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听差观颜察色 演活严嵩

作者﹕殷鑫整理
黄三泰(舒桐饰演)出场,为得黄马褂事正高兴著。中国戏曲学院演出。

黄三泰(舒桐饰演)出场,为得黄马褂事正高兴著。中国戏曲学院演出。

      人气: 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明代侯方城《壮悔堂文集》记载了一则明代名戏班兴化班和华林班的主角竞艺的故事。南京富商请了这两个当时最有名的戏班同时搬演《鸣凤记》,事后三年,败部的兴化班马锦请求二度演出。

明代名戏班 主角竞艺

明朝本来建都于南京,到了明成祖的时侯,才迁都北京。但南京仍旧保留京城的建制,叫做留都,所以迁都后还始是非常热闹。这里的戏班子特别多,说演弹唱,样样都有。其中最出名的有两个:一个是兴化班,一个是华林班。

有一天,有一个富商同时请这两个戏班子一起演戏,存心要摆摆阔气,好热闹一番。主人又特地邀请南京的许多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来观赏,他们又都带了家眷一起来。一时间,剧场里熙熙攘攘,格外热闹。

主人把兴化班安排在东面的戏台上演出,华林班安排在西面的戏台上演出。两个戏班子又都是演的《鸣凤记》。这个戏当时很受人们欢迎,讲的是相国夏言,兵部员外郎杨继盛等人和奸臣严嵩父子之间的一场斗争。

这种对台戏可是不好唱的。所以,两个戏班子都格外卖力,生怕被对方比垮了。戏一场一场演下去,两边的音乐此起彼伏,抑扬顿挫。激昂时声震九霄,徐缓时荡人心肺,演了好长时间,两边一直是旗鼓相当,分不出高低。

锣鼓喧天 主角竞艺

一阵锣鼓之后,剧情进入夏言和严嵩两个相国之间的一场争论,争的是河套那个地方该不该收复。西边戏台上扮演严嵩的是个姓李的演员,东边是个姓马名锦的演员,两个都是南京的著名演员。两人一上场,很快就分出了高低,姓李的演员扮严嵩,活灵活现,浑身都是戏,台下的宾客一下子被他吸引过去,全都转向西台去看他的表演,不断地喝彩叫好,有的高兴得大声喊人拿酒来饮,有的干脆把椅子向西边戏台移过去,再也不朝东边戏台望一望。

过了一会儿,西台上是越演越起劲,东台上却停锣息鼓,一个个溜下台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主人奇怪起来,派人去问,原来是扮演严嵩的马锦觉得演不过姓李的,很不光彩,惭愧得换下戏装,逃走了。

马锦这个很有名气的戏曲演员一走,兴化班没有了台柱子,同时又不肯轻易换人,只好干脆停演散伙。于是,华林班出足风头,成了南京一带红得发紫的名戏班子。

三年卧薪尝胆 凤鸣惊人

三年以后,马锦悄悄地回到了南京,到处寻找兴化班的原班人马,好不容易把当年的师兄弟们全部请了回来,重新挂出牌子。

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当初请他们演戏的那个富商,对他说:“我们要和华林班再在一起演一场《鸣凤记》,请你再出面,举行一次宴会,把三年前看过戏的那些宾客都再请来看戏,好让大家高兴高兴。”

那个富商高兴地答应了,一时间,宾客云集、议论纷纷。有的说马锦失踪三年,东山再起,一定有名堂,有的说马锦还是原班人马,不会有什么新花样。

华林班仍旧安排在西台演出,兴化班安排在东台演出。鼓乐一起,戏就开了场。开头几折,两边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不一会,演到了〈河套〉这一折,马锦仍旧扮演严嵩,一上场,这一次果然非同往常,一招一式,一言一语,无论是眼色神态,马锦都有独到之处,简直是“严嵩再世”,把角色演活了!

观众连声叫好,纷纷把椅子向东台移去。华林班那位演严嵩的姓李的演员见了,不觉大吃一惊,穿着戏装就奔过东台去,一个劲地朝马锦叩起了头,再三恳求马锦收他做徒弟。

揣摩角色举止言动 三年听差观颜察色

这一天,兴化班反败为胜,演技大大超过了华林班。当天晚上,华林班的演员都去拜访马锦,问道:“马师父,您是当代数一数二的名角儿了,当初却演不过李师父。可见李师父演严嵩的演技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么,您又是从哪里学来了今天这一套演技,而把李师父抛在后头的呢?”

马锦回答说:“确实,在当时,天下已经没有人能超过李师父了,李师父又不肯教我。我该怎么办呢?我好几夜没有合过眼,想来想去,后来竟想出了一个办法来。听说当今的相爷昆山顾秉谦(注),是当年严嵩相国这一类的人物。我就赶到京城,改名换姓,在顾相爷门下当了三年听差,每天在书房里侍侯顾相爷,观颜察色,细加揣摩,久而久之,把顾相爷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学到了手。这就是我所拜的老师呀。”

华林班的演员们听了这番话,个个赞叹不已,对马锦更是肃然起敬,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资料来源:明‧侯方城《壮悔堂文集》@*

编注顾秉谦,字益庵,明末昆山(今属江苏)人。1624年-1626年 任内阁首辅,是明朝天启末年的一任宰相,但也是历史上一个遭人鄙视和唾骂的宰相。万历二十三年进士。

魏忠贤掌权,他率先趋附,史称为人“庸尘无耻”,“曲奉忠贤,若奴役然”。顾秉谦与阁臣魏广微两人狼狈为奸,互相勾结,排挤和残酷迫害异己,制造了一系列冤案。时人说:“我闻今相国昆山顾秉谦,严相国俦也。(《马伶传》)” 崇祯初入逆案论徒三年,赎为民,寄居他乡而死。《明史》将之列入阉党传。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华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纪元制图)
    在长安供奉翰林期间,数次机遇显示李白胸中无穷学问,非谪仙不可。李白“醉酒和番书”所传为当时大唐满朝文武无一人识得番国所下之番书,只得请李白上殿。李白酒醉中和番书,传下千古佳话。一般人解释似为李白幼年曾在西域小住,所以识得番书。也有书称,这番书乃东渤海国所下,等等。其实,盖因李白本非常人,“谪仙”两字非恭维之词,李白胸中学识无限,自非常人可比。这也是唐玄宗如此赏识李白一布衣之原故。
  • 忠义,不只是武人之气概,亦是文人之风骨。(古瑞珍/大纪元制图)
    太宗朝太平兴国八年(983年)的阳春,东京城外的金明池绿波荡漾,其南的琼林苑亦是春意盎然,新举进士们云集苑中,他们刚刚通过了殿试,又赶赴天子赐宴,这真是普天下读书人的莫大殊荣。此刻琼林苑的春光若有十分,这些天子门生们则占尽了七分,他们个个意气风发,明媚如早春。
  • 中国画(fotolia)
    李香君是明末上元(今江苏江宁县)人。她在十三岁那年,受到唱曲家周如松的指导,学会了演唱《牡丹亭》等传奇。
  • (Fotolia)
    史上,每当一个朝代走向衰败之时,都会表现出政风腐败,民德颓丧,此时往往奸佞滋生,恶人当道,忠良反遭迫害,这也正是中国当今局势的写照。有句话叫“否极泰来”,或许一个时代的巨变就在眼前,过往所发生的一切,就是今天的参照。
  • 图片来源:Fotolia
    马伶,是金陵戏班里的一个演员。金陵是明朝的留都,国家在这里设有文武百官。正处于太平盛世,人们容易作乐,那些到桃叶渡、雨花台游玩的男女,摩肩接踵而来。
  • 四武师参见高登。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毕业演出。
    中国文化讲“恕道”,对人有弹性,尽量给人一个回头的机会,不会硬把人塑成丑陋讨厌的形象,遭人人所唾弃。高登在戏里仗势欺人,可是在他的左耳旁却别上一朵讨喜的花朵,聪明的观众就明白:坏人是因为他“业力太大悟性差”,才会无知的干出害人之事,结果业力越发累积,害死自己。
  • 糟糠是穷人用来充饥的粗食,“糟糠之妻”就被人们用来比喻贫贱时共患难的妻子...
  • (大纪元图片库)
    五人者,盖当蓼(音:了)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至于今,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以旌其所为。呜呼,亦盛矣哉!夫五人之死,去今之墓而葬焉,其为时止十有一月耳。夫十有一月之中,凡富贵之子,慷慨得志之徒, 疾病而死,死而湮没不足道者,亦已众矣;况草野之无闻者欤?独五人之皦皦(音:脚),何也?
  • 唐朝诗人白居易盛赞荔枝是“嚼疑天上味,嗅异世间香。”苏东坡也称赞︰“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苏东坡为了能常吃荔枝,竟然愿意辞官做岭南人。但最喜欢吃新鲜荔枝的,莫过于唐明皇的宠妃杨玉环。可是,杨贵妃身在长安,为什么还能吃到远在岭南的新鲜荔枝呢?
  • 明代的小说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产生了大量的以历史、神怪、公案、言情和市民日常生活为题材的长篇章回小说和短篇的话本、拟话本。其中《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堪称一代巨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