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天定.拨开迷雾】

【命理】一个人做了坏事欠债可以不还吗?

作者:泰源
冥府审判。(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206
【字号】    
   标签: tags: ,

清朝时,杭州有个秀才汤世坤,三十多岁时在范家的学馆里教书。一个冬夜里,学童散去,他一人独坐房中。寒冬腊月的风钻进屋里,还是让人瑟瑟冷颤,汤世坤就把书斋的门窗全部关上专心读书。

三更时分,一盏油灯亮着,汤世坤还在夜读,突然有个无头人跳进屋内,后面跟着六个人,肩上全无头,头悬挂在腰上。他们七个人围着汤某各自用自己的头的鲜血滴他,将汤某滴得浑身湿透冰冷。汤某被吓得迷迷糊糊,不能说话。就在此时,学馆的书僮进房送夜壶来,群鬼才一轰而散。

书僮看到汤老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赶紧报告范老爷,忙把他救起。汤世坤被灌了几碗姜汤苏醒了过来。于是,他将夜里所见和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要求回家暂住几天,范老爷答应了,备轿送他。

这时,天已大亮。范老爷让轿伕送汤老师回他城隍山脚下的家。轿子快近山脚时,他忽然告诉轿夫,不要抬他回家,快返回学馆。回到学馆,他对范老爷说,轿子还未到山脚下,他已经看见前面黑暗处七个断头鬼挺胸高坐,就像正守候他经过。范老爷听后,仍旧安排他在学馆住下。

经过这番周折,汤世坤生起大病,全身火烫,高烧不退。范老爷体贴入微,就将他妻子接到馆里来,帮他煎药,侍候照顾他。然而,不到三日,汤某昏死了过去,隔日又苏醒过来,对妻子说:

“我活不长了。这次醒来,是阎王爷的恩典,让我与你诀别。昨天病危时,四个青衣人拉着我走,说有人告发我,要讨命债。他们带着我到了一处遍地黄沙茫茫的地方,我才知道到了阴间,于是我问青衣人我到底犯了什么罪,青衣人说:‘请相公等会儿看看自己的真面目就明白了。’我问说:‘人是看不到自己的前世面目的,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看到?’青衣人送了我一面有柄的小镜子,说:‘请相公自照。’果然像他所说,镜中是一个高大魁梧,胡须七寸长的男子,不是我现在清瘦书生的模样。

“青衣人告诉我,前前世我生在明朝末年,叫吴锵,是娄县的知县。这七个无头鬼,原本是七个强盗,藏了偷盗来的四万两银子在某地。七个强盗被抓获后,准备用这四万两银子贿赂官府,以求活命。他们托娄县的典史(缉捕长)许某,向我求情。许某私自揩油了二万两银子,用剩下的二万两银子劝诱我。我当时清楚这些强盗犯的罪难以宽恕,就拒绝了许某。许某引了《春秋左传》上‘杀汝,璧将焉往’的话诱导我,先答应强盗请求,让他供出藏宝的地方,把银子挖掘出来,然后照杀不误。我一时心贪,竟听从了许某的策划,现在后悔已来不及了。

“我跟着四个青衣人继续走。又走到一个地方,宫殿壮丽雄伟,殿中央坐着一个身穿着龙袍的阴间长官,态度很和气。我跪倒在大殿台阶下,七个无头鬼也在那里,他们将头捧得与肩平,像是在对阴间长官申诉,申诉完毕,仍将头挂在腰间。我苦苦哀求阴间长官宽恕,他说:‘我没有意见,你自己向七个鬼求情。’我就转身向七个鬼叩头,说:‘我到阳间一定请高僧为你等超度,多烧点纸钱给你们。’

“七个鬼不答应,挂在腰间的头也全摇了起来,显得特别凶恶,张开口,露出牙齿,过来要咬我头颈。此时,阴间长官大声喝道:‘众强盗休得无礼!汝等罪该一死,并非是吴某错判。吴某存心不良的地方,是骗取了汝等藏匿的银子。可是,第一个出这坏点子的是典史许某,不是县令吴某,所以吴某似乎可以缓期偿命。’

“七个无头鬼又全将头装在头颈上,哭着说:‘我等是向吴某讨银子债,不是要他的性命。吴某吃了朝廷的俸禄而贪钱盗财,也是一个盗贼。许典史早就被我等咀嚼吃掉了。只是因为吴县令第一次托生成了一个美女,嫁给宋牧仲(宋荦,1634―1713)吏部尚书做小妾,宋尚书地位高,有文名,我等不敢近他身。这次吴某又托生到汤家,汤家祖上向来行善积德,他家应该有人中功名。今年除夕,汤世坤的名字将要被文昌君送上天榜,一入天榜,邪魔鬼怪又不敢近他身,我等就无计可施了。这次捉住汤某,实非易事,可说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请求长官不要优柔寡断软心肠,再放过这个人。’

“阴间长官听完,皱着眉头说:‘强盗说得也有道理。且让你回阳间一次,与妻儿诀别吧。’

“这是我在阴间的遭遇,此时得以苏醒片刻,来与你们诀别的。”说完,他就不再开口。妻子为他焚烧了成千上万的黄白纸钱。汤世坤没再说一句话,死了。

汤家本族有个汤世昌,第二年乡试中榜,后来又中进士,进了翰林院。人们都以为是天上文昌君在填天榜时抽调了姓名,将汤世坤的名字改成了汤世昌了。@*#

资料来源:《子不语》

──点阅【命运天定.拨开迷雾】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