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采风】仙鹤报恩 做人妻女

作者:脩实
仙鹤报恩的民间故事是一则日本家喻户晓的传说。(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9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日本有很多民间传说故事,大多简洁、质朴、有趣,却又富有深意。在时光缓缓的昔日,仙鹤报恩的民间故事是一则日本家喻户晓的传说,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文化意义,反映怎样的精神境界呢?

仙鹤变少女报恩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地住着一个老爷爷和老奶奶。一个寒冷的雪天,老爷爷去城镇卖柴,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鹤被套子套住,那只鹤越挣扎套子勒得就越紧。老爷爷觉得十分可怜,就说“你别动,我来救你。”老爷爷将鹤从套中解开后,鹤便向山里飞去。

老爷爷在路上解救了一只鹤,无意间结了善缘。(Shutterstock)

回家后,老爷爷将此事告诉了老奶奶。这时,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哪一位呀?”

老奶奶将房门打开。只见一位美丽的姑娘站在门前。

“这么晚了,实在对不起。因为下大雪,我迷路了。您能不能留我在你家住一宿?”

“你看,我家很穷,连多余的被褥都没有。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住下来吧。”

姑娘听到老奶奶答应了她,十分欢喜,于是就住了下来。

第二天、第三天,连续降大雪。就这样过去了数日。

姑娘心地十分善良,每天为老爷爷老奶奶做饭、洗衣服,一应家务全做。临睡觉前,还给老爷爷和老奶奶按摩肩背。

一天,姑娘说:“与其让我去不认识的亲戚家,莫不如让我留下来,当你们的女儿吧。”

老两口没有孩子,十分欢喜,就答应了姑娘的请求。此后,他们就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

一天,姑娘对老爷爷和老奶奶说:“我想织一匹漂亮的布,能不能买些线回来?”

老爷爷马上买回了一些线。于是姑娘开始织布,并对二老说:“我现在就织布,织布期间,请二老一定不要偷看我的房间。”

“知道了。绝不会偷看的。你就好好织布吧。”

于是,姑娘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开始织布,织了一整天,到了晚上仍不出来。次日依然如此。老爷爷和老奶奶只能听到织布机发出的织布声。

到了第三天晚上,织布机声停止了,姑娘捧着一匹布从房间走了出来。老爷爷和老奶奶发现,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布,格外漂亮。

姑娘说:“这布名叫鹤织布,父亲明天拿到城里卖了吧。还有,再多买些线回来。”

第二天,老爷爷拿着姑娘织的布,来到城里,沿街叫卖道:“这是鹤织布,有没有要买的?这可是鹤织布啊!”

老爷爷将布高价卖了出去,又买了些线和其它物件后,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

第二天,姑娘又织布。这次织的更好,卖了更高价钱。老两口一下子就富裕了起来。

可是,当女儿将自己关在屋里织第三匹布时,老奶奶出于好奇心,终于忍不住了,对老爷爷说:“这姑娘是怎么织出这么漂亮的布来的呢?我偷着看看,就看一眼。”

就这样,老奶奶最终违背了对姑娘的承诺,偷偷从门缝向屋内望去。房间里,不见了姑娘,只见一只鹤用长长的嘴从身上一根一根的拔下羽毛,并将其织入丝线里。那只鹤的羽毛大部分已被拔光,显得十分憔悴……

正当老两口看得目瞪口呆之际,女儿停止了织布,捧着织好的布走出了房间。

“爸,妈。你们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就是那只被父亲从套中解救的鹤。为了报恩,我来到这里。但是,当我的真容被看到后,我就不能呆在这里了。感谢这些天对我的关照。”

说罢,姑娘展开双臂,顿时变成一只鹤,飞上了空中。鹤在房子上空盘旋了几圈后,鸣叫着向大山里飞去。

那只鹤鸣叫着向大山里飞去。(Shutterstock)

仙鹤作妻报恩

以上的故事,是日本仙鹤报恩流传最广的版本。此外,广为流传的还有仙鹤妻子的传说。山形县的南阳市,就有如下的传说。这个传说,江户时代被记录在书籍中,是日本史料中最早的相关记载。在漆山地区,有许多地名与仙鹤报恩故事有关,如鹤卷田、羽付、织机川等等。另外,还有一座古刹叫“鹤布山珍藏寺”。以下是故事梗概。

从前,在织机川畔的二井山,住着一个人,叫金藏,他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在去宫内町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年轻人在折磨一只被绑着的鹤。金藏觉得鹤很可怜,就将身上带的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下了这只鹤。然后,他解开绳子,放了它。那只鹤高兴地在高空中盘旋了几圈后飞走了。

时过不久,一天晚上,金藏家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她恳求说,请你娶我为妻吧,让我为你干活。金藏再三拒绝,她都不肯离开。无奈,金藏只好将她留下。这个女子是织布能手,她织的布非常值钱。

一天,女子说:“夫君,为了报恩,我将要给你织一样东西。但是,七日内,你绝不能看我的房间。”随后,她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只聼到织布声,日以继夜。到了第七天晚上,金藏终于忍不住了,心想:她究竟在织什么布呢?于是,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妻子织布房的窗子,向里望去。不料,他出于惊恐,不由自主“啊!”地叫了一声。原来,织布的不是妻子,而是一只鹤!它将身上的羽毛一根根拔下织成布。那只鹤已十分瘦弱,身上的羽毛几乎都拔光了。

随着金藏的叫声,织布声戛然而止。
那只没有了羽毛的鹤十分哀伤地说:“夫君,我要你不要看,你为何不听我的话呢?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不是人,是你此前救下的那只鹤。我现在织布,就是为了报恩。这是用我的羽毛织成的诸佛菩萨图曼陀罗。这也是我给你留下的遗物。我走了,再见!”说罢,便不见了踪影。

仙鹤不忘人的救命之恩。(Shutterstock)

金藏违背了承诺,十分羞愧。他因此也感悟颇多,于是出家为僧。为了收藏妻子留下的那个曼陀罗,他建造了一座寺院。该寺院起名叫金藏寺,后更名为鹤布山珍藏寺。

【后话】

山形县南阳的珍藏寺,据说就是仙鹤的丈夫金藏于宽正元年(1460年)皈依佛门时所建,而鹤羽毛织品作为镇寺之一宝收藏在寺院内。遗憾的是,仙鹤织的诸佛菩萨图曼陀罗,在火灾中被焚毁,已不复存在,现今仅留下古刹的古风禅韵和美好的传说。该寺院,大名伊达正宗(1567~1636年)时代已成名刹,寺院内山门与庭院等十分谐和,梵钟名为“夕鹤之钟”,上铸有仙鹤报恩图。该寺佛教氛围分外浓郁,尤其是遍布红叶的金秋,徜徉其中,大有身心被洗净之感。

日本民俗学大家柳田国男(1875~1962年)所编《全国昔话记录》(1932年)第一编《佐渡昔话集》中,编入了《鹤妻子》,这是从民俗学角度对该故事的首次定位,也因此使鹤报恩的故事迅速普及。此后,以仙鹤报恩故事为题材的文艺作品辈出,较有名的有木下顺二的戏曲剧本《夕鹤》(1949年)、歌剧《鹤妻子》(1949年)、东宝映画的电影《鹤》(1988年)等等。

有趣的是,中国自唐代就有“鹤氅裘”之说,就是用鹤羽毛织的布所做的衣服。而且,这种布料,不但在中国,在韩国、日本自古也都被视为最高级的针织品。昔日,一些名人、道士曾穿过“鹤氅”,如《三国演义》中的诸葛孔明就头戴纶巾,身披鹤氅,手执羽扇。

其实,日本东北地区自古就有用鹤羽毛织布的传统,只是随着时代演化渐渐被忽视了。据说,现在当地能织鹤羽布者已寥寥无几。

人类文明因时期、民族、地域、风习不同,使得文化形态千差万别,林林总总。然而,无论时势如何变化,各文化中却又有相通、相同且亘古不变的东西,如:善恶有报、知恩图报等等。这些,可谓普世价值。仙鹤报恩故事中所蕴含的普世道理正是:为人要言而有信,处世要知恩图报。@*

─点阅【东瀛采风】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陈宣帝陈顼像,出自唐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公有领域)
    《历代名画记》是唐代张彦远撰写的中国第一部绘画通史,为后世研究中国美术史和传统文化留下了宝贵的史料。
  • 冥冥中有定数!唐代书生灵魂离体入了冥府,预知三年前程,还阳后果然灵验!书生灵魂离体所见,只预见他此生未来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触发我们深入追索:命运安排的根据为何呢?那么命运不好的,又怎样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问孝,孔子强调孝以恭敬为本(孝在于内心的敬爱);子夏问孝,孔子强调的则是外形(容色)的和悦。孔子的这些说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侧重点不同,相互补充的,要贯通理解。
  • “我以前,捉鲍鱼在全个村子是第一名,如果跟塔门老一辈的人说起我的名字都认识,就是最会捉鲍鱼那个!”年届七旬的塔门原居民黎雄(雄哥)回忆童年时光,语气顿时兴奋了起来,“我们没有东西吃,我就下海找吃的,捉鱼、虾啊、蟹啊那些⋯⋯”1950、60年代的塔门岛,千帆竞发,渔获满满,“我们吃不起面包的,是吃鲍鱼、吃海胆长大!”原来那时候的塔门,面包比鲍鱼还矜贵,真是让笔者大开眼界。
  • 孔子为学日深。相传孔子与南宫敬叔至周问礼于老聃,问乐于苌弘。孔子在齐闻《韶》乐,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孔子学《易》,穷理尽性,知天命之终始。这个时期,鲁国发生内乱,鲁昭公逃往齐国,孔子也到了齐国,受到齐景公的赏识和厚待,但齐景公不能用孔子,齐国的大夫想加害孔子,孔子逃回鲁国。经过这些磨练,孔子对人生、时世都看得清楚了,所以说“四十不惑”。
  • 五月薰风送暖,现代母亲节康乃馨当令,回想古代中国的儿女们送什么花给母亲忘忧呢?亲子深情是岁月摧残不了的至性,常在人心,光耀诗心。一起来看古代诗人孟郊和王冕献给母亲的诗。
  • 本章对比了政刑之治与德礼之治。大意是说:以政令来诱导,以刑罚来管束,百姓只是暂时地免于罪过,却没有廉耻之心;若以德行来教化,以礼制来整饬,百姓有廉耻之心,而且归服,走上正途。
  • 说起修炼,对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来说一定不陌生,不论是远古时期黄帝的乘龙飞升,还是秦始皇、汉武帝对神仙的笃信,抑或是八仙得道、唐僧西行。中国的历史文化中的半壁江山,都与各朝各代的修炼者所留下的事迹息息相关。就连我们常挂在嘴边的一些地名,也都和修炼者有着莫大的关系。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那些与修炼人有关的地名。
  • 为政篇,首章以“为政以德”定基,次章则讲“思无邪”。正义曰:此章言为政之道在于去邪归正,故举《诗》要当一句以言之。孔门立学,无论学什么,都在人心上下功夫,归于己心之德。为政这等大事上,尤要人走正道、大道、王道,厚德载物,坦坦荡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