撼了在场的观众,有许多人是流着泪看完节目的,甚至发出宛如是神在表演的惊叹。

在《造像》这场乐舞中,却是通过石匠纯善无私的心性与对神佛虔诚的信仰,让他在梦境中得以看到神佛的殊胜庄严,进而让后人明白,中国历史上众多久负盛名的石窟造像作品是如何创造出来的。

慈悲、祥和、殊胜、庄严,就通过这一曲曲美妙的音乐,一段段优美的舞姿涤荡着人们的心灵、启发着人们的智慧。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梅花诗的作者是北宋易学家邵雍,他字尧夫,谥号康节..............
  • 李白他的名号“青莲居士”,还是自称“谪仙”,都表示他的生命来源非同一般。他妈妈生他之时梦见太白金星..............
  • 中华大地被称之为神州,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燧人、伏羲、神农三位神人的出现,神也将陶器制造传给了人。陶瓷中蕴含着不同时代的文化,凝聚着历史的真实;各个朝代中陶瓷器的造型、制作工艺以及装饰,其工艺水准和艺术品味以及独特的韵味和魅力,都无不体现出不同朝代之特点以及蕴含其中的文化内涵。
  • 制陶是中国最古老的一种手工业,西周青铜器铭文中就有了“陶”字。
  • 秦代陶塑突显生动、开朗、写实的风格,西安发现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形象生动逼真,充分显示出秦代陶塑的精湛技艺。
  • 汉代时期的陶制品无论在质地、品种、工艺以及装饰手法等诸方面都非常繁盛。
  • 三国、两晋时期,江南陶瓷业发展迅速,相继在萧山、余姚一带出现了越窑、瓯窑、婺窑等著名窑址。
  • 唐代手工业产业的空前繁荣,这与当时朝廷对手工业发展的重视是分不开的,官府设置“将作监”、“少府监”等政府机构,对陶瓷、金工、漆器、染织等进行管理。
  • 五代十国时期的陶瓷业大有进步,宋代陶瓷清丽高雅,色泽柔美自然,造型简练,挺拔秀丽。
  • 元朝陶瓷业基本上承袭了前代旧制,但出现了青花、釉里红两种极具特色和名贵的品种。自明朝开始,景德镇已成为“天下窑器所聚”;“有明一代,至精至美之瓷,莫不出于景德镇”;“昼间白烟掩空,夜间红焰烧天”的瓷都。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也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