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阁教育(6):居不易 不易居

婆婆与妈妈

(Getty Images)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如果让幼儿们画画,题目是“家”,我们经常会发现图面出现一个红瓦白墙,篱笆花园的家。但现实社会中有多少人住得起这样一个梦幻理想的家?有的,大部分的美国人都住在这样的平价住宅里,而且不只是红瓦白墙,各种风格的屋子只要通得过邻居的公听会,就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盖自己的梦幻家屋。所以说美国梦、美国梦,很多人沉醉在这样的家屋梦里,一辈子都不愿醒。

千金不易的家屋

回到现实生活中来,我们这些非美国人而且是挤在大都市里的平凡人,必须接受地少人稠的必然结果──不管富豪或穷人,大家都得住在叠起来的家屋,分享同一块土地。差别只在富豪的叠叠屋建材比较高档、坪数比较高、地段比较好;穷人的叠叠屋建材比较差、坪数比较小、地段比较差。

不愿住在叠叠屋里的人除了超级富豪、高级官员、继承祖产的人以外,可以多花一点时间通车,住到大都市外围。那么要圆一圆红瓦白墙梦并非不可能。不过考虑到子女的教育问题,很多父母最后还是屈服放弃自己的家屋梦,搬回城市里继续蜗居的生活。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婆婆与妈妈不禁感叹唐朝诗人白居易曾怨“长安居大不易”,不料千百年后想要住在首善之都仍然是大不易。但是居不易,能否变成不易居呢?

所谓“千金不易”就是任谁拿千两黄金来交换都不允准。而“不易居”则是自己满意称心的家屋,拿什么来都不换。

家屋是心灵的显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刘禹锡的〈陋室铭〉是极简生活但心灵富足的最佳写照。〈陋室铭〉让人百读不厌,婆婆与妈妈有次问女儿,〈陋室铭〉的读后感是什么?女儿答得妙:“自我感觉良好!”的确,刘禹锡即使在物质上匮乏,但心灵却是高洁的。

苔痕与草色皆不用钱,与鸿儒往来凭的是学识与真诚与钱无关。素琴一张便有乐音,佛经一册便有心灵指引。没有杂乱扰人的声音,也没有处理不完的公事。这样的家屋怎么会简陋呢?因为心灵是富足的,眼中看到的所有东西就是富足而和乐的。所以说家屋是心灵的显影,越拥挤的家屋越显现心灵的贫瘠。女儿们不妨多观察看看,这话是不是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还是真有道理。

房屋大小不是坪数,而是里头东西多少

《女儿经》里谈到家屋,并没有提到如何妆点或显摆,综合来说只要求居家环境,从整洁做起。整洁的标准无非窗明几净,此外《女儿经》所重视的大多是人际关系、待人接物的指导。所以对家屋的要求首重整洁,先做到整洁才能讨论其他。

家屋的大小不是比较坪数,再大的房子也禁不住屋主天天往里面塞东西。大房子是屋里的东西少,小房子则是屋里的东西多。要让家屋变大不要越住越小,需要的是利用空间的智慧。如何让有限的空间发挥最大的效益呢?全球住得最挤、城市房屋最贵但人们利用空间的智慧最高的国民,婆婆妈妈认为首推日本人。如何有效利用空间?可以向日本人民取经。书店里有很多书籍提供极有效率又花费不高的节约空间方法与道具,女儿们平时多补充这类智慧,少看些流行服饰期刊,必能使家屋的空间变大。

为什么要节约空间?如果以家屋来比拟心灵,当然要清空长物、废物、虚假之物、自欺欺人之物,才有清心可言。心清了就能宁静,这时再来谈谈家屋的四季布置,才有地方摆放。

什么是长(音:丈)物?意即多余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只要超过二年没有去动用过的东西,都可以列入长物之列。不妨送给合用的人或干脆丢弃。这种减法其实是加法,减掉了不必要的东西,增加了可以利用的空间。

什么是废物?意即根本用不上的东西。不管是百货公司周年庆时血拼换回来的赠品或者一时冲动买下来的流行服饰,如果拿回家之后永远不会动用,送人又没人要,那就可以列入废物之列。

何必让废物占用家屋的宝贵空间呢?如果一坪房屋是几十万买来的,或每月租金可达上千元,则占了空间的废物每个月都要浪费千元去留它在身边,一年就上万元,十年就高达十几万元了!别以为女儿们还年轻,其实上了年纪的人最清楚,人生真的是眨眼十年、眨眼十年。所以清除废物更待何时,今日就起身而行!别让长物废物吞食你的财富。

什么是占据家屋空间的虚假之物与自欺欺人之物呢?前者是满足自己虚荣心理的东西,后者则最常发生在衣服上面,因为身材变胖而穿不上的衣服,留着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瘦身再穿。可是留上几年也还是穿不上,所以叫做自欺欺人之物。这些虚假自欺的东西都不该留在家屋里吃白粮。

永远提醒自己这些被占据的空间分分秒秒都代表金钱,即使不以金钱来计算,那家屋的空间也还是人们心灵的显影。所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空灵的家屋高!

家徒四壁的极简生活

这个道理最近被很多人发现了。所以这些人的最新家屋目标变成“家徒四壁”。

以前家徒四壁是形容一个人穷到了极点,所以家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四壁可以遮风、一瓦可以挡雨。但换个角度来看,这未尝不是负担最轻的生活方式。既无须花时间去整理那些多余无用的东西,也不会浪掷金钱在这些无用的东西上面。当然,真正家徒四壁时是很难像刘禹锡那么云淡风轻的。一文钱可以逼死英雄好汉,真到家徒四壁时应该是欲哭无泪了。

但一个什么都可以买,却什么都没有意愿买,希望过着无负担的清淡生活的人,家徒四壁反而成为最好的白布,可以涂上各种色彩,充满无限的想像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摆上音乐与花卉,四季更换窗帘,点以绘画与书法,就是一个“不易居”。

极简生活出现后,家屋空间利用观念也随之改变。以前的居住空间多半压缩了厨房与浴室,压缩了走道,尽量将客厅与房间变大。现代的观念则扩大厨房与浴室,尊重走道空间(因为这是全家人最常使用的空间),利用智慧创造储物空间。房间反而不要太大,免得家人回来之后都躲回房间里各自为阵。

居家与心性

所谓人心隔肚皮,但居家却能显现一个人的心性。喜欢奢华风格的人与喜欢清净简约的人,必然拥有不同的性格与心灵地图。一个曾经爱上奢华风的人也可能改爱简约风,这往往代表此人的心境产生变化。毕竟家屋是自己人生中大部分时间生活的地方,可说是重中之重。

以前曾听说蒋经国先生会突袭拜访各级官员的家。这当然不太礼貌,可是却是检核官员清廉的有效方法,因为让聚敛财物的人锦衣夜行是殊难忍耐之事,家屋里必然有蛛丝马迹可循。有个笑话说,一个犹太教拉比(相当于基督教的牧师)在安息日竟偷偷跑去打高尔夫球,天使知道了之后报告上帝,上帝于是惩罚这个拉比,让他每杆都一杆进洞。天使觉得奇怪,这不是惩罚而是奖励!上帝笑着说:“一杆进洞却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才是最大的惩罚!”

人们通常没机会探究自己的心灵深处,尤其是女儿们还没当家前没有理家或掌理财务之大权,家屋似乎无法代表女儿的心灵呈像。可是女儿们的房间正是家屋的缩影,女儿的衣柜及置物柜也就如家屋一样可以呈现女儿们的心灵与心性。因此不妨观察一下自己的家屋,只此一点就足以让自己更了解自己。

不少人平常万事不理,家屋与房间乱到不行。非得等到有客来访前一天才收拾到手抽筋。这也是不诚的表现,只做表面工夫。有人反驳说自己至少做了表面工夫,还有更差的连表面工夫也不做了。话虽没错,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就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不该以低下者为标竿。所谓求乎其上得乎其中,标准不妨订高一点,这样才有进步的空间。

说完家屋,下一篇接着谈“行”。究竟女儿们要如何“行”呢?

--转载自《看杂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子向老子问礼之前,他为什么想到要从事归正“礼”、“乐”的宏伟志向?这就要从孔子八岁那年一段鲜为人知的奇遇说起...
  • 孔子带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使他们大开眼界,意志也受到磨练,这是非常特殊的教育活动。
  • 孔子为苦苦探求天道不得而苦恼,当他听说老子隐居沛地,已领悟天道的消息后,便决定再一次....
  • 对古人来说,“交友”就是遇到能读懂自己的人,因而愿意付出自己的真心,才能诠释“仁”、“义”的内涵...
  • 此时的左白桃,真的养成了“济世之才”,学就了“安民之业”,那时他已年近五十岁。因鉴于当时所有诸侯中,行仁政者少,恃强霸者多,所以左伯桃一直没有做官的念头。
  • 要真正继续进入中华文化中探寻和还原历史真貌,就必须正视和解剖“文化断层”...
  • 左丘明(约公元前502年~422年),相传为中国春秋末期鲁国的史学家,为《左传》和《国语》的作者。
  • 有人说卍字符代表吉祥如意,有人认为是佛教标志,究竟其本源为何?考古追溯、历史残片可否拼凑出真实故事?
  • 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山区也发现了铁器时代近似卍字图形的神秘图腾,估计有一万四千年的历史...
  • 中华文化悠悠数千年,在世间留下了无数瑰宝,漆器工艺就是古老华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