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但丁降世750年

艺术名作中的伟大预言《神曲》(上)

张小清
  人气: 17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1265年5、6月间的佛罗伦萨,降生了一位伟大的诗人但丁。750年后的4月24日,国际空间站的意大利女太空人萨曼莎‧克里斯托福蕾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在执行任务之余,朗读了但丁《神曲》(La Divina Commedia)的片段。她选择的是《天堂》(Paradiso)篇第一歌,其中描绘了但丁向着神界的飞升:

“我曾去过那受光最多的天体;
看到了回到人间的人
无法也无力重述的事物。
因为我们越接近想望的东西,
我们的智力越是深沉,
记忆再也无法追溯它的痕迹。
虽然如此,我要把在神圣的境界
我有力量珍藏在我心中的一切
组成我吟咏的题材。
仁慈的阿坡罗啊,为这最后一件事业,
愿你让我吸取你的威力。
配得上接受你心爱的桂冠!”
(注:本文《神曲》译文采朱维基先生译本,下同。)

据《纽约客》5月20日报导,当萨曼莎以1.7万英里(约合2.7万公里)的时速绕地而行时,她的朗读通过视频发送回地球,在但丁家乡的一家影院放映。

10天后,意大利名导、喜剧演员罗伯托‧贝尼尼(Roberto Benigni)在意大利参议院背诵了《天堂》篇的最后一歌:

“要达到那崇高的幻想,我力不胜任;
但是我的欲望和意志已像
均匀地转动的轮子般被爱推动……
爱也推动那太阳和其他的星辰。 ”

贝尼尼朗诵后,六百多位议员起立鼓掌。在同一天,教宗方济各表示,他与那些“相信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是表现宇宙最高价值的艺术家的众人”同声赞美但丁。教宗说,但丁可以帮我们“穿越我们世上的很多‘昏暗的森林’”。

在《天堂》篇中,但丁自言“跟永恒的双子星一起转动”,后世推断他生于5、6月间。近日,纪念其诞辰750周年的活动已陆续登场,其中包括新的2欧元硬币铸上了诗人的浮雕像;佛罗伦萨街头立起了诗人装扮的硬纸板,游人可站在后面自拍,并在上网晒照时加上“#dante750”的标签。也有人在提议将庆祝活动一直延续到2021年诗人逝世700周年纪念为止。

卢卡‧西格诺雷利(Luca Signorelli),《但丁像》,作于约1499—1502年,奥尔维耶托主教座堂湿壁画。
卢卡‧西格诺雷利(Luca Signorelli),《但丁像》,作于约1499—1502年,奥尔维耶托主教座堂湿壁画。

《神曲》:不朽的诗篇 今世的预言

《神曲》写于700多年前,这部诗篇何以如此经久不衰,让今天的人们如此隆重地纪念?

在开篇,我们看到但丁与史诗诗人维吉尔从黑林中上路,见证受刑的阴魂和背叛上帝的撒旦;他们又穿过地心,在南半球攀登炼狱山。涤去罪孽的旅程将尽时,象征人智的维吉尔把但丁交给象征天启的贝阿特丽丝,他们随之层层穿越诸天,最后得睹最高天的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自己的心灵也如转轮般见旋于动日回星的大爱

但丁所记录的见闻如回忆录般精确翔实,在欧洲文学中登峰造极。他所描述的天堂、地狱、炼狱,其对善恶因果法则的见证,对精神信仰的阐述,堪称人类永恒的主题,而对照当今世界,它也被修炼界视作一部极具象征意义的预言。小说家丹‧布朗(Dan Brown)只是古往今来从中获得灵感的众多文学和艺术家中最晚近的一位;19世纪法国雕塑家罗丹曾说,他出门从未忘记带上《神曲》……

英国当代作家安德鲁‧诺曼‧威尔逊(Andrew Norman Wilson)说:“但丁是欧洲最伟大的诗人,还可以说他是中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但很多非意大利籍读者避开他的作品,由此他们失去了获得最伟大的美学、想像、情感和智力体验的机会。”

本文将在有限的篇幅里,伴随但丁的诗句,回眸一瞥《神曲》在西方艺术中的表现传统,希启发读者探寻其透露给今人的深刻意涵。

最能代表但丁精神的地标名画

米切利诺(Domenio Di Michellino),《但丁和三重世界》(Dante and the Three Kingdoms),作于1465年, 布面油画,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博物馆藏。
米切利诺(Domenio Di Michellino),《但丁和三重世界》(Dante and the Three Kingdoms),作于1465年, 布面油画,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博物馆藏。

丹‧布朗的畅销悬疑小说新作《地狱》(Inferno)以佛罗伦萨为背景展开,其中写到了米切利诺(Domenico di Michelino)1465年画在圣母百花主教座堂里的一幅油画,使之在游客中的知名度大大提升(这幅画如今陈列在主教座堂博物馆)。画面所呈现的正是《神曲》描述的三重世界。

左侧是地狱,罪人的灵魂保持着他们生前的形象,正在苦楚中哀求。在中央上方,“炼狱”(又译净界)的七层代表了七宗罪:骄傲、妒忌、愤怒、懒惰、贪婪、暴食及淫欲。炼狱顶端即是伊甸园,居住着亚当和夏娃。“大天使”米迦勒手持放光的利剑,正坐守着天堂的大门——《圣经‧启示录》曾记载他统帅天使,与魔鬼撒旦及其手下的邪灵争战。

米切利诺(Domenio Di Michellino),《但丁和三重世界》(Dante and the Three Kingdoms)局部,炼狱(净界),作于1465年,布面油画,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博物馆藏。
米切利诺(Domenio Di Michellino),《但丁和三重世界》(Dante and the Three Kingdoms)局部,炼狱(净界),作于1465年,布面油画,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博物馆藏。

诗人站在中间,向观者诠释着《神曲》的内容,书上即是开篇的名句:

“就在我们人生旅程的中途,
我在一座昏暗的森林之中醒悟过来,
因为我在里面迷失了正确的道路。”

这幅画的有趣之处还在于,在《神曲》场景外,还呈现了佛罗伦萨的城市景观——这座意大利城市可看作是对所有充满罪恶的城市的泛指。但丁在第十六歌中写道:

“暴发户和突来的财富,
佛罗棱萨哟,在你里面产生了
你已经为之流泪的骄傲和奢侈。”

受到《神曲》影响,14世纪的湿壁画(注)经常以同心圆形式表现基督和身边的圣者。帕多瓦洗礼堂的祭坛天井画中,出现在基督近旁的先是天使,而后的三层依次是先祖、先知和圣人,其身形越在外围越大,产生一种空间的深度。基督下方立着圣母,她的身边是天国的乐师,两位圣徒——传福音者约翰和施洗约翰一左一右正在跪地崇拜。

(注:湿壁画又叫“鲜画”,一种刷底壁画。它是趁泥灰土潮湿时用颜色进行描绘,泥灰土干透后壁画经久不坏。湿壁画为文艺复兴以前画家们常用的画种之一,后来被油画所逐渐取替。)

天堂(穹顶湿壁画),绘于约1378年,帕都亚洗礼堂祭坛天井画。
天堂(穹顶湿壁画),绘于约1378年,帕都亚洗礼堂祭坛天井画。

《神曲》早期抄本中的手绘插图

回眸《神曲》的艺术表现,先来看看早期抄本中那些杰出的手绘插图。

布达佩斯大学图书馆珍藏的《神曲》手抄本插图作于1340年代,首页的三帧插图,分别表现了《地狱》篇的第1至2以及30至50行。但丁本人出现在大大的首字母N中;下面,但丁在岩石间沉思默想,第三图则表现了但丁与三只猛兽——狮、狼与豹的遭遇,它们显然也具有象征意味:人类的淫欲、暴力和贪婪阻挡着攀登之路。

《神曲》手抄本首页插图,匈牙利布达佩斯大学图书馆藏。
《神曲》手抄本首页插图,匈牙利布达佩斯大学图书馆藏。

乌尔比诺公爵订制的手绘抄本有很多画家参与。以带状装饰形式呈现的《炼狱》第十至十二歌,描述两位诗人在这里看到一些形象奇怪的罪人,他们脖颈上压着岩石,以涤除他们的傲慢。这幅插图的作者被认为是德卢西(Franco de’ Russi)。

弗兰科‧德卢西(Franco de' Russi),《但丁:神曲》,1477—1482年,手绘插图,378×241 mm,梵蒂冈宗座图书馆藏。
弗兰科‧德卢西(Franco de’ Russi),《但丁:神曲》,1477—1482年,手绘插图,378×241 mm,梵蒂冈宗座图书馆藏。

另一部杰出的手绘插图本是乔瓦尼‧迪保罗(Giovanni Di Paolo)等绘制的《天堂》篇。第九歌部分,呈现了佛罗伦萨城与著名的宗座教堂。在一个塔顶,一个恶魔正在贿赂大主教;画面左侧,但丁被比阿特丽丝带着飞升,见到光环中的女圣者。

乔瓦尼‧迪保罗(Giovanni Di Paolo),《但丁:神曲》,1440年代,手稿,365×263 mm,大英图书馆藏。
乔瓦尼‧迪保罗(Giovanni Di Paolo),《但丁:神曲》,1440年代,手稿,365×263 mm,大英图书馆藏。

波提切利:《神曲》手绘插图的顶峰

不过,最受推崇的《神曲》插图,还数罗伦萨名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之作品。

15世纪晚期,波提切利开始画但丁,博学的他做了《神曲》的部分评注,配着《地狱》篇的插图于1481年出版;1490年至1496年,他又受托绘制了全套的《神曲》插图。

这些插图类似正式的绘画,画风沉静,细节忠实原著,既给人身临其境的真实感,又充满庄严,古典的元素可以和他后期的《维纳斯的诞生》等钜作媲美。

波提切利,《地狱》第十八歌插图,1480年代,320×470 mm,柏林国立博物馆藏。
波提切利,《地狱》第十八歌插图,1480年代,320×470 mm,柏林国立博物馆藏。

波提切利在对开页上画过一张地狱地图和一幅撒旦像,前者堪称对《神曲》描述的地狱结构的最精确呈现。但丁形容地狱为漏斗形,共有九圈(层),从上往下走去,越往下罪灵承受的刑罚越重。

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神曲》之地狱地图,1480年代,手稿, 320×470 mm,梵蒂冈宗座图书馆藏。
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神曲》之地狱地图,1480年代,手稿, 320×470 mm,梵蒂冈宗座图书馆藏。

而波提切利绘制的《天堂》也殊为出色。在第三十歌《天上的蔷薇》中,但丁描写他在天使比阿特丽丝的引领下荣登天界的最高处

“我所看到的美超出一切尺度,
不但我们不能估量,而且我确信
只有造它的上帝才能完全欣赏。
在这关头我全然无能为力:
没有一个喜剧诗人或悲剧诗人,
曾这样被他主题的冲击力压倒。
因为就像颤抖得最厉害的眼睛
凝视着太阳一样,回忆那
美丽的微笑,会使记忆本身消失。
从我在这人间第一次看见她的那天
直到这次相见,我一直以我的歌曲
紧紧追随她美丽的容颜,从不间断;
但现在我的追踪必须中止了,
不能再在诗歌中紧随她的美丽,
因一切艺术家总有技穷的一天。
我就这样把她留给比我的号角
更为洪亮的声音去颂扬,
因为我正要把这艰钜的题材结束;
又开始说道:‘我们已从最大的
天体出来,踏进纯粹光明的天,
那是充满着爱的理智的光明,
那是充满着欢喜的真善之爱,
那是超越了一切甜蜜的欢喜。
你在这里将看到天堂的一队
和另一队战士,那一队的形貌
就是你要在末日审判时看到的。’”

在画中,但丁和比阿特丽丝被光之河托着飞升,其中闪烁着很多胖嘟嘟的小天使,他们一同飞升着,消失在两边的花海中。

波提切利,《天堂》第三十歌,1490年代,羊皮纸素描,320×470 mm,柏林国立博物馆藏。
波提切利,《天堂》第三十歌,1490年代,羊皮纸素描,320×470 mm,柏林国立博物馆藏。

1495年,波提切利还绘制了著名的但丁肖像,这是但丁第一次被描绘为戴着桂冠。

波提切利,《但丁肖像》,作于约1495年,布面蛋彩画,54.7×47.5 cm,私人收藏。
波提切利,《但丁肖像》,作于约1495年,布面蛋彩画,54.7×47.5 cm,私人收藏。
意大利佚名画家,《但丁的寓意肖像》(Allegorical Portrait of Dante),作于约1530年,木板油画,127×120 cm,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藏。但丁的手指向《天堂》篇第二十五歌的开头。
意大利佚名画家,《但丁的寓意肖像》(Allegorical Portrait of Dante),作于约1530年,木板油画,127×120 cm,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藏。但丁的手指向《天堂》篇第二十五歌的开头。

(待续)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意大利本土之外,《神曲》亦成为艺术家不竭的灵感之源。仅1800至1930年间,以之为题材的绘画、雕塑就有200余件之多,有“最后的浪漫派”之称的法国插图画家居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更赋予这部伟大诗作以新的生命,当事人甚至评论他和但丁有心灵感应。在本文最后,让我们按“图”索骥,到这部的伟大诗篇和预言中做一番“发现之旅”。
  • 在中世纪末的欧洲,意大利出现了一位伟大的作家但丁,他的巨著《神曲》深刻地反映了他超凡的精神境界和思想成就,对人类终极命运的洞察,但丁的眼光远远地超出了同时代的人,和中国传统的佛家文化非常相似,《神曲》分为地狱、炼狱、天堂三部分,每部由三十三首“歌”组成,加上全书的序曲,总共有一百首歌之多,计一万四千多行。全诗分为三篇:地狱,炼狱,天堂,寓意人类由贪图欲望犯罪而堕入——地狱受苦;更由信心而层层洗涤罪恶——炼狱而净化,最后由爱而获得了救赎——进入天堂。但丁在《神曲》里表达,唯有信心和爱,可以引导人进入天堂。
  • 天堂存在吗?地狱存在吗?古往今来许多有信仰的人对此坚信不疑,他们相信多行善事者在死后将升入天堂,而作恶多端者将被打入地狱。14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神曲》就描述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历程。
  • 天堂存在吗?地狱存在吗?古往今来的诸多信仰者对此坚信不疑,他们相信行善者在死后将升入天堂,而行恶者将被打入地狱,接受各种刑罚。14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神曲》就描述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历程。与虔信者相反,还有不少人打着科学的旗号否认天堂和地狱的存在。他们认为科学没有证明的,就不能确认其是存在的。然而,如果科学发现天堂和地狱的确是真实的存在呢?
  • 诗文中多次提到的“爱”,涵义究竟是什么?
  • 在这个有感知的世界中,可以看到这些旋转的天体,他们越是远离中心,便越带有神性。
  • 天体的变化,一切的有序,无不源于善的巨大威力。
  • 人类啊,你们生来就是为了飞上天的,为何遇上一点风,便坠落在地?
  • 但丁游览的地狱,外形象是一个漏斗,共为九层,从上往下走去,越往下罪灵承受的刑罚越重。
  • 七百多年来,《神曲》在欧洲一直被誉为是一本难以读懂的奇书,诗文涉及丰富的天文、科学、哲学知识,也引用了大量的宗教典故,众多的历史人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