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佛罗伦萨的雕刻大师多那太罗(二)

文/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 翻译/陈遇
多那太罗的作品《圣乔治像》(St. George),底座上的浮雕描绘了圣乔治屠龙救公主(the Saint killing the Dragon)的故事。(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11
【字号】    

(接上文

(前文回顾:多纳托(Donato)1403年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又译:佛罗伦斯),他的亲友都称他多那太罗(Donatello)。他一生致力于艺术,不仅是一名卓越的雕刻家,也善于粉饰灰泥、透视技巧和建筑设计。多那太罗的作品量非常庞大,展现出高度的优雅、设计巧思与卓越的技艺,他的作品被公认为比其他任何工匠的作品都更接近经典的古希腊罗马艺术。)

多那太罗曾为当地的军械公会(the Guild of Armourers)制作了一座身着铠甲的圣乔治像(S. George),雕像的表情充满着青春与勇气、铠甲的威武与不可一世的气概,从冰冷的石头中迸发出一股生命力。没有一座现代人物的大理石雕像能够像多那太罗的巧手,将自然和艺术表现得如此生动、如此精神抖擞。在这座雕像的底座上,多那太罗在大理石的表面使用浅浮雕刻描绘了圣乔治屠龙救公主(the Saint killing the Dragon)的故事,其中有一匹马的形象活灵活现,倍受称赞。在正面,他则做了一座圣父的半身浅浮雕。

多那太罗的作品《圣乔治像》(St. George),1415年—1417年。大理石,高214公分。佛罗伦萨,巴杰罗美术馆。(sailko/Wikimedia Commons)

在上述礼拜堂的对面,他做了一个大理石的商人祭坛,使用古典的科林斯柱式(Corinthian),完全不同于德国式的风格。这座圣坛上面原本规划了两座雕像,由于价钱上无法达成共识,多那太罗拒绝了。据说,在多那太罗过世后,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接手制作了这些人物的铜像。

在佛罗伦萨的乔托钟楼(译注:乔托钟楼位于主教座堂广场,圣母百花圣殿旁)主入口上,多那太罗制作了四座大理石像,离地约3.5米高,中间的两座人像是基于真实人物制成,分别是年轻时的弗朗切斯科‧索德里尼(Francesco Soderini)和乔瓦尼‧迪‧巴杜乔‧切里奇尼(Giovanni di Barduccio Cherichini),第二座雕像现在更常称之为“祖科内”(译注:Zuccone,愚昧之人)。这座雕像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作品,也是多那太罗所做过最优美的雕像,以致于后来每次发誓要让人相信他的时候,他都会习惯说:“以我对祖科内的信任。”在他制作这座雕像的时候,他常常盯着它,然后说:“说话吧,说话吧,不然瘟疫就要上你身了,说话吧!”

在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广场上,多那太罗替乔托钟楼的主入口制作了四座大理石像。(sailko/Wikimedia Commons)

他还为佛罗伦萨的领主铸了一座铜像,放在广场凉廊的拱门上,描述的是以色列女英雄友第德(Judith)割下亚述军队指挥官何乐佛尼(Holofernes)的头颅,拯救以色列人民的故事。这是一件杰出又精湛的作品,相比之下,友第德身上简朴的衣服和外表,更加凸显了她伟大的精神和上天给予她的帮助。在何乐佛尼酒醉酣睡中的姿势,似乎就已经在暗示着凶兆,他的四肢显得冰冷又瘸。多那太罗将这件作品处理得极好,铸得非常精美漂亮,后续的处理也相当完美,让人赞叹不已。它的基座是一根花岗岩制成的栏杆柱,造型简单,却非常优雅,令人赏心悦目。他对这件作品也相当满意,所以也将自己的名字刻了上去,通常他不会在作品上署名的,他在上面写着:“多那太罗作品”(Donatelli opus)。

多那太罗的铜制作品《友第德像》(Judith)。佛罗伦萨,佣兵凉廊。(公有领域)

在领主宫(the Palace of the Signori)的中庭里,摆着一座多那太罗所做的真人大小的铜制大卫像。大卫右手提着宝剑,砍下了巨人歌利亚的头颅,举起一只脚踩在他上面。人像所表现的活力和柔软度都非常地自然,以致于工匠都愿意相信这是拿“真人”作为模具铸造出来的。这座雕像曾立于美第奇–里卡迪宫的中庭,但在老科西莫被放逐时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在领主宫的中庭里摆着一座多那太罗所做的真人大小的铜制裸体大卫像。雕像真品现在收藏于佛罗伦萨的巴杰罗美术馆。(Patrick A. Rodgers/Wikimedia Commons)

在美第奇–里卡迪宫的第一座中庭里有八个大理石制成的徽章,是古代浮雕的复制品,徽章上面描绘着各式的场景故事,都是多那太罗做的,非常漂亮,镶嵌在凉廊的拱门和上排窗户之间的横梁上。同样的,他也修复了一座古代的白色大理石制玛耳绪阿斯像(Marsyas),摆放在花园的入口;此外,还有许多古代的头像,摆放在门上方,多那太罗将其修复完成后,用粉饰灰泥做成的羽毛和钻石图像来装饰(这是科西莫的象征)。他为美第奇–里卡迪宫做了一件大理石和青铜组成的圣母浮雕以及一些场景的大理石浮雕,上面的人物在浅薄的表面上显得相当优雅精致。

在美第奇–里卡迪宫的中庭里有八个多那太罗制作的大理石徽章。(Gryffindor/Wikimedia Commons)

科西莫(Cosimo)非常赏识多那太罗的才华,总是不停地给他新的工作。另一方面,多那太罗也非常喜爱科西莫,他甚至可以从科西莫的一个小眼神中读出他的心愿,对其百依百顺。

据说,曾经有一名来自热那亚(Genoa,意大利北部的港口城市)的商人请多那太罗制作了一座真人大小的青铜头像,成品非常漂亮,而且重量很轻。这项委托是透过科西莫的推荐促成的。头像完成后需要运送到很远的地方,然而,商人前来付款时,他认为多那太罗的要价太高了,于是双方前去请科西莫帮忙协调。科西莫首先将这座头像放在王宫较高的庭院围墙上,面向街道,以便众人更好地鉴赏这件作品。当科西莫听说了两方的开价后,发现商人愿意付的金额比多那太罗的开价低太多了,便请商人多付一点。然而,这时商人却争论说,多那太罗做这件作品才花了一个多月,所以他应得的工钱就是每日半块弗罗林金币(译注:意大利中世纪的货币单位)乘上所有天数。

商人的这一番话听在多那太罗的耳里却是很大的羞辱,他大怒并向商人说,他只要工作一个钟头的百分之一就足以超越一般人劳动一整年的价值了,看来商人只知道以买豆子的方式讨价还价,却不懂得雕像的价值。多那太罗边说边用手一推,头像就从高墙上坠落到街上,摔成上千块碎片。这时商人才后悔了自己的吝啬,请求以双倍的价钱请多那太罗再做一座头像。然而,无论是他的承诺或科西莫的恳求,多那太罗都不愿意再做了。

相比之下,在多那太罗幼年时期赞助人鲁贝托‧马尔泰利(Ruberto Martelli)的家中,有着许多大理石和青铜制的雕刻作品,都是多那太罗为了向其表达感谢而免费赠送的。其中有一座大理石的圣约翰像,这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作品,一直保存在鲁贝托‧马尔泰利的继承人手中。针对这件作品,他们甚至互订了一条正式合约,规定这件作品不得作为典押、贩卖或赠送给他人,不然就要面临钜额罚款,用以见证马尔泰利家族对多那太罗的友谊,以及多那太罗对家族的感谢,使其艺术品受到应有的尊重与保护。(待续)

本文(《艺苑名人传》)作者简介: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1511年—1574年)是意大利画家、建筑师及作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艺术史学家,他最有名也经常被引用的著作:《最优秀的画家、雕刻家建筑师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 (1550)”,又称为《艺苑名人传》(Lives of the Artists)。这本书描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跟北欧,杰出画家、建筑师跟雕刻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艺术专用)

原文Life of Donatello, Sculptor of Flore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点阅【佛罗伦萨的雕刻大师多那太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若要列举世界上三位最伟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脑海中的可能就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多那太罗(Donatello)和吉安‧洛伦佐‧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贝特尔‧托瓦尔森(Bertel Thorvaldsen)这位雕塑家吗?托瓦尔森相信,成为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唯一的途径就是遵循古典艺术。于是,他成为当代最优秀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参加一场这样的聚会,宾客中有许多您非常敬仰的伟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这时要拍一张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您会怎么替照片构图呢?
  • 随后,在继续为梵蒂冈宫各居室作画的过程中,他绘制了奥尔维耶托(Orvieto)圣体奇迹、也称博尔塞纳(Bolsena)圣体奇迹的场景。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弥撒,当他看到圣体因他的不虔诚而渗出鲜血,羞愧得面色发红。他的眼中满是畏惧,在聆听讲道的信众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几乎在颤抖,手势透露出人在这种情形下会感到的惊恐。
  • de Gournay的总部设于伦敦,以豪华客制的手绘壁纸闻名,致力于将房间的墙面打造成像高级时装一样的精美。有趣的是,他们享誉国际的壁纸产品竟源自于中国的传统工艺,在美丽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纸背后,隐藏着一段复兴中国手绘丝绸工艺的故事。
  • 列奥纳多的离去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无比悲痛,因为从未有人给绘画带来如此高的荣耀。他俊美夺目的外表能为每一个忧虑的灵魂带来宁静;他辩才无碍的言辞可以折服最为顽固的头脑。他的体力可以压住爆发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拧弯门铃铁环或马蹄铁,就像它们是铅制的一样。他是如此宽宏大度,身边聚集了众多朋友,只要其拥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论贫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笔一画让最卑微平凡的处所熠熠生辉;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让佛罗伦萨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礼物,而他的辞世则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量的损失。
  • 列奥纳多新圣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厅”(Sala del Papa)的墙上绘制《安加利之战》(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图,以表现米兰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将尼古洛‧皮钦尼诺(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构思了一群骑兵争夺军旗的场面,他设计这一场面时的奇思异想,公认此画为技巧高超的杰作。
  • 圣维特大教堂座落于布拉格西侧的山丘上,俯瞰着这座古城。圣维特大教堂建于14世纪,当时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紧接在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之后。许多君王在这座雄伟的哥德式教堂中接受加冕、举行婚礼及入葬仪式,里面也藏有无数的国家宝藏。
  • 那些看到列奥纳多制作的巨大黏土模型的人发誓说,他们从未见过比这更优美、更精湛的东西;这件模型一直保存到法国人跟随法王路易开进米兰、将其打成碎片。他为这件雕塑做的一件公认完美无瑕的蜡制小模型也佚失了,同时丢失的还有他通过研究创绘的一本马匹解剖学图册。
  • 拉斐尔, Raphael
    当黑暗笼罩这个世界,“传统艺术”可以指引方向。艺术的终极目的,在于帮助我们提升生命层次,提醒着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保持纯真,达到尽善尽美。传统艺术家创作出许多历久弥新的艺术作品,确能唤醒我们先天善良的本性。而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的作品是传统艺术的最佳典范。即使他已离世五个多世纪,拉斐尔的艺术仍适合现代社会,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合适。
评论